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阿九同学

阿九同学

在校园找了个安静的角落,三人很随意的坐在地上,蓝清手一挥,防护罩立即拢罩三人,隔绝一切可能的声音外泄。

「异能者!」阿九意外的说:「异能者我遇过几个,但像妳这么强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她能感觉到隐藏在蓝清身体里的力量异常强大。

「不知妳对异能者有什么看法?」蓝清笑着说。

「弱者!」阿九毫不留情的批评:「自恃天赋异秉而狂妄无知,不知收敛,看不起一般人,自认为高人一等,而且恃强凌弱。跟拿着枪才敢逞凶的废人没两样。」

「这么惨。」倩雅惊讶的说。蓝清表情未变,好似不怎么在意她的批评。

「不过那是我在遇到妳之前的看法。妳的出现让我对异能者有所改观了!」她记得她的邻居之一好像也有一个异能者,合得来的那一种,只不过前阵子她都在闭关苦读,没机会认识,得找个时间好好聊聊。

「很感谢妳这么看的起我,有时间我们较量一下。」蓝清伸出手。

握住她的手,阿九说:「这是一定的,我很期待那个时刻的来临。」这不是争强好斗,而是武者天性,强者本能,唯有如此,她们才能激发出更灿烂的生命火花。

「我可以拿录影机拍起来吗?」倩雅兴奋的跟什么一样。不是特效,不是套招,而是货真价实的决斗,肯定比电影好看刺激。

「不、行!」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这是属于她们两人的决斗,容不得人干扰。

「喔!」垂下头,倩雅一脸失望,但心里却在盘算到时怎么偷渡摄影机过去。

接着蓝清将她入学的原因大略的说了一遍,而最大的幕后推手正得意的鼻子朝天,好似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平静?妳这辈子别妄想了!」这是阿九听完后的第一句评语。

挑高眉,蓝清等着她的解释。

「想平静生活,先去整容吧!把这张骗死人不偿命的俊脸给改了,我相信妳的周围一定会安静不少。不平凡终归不平凡,再怎么遮掩也掩盖不了多少。」

听到这话,头号拥护者赶紧跳出来,抱住蓝清的头,好像在保护重要的东西一样,紧张的说:「不可以!这么帅的脸怎么可以毁掉!这是很不人道的事! 」虽然不能拥有,但看着养眼总是好的。

「放心,我绝不会去整容的。」容貌是父母赐与的,她绝对不会伤害它。

「我说说而已,不用这么紧张。」她被倩雅的夸张反应给逗笑了。

倩雅嘟嘟嘴,「这可不好笑。」

「好了,说正事吧!妳不是想知道我为何扮成男的进来读吗?其实一半是为了好玩……」蓝清将原因说了个大概,但没扯出唐葳及她跟倩雅的关系,不过跟倩雅的相遇倒是没保留。

「呵!原来是这样,不过在这个学校可能无法让妳如愿。」

「妳是指大小姐。」

「不只有大小姐,还有一个大少爷!而且据我观察,在他们上面还有人,那人才是真正主事的人。」

蓝清的两道俊眉扯在一起了,「有没有搞错!」

「妳知道他们是谁吗?」倩雅问。

「不知道,我还没查出来。」阿九两手一放,「知道他们的人不多,我猜应该只有自治会高级干部才知道。」

「这样啊!我还想说直接去找他们说清楚算了!看来是行不通了!」

「妳去也没用!」

「哦!」

「妳们应该知道这间学校跟其他的有很大的不同吧!」

两人点头。

「其实在很多年前松云也是一间普通的学校,但后来被几个大老板合资购买下来,并做个彻底的改变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看了两人一眼,继续说: 「会来这间学校的,不只是那些一事无成的二世祖,还有悉心培养的继承人也会特地进来,他们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读书,而是要统合学校。」

「噫!」倩雅惊讶的说不话来,而蓝清则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所以这间学校其实是那些政商名流用来训练他们子女的地方。」国外也有类似的机构,她有听说过,但没特别去注意。

「没错!而我们则是人家手底下的棋子。」阿九没有生气,但受人摆弄的感觉并不好受,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但她又不想加入那些帮派,像小孩子扮家家酒一样可笑,逞强斗狠只为逞一时之快,看在她眼里跟猴子耍戏没两样,虽然目前她并没有受到骚扰,但要四年内都平安度过并不可能,不过现在她出现了,一个完美无缺的挡箭牌,在她的光芒照映下,自己将显的微不可察。

「而且只要在这四年里表现良好,一出校园,便是那些企业人士重点培养的人才。」蓝清接着说。这就是松云真正的面目。「妳想怎么做?」她知道阿九跟她说这些一定有目的。

阿九扬起一抹笑,「扬风、松云、观山,是这附近的三大名校,扬风向来少有活动,松云跟观山的学生交流却很频繁,所以就容易出事,一出事那些吃饱没事干的大闲人就会开始忙,忙到没有空去管一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

「谁要出面?」这才是重点。她可不想当出头鸟。

「哈!用不着我们,自然会有人主动去做,我们只是想要来读书的学生,读书才是我们的目的,其他事我们可管不着。再过几天,就有一场两校联合举办的新生联谊餐会,妳们去不去?」看热闹。




变天了吗?

她不过上个厕所回来,却发现似乎有些地方不一样了。

教室一样闹哄哄的,台上老迈的教授自顾自的讲他的课,完全不管秩序,而阿清依然眉头深锁的埋头苦读,表情相当困扰,这一切都没有变,唯一变的是原本属于她的座位被一个庞然大物占据,而且将一半的体重压在阿清身上,还不断的摩蹭,如果是其他人八成会厌恶的推开,但阿清却不为所动,只忙着抄笔记。

对了!还有气氛,整个教室的气氛都怪怪的,同学们也心不在焉,目光都瓢向阿清那桌,是有什么事情在她不在时发生吗?

「倩雅,这边。」阿九坐在另一头角落朝她招手。

她小跑步过去,小声的问:「怎么回事?」

「是大小姐。」

「她?不可能吧!」倩雅完全会错意了。

阿九失笑,「不是啦!她是大小姐派来的。」真亏她能做出这种联想。

「哦!」她顺势的坐在阿九身旁,「妳也有选这堂数学课啊!」

「嗯!」阿九正在跟一道习题拼命。

倩雅抽空瞄了一眼,「阿九,妳弄错公式了。」

「咦?哪里?」

「这!」倩雅将解法解释了一次。

「原来要这样,难怪我解半天解不出来。谢了!」又朝下一题拼命。

才拿出书,倩雅又忍不住看过去。「妳又做错了,要这样。」

「怎么又错了?」换过一张纸又写,「是这样吗?」

「不对!」

「这边要代这个公式。」

「是这个啊!那这个……」

一整节下来,倩雅将全部的时间花在纠正阿九的错误上,至于教授在说什么,全班大概只有不到十人知道吧!

「阿九,妳到底是怎么进松云的?」只一堂课,倩雅便发现阿九的数学底子实在很差,可能跟阿清差不多。「松云的门槛蛮高的耶!阿清是走后门,妳呢?」她并没有看不请两人的意思,她交朋友又不是看成绩,而且真要比较的话,她知道自己才是最差的,她更了解,在两个非凡人的身边,她也只剩这个可以存在的理由了。

「我是候补第三十名,踢掉前面五十人才进来的。」手段是不够光明正大,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好请那些人自认倒楣了。

「原来妳也是个狠角色!」倩雅下了个评语,想了一下又问:「不对啊!妳是候补三十名,怎么要踢掉五十人?」是踢过头了吗?

「这叫掩人耳目啊!我可不想招惹某些人关爱的目光。不然就会跟她一样惨了。」阿九揶揄的说。

「啧!少说风凉话。」蓝清不满的走过来,「看到我被欺压也不帮我一下。」被压了一整堂课,她的肩膀都麻了。

倩雅也插一脚,「谁叫阿清魅力非凡,我们可不好去拆散浓情密意的情侣。会遭天谴的!」

「别说笑了!先教我这题怎么解。」蓝清指着笔记本上的一道习题说。

接过笔记本看了一眼后,倩雅神色有点怪异,「阿清,整堂课妳听的懂几句?」

「两句!」

「哪两句?」

「同学们,上课了!跟同学们,下课了!」

「呵呵!有慧根啊!竟然这么快就领悟到大学的精髓所在!」阿九一副妳已经得道了的模样。

「告诉妳一个令妳振奋的好消息。」倩雅非常没有义气的拆某人的台,「咱们的阿九同学也有跟妳一样的困扰。」

「妳!不像啊!」她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精明样,功课怎么会差?

「咳咳!不好意思,本人是人不可貌相的最佳典范。」她自我揶揄的说。「不過妳不跟上去吗?」这可是一个知道对手真面目的好机会。

「我觉得跟去反而只是掉入人家设好的陷阱而已。」这么明目张胆的,想也知道是诱饵。

「也对!」她倒是疏忽了。

这时倩雅忽然搭着过阿九的肩膀,用非常严肃的口吻说:「阿九,我问妳一件事,妳一定要老实的告诉我。」

「妳问吧!」一直挂在嘴边淡淡的微笑不见了,看似无事的阿九内心正在天人交战,如果倩雅问的是某些她不想说的事,她该不该坦承?

「妳肚子饿不饿?不饿我跟阿清要先去吃饭了!」说完,拉着蓝清就赶紧跑走。

足足呆了三秒,阿九才知道自己被耍了,在笑自己太过紧张的同时心底也松了口气,自己坦承的时机还没有到。

虽然跟她们认识不到一天,但阿九有预感她们将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无话不谈!



解决了午餐,倩雅认为有必要替两个超级劣等生补强一下,便带她们来到图书馆,花了点时间挑了几本基础数学后,就丢下两人去解决人生大事。

「唉哟!」摸摸被撞疼的鼻子,倩雅不禁感叹,怎么别人遇到帅哥都是来个美丽的邂逅,不然就是巧合的在转角处嘴对嘴作亲密接触,而她却总是来个硬碰硬呢?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毕竟撞到的是帅哥,总跟浪漫扯的上关系,但地点为何不能选好一点呢?在厕所前撞到,有再好的气氛也被破坏光了。

「对不起!」不管对错,先道歉总没错。

「没关系,我自己也有不注意。」男子微退了一步,看清撞到他的人的长相,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惊讶了一下,「妳是一年级的赵倩雅。」没想到这么巧,原本不想这么快就接触的,但既然遇到了就干脆提前吧!

「你怎么知道?」一个陌生人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又不是什么有名的人物,那肯定是对方调查过自己。倩雅一脸防备,随时准备尖叫,召唤她的两名超级保镳。

推了推金框眼镜,男子道:「我是自治会会长,吴明伦。」

「会长……」上个厕所也能遇到,她的运气好像变的越来越好,应该是跟阿清在一起的影响。

看这学妹好像呆住了,会长只得出声,「学妹,妳应该也有加入自治会吧!」这名叫赵倩雅的学妹的资料她早已知悉,如今开口问只是借机提醒两人的身分。

倩雅猛然省悟过来。「会长好!」他是会长,而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会员而已,问个好是应该的,但她总觉得会长说的话好像还隐藏其他目的。

会长犀利的眼光似要看透倩雅,「听說妳跟新来的转学生走的很近。」

转学生?是指阿清吧!「对啊!」说完便低下头去,她在考虑要不要跟会长说清楚阿清的事。

不过她这副模样看在会长眼里,反而成了害羞,自以为又多了一个爱慕者,带点命令的语气说:「告诉我所有妳知道有关蓝清的事。」他以为在他的男性魅力下,这女孩会毫无保留的说出所知的一切以搏取他的好感。

但他猜错了,虽然跟清认识没几天,但这些天相处下来,以让倩雅对帅哥的抵抗力呈直线上升,所以倩雅想也没想的摇头便说:「不行,我不能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可以直接去问阿清,我保证阿清不会为难你的。」其实她知道的也不多,她跟阿清的交情还没到言无不尽的地步。

意外的答案让会长的俊脸抽续了一下,声音倏低变冷,「这是妳身为会员应尽的义务。」

直接用身分压人,倩雅也不爽了,「包括出卖朋友吗?」一个没有力量的人只能希冀安逸,但一旦忽然得到力量,便会试图改变,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甚至环境。倩雅便是这样,如果在以前她一定不敢这样说,但现在有蓝清给她当靠山,她的胆子也就跟着变大了。但倩雅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转变,倒是蓝清知道倩雅的变化,却只是旁观,什么也没说。

话被堵住,会长一时找不到话反驳,有点脑羞,「这是妳应有的态度吗?」他一向在上位,对不如自己的人自有一股优越感,所以即使是自己有错在先,他也拉不下身段先认错。

一再被打压,倩雅更气了,拳头一握,气话正要脱口,忽然一个机灵,脸色一下变的苍白,整个人冷静下来,心里想着自己到底怎么了,为何会变成这样,但仍不忘说:「对不起,我刚刚的口气太冲了!」原来倩雅刚刚去瞄到厕所的镜子,她看到镜中的她有着一张骄傲的嘴脸,眼中竟还透着藐视,简直丑陋极了。

这不是她,至少不是遇到阿清之前的她,为何会变化这么大?她知道是自己在改变自己,而原因是因为阿清的存在让她变的骄傲!她的心紧了一下,「不该是这样的,我一定要赶快找原本的我!」现在的她,已被一个名叫「骄傲」的恶魔占据,她要将它驱赶出来!

既然对方已先认错,会长自然没有理由生气,松下紧绷的脸,也开口说:「我也要跟妳道歉,我不该仗势欺人。」恢复了理智,他的思绪也正常转动,知道不可能从倩雅身上得到答案,变打算离开了。「我想我们彼此都要先冷静下来,不然谈不下去。」

「等等!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们会盯上阿清?」倩雅赶紧问出她的疑问,不过又多事的补上一句,「除了长相以外」

「因为身分,妳认为一个动用我们所有力量仍查不出身家背景的人,不值得我们注意吗?」

「这……可是我能保证阿清绝对没有不良意图。」阿清会来是被硬拉下水的,而凶手正是她。

「有没有我们自己会看,至于妳的提议,我会考虑,再见!」

「掰掰!」不知该说什么,只好目送会长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才很黯然的走回去跟清会合。



「戏看完了!走吧!」蓝清在暗处说。

「很不错的女孩,没有一般时下女性的不良气息,最重要的是会反省。」阿九给予正面的嘉奖。

「当然,我交的朋友嘛!」蓝清现在的心情特别好,为她没有看错人而高兴,也更为自己交上倩雅这朋友而高兴。

「呵!不害燥!」



「听說妳在图书馆遇到赵倩雅了。」美丽的大小姐坐在自治会的会议室里办公,一看见近来的人劈头便问。

会长冷冷的说:「不关妳的事,妳只要做好自己的职责,我的事妳管不着,别忘了妳只是一个副会长!」

坐在一旁纳凉的大少爷听到这话,正要发作,却被大小姐给一手压下来,「少主可是给予我们相同的地位,职称只是掩人目,还是说你对少主的决定有所不满。」用身分压人她也会。

「妳……」会长气的说不出话来,「狐假虎威!」

「你别太过分!」大少爷忍不住跳出来说:「当初我们在竞选输了,自知比不过你,也心甘情愿的在你手底下做事,如今你输给少主,你还死不认输!」竞选结果是由吴明伦当会长,两人当副会长,正当吴明伦正要一展雄心时,忽然冒出一个自称少主的人以雷厉风行的手段收服自治会高层人员,等到吴明伦察觉时,只剩下两名副会长还在等待他的决定,但那时大势已去,他不甘就此认输,更不愿意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会长之位,只好低头。

吴明伦的脸变的狰狞,「那根本是政变!我一定会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被人摸到门口还不知道的人没有资格说大话!」大小姐说:「你应该知道少主为何重用的是我们,而不是你,因为你不肯认输,不服他的指示,如果不是少主不想引人注目,你早就被裁撤掉了!」一个在学生中至高无上的会长忽然被换掉,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如今大部分的学生只知道有大小姐跟大少爷在掌控自治会,但少有人知道少主的存在,也因为这点吴明伦才会更愤怒,因为在外人眼里他只是一个傀儡而已。

大少爷跟着说:「少主也要我们跟你说,如果你不服的话那就干脆什么都不要做,不要想在暗中做些偷鸡摸狗的事,专扯我们后腿。」他们原本不想说的,但吴明伦私底下的小动作却越来越多,所以他才会说出来。

「你……」吴明伦听了变了脸色:「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做好我应做的事。」

「是吗……」

大少爷又要反讥,但大小姐已先出声:「够了!少主不在,我不想闹出什么事来,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注意蓝清这个人,不是搞分裂!」

没说什么,会长只哼了一声,走进内室用力的关上门。

「哼什么哼!我也会,哼!」

一本厚厚的书准确的敲中他的后脑,「不要像小孩子一样那么幼稚!」

「会痛哪!雅雅!」大少爷委屈的说。

「闭嘴!赶快把事情做好!」

「好啦!」

看网友对 阿九同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