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十章偶遇

第十章偶遇

刷!提款机吐出一叠钞票,古心兰得意洋洋的整把拿起,白花花的钞票在她的手中晃啊晃的,在月光的照耀下引的不少人侧目。她献宝似的拿到小芸面前,「那!我们一起去吃大餐庆祝一下!」她笑咪咪的说。逛了一整个下午,为的就是要让小芸熟悉一下附近的环境,中午只随便吃点东西,肚子早就饿的打鼓了,她已经等不及要大吃一顿了!

小芸被她这状似白痴的举动吓坏了。「心兰姊,妳赶快收起来,这样很惹人注目耶!」她不知道钱不露白的道理吗?这样大剌剌的拿在手上,不怕被抢啊!

「会吗?」她疑问着,但还是将钱收起来。虽然她认为这没什么,每个人都有钱,又不只有她有,干麻来抢她的。

「天啊!妳能活到现在根本是一个奇迹!」妈妈肯定功不可没。小芸几乎要哀嚎了,「谁会没事拿着一叠钞票在那晃,那不是摆明要人家来抢吗?」

「这也是我第一次领这么多钱,之前我一个人的时候一次都麻只领个两千,用完再领,若不是小芸来,我才不会领这么多勒!」钱太多她也是会嫌麻烦的。

「那真是谢谢妳喔!」虽然很感动心兰姊这么看重她,但小芸对她那「纯」到不可思议的观点可是敬谢不敏。「别说那么多了!我们赶快去吃晚餐吧!」

「恩!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店,我带妳去。」她兴致勃勃的说。

「那快走吧!」小芸催促道。她发现附近有人的举止怪异,八成想对她们不利,还是先跑为妙。

「小芸,妳走那么快干麻?慢点。」



「心兰姊……」小芸呆呆的看着前面这家店。

「恩?怎么?」古心兰不解的回应。

「我以为我们是要吃晚餐。」

「是没错啊!」

「那妳带我来这干麻?」这家店不是不好,装潢甚至可以说十分有品味,只是……

「吃晚餐啊!」答的非常理所当然。

她根本没搞懂我的意思!小芸非常无力的说:「吃晚餐应该是要上餐馆,妳怎么带我来咖啡店?」

「里面也有卖一些套餐啊!而且很好吃喔!」

「是…是吗?」难怪要领这么多钱出来。

「妳吃一次就知道了!进去吧!」

在进去之前,小芸瞄了一眼店名─专日独享咖啡店,奇怪的名字。

门一打开,俊朗的服务生立刻上前热情的招呼。「原来是我们的大客户来了!请进请进!」

古心兰熟捻的打招呼:「阿万!好久不见,还有位置吗?」

「不久,妳前天才来过而已。」阿万领着她们进店,略感意外熟客这次竟然带个小尾巴来,但也没多问,引导她们到座位,露出职业性的笑容说:「正好妳的老位置是空的,这次是两位吗? 」

一落座,古心兰回道:「是啊!麻烦你先送一份A套餐。小芸,妳要吃什么?」

阿万点点头表示记下,这才将注意力转向还站在一旁小芸,这才发现小芸那可爱到不行娃娃脸,瞬间理智全失,原本的俊脸也变成狼嘴。「小妹妹妳好可爱喔!妳想吃什么尽管点,今晚哥哥请客!」

小芸最讨厌有人以她的哥哥自居,而这个服务生好死不死竟然犯了她的大忌,看他待会还笑不笑的出来。她缓缓的坐下,露出了一个莫测高深的笑,说:「真的吗?」

但看在阿万眼里,那是个非常天真无邪的可爱笑容,一点也没有防备,也不认为需要防备什么,直打包票的说:「当然,哥哥不会骗妳。」

「那先谢谢你了!也先给我份A套餐,谢谢!」她还不知道这里的菜色合不合她的胃口,先点一份才不至于浪费。

古心兰在心底为阿万哀悼─身为这家店的常客,她食量大是出了名的,大客户的名号可是货真价实的,而小芸……,她领那一叠钞票出来可不是为了显摆的!

阿万将菜单交给阿年后,殷勤的拿两杯果汁送过来,便赖在两人身边不走,不时的嘘寒问暖,找话题聊天,连其他桌客人在叫也不理会,还是阿年臭着一张脸亲自来拖人,两人的耳根才清静下来。

「他很有趣吧!他叫阿万,另一个叫阿年,常来的人都叫他们是万年服务生,让他们常嚷嚷着要改名,才不想做一辈子的服务生。」古心兰一边喝着果汁一边介绍。

小芸对这并不感兴趣,恩一声算回应后便问:「心兰姊,我一直想问妳,妳在做什么工作,怎么能一次领那么多钱出来?」这问题从领钱时就存在她心里了,只是当时场合不对,才会到这时才问出口。

「我在一间书店工作,那个老板人很好喔!不时会送一些点心给我,连我出错都很大肚的包容我。」

那是因为人家对妳有目的。小芸暗道。

「我们说好是两万八,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存款总是用不完。」

「妳都怎么花钱?」

「我不喜欢带一堆钱在身边妳是知道的,所以我都是用刷卡的,只有去无法刷卡的店里才会用到现金,像这里没得刷,所以我只能去领钱出来。」

她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妈妈果然不放心心兰姊一个人在外面,如果心兰姊知道自己还受到家族保护的话,肯定会很伤心的。她一直想证明自己已有能力可以独自一人生活,当初为了要搬出来,心兰姊争取了好久,还差点闹家族革命才终于如愿的。






已经晚上十点了,但这时间对很多人来说并不算晚,甚至是精神最好的时候,看个电视吃个宵夜大有人在,街上也还看的见不少人在闲晃,一辆又一辆的车子呼啸而过,并不比白天冷清多少。

最近的日夜温差有点大,但穿短袖的人依然不在少数,尤其是一对对的年轻男女,这样才有理由靠的更近,然后顺势偎入亲密爱人的怀里取暖,为感情加温。约会,自然是要灯光美气氛佳,不然找个四处无人的地方互诉情衷,干柴烈火一下也是好的

在附近有一座公园,这无疑是幽会最好的地点,只要没有人来抽恋爱税的话。原本这里有许多情侣会来谈情说爱,有一些混混看准这一点,便专门来这抽恋爱税,白天还好,他们不敢太嚣张,但一到晚上可就肆无忌惮了,久而久之,这里便少有人靠近了。

就算知道这点,但还是有少数人为了赶时间或贪图方便而穿过这座公园,好运的就无事通过,运气差点的被堵到只好乖乖付钱了事,就当打发乞丐,但最惨的还是女性,免不了要被调戏一番,幸好他们只是一般的小混混,不敢真的作出恶事来,所以并没有惹来警察的重点关切,顶多只是多巡逻几遍而已,让他们得以继续横行于此。



送倩雅回宿舍后,蓝清漫不经心的走在街上,总觉得今天的月亮异常明亮,是心情好的缘故吧!堂风方面有唐葳出面,相信不难搞定,而倩雅,不管她决定如何,她都会为曾经有这么一位朋友而高兴。

啪!

漫不经心走路的下场就是她踩到了某种不明物体,身子瞬间整个僵硬了。她不会这么幸运吧!像她这么美型的人如果去踩到那种东西,真的是她人生中的一大污点。

不敢低头看,她轻轻动了一下脚,确定她踩到的不是她所想的那种东西后,这才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弯身捡起脚底下的东西,仔细看了看,「这么脏,应该是人家不要的吧!」看看四周,发现前方不远有一座公园,便走了过去。

「公园应该有垃圾桶吧!」蓝清心想。但她才走近公园,就听到里头传来吵杂声,好奇的靠近一看,一幕恶汉调戏女人的戏码正在上演。

「放开我!」一个穿着上班制服的妙龄女子被五个壮汉围住,手还被捉住,正不断的挣扎呼救。

「嘿嘿!小姐,别害羞麻!陪我们玩玩!」其中一名男子说。

「不要!你们走开!」女子羞愤交加的怒道。

「别这么不解人情,我们会让妳很快乐的!」另一人说。

月光皎洁,照在六人身上,将壮汉们的恶行恶状照的一览无遗,如果这时有人跳出来高喊「我要代替月亮惩罚你!」,相信也不会令人太意外。

见危不救不是蓝清的个性,尤其有危险的还是女性。身为异能者,隔空揍人还是很轻松的,正想动手时,这才发现手里还抓着那个东西,本想丢掉,忽然一个念头产生,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救命!救……呜!」女子开始呼救,但马上被捂起嘴,让她意识到她可能会遭受到更大的伤害,顿时挣扎的更厉害。

「快走!被人看见就不好了!」为首者催促着其他人。

「老大,真的要做吗?我怕……」

「怕什么!难道你真要这样过一辈子吗?黑哥说只要我们绑一个女人给他,就让我们加入青竹帮,这么好的机会怎能放过!老三!你还站在那干麻!快过来!」

只见那名被叫做老三的人双眼撑的老大,满脸惊恐,听到老大在叫他,才发抖的举起手比着前方。

「老……老大,你…你后面…」

「我后面,什么啊?」一转过头,他整个人也被吓住了,恋色瞬间苍白,浑身发抖。其他人跟着转头,也都变成一样的状态。

那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布娃娃浮在半空中,黑色散乱的棉线充作头发漂荡,脸上到处红斑点点,尤其是嘴边,更是红了一大块,很容易让人产生某方面的恐怖联想。此时这个布娃娃飘到他们前面,周围散发怪异恐怖的气氛,正念着:「有……没……有……不…乖的…小孩……啊!~~」

「啊!」

看到那几人吓到屁滚尿流的样子,蓝清在一旁笑的乐不可支。

之后,鬼娃娃公园之名不胫而走,敢靠近的人更是稀少。而蓝清也多了一项抒发压力的管道,三不五时的跑来操纵布娃娃到处吓人。

后来蓝清跟倩雅谈起此事时,倩雅给的评语是:「妳不怕遭报应啊!」




逛了许久,还是没有找到满意的店家,蓝清最后还是决定去倩雅之前带她去的咖啡店用餐,她对那里的套餐非常满意,说不定多吃几次就会上瘾了。

一开店门,就感到不寻常的气息。

太安静了,店里客人还有六成满,就算再怎么轻声细语也会有声音,而且服务生没有出来接待客人,空气中也弥漫着诡异的气氛,而原因似乎是来自某一包厢,因为那里有十几个人围在那里,而且表情都像看到怪物般的惊讶与不敢置信。

走到柜台,胡子老爹正斯理慢调的煮着咖啡,但憋笑的表情令人好奇。「帅小子妳又来啦!」老板豪爽的率先打招呼,即使这么晚了,依然中气十足。

「老板,店里怎么怪怪的?」不急着吃宵夜,蓝清想先满足好奇心。

说到这,老板又想笑。「有人自作孽,一个月的薪水就这样没了,而且还持续增加中。」

没头没尾的话蓝清听不懂,无奈道:「可以麻烦你说详细一点吗?我想问题应该是出在那里吧!」她比着被人群包围的包厢。

「有人看到可爱的美眉便昏了头,想充当一次绅士装大方请客,给个好印象,结果落个血本无归,我觉得那小女孩根本取错名字了,她不应该叫小芸,而是叫小芳。」回答的不是老板,而是从厨房走出来阿年,手上还端着一份刚做好的套餐。平常都冷着一张脸的阿年此时也维持不住他的酷哥形象,幸灾乐祸的说:「我现在才真的体会到人的胃才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明明就是一个小女孩,竟然能够吞下八份套餐,真的很想知道她的胃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八份!」蓝清愣住了,「真的假的?」

将套餐交给她,阿年没好气的说:「不信妳可以去看看,顺便去救救可怜的万子吧!少了他,我都快忙翻了!」他一个人要招待客人,收餐具,做饭送菜的,怎么可能忙得过来,他是很乐意看好戏,但可不想被牵连。他希望蓝清用那张俊脸去迷走那两个女客人的魂。

不过老板可不赞同了。「没礼貌!人家是客人,你怎么叫人端餐盘!」要端回来,却被阻止了。

「没关系,老板。我也蛮好奇的,就让我送吧!」笑了笑,蓝清走向包厢。

看着那挺拔的身子,老板摇摇头,刚要对阿年说教,但人早已躲进厨房了。老板张着嘴,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最后只能再摇一次头,继续煮他的咖啡。



「小芸,够了啦!妳看人家都快哭出来了!」古心兰小声的跟坐在对面的小女孩说。不是因为同情,而是被这么多人看着,她也很不自在。

看了一旁欲哭无泪的服务生,小芸也觉得差不多了,这时她忽然察觉到有股力量压迫而来,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吃。「应该跟我没关系吧!」她想。

但偏偏事与愿违。

「麻烦让开一下,谢谢!」蓝清排开挡住的客人,走向她们。一旁的女客人一看到她,立刻露出了花痴的神情,男客人的脸就不怎么好看了。蓝清善用她的天赋,露出一个俊美无涛的微笑,「两位美丽的小姐,不介意我同桌吧!」

意外的是,大的那个看了她一眼后却没像没兴趣似的,继续喝咖啡看杂志,小的则皱着眉头,一脸不欢迎的说:「我们好像不认识你!」拒绝的意思很明显,对方是敌是友不清楚,还是小心为上。

蓝清没想到会遭到拒绝,楞了一下,才带着友好的笑容说:「我是来解救一个可怜的服务生的。」她的脸对女性一向无往不利,没想到这次竟然失利了,让她非常意外。

「你也是这里的员工?」那这家店可不简单。

「我只是一个好心的客人。」蓝清想要赖下来,因为她一进店面就发现这两人都不简单,所以才会刻意散发异能,好让对方能事先察觉,但当与她们面对面时才知道,或许自己多此一举了。大的那位不知道,但小女孩虽然就像个普通人一样正常,却让她有种不容忽视,必须认真对待的感觉。

「我吃饱了,那份就给你吧!」吃下最后一口,小芸拿起卫生纸擦嘴,看似随意,但警戒一点也没松下来。就算她还没吃饱也不会吃那份套餐的。对陌生人总是要多堤防,尤其是刻意亲近的人。

「那这份就算我的!」收下阿万感激的眼神,蓝清说:「我能跟两位聊聊吗?」她对她们可是很感兴趣,尤其是小女孩。

阿万感恩的将其他客人劝离开,还识趣的顺手将门给关上,让她们有一个安静的谈话空间。

小芸笑的非常灿烂,非常纯真无邪,缓缓说:「不可以!」她一脸无辜的喝着咖啡。她以为这么说对方会很尴尬,说不定还会识趣的知难而退,但却只看到对方弯下腰,慢慢靠近过来的脸。

似乎知道自己的出手范围,对方竟然在她的底线停下来,这让小芸非常惊讶。

只听他压低声音说:「我是女的!」

噗!小芸非常没形象的喷出咖啡,还被呛到,咳个不停。

「小芸妳好脏喔!」古心兰心有余悸的说。幸好她反应快,及时将杂志举高,不然她的脸可就遭殃了。

「对不起,心兰姊!妳没有沾到吧!」瞪了使作俑者一眼,小芸顺好气后赶紧拿卫生纸帮忙擦掉古心兰衣服上的咖啡渍。

这次换蓝清装无辜了,「我只是陈述一件事实而已。」虽然她是故意的,但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吃着自己的晚餐。她早就猜到小女孩可能会有的反应,早把她的套餐拿高,避免遭到池鱼之殃。

她会表明自己的性别是因为察觉到这两人的警觉心特重,这样聊下去也聊不出什么来,索性制造一点刺激,缓和一下敌意,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忙了好一会,总算是擦干净了,当然只限于看的到的地方。「妳真的是女的?」小芸仍很怀疑。

蓝清放下餐点,说:「正常的男人不会自称是女的吧!」

「也对,暂时信妳。」虽然还有点怀疑,但总不能验明正身吧!

「我叫蓝清,妳们呢?」

既然对方先报出姓名,小芸也不掩藏,大方的说:「我是殷如芸,这位是古心兰,我表姊。」

既然都互报姓名了,彼此都开始找话题聊,但好似有默契一般,双方都不去探问对方的身分来历,话题都围绕在无关痛养的事上。毕竟只是初识,还不宜说些太私秘的事。

这一谈谈到店打烊的时间,半夜十二点。

因为两方都只在一些小事上打转,虽然有个不错的印象,但也无法产生太深的交情,最后连下次联络的时间都没留下便分开了。

看网友对 第十章偶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