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七章倩雅

第七章倩雅

虽然已经秋天了,但天气依然热的令人发指,让人只想躲在房间里猛吹冷气。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人冒着中暑的危险出门,不仅是因为这里是有名的购物天堂,更由于今天是假日,所以情侣特别多,一对对的情侣亲密的手牵着手,分享手中的食物,不时夹杂着嬉笑声。

午后的阳光总是让人昏昏欲睡,几名年轻的少女一边闲逛一边嘻闹,娇笑声不断。其中一名为了躲避同伴的搔痒攻击,闪到小巷口,没想到这时一辆机车刚好冲出,就在即将相撞的瞬间,一道身影即时扑倒少女,躲过一场灾劫。机车骑士则一个翻车,连人带车诡异的撞上道路右上角的杂物堆放处,有了这层缓冲,机车骑士受的伤害也不大,不过没人去注意到。

「这位小姐,妳没事吧!」蓝清起身将受到惊吓的少女扶起,少女的同伴也都围过来关心。

「没……没事,啊~!好帅喔!」看到救自己的竟是一位帅到没天良的超级大帅哥,少女几乎要昏过去了。莫非这是上天给我的姻缘,一个因为英雄救美而产生的浪漫爱情故事即将发生?

「呃!看来妳真的没事了!掰掰!」见情况不妙,蓝清赶紧闪人,但少女的同伴可不放人。

「哇!你好帅喔!你是不是新兴的偶像啊!我怎么没看过你?你叫什么名字?你的演唱会我一定每场都去给你捧场。」一名少女说。

「你能不能给我你的手机号码啊!」另一名少女更直接向她要电话。

「什么给妳!应该是给我才对!」

「给我给我!」

一群女孩就这样围着蓝清七嘴八舌的起内哄,争着向她要电话,根本不让他有说话的机会。所幸一道声音救了她─「清!妳在那边做什么!说好今天要陪我的,结果妳竟然给我搞外遇!」倩雅在一旁不满的怒道。

蓝清也很配合的故作慌乱的说:「抱歉抱歉!我女朋友来了!」趁着少女们一阵惊讶失落,她赶紧冲出去拉着倩雅就跑。

「好险,终于逃出来了!」确认那些女孩没有追上来后,蓝清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唉呦!」

倩雅的粉拳敲了她一下,「谁叫妳只会用妳的外表欺骗那些无知的少女。」她也是受害者之一。可怜她的恋情,竟然只有短短的三分钟便宣告结束,比昙花一现还短。现在她还在抚慰她失恋受伤的心。

「长成这样子又不是我的错。」她可没跑去整形。

「少来,如果妳真有心,大可好好打扮一番,不然至少穿个裙子也可以。」

「那我会被认为是变态耶!男人穿裙子逛街。」她可不认为以她的样貌打扮后,会有什么改变。「而且我这样子做事也方便啊!」她早已习惯这种穿着。

「反正妳就是想看人家知道妳女的后的惊讶表情,对不?」斜睨了她一眼,倩雅一针见血的说。

这点她无法否认。因为她真的觉得当人知道她的性别后的那种惊讶表情,真的很有趣,她确实是有点乐在其中。「对了,妳跟妳朋友约在哪里见面?」这才是她们今天出来的目的。倩雅想将她介绍给她的朋友认识,当然是以男朋友的身分。

自那晚意外的被倩雅撞见她欺负堂风后,两人「稍微」沟通了一下,倩雅想要一个有超能力的朋友,答应她不说出异能者的事。加上蓝清原本就想在这里住一段时日,很快便达成共识。这才有今天相约出门的情况。

「早就跑过头了啦!」

「嗄!不会还要往回走吧!」她怕又遇到那群少女。

「我的事比较重要啦!」倩雅硬拉着不甘不愿的蓝清走。

「麦啦!」



两人来到一间名叫专日独享的咖啡店,老板是一个很风趣的大叔,他煮的咖啡很有独特的味道,喝起来有种很奇妙的的感觉,总叫她一尝再尝。所以她是这家店的常客。

店不大,装潢却让人备感温馨,生意也挺好的,两个万年服务生忙的脚不沾地,老板也忙的咖啡煮个不停,直嚷着要再多请几个人来。

一进店,倩雅熟捻的跟老板打声招呼,便拉着蓝清直接往约定的包厢走去,无视老板在后头的大惊小怪。

包厢里早已有六人坐在里头,刚好三男三女,每人都神情专注的看着手上的书,身边也放了一袋子的书,不知情的人大概会以为他们是准备考研究所的学生呢!

一听到开门声,六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看到倩雅正想调侃她几句,便被站在她身后的蓝清吓到。

「天啊!好帅!」其中一个女孩首先尖呼出来。

「小倩,他是谁?介绍一下吧!」另一名短发的女孩故做三八兮兮的说。

「不要叫我小倩!」倩雅先回了一句,才拉着蓝清说:「阿清,别理这群色女,我先跟你介绍其他人。」当然她的这种行为引来三女的抗议。

「惦惦!」喝了一声,倩雅接着说:「呐!坐在最左边的那一个有点胖胖的叫陈正吉,绰号阿吉,也可以叫他胖吉。」陈正吉赶紧起身,腼腆的笑笑算是打声招呼。

「不要在意,他很容易害羞。再来是钟明祥,绰号小明。然后是方仲齐跟方纪桦,两人是姊弟,姊姊很三八喔。」钟明祥比较矮,方仲齐属于阳光型的男孩,而方纪桦则是刚刚那个短发女孩。「有点卷发的是高莉婷,头发较长得是高莉萍,她们是双胞胎姊妹喔!两个人长的很像吧!」

一一跟所有的人打过招呼,蓝清觉得这些人都蛮亲切的,而且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全部都有佩带眼镜,包括倩雅在内。另外那名叫方仲齐的对她带有敌意,而原因好像是来自她放在倩雅肩上的手。于是她试探性的搂一下倩雅的腰,果然他的目光变的更加可怕,真是让她觉得好──有趣喔!

丝毫不觉得被蓝清搂着有什么不对,倩雅依旧兴致勃勃的继续说:「至于站在我后面的这位大帅哥呢,她叫蓝清,现在是我的男朋友。」她一脸幸福的依偎在她胸前,证实了一件事,蓝清真的有胸部,而且似乎还不小,只不过不知为何外表都看不出来。

五人同时头转过头来同情的看着方仲齐。方纪桦见状赶紧大声说:「什么!小倩,这么优质的男人配妳太可惜了,让给我吧!」她依旧三八兮兮的笑着说。

「别想,还有,不准叫我小倩!」她可不怎么喜欢这个绰号。「阿清是我一个人的。」

「我跟阿清妳只能选一个。」

「我当然选阿清啰!朋友随时都可以抛弃,情人可要牢牢抓紧,妳哪能跟人家的阿清比!」

四处找不到手帕,纪桦干脆拿起桌巾咬着,「呜!妳好过分喔!竟然对我始乱终弃!」

「妳别胡说,我们都没有开始,哪来的结束!阿清,妳可不要相信她说话喔!千万不要乱吃醋,我从头到尾都只爱着妳一个。」虽然倩雅一副说的很深情的模样,但她的眼睛都笑弯了。

「我知道我知道。」蓝清憋笑的看着一群女孩说闹,不由得羡慕她们的感情真好。

这时方仲齐上前,很严肃的对着她问:「你对倩雅是认真的吗?」

好戏上场了!蓝清笑的更开心了!「不,我跟她只是玩玩。」真的只是在玩玩。

所有人听了都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你这混蛋,竟然敢玩弄倩雅的感情!」他转过头对着倩雅说:「她都说跟妳只是玩玩了,妳还跟她抱在一起!」方仲齐只想分开相拥的两人。

「因为她帅啊!」倩雅眨着眼,理所当然的说。

听到这种答案,其他人都快昏倒了。「倩雅,妳醒醒啊!不要被他的外表给迷惑了!告诉妳,刚刚电视上才在拨有一个叫蓝清的人四处诱拐女生,把人家搞大肚子就跑!目前纪录已经有三十个了!妳可不要变成第三十一个啊!」纪桦为了唤醒倩雅的理智,故意说些子虚乌有的事抹黑她。

她要真能跟女孩子生,那她也认了!蓝清很佩服纪桦随手乱掰的功夫,还掰的蛮有一回事的,不过就是夸张了点。

莉婷也配合的猛点头。「对啊对啊!他其实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野狼,倩雅妳千万不要被骗了!」

「我要你立刻离开倩雅!」即使矮了人家一截,方仲齐依然不畏惧的对人家呛声。另两个大男孩也围过来,想为朋友出头。

「不要,倩雅可爱死我了!」说着,还故意亲了她脸颊一下。

「可恶,你……」方仲齐几乎快扑过去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倩雅终于狂笑出声,适时阻止即将发生的斗殴。其他人也发现事情好像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甚至有可能……被耍了。

「这是妳提议的,怎么自己先漏底了?」可惜,差点就拼起来了说。

「抱歉,但是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

方纪桦凶狠的质问:「倩雅,这是怎么回事?」就算被耍,也要被耍的明白。

「哈哈!等……等我笑完,哈哈哈哈!」

看主谋者一时半刻还停不下来,蓝清乾脆说:「我来说好了,其实……我是女的。」

「什么! 」



了解自己被耍了后,众人当然很不满,纷纷要倩雅请客陪罪。倩雅也很阿沙力满口答应下来,结果当然是荷包大失血。为了报复,她那六个损友可是发狠的拼命吃,狠狠削掉她近两千块,看到帐单时,让她欲哭无泪。

这结果让躲在外头偷听的老板跟两个万年服务生又忙翻了。她们刚刚闹的这么大,外头的人想不知道都难,老板还以为要打起来了,差点去报警。幸好在场的都是熟客,不然现在没人顾店,被偷了都不知道。

众人吃饱了,再谈论一下自己的近况,便各自散会了。



「看吧!早叫你早点行动的,你偏不听,说什么以静制动,现在跑出个程咬金,倩雅根本没注意到你。幸好人家是女的,不然你就直接被三振出局了!」回家的路上,方纪桦还在数落的弟弟。

「吵死了!妳又不是不知道如果直接告白,倩雅铁定会躲着我,不然我何必这么绕这么一大圈!」方仲齐也不甘示弱的反驳。

「所以我早就跟你说将你那套绝版的经典小说送给她,保证她立刻飞奔到你怀里叫你一声阿─娜─答!」倩雅迷小说的程度是他们七人之最,拿一本最新出版的小说在她面前晃,叫她学狗叫三声都成。因为她真的做过。

他不屑的说:「我追女朋友干麻靠那种东西!」

「是喔!你想靠你自己麻!结果呢!现在跑出个帅的没天良的蓝清,我看你根本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她是女的!」方仲齐闷闷的说。

「但是她比你高比你帅!如果是她啊,让我百合都成。」想到蓝清那张脸,她心都酥了。只恨上天作弄人,将她的性别弄错,可惜了那张俊脸。

「死变态!别跟人家說妳是我姊姊!」

「你这臭小鬼,敢骂我是变态!找死啊!」方纪桦气的捶打着他。

「别乱来!我在骑机车耶!」

最后再捶了一下,她余怒未平的说:「回去再跟你算帐!」





胡乱的搅拌刚送来的冰拿铁,倩雅忽然有感而发,「没想到阿齐竟然喜欢我。」就算她再怎么迟钝,看到刚刚那种情形也该知道了!所以她才会故意选在那时候才笑,不然再晚一点她可能就笑不出来了。

蓝清放下黑咖啡,意外的说:「妳以前都没发现吗?」她可是一下子就发现了。

趴下去把头闷住,倩雅闷闷说:「就是没有才会这么烦恼啊!」以后该怎么面对他啊?

「怎么会烦恼?既然知道他的心意了,要麻接受,要麻就拒绝,很简单啊!」蓝清不解,二选一的问题会很难吗?

倩雅抬起头与蓝清面对面,很认真的说:「阿清,妳有没有谈过恋爱?」那些话听起来像是刺耳的风凉话。

察觉自己可能失言了,蓝清略带歉意的说:「没有。」她哪来的时间谈恋爱?逃命都来不及了!一直到最近她才有真正清闲的时间。

挖了一大杓砂糖参在她的咖啡里算是惩罚,倩雅坏笑着,「难道都没有人跟妳告白过?」

蓝清莞尔一笑,拿起小汤匙搅拌,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有啊!总共有五百八十六个,其中五百二十个是女的,其他的都是GAY,我能答应吗?」

「哇!妳怎么记的那么清楚啊!」

她露出一个怀念的笑,「一个无聊朋友帮我数的。不过现在还要加上妳一个。」或许该找个时间跟他们聚聚。

倩雅白了她一眼,「不要再提这件事了!」这件事是她的耻辱。「咦!不对啊!今天下午的那群女生妳怎么没算在内?」

耸耸肩,蓝清据实以告。「告白成功的才算数。」

「妳是说……」倩雅真的无言了。

「就是妳想的那样。」她已经有被笑的准备了。

「噗哈哈哈哈!没想到妳比我还悲惨!我被甩一次已经够可怜了!可是妳的遭遇,实在是……哈哈哈哈!」倩雅心中的阴影似乎因为蓝清而一扫而空。

「原来妳曾经被甩过啊!」她好奇的问。

倩雅也不隐瞒,老实的说:「对啊!那时我才高一,被一个有好感的学长告白,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但是没想到他是个滥人,同时交四、五个,幸好我发现的早,没失身,不然损失可大了!」她可不想她的贞操毁在那种人身上。

「那应该是妳甩他啊!怎么是他甩妳?」

小口喝着拿铁,倩雅整理一下心情,才说:「他是被我抓奸在床的,但他却一点也没有被发现的愧疚,只是丢下一句妳被甩了后,就将我赶出去了!后来我为了这件事哭了一个礼拜,心情才渐渐恢复过来,以后又有两个人跟我告白过,但我怕重蹈覆辙,便拒绝了!」想想,为那种人哭真不值得。

蓝清瞪大了眼,微讶的说:「那妳还敢跟我告白!那时我们两人第一次见面耶!」

不好意思拍了一下蓝清的肩,倩雅难为情的说:「唉呀!谁叫妳太帅了,人家一时情不自禁麻!都是妳的错啦!」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没事长这么帅干麻!又不能当饭吃。」蓝清赶紧假装认错。

「谁说的,现在很多明星都麻靠脸吃饭的。」倩雅半开玩笑的说:「阿清啊!妳要不要考虑当明星?保证马上大红大紫!我当妳的经纪人,赚的钱我们一人一半。」她打的如意算盘可精了。

她笑笑的说:「不了,这种事我想都没想过。」

「啊─!真可惜。」倩雅一脸的失望。

将咖啡一饮而尽,蓝清用纸巾擦嘴后说:「好了!别胡思乱想了!等等陪我见一个朋友。」

「是不是也是异能者?」倩雅两眼发光,兴奋的问。果然跟着蓝清就能见到各种异能者,她的决定果然是对的。

「恩,她是我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那妳跟她约在哪个地方见面?也是在这里吗?」她们还在同家咖啡店里没有离开。

蓝清回道:「没有,其实我们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我现在没有她的联络方式。」

倩雅好奇的问:「那妳们怎么碰面?」

「呵呵!每当我想找她的时候,她就会自动出现了。」

「这么厉害!难道她会预知?」

「答对了!」蓝清跟另一个声音同时响起。

蓝清惊喜的转过身,看着走进包厢的熟悉身影,激动的抱住来者。「唐葳!好久不见,我好想妳。」

「假小子,如果真的想我,就为我变性吧!这位是……」艳丽女子也回搂她,开心的笑说。

起身绅士的服侍女子坐好,蓝清也重新归座才说:「我为妳介绍,她是我新交的朋友,叫赵倩雅。她是唐葳,一个骗吃骗喝的占卜师。」

「妳……妳好,我叫赵倩雅,请多多指教。」她说话有点结巴,因为眼前的女子刚刚看她的眼神很可怕,好似要穿透她一样,害她紧张的要命。

唐葳眼一睑,收起摄人目光。「清,妳还是一样喜欢交朋友。」

「啊!」蓝清拍了一下额头,「我忘了妳的坏习惯。」

「多看总是有益无害,先换地方说话吧!」结帐后,唐葳便领着两人来到附近的一间酒店,直接上了二楼的房间。「随便坐,这间店是我开的,不怕被人偷听,但还是要请清妳防护一下。」

点点头,蓝清轻扬手臂,瞬间就张开防护网。「怎么妳好像每个地方都有开店?」

「这家店是我一个月前开的。」以她的能力,这是轻而易举的事。唐葳神情一敛,严肃的说:「接下来我所要说的,是有关倩雅小姐的事。」

「不用客气,叫我倩雅就可以了。请问是什么事?」看到这种阵容,倩雅知道一定有事发生,还是跟自己有关的,所以感到很紧张。

「那我就直说了。」唐葳低头行礼,「首先我要先跟妳道歉,我刚刚窥探了妳的未来。」

「啊!」倩雅起先是惊讶,然后感到有点生气─有种自己隐私被侵犯的忿怒,最后是一脸茫然─自己的未来?

「或许妳会认为我这种行为很失礼,甚至恶劣,但请妳原谅,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将伤害减到最低。妳应该知道异能者的事吧!」见倩雅点点头,她又继续说:「为了避免被有心人伤害,我都习惯对我和朋友身边出现的陌生人窥测一下未来,这就是清刚刚说的坏习惯。」

听到唐葳的解释,倩雅稍减了她的怒气,起而代之的是好奇。「我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平凡,一个非常平凡的未来,就像大多数人的人生一样。」

倩雅难掩失望的说:「嗄!这么无趣啊!」她一直希望有一天能穿越到异世界,现在却被打破幻想了。

唐葳郑重的说:「不,一点都不无趣,反而非常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跟我的类似?」蓝清插嘴问道。唐葳也曾试图看她的未来,却只看到一片白茫茫的雾,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不,反而是太过一清二楚,完整的未来。」

倩雅忽然说:「等等!妳们预言师、算命师这类的,不是一向信奉『天机不可泄漏』吗?怎么能对当事人说的这么清楚?」

唐葳浅笑了一下,「那是古代流传的,现在的人哪管他,根本没有这个忌讳。现在流传在我们预言师之间的话是,『我们所能看见的未来,就是神允许我们可以改变的未来。』就算因此而遭天谴,我们也认了。」

经她提醒,蓝清也想到事情的严重性。「也就是说倩雅的未来都是可以改变的啰!」

「没错,而且我所看见的未来,是没有妳的未来。」

「没有我!」蓝清跟倩雅都很惊讶,同时问:「为什么?」

唐葳沉思了一下才说:「恩,这情形我也是第一次碰到,据我猜测,可能是因为我所看见的未来是虚假的未来,或者妳的人生可能会因为外来因素而来个全盘大转变。其实不必太担心,这对妳而言或许不是坏事,另一个未来可能会让妳过的更好。」

「外来因素!难道是指我!」蓝清只想到这个,忧虑的说。

「妳想太多了!单凭个人因素,是不可能完全扭转一个人的人生的,除了『神』,我想不到还有谁有这份能力。」

「但我的介入总是一个关键。」蓝清转而对着倩雅说:「倩雅,现在妳还想跟我做朋友吗?如果想,我会一直陪伴着妳,反之,那我会立刻从妳的生命中消失,一如唐葳所看到的未来。」

事情已经超乎倩雅的想像,这已经不是她能理解的范围了。「能让我想想吗?我需要时间。」她头大的敲敲头。

「妳慢慢想没关系。清,妳找我有什么事?」唐葳问。

蓝清这才记起她来的目的。「我两天前又被堂风堵到了。」她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

「那小子!到现在还想不通,难道真要出事了他才知道后悔?」当初的十三人如今都已有各自的事业,就他一个人还在那乱搞,还异想天开的想创个异能国度,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暂时不用担心。现在他只着力于我,不会惹出什么乱子的,只是我被扰的有点烦了,所以要麻烦妳一下了。」

「这没问题,只是那个小女孩,妳就这样让他带回去啊?」肯定被带坏。

「没办法啊!她只肯让堂风碰而已,我才靠近她马上就哭了,我能怎么办。我已经警告堂风,要他照顾好小雯。」

「他行吗?」唐葳非常的不看好他。

蓝清不予置评。

「不过这事总要解决,不能一直放任他胡来。」她只能压一阵子,这事还是要靠蓝清,「妳有什么想法?」

「其实他的想法就某方面来说是不错,只是需要改变一下。」她瞄了倩雅一眼,发现她正兴致勃勃的听着,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根本将她的烦恼抛之脑后了。心想这又不是什么大秘密,也就让她听了。

「怎么说?」

「我们可以让他创个异能组织,但必须地下化,绝对不能明着来。」

唐葳奇问:「现在就有很多类似的组织不是吗?」

「可是那些组织真的是在为异能者做事吗?」蓝清说出核心问题。

「这……」

「而且其中还有多少像研究所一样在捕捉异能者,我们不知道,所以干脆我们自己创个组织,帮助有困难的异能者。」这构想她很早以前就有了,只是不想出头,如今有堂风,也省下她不少麻烦。「必要时,我也会出手。」该她出力的,她绝不推辞。

「这样啊……那是不是也要将阿火他们也给找来?」

「自然是要,只是要他们自愿。」她不希望勉强任何人。

唐葳笑了笑,「妳以为堂风为何追着妳不放。」

「什么意思?」

「只要是妳說的,我们没有人会反对的。」从以前就是这样,虽然蓝清不适合当一个领导者,但每个人都还是很愿意听从她的话,这是因为她打从心底将他们当朋友,让他们感到她是真的在关心他们,所以只要是蓝清说的事,很少有人会拒绝。「这件事既然是妳提议的,他们都会很乐意加入,这也是堂风对妳穷追不舍的原因。」

「大家都是朋友嘛!」蓝清难得腼腆,「不过他们不用出面,只要隐在暗处,需要时在出手就行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要过,不好太打扰他们。」这是表面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怕一个新兴的组织实力太过强悍,很容易招来各方的打击。

倩雅拉拉蓝清的袖子,「阿清,我需不需要回避?」她越听越冒汗,这种事通常是机密的,她一个外人听到恐怕不太好。

「不要紧,只是一些普通的话题。」蓝清安抚的拍拍她的头。

「清对朋友都是这样。」唐葳略带骄傲的说:「就算是刚认识的人,清也会用真心去对待她,也不会允许有人伤害她的朋友,但相对的,如果有人背叛她,那后果也不是那人所能承受的。」这话隐含警告的意味,也是希望倩雅不要辜负蓝清的友谊。

「我知道。」倩雅紧张而又慎重的点点头,「就算我跟阿清做不成朋友,我也不会说出今天的事。」

「不需要这么严肃。」蓝清笑着说: 「今天的事妳說出去也无关紧要。」这种事不需要搞得这么严重。

「清,妳对朋友太好了。」倩雅有感而发。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一点。」唐葳不无担心的说:「哪天她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喂!我有这么笨吗?」当事人抗议了。

「妳……唉!」唐葳摇摇头,又叹了一口气,一副没救了的模样。

蓝清不满的捶打唐葳,倩雅在一旁笑的直掉泪。她想,蓝清真的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看网友对 第七章倩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