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八章小芸

第八章小芸

「叮咚!叮咚!」

「来了,是谁啊?」清亮的声音刚传来,随后门便被打开了。一名身材高窕,美丽优雅的年轻女性非常没危机意识的就直接将门打开,探出头看是谁这么早来找她。基本上并没有什么人会来找她,电铃纯粹是装饰用的而已,想不到竟然会有响起的一天,害她一开始还以为是邻居的电铃在响。

左看看,右看看,没看到任何人。「怎么没人?」然后非常奇妙的,接着她竟然是往上看?

「这里啦!心兰姊,妳怎么每次都最后才看下面!」不满的抱怨挟带着软软的童音,令人感觉到好像说话的人在跟自己撒娇,而且是无法抵抗的那种。

低头一看,女子终于发现正主儿。「小芸!怎么是妳?妳怎么来了?瑶姨呢?她肯让妳来啊?而且怎么只有妳一个人,没有人跟着妳?」一连串问题霹雳啪啦的脱口而出,一点也没发现来人的怪异处。

「心兰姊,先让人家进去啦!背包好重耶!」一个绑着长马尾,长的非常可爱讨喜的小女孩苦着一张脸说。她已经够矮了,不想再被压的更扁。

这时古心兰才发现到小女孩竟然背着一个几乎跟她一样高的大背包,远看活像两个小孩站在一起。

「天啊!妳怎么带着么大的背包出来?里面装了什么?会不会很重啊?」只顾着问着问题,没将小女孩刚刚的要求听进耳里。并不是故意要为难小女孩,而是她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

「心兰姊!让我先进去啦!」小女孩快受不了了,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投靠对象了。

「喔!对不起对不起!赶快进来吧!」赶紧让开身,让小女孩进入屋子。一放下背包,小女孩不急着休息,反而先去梳洗一番,流了一身汗的滋味可不怎么好受。回到客厅,她整个人立刻投入柔软沙发的怀抱里,任由长长的马尾垂落在地,不想起来了。天知道她等这一刻等多久了。

古心兰关好门后的第一件事不是询问小女孩来的目的,而是好奇的走到背包那儿,费尽全身力气抬起来,这证实了她的猜想-这背包果然很重。先前看小芸背着背包走进来时,一点也没有吃力的感觉,还以为没想像中的重,看来是自己力气太小了。

「小心喔!心兰姊,如果妳放的太大力的话,妳最喜爱的恋心蝶兰可能会报销喔!」小女孩睥了一眼,不轻不慢,不急不徐的说出会令古心兰忘了停止呼吸的话。「而且还是极品喔!」她很好心的出声警告,免的有人到时怪罪到她头上,把她赶出去,那她这一趟岂不是白跑了。

听到小女孩说的话,古心兰差点喘不过气来。「恋心蝶兰!」她感到快窒息了!兴奋的想要赶快放下背包,却又怕自己会不小毁了她心爱的恋心蝶兰,急的在那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发出求救。「小芸,来帮帮我啦!」

「有瓶子装着不会那么容易压坏,小心一点就好了。」小女孩明显没有要帮的意思,依然躺在沙发上装死。

「我不敢啦!我怕会弄坏啦!」

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小芸起身离开舒适的沙发,轻松接过背包靠着墙放好。她一直搞不懂明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心兰姊就是有本事把她想的很严重,然后拜托人去做出一些可笑的事,而最气人的是不能拒绝。

「还是小芸最好了!」谄媚的亲了小女孩粉嫩嫩的脸颊一下以示感谢,然后再以一种近乎饥渴的眼神看着她,无言的传递某种讯息。

小芸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打开背包掏了一阵子,将一罐白色精美的罐状物拿给她,并说出这东西的价值所在。「这是房租。」

「谢谢!」被恋心蝶兰冲昏头的古心兰根本没在听小芸说的话,一接过罐子便急忙打开,嗅了嗅味道,「真的是极品耶!妳怎么会有这个?瑶姨舍的拿出来啊?」她要赶快去泡一杯出来。

「妈妈怎么可能拿出来!」吐着小舌头,小芸斟酌着用字,意图将自己的行为合法化。「这是我「顺手」带出来的。」只不过没有人知道。

「喔!那妳为何来找我?」有了解释,古心兰也不再追问,原来是出门时顺手拿出来的,没什么麻!

她果然没在听。小芸只好再宣布一次。「我要住下来!」

「好啊……什么!妳要住下来!」古心兰这才意识到小女孩话中的意思,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

「对!」小芸非常坚决的说。

「瑶姨她答应吗?」

转过头哼了一声,俨然是小孩子耍脾气的模样。「哼!我才不管她答不答应,妈妈最坏了!」

也就是说没经过瑶姨的同意啰!也就是说……「妳离家出走!」古心兰指着她大叫,声音中带着恐惧。她这才后知后觉得发现,一个小女孩背着一个大背包独自一人在外,一开始看到时就该觉得奇怪,只是她神经粗到没想到。

想到事情的严重性,古心兰立刻反对。「不行!妳不能住下来,我才不想被抓回去!」她好不容易才能在外面住,不想这么快又被抓回去。

小芸摆摆手,「放心!我有留信给我妈,说我会来妳这,如果她真要我回去的话,早就派人来了,但到现在我都没遇到,表示她默许了。」其实她母亲一早就出去了,而她跑出来是下午的时候,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正要派人来找她才对。

「真的吗?那我打电话跟瑶姨报备一声。」古心兰仍不放心的说,但手还没碰到电话,猛然想到一件很严重的事,一脸古怪的转过来缓慢的说:「小芸,妳……拿恋心蝶兰也有跟瑶姨说吗?」她心中有股非常强烈的不好预感。

「我临时决定拿的,哪来的及说。」小芸心虚的说。毕竟一向乖巧的她竟做出如此行为,让她也感到有罪恶感。

「妳是说,」吞着口水,古心兰害怕的说:「妳……」

「这……这不算偷啦!我只是忘了跟妈说一声而已麻!」越讲越小声,到最后几乎快没出声音了。

这个解释根本无法令古心兰释怀,她无力的摊坐在地上。「小芸,如果我被抓回去,都是你害的。」她用非常怨恨的目光直视那几乎缩在沙发边的小女孩。

「不……不会啦!就像我之前说的,如果我妈真要来讨恋心蝶兰,早就有人找上门来了,不会等到现在都没动静。」小芸试图安慰她的心兰姐。她出来时并没有想这么多,只是很想念很久没见面心兰姐,便打算过来探望,又想说空手去好像怪怪的,应该要带个礼物才是,所以才会顺手拿走恋心蝶兰的。

慎重的考虑了一番,古心兰还是决定打电话。「不行,我还是要跟瑶姨说一声。」如果她知情不报,那下场只会更惨。瑶姨生起气来是很可怕的,鬼神降临不足以形容万一,天崩地裂只需她随手一划,而渺小的她只消瑶姨一个冷冽的眼神,立刻就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而通报是目前唯一的生路。

小芸很想阻止,但也知道自己已经拖累到心兰姐了,没资格再说什么,只好乖乖的缩在沙发上,等待命运的裁决。

「喂!瑶姨吗?我是心兰,小芸……现在在我这,我……」古心兰颤抖的说。

「咦!比我预料的还要早,进步很多麻!」那人的声音意外的愉快。

「瑶……瑶姨?」有点不确定自己所收到的讯息,听起来瑶姨的心情好像很不错。

「小芸暂时就先住妳那了,妳们住在一起也好有个伴,比较不会孤单。………对了!因为小芸已经将妳们未来十年份的恋心蝶兰拿走了,所以往后十年,你们都没办法喝到恋心蝶兰了,就这样,记着要省着点用喔!因为那是要分十年喝的喔,掰掰!」

听着话筒传来嘟嘟的声响,古心兰几乎是欲哭无泪了。十年,十年内她都喝不到恋心蝶兰了!这个判决虽然没有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但那也是十七层地狱啊!她无法忍受十年没有恋心蝶兰喝的日子。转过头怒瞪罪魁祸首,古心兰用一种非常令人害怕的语调说:「小芸!妳要怎么赔偿我的损失?」

「我……我再去顺手帮妳拿恋心蝶兰就是了麻!」小芸惧怕的往后退。她也很想哭啊!本来只是想假装一下离家出走,谁知竟然真的被赶出家门了,她真的是作茧自缚啊!

「妳想害我一辈子都无法喝到恋心蝶兰吗!」古心兰缓缓前进。

「这……这……」她害怕的连连往后退。

「妳给我站住!我要好好修理妳!」一说完,她用饿虎扑羊之势扑向小芸,但被小芸灵敏的闪开了,她立刻追过去,于是两人就在狭小的空间里展开了一场精采的追赶跑跳碰的戏码。

「救命啊!」

「在这里没有人救的了妳!乖乖认命吧!哈哈哈!」古心兰没发觉自己的用词很奇怪。

「不要啦!救命啊!」



这是一栋很老旧的公寓,因此别指望会有什么隔音设备,所以古心兰跟小芸两人碰撞跟呼喊的声音早已传遍整栋公寓,令公寓的其他三位房客几乎同时来到古心兰居住的楼层。

「我一直以为她是我们四人之中最乖的,没想到她竟然有这种癖好。」一个看似平凡无奇的女子率先说出她的感想。她的容貌顶多跟清秀搭上边,身材是该凸的不够凸,该凹的不够凹,走在路上人家连看都懒的看一眼,回头率几乎等于零的那一种。

「真是人不可貌相!」另一个身材惹火相貌美艳的女子跟着附和。

「个人有个人的喜好,这我无法管,但我不希望妨碍到我。」最后一个房客是一个邋遢到看不出样貌的女子,她显然是嫌太吵了。她不管里面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既然已干扰到她,那她便有权利阻止。

「等等!」看似平凡的女子阻止邻居敲门的举动,眼中闪着异样的光彩。另外二人都以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我们好像从来都没好好认识过一番。」她说出一个事实。同住在一栋公寓好一阵子了,她们却连彼此的姓名都不清楚,不过已经确定一个是叫心兰了。

那又怎样。两人的眼神传达出一样的讯息,搞不懂这位陌生的邻居的目的是什么。

她有点兴奋的说:「妳们不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吗?」

「好机会?是要录音存证吗?」美艳女子舔舔嘴唇,有点兴奋。因为里面可能正上演着一幕见不得人的戏码,录音下来威胁邻居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给她一个别闹了的眼神,女子继续说:「一个敦亲睦邻的好机会。邻居上门拜访,做主人的自然该准备最好的茶点招待客人,不是吗?」她的双眼露出了异样的光芒,这才是她最主要的目的。

「妳是说……」邋遢女子也露出了嘴馋的模样。

「好主意!」美艳女子立刻就想敲门,但又被同一名女子阻止。「还有问题吗?」

「当然有。一个好邻居要敦亲睦邻势必要注意自己的穿着,妳觉得我们像吗?」

环首看看彼此,一个活似乞丐婆,一个像情妇,还有一个根本就是打杂的阿婆。

「我这样很正式啊!」美艳女子不解的说。

「妳是要拜访邻居,不是要勾引男人!穿这样能看吗?」邋遢女子立刻吐她槽。

她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吧!换就换,但别指望我有什么普通的衣服,这件已经算保守的了!」

「我也没衣服,我的衣服都送洗了,还没去拿回来。」两人一同看向提议的女子。

考虑了一下,她才说:「好吧!既然是我提议的,就由我先释出诚意吧!」她领着二人一起回去她的房间。



三十分钟后,小芸在她看中的房间里整理背包,而古心兰则累的趴在门口,不停的喘气,并怒瞪着那个可恨的小女孩。

「呼呼!累死我了!小芸,妳叛逆期来了吗?」一下子就做了两件坏事,前途不可限量。

「妈妈她想绕跑了!」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继续整理她的东西。

「原来如此!」

「心兰姊!那个床铺太脏了,我想要换新的,可以吗?」小芸讨好的看着她可亲的姊姊。

「随便妳,就算妳想将家具全部换过都行。」反正用的又不是她的钱。

可爱低搔搔头,小芸吞吞吐吐的说:「那……心兰姊,妳有多少钱啊?」一边继续她的动作。不断从大背包里拿出衣服、牙膏、牙刷、毛巾等日常用品。

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妳家倒闭了吗?」她户头里不可能没钱。

「不是,妳知道的麻!我跑出来时没跟妈妈说,所以……」

原本按照她想的,她假装离家只是想表达她的不满,而妈妈应该很快就会派人来找她,请她回去,她只要再稍作反抗后再回去,才不会显得那么作做。谁知妈妈对她的离家竟然不闻不问,还顺手把她丢在心兰姊这儿,这也就算了,反正当初她为了求逼真,把该带的东西都带了,生活用品一样不缺,现在又住在心兰姊这,基本上生活是不用担心的。

但是…… 

「妳不是有留信?」古心兰又有不好的预感。

「问题就是在那封信!」小芸非常的懊恼。早知道会这样的话就不留信了!搞的她现在连退路都没了。

「妳信里写什么?」像小芸这么乖巧的小孩,是不会写出什么太过火的词句,基本上她是不担心瑶姨会生气,所以她很好奇信的内容。

深吸了一口气,小芸已有挨骂的准备。「我信里有说我要离家出走,所以我的户头八成被冻结了!」

「是……是吗?」古心兰的脸已经开始抽续了。难怪瑶姨要小芸跟她住!

依瑶姨的作风,既然小芸已表明是离家出走,而且也没有要带她回去的意思,就表示小芸以后在外的一切开销都必须靠自己赚了,如果想回去,除了要接受处罚外,还要签订一大堆的不平等条约,小芸无论如何也不想签,所以她只能待在外面看看会不会有什么转机了。

而她,刚好就是小芸被赖上的倒楣鬼。

看小芸那快碰到地板的头,她叹了一口气,「算了,住都住下了,以后的事再想办法,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恩!」见心兰姊没有责备她,还要请她吃东西,小芸感激的猛点头。

心兰姊人真好啊!



在古心兰跟小芸离开后不久,另外三位打着不良主意的恶质邻居这才珊珊来迟。

「没想到女人打扮起来这么麻烦!」其中一位女性说。

「要不是我刚刚跟妳一起换衣服过,我还真怀疑妳的性别。」美艳女子睨了她一眼。亏她那么辛苦的把她打扮的那么漂亮,她竟然还敢嫌麻烦。

她拉拉过膝的裙摆,感到非常的不习惯。「平常我都待在家里,又不需要化妆什么的,而且我也很少去什么正式的场合,衣服随便穿穿就好,哪需要讲究什么。」有的穿就好,何必在意那么多。

「于是妳就越变越邋遢,最后变成一个乞丐婆。」另一名女子揶揄的说。化着淡雅的妆,令她原本稍嫌平凡的脸孔增色不少。「我们三人之中,就属妳的变化最大。」若不是她们一直在一起,她也无法认出眼前这亮丽的女子就是之前那个邋遢的不像话的女人,简直就是极端的两种变化。

「看来我们之中最正常的就是她了!平常看她穿的很普通,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美艳女子指着那扇们。看着自己身上穿的服饰,也觉得有点怪怪的。她很少将自己包的这么密不透风。

「我倒不这么认为。」女子笑了笑,「根据我的观察,她有时会特别的迟钝,甚至常常处在状况外,完全不认为事情的发生跟她有何关系。」她想,她们会很乐意认识彼此的。

她的言论立刻得来附和。「对啊!她也不想想自己长的有多祸水,偏偏又不懂得掩饰,每次出去都会有一堆苍蝇跟在后面。哪像我,忍痛将自己的天生丽质掩饰,只为了过平凡人的生活。」

「妳根本是掩饰过头了!」先吐槽邻居一下,美艳女子这才发表她的高见,「我看她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容貌是属祸水级的。」

「很有可能,不过也因为这样,我们这栋公寓的名气才会这么响亮,其中有一大半的功劳要归她。」来到邻居门前,她代表性的按门铃。

等了三十秒,没人回应。

「她们该不会是睡了吧!」美艳女子暧昧的笑着说。做完那么激烈的运动后,是该睡了。

「不!她们出去了!」负责按门铃的女子说道。

「嗄!不会吧!亏我难得打扮的这么漂亮!」她并没有怀疑邻居的话,只是懊恼白跑一趟而已。「干脆我们闯空门算了!」反正她们的目的原本就不是拜访邻居,人不在没关系,东西在就好。

「不要乱来!我们在这里住的好好的,我可不希望发生争执。」美艳女子警告性的瞪了她一眼。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垮下一张俏脸,她看向两位邻居。

「当然是回去做自己的事啰!」很理所当然的说完,就率先离开了。等下次吧!她希望四人能同时间认识彼此,如此才比较不会有隔阂。

「自己的事……」忽然想起某事,美艳女子猛然看了一下手表,尖叫一声,「啊!完了完了!我竟然忘记了!我会被澄打死!对不起,我先走一步了!」她飞也似的跑走,巴不得一下子就到目的地。

见只剩她一人,也觉得无趣,也回自己住所了。

看网友对 第八章小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