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十二章上学

第十二章上学

下课钟声响起,原本就不甚安静的校园更加热闹,倩雅独自一人走出校门,不像其他人三五好友相约结伴出去。才刚上大学的她还没交到任何朋友,不是她故作清高,只是最近被一个问题困扰住,没有心情交际,整天都在烦恼。

高中毕业后,昔日好友们选择的学校虽然都不算远,顶多隔个一两个县市,但仍有各自的生活圈子,百忙中抽出一天的时间特地聚在一起庆祝彼此考上大学,结果气氛却被她弄得有点僵,虽然最后还是愉快的散场,她还是觉得有点抱歉。

但她那群不良朋友们根本不介意,还很感兴趣─对蓝清那女生男相的俊帅模样不时品头论足,跟时下偶像比较,甚至直呼暴殄天物,一张能迷倒世上百分之八十女性的脸孔竟然长在女生身上,真的只能说是老天的恶作剧。

不过这也意外试出阿齐对她的好感。一直以来,她都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只当他是一个有相同兴趣的好朋友,不曾想过他有时过度的关心是暗示他的心意。想到阿齐是有目的的对她好,虽然不是不良企图,但也令她却步。

她还是没有完全摆脱阴影啊!倩雅苦笑着。

接着想到蓝清,她的新朋友,有着神奇的超能力,而且长的比别人高一点,帅一点,总地来讲,还是个人,没什么奇怪之处。

她不想失去蓝清这朋友,她的与众不同占大多数,但还有其他因素,她不晓得是什么,总之她想保有这段友谊。但那叫唐葳的预言师说的话,让自己迟迟无法决定─她总觉得有不尽详实的地方,她的人生在一瞬间就被看透?怎么想都很奇怪,但蓝清似乎很信任她,更让她无从分辨。

未来,未来是什么她从未想过,现在她是学生,本分就是念书,她往后的四年早已决定,能有多大的改变?至于更久以后……,谁管他那么多,做好今天的自己最实在。

专心是一件好事,但那必须看场合,如果走路时还专心的想事情,那意外随时都会发生。倩雅就体会了这个道理。

「哀呦!好痛!」倩雅感觉好似撞到一块铁板,一屁股跌坐在地,痛的她一时起不来。

对方的反应很奇怪,不像不知所措的手忙脚乱,好而像是在考虑下一个动作要做什么,要不要做一样,硬是迟了三秒才伸出援手,生硬呆板的说:「对不起! 」

「没事!是我自己不专心,不是你的错。」被撞的头有点昏,倩雅借着对方的手,站了起来。撞输人只能怪自己身体虚弱,怪别人只是在掩饰自己的不足。

让脑袋沉淀一下,倩雅这才有空看清对方的长相。哀!又是帅哥一枚!自从她遇见蓝清后,遇到帅哥的机率好像提高了,而且类型都不同,蓝清是优雅型的,而眼前这位则是斯文型的,有点忧郁小生的感觉。

要不是先受过蓝清的视觉冲击,自己恐怕也会对他犯花痴吧!倩雅暗想,自己这个坏毛病可得改改才行。

「妳……」对方似乎要说话,但却被打断。

「你是男的吧?」一说出来,倩雅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她原本是想问他名字的,谁知道一说出口就变了样,又不是每个帅哥都跟蓝清一样。

对方这次足足呆了一分钟,不知是吓到还是不知如何回答这种问题。

倩雅知道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对方怎么看都不像个女的,不但胸部平的可以停飞机,无表情的俊脸带着坚毅,如果真的是女的话,那只能用悲哀形容了。于是赶紧丢下一句对不起,便匆匆离去。

「我是男的!」对方的声音这时才从身后传来。

好糗!听到他这样说,倩雅加快脚步,只想赶快离开此地,没在意对方说话的方式很奇怪,像是很久没开口说话,知道怎么说却无法顺里表达出来一样,还有动作有点生硬,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而已。

这是个偶然的邂逅,但在彼此间都留下了奇怪的印象。



打开家门,这名稍早与倩雅相撞的男子立刻喊:「我回来了!」仍然是很生硬的口吻。

内厅里走出一个中年人,有点白发,但精神饱满,不见老态。「回来了!新的学校还适应吗?」他慈祥的拍拍男子。

「很不错,父亲!认识很多人。」

「那就好,我真怕你会适应不良!有遇到什么较特别的事吗?」这是很平常的父子间的对话,却是他梦寐以求的场景。

「是有遇到一个奇怪的女孩。」两人来到客厅坐下。

「怎么个奇怪法?」他不怎么在意的说。

「她问我是不是男的。」

「……………」




买好晚餐后,倩雅走回学生宿舍,从房间的窗户往外看了一下,才开始用餐。

接着便是整理今天上课的笔记。刚开学,课业都还算轻松,她的成绩一向保持在中上的水平,加上不贪玩的个性,倒也没出现适应不良的症状。

宿舍都是四人一间,倩雅通常是最早回来的,其他三位室友回来时都是她快睡觉的时候,开学一个月了却见不到几次面,就算碰见顶多打个招呼,谈不上什么交情,因此倩雅晚上都一个人过。

洗完澡后,倩雅换上一套便服便出去了。

从便利商店出来,倩雅手上多出两杯热咖啡,走到附近一座公园,随便找一张长椅坐下。鬼娃娃公园之名是从昨天才传出的,倩雅还不知道。

「阿清,妳这样好像变态跟踪狂喔。」从她出校门后跟到现在,真有耐心。

一个挺拔的人影从一个树后走出,「有像我这么帅的跟踪狂吗?」她还特地拨了一下头发,摆出一个帅帅的姿势。

「我知道妳是故意让我发现的,不然我根本不可能知道妳在我附近。」她将咖啡递过去。「拿去吧!看妳吹了这么久的风,怪可怜的。」

接过后,蓝清先喝一口袪寒,才单刀直入的说说:「妳考虑的怎样?」。

「需要这么急吗?」才过了一天而已耶!

「我不喜欢事情太过拖拉,这事越早决定越好,对妳的影响也越小。」

那妳呢?倩雅想问,但说不出口,怕得到的答案跟自己想要的不一样,毕竟她们才相识不到几天,能有多深厚的情感?若数十年后能在偶然的回想中记起她这个人,就已经不错了。「阿清,我问妳,人的命运是不是早就决定好的?」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唐葳,她告诉我,人的命运并不固定,它无时无刻的的在改变,随时可能因为一个决定,甚至一个想法而产生变动,谁也无法预料将来,而她看到的未来,也仅只是这个决定所带来的结果而已,但结果随时会因其他因素而改变,所以她所看到的未来,只据有参考的价值,并不需要完全相信。」将喝完的咖啡杯随手一丢,准确的投进去十尺外的垃圾桶。「对于我们的未来是好是坏,还是需要看我们自己。」

「那妳的决定呢?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不该只看我的决定,还有妳的!」她还是决定问出来。

修长的双手温柔的捧起她的脑袋,任秀发滑落,「我有喔!我回去也思考了很久,究竟要不要待在妳身边?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妳影响不了我多少,但我的存在不知会为妳带来什么改变,所以妳的决定才是重要的的!」

倩雅看着她,「妳会保护我吗?」

「我绝对会保护妳的。」蓝清非常坚定的说。

「那我还怕什么,有妳这位超级保镳在。」倩雅俏皮的吐吐舌头。

蓝清故意揉乱她及肩的头发, 「不怕死的女孩。」

「唉呀!不要揉啦!头发都乱了!」她拨开魔爪,「我怎么可能会不怕死,我只是想尝试一下不同的人生而已。」活到现在,她的日子只能用平淡两字来形容。

「到时妳会觉得其实平凡才是最幸福的。」蓝清语重心长的说:「或许我不应该介入妳的生活。」

「妳想反悔也来不及了!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起,变化就已经产生。」她隐约有这种预感。

蓝清听的是满头冒汗,「倩雅,妳这种说法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的。」

经她提醒,倩雅才知道自己那番话有多暧昧,虽然她没那个意思,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管他的,这里又没人。」她干脆装死。「先别管这个,清我问妳,妳有在上学吗?」

「没有,我都是靠自修,基础学能还是朋友教的。」这是她的遗憾之一,不能好好的学习。

「那妳要跟我上同一所大学吗?才开学不久,现在进去的话还跟的上进度。」她眼里闪着的,是代表兴奋的光芒。有蓝清在,她的大学生活将会多采多姿。

「可是我目前只修到高中程度而已,我应付不来。」蓝清惋惜的说。

「这样啊……」她也觉得好可惜。

「像这种时候就是我登场的时候啦!」唐葳从暗处走出,艳丽的身影衬着月光,更显风采。「倩雅的提议我赞成。」程度跟不上没关系,她最主要是希望蓝清能体会到上学的乐趣。

「阿清,妳们是一起来的吗?」她在那里多久了?

这怎么回答都不好,蓝清只能笑笑。

「不要生气,我原本是来安慰清的,失去任何一个朋友清都会很难过,但想不到妳竟然不怕,还提出一个这么好的建议,我对妳刮目相看了。」她在社会历练许久,比起倩雅更显圆滑,适时的称赞立刻将刚升起的怒意给浇息了。

「没有啦!我只是觉得清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而已。」被这么一说,倩雅反倒不好意思起来。「妳的意思呢,阿清?」说到底,还是得看当事人同不同意。

「可是……」她还是有一丝犹豫。

「没什么好犹豫的,上学不是妳长久以来的心愿吗?而且有倩雅帮妳,课业上的问题不用担心啦!」还回头问一下:「是吧!倩雅?」她眨眼暗示。

她?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成绩勉强说的上中上,但要说教人,那可能就要另请高明了!不过事到临头,由不得她退缩,更何况这还是她提议的,所以她只得硬着头皮点头称是,扯开一抹心虚的笑。

「这…好吧!」她终究还是答应了,为那渴望以久的校园,那代表着宁静,欢乐,平淡而且丰富的生活。

见蓝清答应了,唐葳自然是欣喜,但她认为还不够,总觉得缺少一些起伏。平凡的日子容易使人厌倦,尤其像她们这类人,过惯了刺激,平凡只是尝鲜,一开始会感到有趣,但久了便索然无味,所以加点变化会更好。「不过,我希望清妳能用男性的身分入学。」

「嗄!为什么?」惊讶,但并没有反对,事实上扮演男生这种事她常做,平时她也不会特地跟人强调她的性别。倩雅在一旁听的是两眼发光。

「妳不觉得这要样比较有趣吗?」有趣,是她目前才会考虑的。别的不说,光凭蓝清的外貌肯定能迷死一堆女学生,再加上她的身手,校园的明日之星绝对坐的稳了。

「恩……」她在考虑这个提议,似乎很不错啊!

倩雅见状,也加入鼓吹行动,终于将蓝清说动,点头答应了!

校园,是应该多采多姿。



小芸慵懒的趴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按,一台接着一台的转,就是找不到一台合意的电视节目。她实在不适合这样整天闲闲没事做,过着小猪般的颓废生活,才过一天而已,她就闷的快要发霉了。

必须要找事做,不然难保她不会将这栋公寓给拆了。

还在想着,古心兰便回来了,挟带着轻快的小跑步,得意的大声说:「小芸!妳猜猜我给妳带来什么惊喜。」为了这个,她可是忙了好久呢!

没有高兴,小芸反而提高警觉,不好的预感掠上心头,第一个想法就是拔腿就跑。这是经验,每当心兰姊出现这种情况时,往往代表着有人要倒楣了,而这里只有她跟心兰姊,所以倒楣的一定是她。不过她本人却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她是本着好意,想要给某人一个惊喜,只是通常是变成了惊吓。

她有预感心兰姊口中的惊喜肯定会让她吐血。

可惜她逃的不够快,一下就被那笑咪咪的女人抓住,「小芸,妳快猜啊!」从沙发后圈住小芸的脖子,她状似亲昵的捏捏那圆润柔嫩的脸颊。

小芸苦着一张脸,带点哀求的说:「我可不可以放弃?」她根本不想猜。

「不行,因为这件事跟妳有关,所以妳非猜不可。」

「妳直接说不就好。」还要猜来猜去,累啊!

「这样就不好玩了,快猜麻!」

「好呗!我猜是要搬家了。」她随便胡猜一个。

「不对!住的好好的,我干麻搬家,再猜。」这公寓旧归旧,但结构还挺实在的,她当初也是看上这点才决定搬来这住,哪像现在的建商一个比一个更没良心,偷工减料的一大堆。

挣脱束缚,小芸重新趴回沙发上,漫不经心的说了一个最不可能也最恐怖的猜测。「那是我妈带人杀过来了。」她这时倒还希望妈妈真的过来接她回家,有时心兰姊的惊喜比妈咪的手段还可怕。

「如果瑶姨来我一定跑第一……痾!我是说我一定会先通知妳再跑。」发现说溜嘴,古心兰赶紧换口,见小芸仍专注的看着电视,知道她并不在意自己一时的失言,才又说:「其实我是看小芸妳住在这肯定没事好做,所以……」她往手提包里掏摸了一阵子,拿出一张纸,炫耀的挥了挥。

原本就没将心思放在电视上,此时小芸更不会去注意电视里到底在演什么,眼睛直看着那张纸,心也跟着它飘啊荡的,那可能是决定自己往后命运的生死状啊!

「登登!我帮妳申请了高中入学!」

啪!遥控器掉了!

砰!因为太惊讶导致身体僵硬,不由自主的跌落沙发。

她得罪谁了?为什么要这么玩她?还是老天见不得她过的太闲,非要找一点事来给她做?

她没做错什么事吧?就算离家出走也罪不至死,更何况她这根本算不上离家出走,顶多是瞒着长辈跑出来玩而已,顺手拿走的东西也是自家的,妈咪她罚也罚了,也都不计较了,为何她还要受到这种惩罚?

她不是排斥上学,事实上她还满喜欢学习的,因为对她而言,学习是一件轻松又容易的事,只是……高中!让她死了吧!还是来一道雷劈死她!不然再来一个大地震也可以,只要能让她当做没这回事就行。

「心兰姊……」小芸的眼角已经开始抽续,狼狈的从的上爬起来,「妳没事帮我申请高中入学做什么?」她是没上过高中,甚至连小学国中都没上过,但那是因为家庭因素让她从小就采用精英教学,她才不用去,事实上她的程度超越同年龄的小孩太多了,哪还需要去读什么高中。

「妳不是还没上高中吗?」她一脸不解,不知哪里做错,竟让小芸产生如此大的反应。

「我……」小芸深吸口气努力平稳自己的情绪,「我去年才拿到理科博士学位,妳不是也知道,难道妳忘了?」她敢肯定心兰姐没忘,只是没想到。

好像有这么回事。古心兰脸上的笑容僵掉了,手中的纸顿时觉得烫手,但又不能撕了当作没这回事,只好继续傻笑。

小芸无力的指着门口,说:「去退掉。」

「可是……」

「还有什么问题吗?」

「妳真的不想体会一下高中生涯吗?那可是可以为了进入甲子园,不顾一切挥洒着青春汗水,一生中最值得我们回忆的时候。」虽然是这么说,但仍无法说服小芸,只是她那带着哀求的音调与蓄满泪光的眼框,让小芸心软下来。

而且,甲子园?妳日本漫画看太多!忍住心中的吐嘈,小芸深深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去。」她开始后悔来投靠心兰姊的。

看网友对 第十二章上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