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五章夜神

第五章夜神

在一条污黑无光的小巷道里,一名中年男子满脸惊惧怆惶奔跑,仿佛有什么怪物在追杀他,怀中抱着包裹,即使正在逃命时刻也紧抱着不放,似乎比他生命还重要。

其实他也很想丢掉包裹,虽然里头的东西价值不斐,足够他挥霍三、四年都花不完,但前提是要有命花,抱着这一个包裹,真是一个大大的累赘,但如果他丢掉的话,一样也是死,而且是凄惨无比的死状,相较之下,正在追杀他的那人真的仁慈太多了,至少会毫无痛苦的死去。

他不知道他的保镳能挡住那人多久,但他知道那人绝对会追上来,他不敢奢望他的保镳能够挡下,甚至杀了那人,因为正在追杀他的,是近几年才在杀手界出现,名声便迅速窜升上来,甚至挤身顶尖杀手之列,代号『夜神』的人。

「林龙,你认为你跑的了吗?」一个不徐不缓,不高不低,温和且平静的声音响起,但在那名男子听起来却好比勾魂使者,手持巨大的死亡之镰,正准备收割他的性命般的令人恐怖。只听他凄惨叫喊,更加没命的奔跑,试图逃离追捕。但不论他跑多快,漆黑的小巷好似没有尽头,就像一条通往冥界的森罗鬼路,等着他自投罗网。

咻!

一阵痛彻心肺的哀嚎划破夜空,男子的小腿被子弹贯穿,结束他短暂而又惊惧的逃亡之旅。他倒在地上,惊恐的搜寻着不知位在何方的死亡使者,现在的他比一只待宰的猪仔还不如,至少猪仔还知道杀它的人是谁,而他却不知道,连要去向阎罗王哭诉都没办法。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啊!」

「带着绝望逃亡的滋味如何?」没立即取他性命不是夜神良心发现,而是想从他口中问出一些事情。

「不要杀我,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我以后绝对不再干坏事了,求求你饶………啊!」又一颗子弹射中他的手臂,包裹滚落地面,白色的粉末洒满一地。

「回答我的问题,你可以活的久一点!」终究是死路一条。

凌模两可的话令林龙以为出现一线生机,天真的认为只要老实回答就能活命。殊不知夜神要杀的人是不可能看到明日的太阳的,夜晚,是他们唯一的归宿。

既然选择黑暗,就要有永远沉沦黑暗的准备。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别杀我我什么都说!」只要逃过这次,他有把握不被让任何人找到,以他目前的财产足可使他一辈子不愁吃穿了。

「十四年前,那事件的主谋者是谁!」略显激动的声调不复原本平和的样子,显然这件事对夜神极为重要。

「十……十四年前?」出乎预料的问题让林龙呆住─他原本以为夜神要问的是白色粉末的事,都准备好要毫无保留的全盘说出,谁想竟然不是,而是问深埋在他心底的恐怖,让他下意识的想否认,但却被夜神接下来的话吓的魂飞魄散。

「我查过了!跟那件事有关的人都被杀了,只有你,你很聪明,懂得装死。在其他人选择逃命跟反抗时,你的诈死无疑是一项非常明智的选择。躲过一劫后,你立刻跑去整形,并用事先藏起来的钱再走回头路,而且化名林龙,我说的对吧!陈‧士‧翔!」

尘封多年的名字再度被人叫出来,林龙更惊的不知所措,「不可能!你不可能会知道,我明明把那个整形师杀了,应该没有人会知道,为什么你会……」察觉自己说漏嘴了赶紧停住,但已来不及了。对方原本可能还没百分百确定他就是陈士翔,但他现在这么一说就等于承认了。

对林龙的反应丝毫不在意,夜神继续说:「你没想到吧!当时他的女儿正巧提早回来,亲眼目睹你杀了她的父亲,将你魔鬼般模样给牢牢记住,为的就是有一天要替自己的父亲报仇!回答我!主谋者是谁!」

「妳是那个整形师的女儿!」林龙满脸的不可思议,不只是因为夜神的身分,更因为她的性别。

「说!」夜神没回答他,只用充满威逼的语气显示他的不耐。

「我……我……」林龙我个老半天,就是没个完整的答案。心底对那人的恐惧让他无法说出口。

子弹射中林龙的肩骨,靠近心脏部位,非常明显的警告。

「啊!我说!是龙城!是龙城的人!」以夜神如此急迫的态度,他知道夜神很可能不是整形师的女儿。如果是,那只要杀了他就报仇了,根本没必要继续追问,但现在却一直追问当年事件的主谋者,可见他一定是跟当年的事有关。

「龙城!不可能!」夜神无法接受这个答案,甚至不希望是这个答案,他甚至认为林龙在小命被他掌控的情况下,竟然还有胆跟他玩手段,「你想利用龙城来除掉我!」这是他想到的唯一可能。

「没有,我没骗你!真的是龙城的人,我只知道他的代号叫黑虎,连他的面都没看过,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饶了我!」他只是一个听令的人,能知道主谋者是龙城的人,甚至知道他叫黑虎已经很了不起了,其他更多的就已经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

夜神沉默了,为这预料之外的答案。如果是其他组织,甚至是黑手党,他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是龙城…… 

龙城,国际性的华人地下组织,帮众遍及全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人,宛如一个地下王国,掌控着亚洲大部分区域,但最重要的是龙城是一个久远又神秘的组织,强如夜神也不敢轻捻龙须。

林龙见很久都没人回应,以为夜神放过他了,正想离开时,另一条腿也中弹了!「啊!」

「谁允许你可以走了!」

「你答应不杀我的!」林龙深怕夜神反悔,赶紧提醒他。

「原本你应该在今夜就死的,但你的答案让你能多活一段时日。我会去查证,如果你没骗我,我不杀你,但如果你骗我,你会知道死才是你最幸福的解脱!」不再多说,一颗强力麻醉弹射中林龙,没几秒他就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今夜,还长的很呢!



「快!找找看是否有生还者!」

「是!」

「你们!四处看看是否有其他线索!」

「是!」

一名秃头,身材肥胖,年约五十的中年白人步下警车,着急的指挥一群身穿警服的人。他很担心林龙被杀,将他半年来的苦心布置全毁了。当他接到消息时,就火速赶来,却不知来不来得及。

在他焦虑的等待好一段时间后,下属终于来跟他报告了。

「报告局长!现场多人受伤,没有人死亡,但是林龙不见了!」一个倒楣鬼被推派出来发言。

听到这坏消息,他气急败坏的怒吼:「不见了不会去找吗?还要我说,你脑袋是长来好看的啊!还不快去!」

「是!」被迁怒的倒楣鬼正想离开,又被局长叫住。

「等等!先去把莱尔兄弟给我找来!」那是他布置的眼线。

「是!」倒楣鬼赶紧跑开,留下局长一个人在那碎碎念。「该死的来尔兄弟!我不是要他们给我看好吗?还给我出这种纰漏,他们别想拿到钱了!这条毒虫我盯了半年,好不容易快钓出大鱼,现在却被搞砸,不要让我查到是谁干的,不然我一定让他没好日子过!」

「报告!莱尔兄弟带到,但他们都受伤……」

下属还没说完,就被急躁的局长大人推开,「该死的,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连个人都看不好!我花大钱是请你们来装死的吗?」局长揪着其中一人的衣领,光滑的额头青筋暴露,恶狠狠的说。莱尔兄弟是他耗费许多心力人力才成功让他们潜伏到林龙身边的,不提钱,光人情债就可以把他压死了,现在林龙如果跑了,他面子往哪挂!

莱尔兄讪讪一笑,忍着肩上的枪伤陪笑,「不愧是局长大人,这么轻易便看穿我是假装的,可见您的宝刀未老呐!这治安以后就靠您了!我…… 」

「少跟我打哈哈!最好你的理由能够说服我,不然你就等着吃牢饭,期限是一百年!」罪名是害伟大的局长丢脸。

「局长大人啊!不是我们办事不力,而是对手真的太厉害了,我们能活下来还是对方手下留情,不然等你们到时也只能替我们收尸了。」他几乎是哭丧着一张脸说。

「谁!是谁干的?」局长也知道莱尔兄弟的实力,能这么轻易就制服他们,来头肯定不小。

「我们没看到对方是谁就被击倒了!」他很不怕死的说。虽然很丢脸,但却是事实。

「所以你们连是谁都不知道?」局长大人已经快濒临暴走边缘了。

看了局长一眼,莱尔兄淡淡吐出两个字。「夜神!」




送曦晨去学校后,欧阳拓立刻就来到公司处理堆积如山的工作,桌上的一推文件几乎将他掩埋了,这些是早该在一星期前就该处理完的公文,而桌上这些,仅仅只是其中一部份而已。似乎是觉得累了,他放下笔,身子往后靠,闭目养神。

先前为了找曦晨,他放下一堆事情不管,找到后又怕她不习惯都市生活,许多事都先搁下,为的只是让她能更快适应新的环境,当然最主要是怕她跑了,有他在一旁亲自看着比较放心。虽然现在已找了秋棠来帮忙,但仍不免担心两人是否相处的融洽─应该不会打起来吧?

就在他想的入神的同时,门突然无预警的被打开了。没有经过通报就进来,可见是潜入的,欧阳拓的警觉立刻放到最大,但马上又收敛起来,并露出难得的微笑。「阿渚,你回来啦!」这真是一个惊喜。

「事情办好了。」一名笑的很痞的出色男子这时才走了进来。「你的警觉性变差了。」竟然等到他开门才察觉到有人侵入,不是好现象。

「在想事情。」阿拓起身走向酒柜,拿出一瓶红酒。「这个?」

「都可。」他拍了阿拓一下,「想什么这么出神?」恩!是真的阿拓。

「你猜。」他的心事很少有人能猜到,而他这位好友是少数几位了解他的人。拿出两个酒杯,紫红色的液体注入半满。

不客气的接过,先浅酌了一口。「为了你那传说中的妹妹。」阿渚非常肯定的说,因为最近也只有这件事才是阿拓最关心的。

提到曦晨,阿拓不自觉的微笑,「恩,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

看他这样,阿渚瞪大了眼,「她……很特别?」

「你看到后就知道了。」轻轻摇晃着酒杯,考虑着是否要跟好友说明他将秋棠也拖下水了。

「看你这副模样,肯定是了!」阿渚摆了个帅气的姿势,一副潇洒风流的模样,「既然如此,俗话说肥水不落外人流,不介意我去追她吧?」这是他们之间常出现的对话。

通常只要阿拓身边有女性出现,他都会问上这么一句,而阿拓都只丢下一句「随便」就算了,根本没有将一丝心神放在对方身上,当然事后他也没有任何行动,纯粹只是嘴巴说说而已,因为他深刻的知道女性可怕的一面,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也不想去招惹雌性动物。

但这次阿拓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先是狠瞪了他一下,再以严肃的口气说:「不准打她的主意!」遂将杯中物一口饮尽。他不喜欢有人打曦晨的主意,他希望能多留她久一点,一想到有人来分享曦晨的好,他就无法忍受,尽管那人是他的好友。

阿渚吹了一声口哨,「你还挺宝贝她的麻!她在你心里的份量不轻吧!这样我更想认识她了,看她凭什么让你如此爱护!」

似乎也发觉自己反应过大,阿拓再为自己倒满一杯,喝了一小口,「到时你就知道了。」他决定不跟他说秋棠现在跟曦晨在一起的事,到时看他跑不跑的掉。他认为他请秋棠来真的是非常明智的决定。

「我很期待,尤其是她一拳打趴一头熊的事。」他比较感兴趣的是这个。「听说那头熊还是特大号的,是不是真的?」

「启安不是都跟你说了吗?」他清楚启安那喜欢四处跟朋友闲扯的个性,只要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一天之内所有的亲朋好友就都知道了,但那也只限于朋友,什么该说谁可以说启安明了的很。

「那是听说,总要亲眼证实一下,不然说什么也无法相信。」打倒一头熊是没什么问题,但能只出一拳就打倒的人可不多。

「你太闲了!」阿拓给他下一个很确实的评论。

「是很闲,怎样?不反对我跟你那宝贝妹妹打一场吧!」听启安说的天花乱坠,害他也开始技痒了。最近都没遇上什么好货色,连这次的任务都轻松搞定,根本没活动到,害他骨头都快散了。

「再说吧!」等他先跟曦晨打一场后,再决定要不要让他也跟曦晨打,好友的程度他是知道的,他可不希望曦晨受的任何伤害。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打转,说:「这次你打算停留多久?」

「至少在见到你妹妹前,我是不会走的。」他笑的很欠打。「你知道我这个人是闲不住的,喜欢四处乱跑。」

阿拓反击的小小的取笑了他一下。「四处乱跑?我以为你是在逃命。」

「说的这么难听!我这叫投奔自由,外面的世界这么大,稀奇古怪的事那么多,还等着我去发现挖掘,我可不想每天龟在一栋屋子里,哪里也去不得。」他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就扛下那么大的担子。

「你在影射我吗?」

他讨好的笑说:「嘿嘿!我哪敢啊!得罪了你,万一你一个心情不爽,跟老妖婆串通好陷害我,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阿拓没否认这个可能性,只说:「如果她知道你私底下都叫她老妖婆,你肯定会死的很惨。」

他不在乎的说:「到时再说,而且也不一定非我不可,还有我那可爱的小妹。」他那个小妹能力可不比他差。

「你还真忍心。」

阿渚很理所当然的说:「谁叫她比我晚出生,这担子她是背定了。」

「我很同情你的妹妹。」阿拓已刚上任不久的兄长身分说。

他非常没有羞耻心的说:「妹妹是干什么用的?当然是用来陷害的。」

这时一阵铃声不识趣的打断他们的谈话。

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阿拓拿出手机看来电姓名才接听道:「我现在没空,没事不要联络!」说完立刻挂断,不给对方一丝说话的时间。聊的正起劲,他不想有人来打扰。

但对方立刻又再打过来。

「你听他说一下也无妨,他可能真的有要紧事。」他刚刚有瞄到对方的姓名。

接受了阿渚的建议,阿拓再度接听道:「局长大人,你最好有要紧的事找我,不然后果自负!」早不打晚不打,现在才打,别怪他口气不好。

「火气这么大,该不会你……嘿嘿嘿!」一听这语气就知道对方在想的绝对不是正经事,所以换来一阵嘟嘟声。他赶快再拨一次。「开个玩笑也不行啊!好歹我们认识那么久了。」

「看在我们认识那么久的份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再不说我就关机了!」阿拓下了最后通牒。

「好好好!我是要跟你说夜神的事!」

「关我什么事!」一说完又想关机,但局长的下一句话令他停了下来。

「还有梦幻天堂!」

「梦幻天堂……」看了在一旁的阿渚一眼,见他也正在仔细听,便将音量调大。

「你知道我最近正在查这新毒品的源头,原本已经快有眉目了,但却被夜神给破坏了!」

「他做了什么?」

「他捉了林龙!」

「我只知道夜神会杀人。」

「我四周都找过了,没有发现林龙的尸体,只有一摊血迹和梦幻天堂,估计是给夜神抓走了。」

「所以……」

「我想找你帮忙对付夜神。」局长说出他的真正目的。

「美国没人吗?需要特地打越洋电话请我出手?」

「这事关我的面子!在美国我请任何人都瞒不了别人的耳目,我想来想去就只想到你。」

「我是不是要感谢你这么看的起我!」

「嘿嘿!以你的能力这是应该的!帮不帮?」

「不!」他事情已经够多了,可不想再在增加额外的事。

「那你推荐个人给我。」

阿拓问身旁的好友,「阿渚,你要吗?」

「不了,我才刚回来,要先休息一阵子。」阿渚懒洋洋的说:「更何况我还没见到你妹妹。」

「就这样,你另请高明吧!」

「你确定?」局长投下了一颗震撼弹,「如果我说梦幻天堂已经流入台湾了也不要紧?」

两人听到这,都神情一紧,「说清楚。」

「林龙曾跟一个东方人接触,梦幻天堂也是跟他拿的,原本我以为那人也只是中间人,而我们运气不错,偷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当时林龙说:『你们台湾的产量虽少,但品质都很高,卖的也比较快。』所以我在猜梦幻天堂的生产点台湾应该有一个。」

阿拓一脸的凝重,反驳说:「不可能,台湾的气候不适合『天堂之花』的生长。」他倒没怀疑局长骗他,因为拿这种事骗他,后果很严重。

「这我就不知道了,林龙被抓走,唯一的线索也断了,我这边都快翻天了。」

「你有掌握到夜神的行踪吗?」

「没有,现场甚至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夜神你自己搞定,我会注意台湾方面的问题,就这样。」一说完,阿拓立刻关机。想也知道局长打的是什么主意。推他出去当挡箭牌!无冤无仇,他不想无端招惹一个强敌。

阿渚用很夸张的方式叹了一口气,「唉!平静的日子又快结束了。」

「这世界哪天平静过!」又不是世界末日。

「也对!我会叫我的人帮忙注意,能尽快铲除是最好的。」

「恩!」不知为什么,阿拓总有不好的预感。


看网友对 第五章夜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