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松云自治会

松云自治会

唐葳,一名知名的预言师,在上流社会里有着「命运的仲裁者」的美名,意思是说只要是她说出口的预言,就一定会发生,虽然她本人一再说明自己的预言绝非百分之百,但前往请示她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而且大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捧着千金万银请她开金口。

但她有个规定,一个人在一年内只能预言一次,绝无例外,她的顾客们都是一些见过世面的人,都很识趣的不去破坏她的规定,而且对他们而言,一年一次已经太多了。

也曾有不少人想网罗唐葳,甚至使用手段想让她归顺,但她自有一套生存的法则,不单是她本身隐在暗处的势力,她更与一些政商大佬交好,时不时的暗示一两句,让那些大佬们想要不对她推心置腹都难,想要动她,还是先评估一下自己的实力够不够人家啃吧!

所以她的影响力不可谓不大,因此安排一个朋友去一间学校,打通电话说一声就行了,而且隔天书本马上送到,就看「唐葳的朋友」想什么时候去了。

不同于唐葳的知名,蓝清这名字可没多少人知道,但若说到数年前的异能者「暮见」,到现在还有相当多的人记忆犹新。

当时「暮见」在不堪其扰下,带领一票死小孩攻破研究所,震惊了不知多少人,那时研究所可是美国前几名的大组织,势力如日中天,可是竟被一群小孩子给灭了,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但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不信。

经一再查证,才得知这是一群以一名叫「暮见」的小男孩为首所带领异能团体,而且所展露的异能实力在那个年纪是相当罕见强悍,各方势力这才真正重视起这名小男孩,并着手调查一切有关「暮见」的资料,但不论用什么方法,都只能查到小男孩十岁以后的事,十岁之前的事却怎么也查不到,不过这点并没有令各方势力很在意,只要能收服他,一切都不是问题。

但就在这时,「暮见」消失了,连他的朋友们也不知道他到了哪里,后来更传出「暮见」已死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随着他消失的时间越久,他的名字也渐渐被人们所淡忘,直到蓝清的出现…… 



甫一踏入校园,外型俊美的蓝清立刻招来四面八方惊艳的目光。只见她穿着剪裁合适的便服优雅迈步,脸上挂着帅气的笑容比阳光灿烂,还拨了下发,顿时引起周围响起的抽气声此起彼落,怀疑是早上没睡醒,所以才会眼花乱视,不然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帅到惨无人道的美男子。

不信,揉揉眼再看,不是错觉!帅哥没有消失,地点依然是在校门口,而且正走向自己?

几乎是同时的,周围的雌性生物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前靠拢,将帅哥给团团围住,一大堆问题纷纷出笼,不只是身家资料,上至洗发精的品牌下至鞋子几号都有人问,一个个都化身豺狼似虎似的,想要将眼前的美食生吞活剥。

对于这种情形蓝清已经很习惯了,她没有回答任何问题,只是轻轻的说:「麻烦让一下路好吗?」就这么一句话,却蕴含魅惑人心的魔力,众女好似着了魔,自动的让开一条路,让蓝清能毫无阻碍的走过去。

看着蓝清在校门口过足风头,躲的远远的倩雅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原来阿清是闷骚型的。」现在她可不敢跟阿清靠太近,不然肯定尸骨无存。



松云大学的校风很自由,校方并没有太多约束学生的地方,甚至课堂都可以不用来,但这并不代表这学校不好,相反的,它的评价处于中上,也是众多学子的理想学校之一。因为它的师资阵容不错,校地宽广加上设备齐全,不输其他名校,更重要的是便宜,虽然是私立学校,但学费只比公立的贵一点,更是让许多学生趋之若鹜。

而且只要是从松云出去的人,几乎都有不错的出路,这也是它吸引人的地方之一。

但松云也是一间走后门很严重的学校,只要有钱有关系,不管成绩品行如何,都可以进来就读。因为这个原因,让这个学校形成一个龙蛇混杂的混乱状况,走在校园里时常可以遇到某某名人的女儿或某位黑道大哥的儿子在闲晃,这也加重了校方治理的难度。不过这并不需要校方伤脑筋,因为有「自治会」的存在。

「自治会」,松云特有的机构,成员全由学生组成,让学生管理学生,另外还有一名监导导师,但装饰的作用大于实际作用。

要当上自治会的会长,须由学生自行选出,人气跟能力一定要够,一但当选,接之而来的事情跟责任很重,但会长的权利相对的很大,大到可以将学生退学,虽然最后还是必须经过校方的同意,但基本是只要是会长的决定,校方都会同意,由此可知会长这位子有多少人在垂涎了。

而会长之下有两名副会长及六名高级干部,都可由会长直接指定人选,再下去就是一般干部及一般人员,如果会长有心的话,可以带出一支私人部队,足以镇压校内任何可能产生的异动。

而这任的会长并没有实施这种高压统治的打算,只是做好最基本的事情,其他便放任自行发展,因此校内渐渐的出现一些乱象,种下了许多不安定的因子。

也因为这样,现在校内的不良份子可说是相当多,不时可以在角落处看到有人在打架,而原因只是因为看不顺眼。所以当蓝清这么一个巨大的发光体出现在校园时,自然引起所有人的注意,而她的耀眼光芒更照的某些人刺眼,麻烦当然也就跟着来了。

「小子!你很行麻!刚来就这么嚣张!」留着短须,虽然长相端正,但满脸恶气的男子直挺挺的挡住蓝清的路,身旁跟着四个虎背熊腰的小弟杀气腾腾,一副来找碴的阵势。

这种仗阵蓝清遇过很多次了,原因几乎都是因为她的外貌引来的,如何应付她也驾轻就熟,对男子的挑衅回以和善的笑,不卑不亢的说:「你好,有什么事吗?」

「你叫什么名字?」男子依然一脸凶恶。

「蓝清。」简洁的回答带着自信,并故意造成让人有「她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的感觉,这样才能杜绝一些阿猫阿狗也跑来骚扰她。

她的目的是平静,但在这学校似乎不可能,因为这男子看似无脑的挑衅,却是相当的戒备,显然是被人派来试探她的─她被人盯上了,所以她必须争得一个空间,一个不被打扰的空间,当然前提是她必须有实力。

不过男子丝毫不为所动,恶声恶气的说:「蓝清是吗?你知道老子我最讨厌的是什么事吗?」

意外的看着矮了她一个头的男子,蓝清配合的说:「不知道。」他不可能只是一个炮灰。而且她发现周围围观的人脸色都很怪异,不时交头接耳的说「大小姐出手了!」这一类的话。

「老子我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比我高!你几公分?」男子抬起头瞪着今天忽然冒出来的发光体,心里拼命安慰自己165已经很高了,是这小子突变,绝对不是自己矮。

回想了一下,蓝清才回答:「应该是183吧!」这是一年前的数据。

「183!」男子好像被打了一拳一样,脸色很难看,酸酸的说:「没事长那么高干麻!了不起啊!你选了什么课,拿出来看看!老子看到你就赌烂,看你上哪些课才好去堵你!」

蓝清很大方的将昨晚才选好的课表拿给男子。她选的课几乎都跟倩雅一样,这样才方便就近照顾,不过怕学分不够,她又加选了超冷门的考古,最容易取得学分的课。

快速浏览过一遍后,男子将课表丢还回去,「小子,你有种!我们走!」走了一小段路后,五人忽然加快速度跑走了。

就这么结束了?没有意想中的发展,让她感到非常意外,但她还是不忘朝那男子大声问道:「大小姐是哪位啊?」

远处传来回应,「全校最漂亮的那一个就是了! 」

蓝清失笑,隐隐期待她的学校生活。



在校门口的正前方是一个钟楼,也是松云的行政大楼,共有四层,这时在四楼一间会议室里有一男一女拿着望远镜,将这幕戏从头到尾给看在眼里。

放下望远镜,男子满脸醋意的说:「他有什么好注意的?」只不过是比较帅一点而已。

「光他比你帅这点就值得注意了!」女子打趣的说。

「哼!」男子非常的不服气,「帅有什么用!还不是小白脸一个!」他还是不觉得那人有什么好值得注意的地方。

「我的大少爷啊!拜托你用用你那快生锈的脑袋想想,你不觉得他很可疑吗?像他这么出色的人来我们学校,一定有什么目的,从接到他将入学的消息时,我就盯上他了!」女子递过去一张纸,上面只有寥寥几行字。「这是我派人调查后的资料。」

我的大少爷五个字取悦了男子,乐飘飘的感觉冲昏了他的头,因此没听清女子接下来的话,接过后不以为意的看了一眼,「妳拿他的基本资料给我看干麻?」上面只记载了蓝清,父母双亡,还有一些身高体重等最基本的数据而已,其他什么都没有。

「搞清楚,这是我调查后的资料!」知道他没在听,女子又重复了一次。

这回男子总算肯用心了,直接给个差评,「妳请谁调查的,能力这么差!」

「就他啰!」比比那带头拦住蓝清的人,现在他正向这里跑。女子说:「他什么都查不到觉得很丢脸,所以才会亲自去试探,不然这种差事哪轮的到他。」那可是他们手底下最有能力的人之一,专门情报收集,连他都查不到,那他们根本无法掌握那名转学生。「你现在总该有危机意识了吧!」再没有,她会亲手将他的脑袋敲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废渣。

而男子也不负她的苦心,终于出现凝重的神色了,不过又问了一句废话:「妳想他会是谁派来的。」

「我哪知道!」她要知道还会在这跟他瞎扯吗?

「那妳现在有什么打算?」这种事向来不用他操心,她都会做的很完美。

「还能怎样?先静观其变吧!」

「嗯!」



教室里,蓝清很自然的走向倩雅身旁的空位,并装做不认识倩雅,两人再来一段自我介绍后便坐在一起了。

「刚刚吓死我了!」倩雅小声的说:「我真怕妳会出事。」那时她在一旁看清跟人对峙的场景时,吓出了一身汗。她知道如果清真的跟人打起来,她绝对不敢去阻止。

「放心吧!没有人动的了我。」是自信,也是希望倩雅能对她有信心,因为以后比这更激烈的情况会时常上演。「倒是那个大小姐,你知道多少?」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听学姊说大小姐才是自治会的幕后主事者,不过没有人知道谁才是大小姐。」这时一名年老的教授进来了,倩雅赶紧拿出书来。

「自治会?」蓝清也将书拿出来。

「那是松云特有的学生组织,拥有很大的权力。」顿了一下,又说:「松云里有很多帮派,普通人如果不想被欺负,就一定要加入自治会,我刚进来时就加入了。」没后台没实力,又不加入任何帮派,是无法在松云生存的,但还是有一些独行侠在夹缝中生存。

「松云这么乱,妳怎么会想来这?」她知道倩雅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没办法啊!现实问题,别看松云这样,其实名声在社会上还挺好的,只要是松云毕业的,工作会好找许多。」她家境只算的上小康,无法负担太重的压力。

「恩。」两人再简短的聊几句,便专心上课了。

下课后,蓝清苦着一张脸向将她拉下水的人问:「倩雅,教授说的妳都会吗?」

「还好,怎么了?」她正忙着整理笔记。

「我听不懂啦!」她的程度太低了。

似乎听到无法理解的话,倩雅呆了一下,才说:「真的?」

蓝清重重的点了个头。

「那我教妳。」这点责任心她还是有的。

在两人说话的同时,其他学生也都将她们聊天的亲密模样看在眼里,尤其是女的,更不是滋味,一些自认有些姿色的纷纷上前攀谈,想认识一下大帅哥,但都被一一婉拒。

「妳们是男女朋友?」这时一句问话插入,一个美艳的不像学生的女学生推开其他人,骄傲的走过来。

「是方玉秋。」

「方氏企业的独生女。」

两人还在猜这名女学生的身分,一旁的人已经先说了,而那方玉秋听到自己成了众人讨论的焦点,更显骄傲,话里更是不饶人,「哑巴啦!说话啊!」

「倩雅!这句话藏在我心里很久了!如今我不得不说,妳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蓝清忽然来个深情告白。

倩雅也即时配合,深情的一唤,「我当然愿意,清,我真高兴!」两人依旧打闹,蓝清是根本没将那闹场的人放在眼里,倩雅则是单纯的配合,因为她并不知道在这学校里多的是脾气蛮横的二世祖,以为只有那些搞帮派的人才是,一径的将班上的同学都当成像自己一样的普通人。

啪!方玉秋一掌重重的拍击桌面,用命令的口气说:「你们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信不信我能让你们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她比着蓝清,「我要你当我的男朋友,妳这三八最好给我离远一点!」这么优质的男人已经很少见了,带出去一定让她那群姊妹淘羡慕忌妒死了。

蓝清感觉到倩雅瑟缩了一下,显然是被吓到,又听她口出威胁兼自以为是,一股怒意冒出头来,但还是忍着,一方面是不想出风头,另一方面也是顾虑到倩雅,不希望她受到报复。

基本上蓝清算是蛮随意的人,长久不曾被管束加上先天个性闲散,早期又有一群朋友跟着起哄,造成她心直口快处世方式,后来虽然变的比较沉着,但那个随心自由的蓝清并没有变。所以今天若只有她一人,早出手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骄蛮女,如今身旁有个倩雅,她不便出手,不过却换了一个方式,「妳不知道大小姐已经看上了我吗? 」她拉出一个强力的挡箭牌。

一句话说的方玉秋那张涂满浓妆的脸又青又白,说不出话来。她曾跟大小姐杠上,不但被整的灰头土脸,回去跟父亲哭诉时,一向宠她的父亲非但不帮她出气,还骂了她一顿要她收敛,自此她知道她绝对斗不过大小姐,在学校也都尽量避着,不去招惹。现在听到蓝清这么说,自然打消了主意,不发一语的离开。

「不送啊!」某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又凉凉的补上了一句。



走廊上,倩雅跟蓝清并肩走着。

「清,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再这样玩了。」

「妳在害怕。」

「嗯!原本我以为那只是一般的玩闹,但当她凶恶的拍桌子时,我才知道别人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他们可能会为了一点小事生气,甚至动手打人。」

「别担心,我会保护妳的。」

「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我现在才知道这间学校跟我以前所待的相差太多了!以前我跟同学可以毫无心机的玩在一起,但在这里钩心斗角倒成了正常的事,我的世界太单纯了,但我却选择走入另一个我不了解的世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倩雅正在转变,不只心态,连想法都在改变。「还有清也是,我想妳的世界一定比这里更复杂吧!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但别人可不会。」她一直以为跟清在一起是她们两人的事,但现在她可不这么想。

「倩雅……」蓝清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一叹。或许她该离开,只是来的及吗?

「我能加入你们的谈话吗?」清朗的女声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也让蓝清大吃一惊。

因为她竟然没有发现有人靠近,她知道这人的实力绝对非同一般。几乎是迅速的,她将倩雅护在身后,戒备的说:「妳是谁?」

「嘿!不要这么紧张嘛!我没有恶意,而且我也有先表示了,不是吗?」她指的是展现出能无声靠近蓝清的实力,显示她有能力伤害他们却没这么做的意思,也是主动告诉蓝清她不是普通人,代表她的诚意。「我只是看你们聊天聊的那么愉快,想跟你们做个朋友。」引起她注意的是倩雅的那番话,别人或许无法听清楚,但她却听的仔细,这才上前打个招呼,不过却意外发现旁边那男的拥有着非比寻常的实力,这更引起她的兴趣了。

「我们不认识妳!」蓝清看着她,仍没放松警戒。她看起来只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女子,二十几岁,绑着马尾,穿着长袖T恤跟长裤,但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特有的风采。

「我姓王,名晓彤,王晓彤就是我,不过我比较希望你们叫我阿九。」她略含深意的眨眨眼,透露某些讯息。

一开始莫名其妙被推到后头的倩雅还搞不清楚状况,看不出两人之间的紧张,只是好奇的问:「阿九?妳在家中排行第九吗?」那她的父母可真是了不起。

「这个问题我得回去问问看父亲他有没有私生子才能回答妳。不过我想知道妳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很少有人会用数字当名字的,除了小孩生太多想不出名字的笨蛋老爸。」倩雅说的咬牙切齿。

蓝清说:「听起来妳好像深受其害的样子」

「没错!妳们知道我的小名叫什么吗?小二!竟然叫小二!那笨蛋老爸害我因为这名字被人笑了十二年,我们家才三个小孩而已耶!他就不会取个好听一点的吗?」真是一段可耻的童年岁月!尤其到现在老爸还会故意在别人面前叫她小二,更让她恨的牙痒痒。

「噗嗤!」阿九忍不住笑了出来,很快又止住,但蓝清却不客气的大笑出声,爽朗的笑声瞬间又迷走了不少少女的芳心。

「清,妳笑的太嚣张啰!」倩雅很哀怨的看着这位没有同情心的朋友,竟然笑话她的糗事。

「嘿!抱歉!」知道自己失礼,她连忙止笑。

「咳!你们太引人注目了!」阿九出声提醒。他们已经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了。

倩雅在篮清的耳边小声的说:「清,妳不要外表像男生连举止也跟着男性化了!」一说完,便发现蓝清的脸色有点怪,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是阿九两眼放光的神情,显然是听到那番话了。「我明明说的很小声的……」她觉得很懊恼。

蓝清来不及阻止,只好拍拍她的肩,要她别太在意。「阿九不是普通人,妳这么近说她不可能听不到。」

「我好像听到一件很有趣的事,不知本人是否有荣幸听听内情?」这么好玩的事她怎么会放过!

「算了!以妳的本事相信很快就会发现,告诉妳也没差。」蓝清看看四周,「不过要先找个地方才行。」这地方流动量太大了。

「既然清都这么说了,我也没立场反对,我们下两节没课,妳呢?」倩雅虽然说的无奈,其实心底正在暗爽。又遇到一个非凡人物,物以类聚,果然是真的。

「翘了!」阿九很阿沙力的说。

看网友对 松云自治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