当前位置: 首页 > 《墨杉》 > 初往燕京

初往燕京

恨其不争,哀其不幸,一生如此,可悲可怜。

    燕京的雪比往年大了许多,像鹅毛又像自己的心飘忽不定。阿杉扶着向北门出城,城中许是被清了场,没有几个百姓出来。彻的脸上刺上了囚字,他被人鞭打的只剩眼楮依旧明亮。

    城墙之上的龙首卫从箭袋取出箭来,一人身着龙纹虎带站在城墙边上。雪花落在他的狐裘上,但他并不在乎。望了许久,阿彬和彻才走出城门,一名将军恭身问道:“主公,不放箭吗?”那人摆摆手道:“等一等。”将军诺了一声,向后走去。

    彻咳了两下问道:“国贼怎舍得放我?”阿彬的发丝不知何时竟也染银,眸子里的光也不知何时暗了下来。她苦苦笑了一声答:“也许他还念旧情吧.”彻抬起他依旧高傲的头颅说:“我是羽王,需要他念什么旧情。”阿彬望着前方无际的雪景冷冷说:“我唐家已无多少能力再持大王了” 

    彻愣了一下。他也没想到阿彬会这样说。他推开阿彬的手说:“我还能召样、益两州刺史起军。”这话有什么底气,那两人不过是墙头草,随风倒罢了。

    雪落下的声音是怎样的,父亲十年前告诉她,那就像心在哭泣。那时她不懂,如今她真的觉得那心泣的声音,压得自己喘不过气,她受不了了。

    阿杉望向他,眼里是愤恨和不满。十年了,她第一回流泪:“李彻!我想好好活着,你为我着想过吗?”彻不敢看她,转过头小心答︰“等我除了贼,咱们就可” 

    雪落在肩上,又落在额上,十三年了,阿杉终于再问道︰“阿彻,你何时娶我?”彻望着阿杉不再说话。阿杉瘦弱的身子在雪中摇了摇,她自嘲式的笑了一下说︰“天下人只知唐青字墨山,人称墨玉先生,却不知我唐忆杉,好啊,真好啊!”

    燕京的雪少见的美极了,让人不禁回忆往事,阿杉不禁想起了曾经听到的诗,那先生这样说︰“燕城玉色雅江南,赵客燕侠胡衣刀。待了生前身后事,青马踏雪忆往昔。” 

    这半生到底在干什么?自己都有些迷糊了。

    二十二年前,江南首商唐卓尽卖家产,直往燕京来,一路上散金发银,好不受百姓爱戴。其车队浩大的恐怕连皇帝老子都比不上,因此昔日江南人称唐卓为“唐千岁”。

    如今已到三月,燕京却还是冷,阿杉在车上不住的发抖,她真的是讨厌燕京的天气,父亲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路上只是看着车窗外的风景,阿杉不满的叫道︰“父亲!”唐卓回过神来,笑着摸了摸女儿的脸蛋,眼里满是慈爱。

    阿杉看了看车窗外骑马的兄长问道︰“哥哥怎么不进来坐车?”唐卓把头偏过去,眼里满是欣慰的说︰“他长大了。”阿杉用手撑住脸忧心忡忡的说︰“以后我长大了也不能坐车了。”唐卓宠溺的挽了挽女儿的发丝笑着说︰“自然不会。” 

    阿杉抬起头,用那双像星辰的眼楮看着唐卓问︰ “那父亲刚才在想什么?”唐卓微微一笑,随后他将大拇指上的玉戒转了转说︰“你母亲和我在燕京相识,不禁有些思故了。” 

    听说唐卓的夫人美极了,但在阿杉半岁时便便病故了。听府里的老人说,唐卓当天在夫人去世时只是轻轻的把夫人的脸抚了一下,便再没提过夫人的后事,只是今后滴酒未沾,可以前他被人称作是酒仙呢!

    燕京的风景还是干巴巴的,树上的绿芽︰不愿意抽出来似的,干枯的树枝和两边的灰尘让人感到深深的无趣。

    但作为全国的首都,燕京路上的商人、军官却要比建康城的多的多,还真是龙穴自有繁盛果。阿杉把头探了出去,路上的行人们便看到了一个一身锦绣汉服的小姑娘欢悦的笑容,不禁也让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阿杉整了整衣物开心的说︰“父亲,快到城门了。”唐卓也像女儿似的把头探出去又收回来说︰“我的淘气鬼说的没错呢。” 

    路上的行人都笑了起来,这一对父女,还真是快乐啊。

    唐青在外面埋怨道︰“父亲,您都到这个年纪了。”唐卓把额头对着阿杉的额头边摇边说︰“谁叫我的女儿这么可爱呢?父亲的心都化了。 ”阿杉开心的笑了起来,唐青在外面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很无奈。

    燕京南门的值官给谁都没个好脸色,还一个个的受过门费,说什么皇后娘娘寿辰,万民表率。到了阿杉他们的车驾,值官一拍桌子就要二十金,二十金可不是小钱,按天楚的钱比就是两百两银子,这哪是什么门费,分明是抢啊!

    唐卓不紧不慢的从怀里掏出一枚金纹令牌从窗外伸了出去,值官拿着马鞭慢慢的靠了上去,看完立马伏身说︰“冒犯了大人,小的深感恐惧,还请大人在上首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值官刚才这么凶,像只狼狗似的,这会儿怎么坏的像只兔子。

    阿杉在车内轻笑一声,而唐卓则只是应了一个好字。

    天楚早已被财阀、军阀、门阀瓜分,民不聊生,税不入库,官不亲政,天不谅人,四海惨象四起,乱像只在一瞬之间。

    父亲安顿好了宅院,已是半月后了。父亲找了个学堂,听说是昔日太子太傅,曾是先皇之师的伏于先生授课,甚是出名。学堂大极了,先生是个古稀老人,确不怒自威,让人尊敬。

    学校里的学生有不少是陪读与奴婢,身份自然都低些,孩子就是这样欺负你就是欺负你,是非好恶也就那么简单。

    那一日阿杉一人趁先生叫学生休息,躲在树下享个清净,却不知自己的发簪不见了。正要起身寻找,一个姑娘拿起一个簪子笑着说︰“刚刚你走的急,把这个都忘了。”阿杉接过来不好意思的说︰“那真是多谢你了,这可是哥哥给我的礼物。” 

    那姑娘正要说什么,一个女孩子说道︰“云梦!你又在干什么,昨天你是不是在父亲那告我状了。”那个叫云梦的姑娘退后几步答道︰“老爷说了,你要” 

    “你少拿父亲压我,我是京兆尹的女儿,你算什么东西?”那个女孩叫刑昭儿,是京兆尹刑荣虎的女儿。她父亲官位不高却官居要职,又是名门之后,自然显赫。刑昭儿上前举起手想要扇云梦一巴掌,可身后却传来一声低喝︰“住手!” 

    阿杉看了过去,原来是先生伏于脸色阴沉不悦道︰“昭儿不可无礼,学了两年礼法都学到那去了。”伏于对这种事总不悦的就是有伤大雅,刑昭儿轻哼一声答︰“礼曰,尊卑有别,下犯上,都处小戒!” 

    伏于不知应怎么接,但云梦就是他刑家的奴婢,自己想管也管不上啊!阿杉握紧拳头站出来说︰“那也是你的不对!”这时她的眼里是一股子的坚毅,她觉得这是对的,那自己就应该坚持。刑昭儿眼里满是不屑,从嘴里跳出来两个字︰“你是?” 

    “唐忆杉!” 

    阿杉答的有力且不惧,有几个看热闹的孩子起着哄。先生并不想上去和解,他知道京兆尹不是三公之列却也是位高权重,他惹不起。

    刑昭儿眼角动了一下,这表示她应是受了刺激,她从没想到自己教训一个奴婢都有人管,因此她一定要让唐忆杉付出代价。她一甩裙摆转过身去说︰“明日,我父亲回来的。”阿杉点点头说︰“我等着。” 

    刑昭儿哼了一声说︰“卖家奴,回去算账!”云梦低着头小心地跟上去,这是准备直接回家了。

    阿杉站在树下望着她们俩的背影,伏于走过来背着手笑了两下说︰“你认为这样帮得了那孩子吗?”阿杉望了眼伏于说︰“我不知道,先生你觉得呢?”伏于向堂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我也不知道。” 

    阿杉愣了一下,她想,这就是燕京,自己可真不喜欢!

    唐卓的新宅不大,里面雅淡舒适,甚是让人心安。不知为何,最近唐卓很忙在家的时间很少,兄长也常出去寻访名士,因此家里常是老管家操心阿杉的住行。

    站在父亲的房门外,阿杉正要敲门,老管家便过来说︰“小姐,老爷出去了,有什么事先找大公子安排便是。”阿杉心里急了,他 荽阶刈约悍磕冢钡米约嚎炜蘖恕0⑸既匆廊幻挥蟹⑵⑵馐驴刹荒芨绺缢担约焊绽囱嗑┘吐胰鞘拢共槐缓蒙狄欢佟br /> 
    第二天,学堂里只有几个人,一个山羊胡鹰钩鼻的男人身着虎纹袍坐在伏云先生的一边,眼里满是不耐烦,那便是昭儿的父亲,京兆尹刑荣虎。昭儿在一旁红着眼楮,可怜巴巴的伏在刑荣虎的身旁,哪里还有常日的骄横。

    刑荣虎看到阿杉来了,用手指了指阿杉,向先生至了至意,等阿杉过来后喝问道︰“你父亲呢?”阿杉觉得自己快要哭,却强忍了下来,站在刑荣虎的对面,颤颤答︰“没在。” 

    “是不敢来了吧!”刑荣虎说的让人胆怯,刑荣虎可是有名的酷吏,当年查办左将军时,凡是妇幼都没躲过他的剑,自此人称“食婴虎”,燕京无人不惧无人不惊。

    阿杉是怕的腿在发抖,但尽管父亲没在,他也敢来赴会,那是他自己的骄傲,刑荣虎虽怖人,却只有一个女儿,自然是爱女心切,云梦跪在地上小声哭泣着。先生眼里闪着惧惫刑荣虎一拍桌子道︰“下民之女,怎能欺朝臣之女!”阿杉抬头,眼力还是那份执着的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刑荣虎狼目大睁喝道︰“你说什么!”

    “她说你说错了”

看网友对 初往燕京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