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九章魔女公寓

第九章魔女公寓

魔女巷,一个有点怪异的名字,不像是官方命名的,事实也的确是这样,这条阴暗的巷子名称原本不叫魔女巷,只是因为巷子里的一栋公寓的事迹在当地人间极负盛名才得此名的。

那是一栋五层楼的老旧公寓,斑驳的墙壁显示它的年龄,当年建成时可是这附近的最高建筑物,一枝独秀的伫立在这片区域,享受着居民惊讶的目光与赞叹,可随着时代的变迁,一栋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区区的五层楼也就不甚起眼,甚至因城市发展从原本的中心渐渐变成偏僻地带。

老李是这栋公寓的主人,已经高龄七十二岁了,儿子事业有成,打算接他去台北享清福,于是他仔细盘算一下,这公寓留着又没用,一但他去台北又不易就近整理,干脆卖掉还能帮儿子增添资本,但这里太过偏僻,公寓也太老旧,根本没人想买,加上已经两年没有人来租了,更加没有人想住进来。

原本打算卖给政府,钱是少了点,但总比放着让它滥的好,谁知就在这两个月内,接连住进四位神秘的房客,让老李打消了这个主意。

第一位住进来的是一位美丽的女性,拖着一大包行李问老李是否有要出租公寓。老李上下打量着她,全身名牌服饰,加上典雅的气质,明显是个有家教的千金小姐,怎会想要租他这栋破旧的公寓?但他也没多问,反正那是人家的事,而且这位小姐一租就十五年,还是马上付现的,让他差点笑歪了嘴。

有钱人的想法他还真是搞不懂,反正钱拿到了,管他做什么。

第二位则是一名普通的女子,身上穿的都是路边摊卖的衣服,也是拖着一大堆行李来说要租房子,接着便是他拿着十年份的房租傻在门口─他这栋破旧公寓几时变的这么抢手了?

第三位是一个有点邋遢的女子,但仍看的出长的顶不错的,而这位出手更大方,三十年的房租就这样当面丢给他,害他差点被钱给压死。现在是怎样?台湾女人都很有钱吗?

最后一位则是一个美艳的像情妇的女人,妖艳的打扮看的他老人家激动的差点去跟老伴作伴。她也是一租就租了十年,这时老李已经见怪不怪了。

四个人各住一层楼刚刚好,后来她们四位先后都来跟他要求租下整层楼并打通楼层所有的房间,他也答应了─当然钱要先补齐,还好这次四人都用转帐的,不然老李真的会被钱压死。

原本他打算干脆直接将公寓卖给这四位房客,再赚一笔算了,但结果竟然都没有人想买,谁也不想接下房东这个名号,只想用租的,而且用的都理由都很相似─没钱,非常令人无法信服,但也不能拿她们如何,总不能逼着她们买吧!用送的又舍不得,因此房东这个名号依然没易主,而四位房客依然只是房客,平常都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少有交集,就算遇见也顶多只是问个好而已,谈不上什么交情。

过不久老李便被他儿子接回去享福去了。

因为这四名女房客,这个社区也渐渐开始热闹起来。



杜横刚搬到这社区不久,还不到一个月吧!但已经是个人尽皆知的人物了,因为一看他那满脸横肉的脸就知道他是个流氓,事实上他的确也是个流氓,所以大家都很怕他。

他靠着壮硕的身材和学过一点武术,很快将附近的一干混混给收服了,成了这一带的老大,成天无所事事带着小弟四处晃。虽然没有鱼肉百姓,但偶尔恐吓一下看不顺眼的人总是有的,有时还会招集一群人马跟邻近的混混打群架,造成社区不小的困扰。

幸好他还算是个讲义气的人,对弟兄都不错,也很得人缘,那些小弟都会帮他闪避警察,让他更横行无阻了。

这天风和日丽的,是个逛街的好天气,杜横便带着黑仔出来巡视一下他的地盘,一副微服出巡的太上皇模样,顺便看看有没有漂亮美眉可以泡。

来到一条阴暗肮脏小巷口,他看到一位美丽的女子牵着一位可爱的小女孩从一栋老旧的破公寓走出来,那纤细娇美的身段看得他两眼放光,露出急色鬼的模样,立刻要上前搭讪。

一旁知情的黑仔可急了。

「老大!那个女的碰不得啊!」黑仔一看就知道杜横在打什么主意,赶紧阻止。

「为什么?」他可不爽了,一个女人能看不能吃,像话吗?

黑仔拉着杜横走远一点,像怕巷子里会突然出现什么妖魔鬼怪似的。「相信我老大!那个女人真的碰不得啊!」

看黑仔那副害怕的模样,杜横也犹豫了。自己来到这还不到一个月,还没有将整个社区的人都认识过一遍,说不定有自己惹不起的人住在这里,还是小心一点的好。「那个女的是谁?有靠山吗?」

「她没有靠山!」光她一个人就够恐怖的了。

「没有!那你怕什么?」杜横鄙夷的看着他。

黑仔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看着他,夸张的说:「老大!你不知道吗?这事整个社区的人都知道耶!」

杜横不爽的说:「你那是什么眼光!给我缩回去!还不快告诉我那女人是谁!不就是一个女人吗?看你怕成这样!」丢光男人的面子。

黑仔可不认为自己丢脸,因为全社区的人都怕。「老大,她不只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记得隔壁镇的阿霖吗?」

「跛子霖?那个混蛋?关他什么事?」

「你知道他的脚是怎么跛的吗?」

「听说是从楼梯跌下来的。」

「那是对外人说的,其实这附近的人都知道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黑仔小声且神秘兮兮的说:「他的脚就是被刚刚那女的用跛的。」

「骗人的吧!那女的一副风一吹就飞走的模样,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力气?」他打死也不相信那女的有这么厉害。

「是真的!」黑仔说的信誓旦旦,「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其他人,当时这件事闹的很大,阿霖还出动了三十几人要来报仇,结果什么事都没做就被警察抓进了牢里,还关了八个月,却连人家一根寒毛都没伤到,成了个大笑话。」

「是吗?」杜横还是半信半疑,但也打消了上前搭讪的念头。虽然他书读的少,但并不笨,以跛子霖的情况来说顶多判个聚众兹事,了不起关个十天半个月,要是应付的好,没事都有可能,但他却被关了八个月,他知道那女的一定不简单。「说到底,你还是没告诉我她是谁?」

「你知道我们这社区最出名的是什么吗?」

「当然是我,杜老大!」他双手插腰,很神气的说。

「错!」黑仔在双手在头上打了个叉。

「什么!」杜横气的拳头差点要挥出去。

黑仔畏缩了一下,赶紧公布了答案。「我们这个社区最出名的就是住在魔女公寓里的四大魔女。」

杜横愣了愣,「魔女公寓?那是什么东西?在哪里?」

「没人跟老大你说吗?」

「没有。」

「我以为其他人会说。」不能怪他,因为大家都不敢四处宣传,怕得罪她们,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在那里。」比着阴暗巷子里唯一的一栋公寓,「那公寓原本不叫魔女公寓,名字我也忘了,但自从住进四位魔女后,大家都管它叫做作魔女公寓了。」

「刚刚那女的就是其中一个啰!」他还是认为厉害的一定不是那女的,可能有人在暗中保护她!那女的一看就知道是千金小姐,身边怎么可能没有人保护。

黑仔看出杜横还是不怎么相信,又说:「老大,如果你看到她将整个人扭成一团的狠劲,你一定不会想要靠近她。」现在想起来他都还会起鸡皮疙瘩,「她叫古心兰,住在魔女公寓三楼,因为她练有传说中的绝技─夺命拆骨手,所以大家私下都称呼她白骨精。」

「搞什么啊!根本是你们小说电视看太多了,还白骨精勒!里面是不是还住了一只蜘蛛精啊!」他摆明不信。

「里面没有蜘蛛精,不过有蛇……」还没说完,杜横又一副色急的模样打断了他的话。

「黑仔你看,那女的够正点吧!有够辣的!」那是一名艳丽女子神色匆匆的赶路。杜横又要上前,但再度被拉住,不爽的瞪了身后的人一眼。「干什么啊?」

「她也不能碰啊老大!」黑仔紧张的直摇头。

「为什么?」两人刚刚一直在说话,所以没看到这名女子也是从同一条小路出来,杜横不知道她是谁,但黑仔可清楚的很。

「她也是魔女之一啊!住在魔女公寓的四楼,外号是剥皮女,一出手必见血的!」

「剥皮!什么意思?」

「就是将皮剥下来啊!我曾经看过一次,好几个流氓将她围住,一看就知道有不良企图,当时你神勇的小弟我也在场,看到这种情形当然要出来阻止,所以就很神勇的……拿起手机准备叫警察时,我没看到她是怎么做的,只看到她手一挥,就将一人整条手臂的皮给扒下来了!我看到差点没吓死。」

「怎么越说越像武侠小说。 」他肯定他这名小弟武侠毒中太深了。

「真的啦!而且听说她房里的沙发是用人皮作成的。」听说听说,永远是听人家说,事实的真相根本没人想理,只要话题够耸动就好。

「是是!说不定她房里还挂着一盏人皮灯笼呢!刚好趁元宵节时拿出来用。」

「老大你怎么知道?」黑仔很讶异,他越想越有可能,说不定真的有,等一下一定要去跟其他人炫耀一下。于是一则有关魔女公寓的谣言又再度产生,凭空的。

他还真相信!杜横受不了的翻翻眼,「那那个女的又是哪位魔女啊?」他指向刚好从巷子口走出,拿着垃圾出来丢的女子。

「她啊!她住在二楼,大家都叫她吸精女。」接着喃喃自语:「奇怪!她平常都是一副邋遢的模样,怎么今天却穿的这么漂亮,还化了妆,变天了吗?」

「吸精!」听到这种话题,杜横可来劲了。「是不是她在床上……嘿嘿」他笑的一脸淫荡。

「不是!而是她会吸人的精力,只要一靠近她,就会觉得自己的力气慢慢流失,最后整个人都站不住倒在地上,回去都要躺个三天以上,所以大家都认为她可能练有吸星大法之类的绝世武功,所以叫她吸星女,但不知怎么搞的,后来就变成吸精女了。」黑仔越说越兴奋,好像跟她很熟似的。

「马的!连任我行都出来了!不要告诉我最后一个女的会独孤九剑!」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

黑仔想要继续为他介绍第四位魔女,但杜横可没兴趣听,转身就走。「走人了!不然等一下连杨过小龙女都跑出来了。」好好的心情被几个女的搞混了。反正他算是知道了,里面的四个女人都不能惹。

「里面是没有啊!」黑仔赶紧追过去.要不是今天有老大在,他才不敢在这里呆这么久,早闪的远远的了。

「还说!」一拳打过去,成功的让他闭嘴。

「痛啊!老大!你再大力一点就会失去一个忠心的小弟了!」揉着头,黑仔委屈的说。

「谁叫你今天都在胡说八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啊!」他今天不知道说了几句真的了。

「你说的鬼才相信。」

「是真的嘛!」黑仔小声的嘟囔。

杜横听到了,但没空理他,因为他又发现新的目标了。「嘿!这马子也很正点!」他肯定她不是那啥魔女公寓的人,因为他亲眼看到她从一户住户出来,背着背包,靓丽亮眼透着纯净,应该是一个大学生。

「谁啊?」黑仔一看,立刻脸色大变,哭丧的说:「老大!她绝对不行啦!」

「为什么!还是她也是魔女公寓的人!」杜横很不爽,怎么今天遇到的女人都跟那栋鬼公寓有关。

「不是啦!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叫汪佩宜,目前就读松云大学二年级,家境小康。」黑仔黑黑的脸神奇的浮现一丝燥红。

「那你叫住我干麻?」

「因为……她是我前阵子才交的女朋友。」所以他才会这么紧张啊!如果老大真的看上他的女朋友,他可抢不过!

「呔!早说嘛!既然是兄弟的马子,我当然不会去碰啊!不过看不出你这小子这么厉害,平常看你没什么表现,却能把上这么正点的女孩,你可要好好对待人家喔!」

「这是一定的,老大!我先过去跟她聊几句。」

「快去快去!真是的!」

黑仔说了声谢就跑过去了。

闲着没事的杜横,左看看,右看看,看到另一名疑似大学生的女孩迎面走来。「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总是个女的。」他追了上去,还摆了个自认最帅的姿势出来,「小姐!有没有空去吃个饭啊!」

「没空!」她连停下来应付都没有,继续走路。

自从杜横成为这一带的老大后,就没人敢这么无视他了,所以对这女子这种态度有点生气。「妳知不知道我是谁!」

「这要问你父母。」她前阵子都在闭关,没空理会外面的风花雪月。

「妳……」杜横气的大爪伸上前,想抓住她。

只见女子好像后面有长眼睛似的,一个旋身,恰恰好闪过,在两人目光交错的瞬间,杜横保持着前抓的姿势,目送那女子缓步离开。

黑仔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种情形。「老大!我回来了!你干麻这样?」

杜横没回答,动也不动的。

「老大?」黑仔推了一下,依然没得到任何回应,有了某个猜测,才迟疑的问:「老大,你是不是遇到一名白白净净,看起来似乎跟其他女孩没两样,还绑着马尾,而且态度很冷淡的女孩。如果是的话麻烦请你眼珠上下动。」

杜横的眼珠立刻上下晃动。

「厚!老大!你中大奖了!那个也是从魔女公寓出来的,外号是蛇发女,听说只要是看到她的眼睛的人,全身就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了。」他也没看过本人几次,因为她是四魔女中出场率最低的。

杜横的眼珠开始乱动。

黑仔一看一副很了然的说:「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放心,顶多几个小时后就能动了。其实老大你这样还算好的,之前隔壁村的阿义不知道对她说了什么,被她整个人扒光丢在大马路中央,那时聚集的人潮多到好像周天王开演唱会一样,直到他父母开车将人载走,人群才散去,你知道阿义现在人在哪里吗?在美国,他在这边根本就待不去,每天都有人在取笑他。所以,老大你应该庆幸,惹到蛇发女却还只是这样而已。」

他试着抬了一下,「没办法,老大你太重了,我搬不动,我去找其他弟兄来帮忙。」说完,拿起手机开始找人。

一阵风吹过,带来了人们的笑声。又一个搞不清楚状况的人。

看网友对 第九章魔女公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