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云变

云变

这几天都蛮平静的,全校师生几乎都在忙着两校新生联合餐会的事,校园里弥漫着一股兴奋热闹的气氛,连那些不良份子也都跟着安分不少,因为最近可是吸收新血的大好时机,如果闹事也只是破坏自己帮派的形象而已。当然这看在有心人的眼里,便是所谓的「暴风雨前的宁静」。

吴明伦自被剥夺实权后,无时无刻都在策划着如何打败少主,会长当不当已经无所谓了,最重要的是要讨回面子跟重新建立起他的形象。当时他输的太惨,在别人心目中他已是无能的代名词,这对他以后在社会上影响很大,毕竟松云里有很多达官贵人的子女,自己的失败看在他们眼里早成了一则笑话。

其实自治会会长这位置对他们这一类的人来说意义不大,顶多就是资源较多,名目正当,而且较容易吸引学生注意而已,大部分的人更喜欢暗地里招集人才铺人脉,避免锋芒太露。像历届会长一出社会通常都会被人打压,人家已经知道他的能力了,为免多出一个竞争对手,当然要趁羽翼未丰时先打垮他。

不过如果家底厚实的人就不怕,像吴明伦就是了,他原本打算利用会长的身分先一步打垮或收服一些对手,谁知会横空出世一个少主出来,所以他必须打败少主,而首要的便是要夺回他身为会长的权力,也就是人心。

他私底下已经控制了好几个帮派,故意不整合在一起,便是怕被人发现,不过显然自治会的人已经注意到了,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计画。趁着少主不在,他在场地布满他的人手,打算利用这时机展现他的实力,再一次收服自治会的高层干部。



场地一向在松云的礼堂举办,今年也不例外。

还未到七点,倩雅跟蓝清便已到场,捧着一包卤味躲在角落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谁知道两派人马什么时候会打起来,还是先填饱自己的肚子比较实在。看着陆陆续续进来的人,蓝清注意着是否有比较异常的人的出现,相对的,她也是大多人注目的焦点,但惧于大小姐的威名,倒没人敢围上来。

餐会开始一段时间,阿九才姗姗来迟,远远的就看到蓝清在招手。「阿九,这里。」

「如何?」一走近,阿九就先问会场的情况。

「大致安好,只有几名比较鬼祟。」

「是这样吗?可是外围也没几人啊?」她晚到就是因为在外头看情况。

就在两人想不透的时候,倩雅忽然神来一笔,「在会场闹事不好吧!这里还有观山的学生耶!」自家人的事当然是关起门再处理,哪会给外人看戏。

「对喔!」她们这才恍然大悟。两人并不笨,只是阿九安逸太久,那种时时刻刻算计与堤防的心已失,而蓝清则是向来只有动手的份,动脑的事自有人代劳。

「那现在怎么办?去找吗?」蓝清不太想放过看戏的机会。

「当然要去找,这样我们才好掌握学校以后的动向。」阿九接着问:「倩雅妳也要去吗?」

考虑了一下,倩雅才缓缓摇头说:「我不能去,我跟人家约好了。」她也很想去,只是她已跟几个谈的来的同学说好要一起逛校园的,当然能邀请蓝清一起去是最好的,但如今看来也只能对他们抱歉了。

「那妳小心一点。」基本上是不会有危险,但松云不比其他普通学校,意外的可能性总是多了一点,所以蓝清还是不放心的叮咛。

「不会有事的。」倩雅觉得很窝心,因为她知道蓝清是真正在关心她。

目送两人离开,她忽然觉得她们好像变的很虚幻,仿佛不存在随时都会消失不见似的,更正确的说,是回到属于她们自己的世界,一个她遥目触不可及的地方…… 



以两人的能力,在松云广大的校区绕上一圈,很快就找到在校外的树林里有一堆人聚集。无声无息的,在离那群人不远处,找了一棵比较茂盛的树,阿九轻轻一跃就上去了,而蓝清则直接飘上去,自然她这夸张的举动引起了阿九的大惊小怪。

「妳能飞吗?」这是她最想知道的问题。

「没办法,顶多是飘浮而已。」她又不是超人。

「飘多高?」阿九很执意要知道蓝清的能力极限

蓝清不介意她的追问:「不知道!」她不敢试。

「嗯?」

「我不想摔死!」看了四周,觉得颇为熟悉,「呵呵!真巧合,我就是在这里跟倩雅相遇的。」虽然只有经过几天而已,但她却觉得跟倩雅好像已经认识很久了。看着底下不远的人群骚动,暗自数着人数,之所以敢这么近观看,是实力,也是自信。

阿九一下子便知道蓝清的意思,如果尽全力浮上去,力尽时,除了神显灵,不然摔成肉饼将是唯一的下场。阿九也不再问,转而发表她的见解:「这里够隐密,适合做些见不得人的事的好地方。」重点是够大。看底下的七八十人包围着一男一女,看样子事情才刚发展到高潮。

「那我们算什么?无聊的偷窥者?」这倒是个不错的休闲娱乐。

「错,是刚好在树上看风景的普通学生。」某人非常厚颜的睁眼说瞎话。



「林雅诗,现在你们认同我的实力了吧!」虽然胜卷在握,吴明伦仍没放松戒心,因为他不希望在最后一刻发生变故。「其他干部都决定看你们的意思,我希望妳能做出明智的抉择。」这一番部署费了他很大的心力,他有必胜的把握。

「同样的情况,我们的决定一样没变,等你打败少主后,我们自然心甘情愿在你底下做事。」相似的技俩,她早已看破,但她不懂少主为何选择按兵不动,冷眼看着自治会再度异主?正苦苦思索时,不经意的看到不远处有个纤细的人影倚着树,不知看了多久,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那人慵懒的挥了挥手,算是给她一个答案了。

「不用妳說我也会去做,同样的屈辱,我会加倍奉还给她!」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样的失败绝对会让她更难堪。「所以现在我必须确定你们的态度,到时你们真的不会插手?」

「我们是不会插手,不过不必等到以后,现在就可以了!」嘴角浮起了笑,她发觉少主其实很爱捉弄人。接连的两次失败将使吴明伦再也不敢兴起反抗的念头,更何况是失败在同样的技俩之下。他们两人的任务便是吸引对方的目光,而刚刚的对话便是考验他们的忠诚心,不过她相信她通过了。

「什么意思?」对这意义不明的话,吴明伦顿时警觉起来,此时暗处刻意响起的脚步声出现,吓的他魂飞魄散。「妳……妳几时出现的?」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因为这句话显示了他承认失败,但上一次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让他在气势上便输了。

紧身的黑色骑士装勾勒出穿著者的完美线条,黑色全罩式的安全帽彻底掩盖住容貌,但在场的人都相信,有如此令人艳羡垂涎的身材,绝对有张倾城的绝色。「学不乖的家伙,这次肯臣服了吗?」

尽管已看过一次,但吴明伦仍再次为她不经意散发的魅力所倾倒,那是无可抵御的,所以在场的男性无一幸免,直到某个狂喝干醋的女人用力扭了身旁男人的耳朵发出的惨叫,才猛然惊醒。

吴明伦总算看清自己的内心,他会如此不认输是因为他不想在喜欢的人面前承认自己不如她,也更明白只有能压过她,他才有资格追求她,但现在他知道他比不上她,不过他不会放弃的,他会一直努力得到她的认同。正当他想坦言认输时,某个被色欲蒙蔽心智的人大喊一声:「抓住她!」并带头冲上前,顿时吴明伦所带来的人反射性全都冲向前去,欲望,全显露在脸上。

此时的众人已不再听从吴明伦的指示──为了加速扩张而疏于筛选的缺点,此刻完全曝露出来──每个人都只顺从自己的欲望,丑陋,而且愚蠢!

孤身一人的劲装少女丝毫不惧,扬脚踢翻离她最近的人,力道之强令那人痛到站不起来,躺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这人惨痛的教训并无法让其他人怯步,一个个猛扑向她,人多势众让他们分不清谁是狼,谁是羊。

林雅诗对这种场面显然应付不太来,而大少爷张伟帆也很自觉得担任起护花使者的脚色,挺起伟岸的身躯阻挡意图侵犯的人,吴明伦也招集还肯服从他的人赶去帮忙势单力薄的……呃…更正,是有如猛虎出闸的少主。

此时少主的身旁已躺满一地的人,她根本不需要移动,意图不轨的人便如潮水般向她涌来,只见她身态美妙的在人群中翩然翻转,闪过一只只的碌山之爪,顺势加以反击,轻松俐落,恍如虎入羊群,没有人能近的了她的身。

忽然一声枪响,划破宁静的夜空,原本混乱的场面马上陷入更糟糕的局面。

男子捂着脸,嘴角溢血,狰狞的脸色因疼痛更显扭曲,嘶哑着狂吼:「马的!臭婊子!」拿着枪的手颤抖,遥指少主。四周的人跑的跑,躲的躲,趴下的更是一大堆,也有一些人聚集在他身旁,壮大声势。

带着安全帽看不到表情,但吴明伦直觉认为底下的面容定是微皱眉头,而不是害怕,对他们这类人而言,只要没有真正危害到自身安全,害怕,是不能出现的,那只会给敌人更得意,当然若是计谋则另当别论。




「要帮忙吗?」蓝清问。她不希望闹出人命。

「不需要,如果连这都应付不了,那位少主也就不值得我们留心了。」侧卧树干,阿九好整以暇的回应,但锐利的眼仍紧盯着那在黑夜里依旧醒目的黑色人影。「那人不简单啊!」明显的有所保留,依然游刃有余,现在竟还有人能达到这种程度,而且年纪应该不大。

「是没错,不过目前我对妳比较感兴趣。」她的真正身分令人期待啊!

瞟了蓝清一眼,「如果妳是男的,我肯定一脚把妳踢下去!」敢调戏她的男人都已不在世上了!

「阿九好纯情啊!」蓝清仍不知死活的说。

「找死!」恼羞成怒的某人一脚踹过去,没有想像中的惨叫,转头一看,是一个飘在半空中的人笑的欠打,若被不知情的人看到,肯定吓的大叫活见鬼了。

暂时拿她没辄,阿九将注意力转回去,蓝清也适可而止,飘回树上。



有了枪做倚仗,男子嚣张的狂叫:「妳不是很强吗?现在我看妳还能有多强!」

少主没理他,对着吴明伦说:「我太高估你了! 」

「这……」吴明伦想反驳,但偏偏找不到话,因为人确实是他带来的,重要的是他没察觉有人带枪。

「给你一个机会,解决他!」她不想动手,因为她不想暴露太多实力,躲在树上的两人敌友未明,变数难以掌握。

「马的!看不起我!」枪口刻意一歪,射偏的子弹意在警告,也再度造成恐慌。「给我跪下!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我不会射中妳!」傲慢的话语自以为掌控场面,枪口不自觉的低了几分。

「一把枪成不了事。」这是一个好时机,但她没动,因为她说了,要给他一个机会。

「干!臭女人,妳找死!」被刺激,男子愤然想要按下板机。

「住手!」吴明伦赶紧大喊:「不要冲动,把枪放下!」学校原本就地处偏远,他并不指望有外人经过,而且这里距离礼堂颇远,不太可能听的到枪声,而逃走的那些人本身就素行不良,也不会傻到报警,所以一切只能靠他。

「你当我白痴啊!枪在我手上,在这里老子说了算,平常把我当卒仔,现在我看你还嚣张个屁!」枪口对准他,警告的意味浓厚。

咬牙忍下,是怕他真的开枪,也是正努力争取时间思索办法。

看不下去,少主再施加压力,也是帮推一把,「你还有三分钟的时间,不要破坏我对你最后的期望。」人手都是他安排的,他怎么会没想到?当然那些人是她安排到他的底下的。

吴明伦是关心则乱,他自然有看到有几个值得信任的人混在那人身旁对他施眼色,但若有个万一,他怕会伤到她。「我不做没把握的事!」

「现在的你没得选择!」

两人的隔空对话自然又引起持抢男子的叫嚣,枪在两人之间游移。

吴明伦再笨也知道现在是时机,但为了保险起见,刻意大喊:「动手!」果然,男子立刻将枪对准他,并在发现被人偷袭时开枪,朝着他。

枪响,鲜红的血飞溅而出,吴明伦捂着右肩,脸色刷白。持枪男子已被制服,而枪,呈给少主,表明自己忠诚的对象。

来到吴明轮的面前,扬手就是一拳,「要想逞英雄,先估量自身的实力!」在她原本的推算中,吴明伦应该会趁这个机会除掉她,好坐想渔翁之利,而她也已做好闪躲的准备,怎知到了这里却全变了!她不喜欢事情超出她的预料,那会让她无法掌控。

「咳!保护少主,是第一要务!」强撑起精神回答,伤口的疼痛又引起他一阵颤抖,脸色更白了。

默默的,看着他逞强,「带他去医院!」他的臣服是真是假,以后自会分晓。现在,还有另一个问题…… 

人群散去,诺大的树林里只留下她一人。「你们还不出来吗?」戏,已经告一段落了。

语落,一条挺拔的身影翩然跃下,在月光衬托下,更显骏逸风采,不过一开口就破功了,「死阿九,妳不想出头,跑就是了嘛!干麻把我踹下来!」小人性格十足,标准的「死道友免死贫道。」

「我怕~蓝大帅哥的耀眼光芒照的我眼花啊!」她比较习惯隐身黑暗之中。

「缩头鸟!死也要拖妳出来垫背!」她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随手甩出三颗能量弹,再在阿九身后制造一个能量墙,封死她的退路。

「哀呀!相煎何太急啊!」闪过能量弹,阿九跳到另一棵树打算绕跑,临空中突来两声枪响,目标正是她的双腿,危急时,她猛力扭转身躯,接着刷刷两声,子弹不知被什么给击碎,而她也失去推进力,只好落了下来。「唉!安逸太久,身手都退步了!」在刚刚那种情况,以她原本的能力只需要一击,甚至能临空闪过,哪会被这种临时组合的合击给挡下来。

原本少主也震惊于蓝清的俊美,稍一分神后立即恢复,在敌友未名的情况下,可不容许她有些微的差错,「今年的新生可真是卧虎藏龙啊!」在她获得的资讯当中,数蓝清最为神秘,而阿九的身分则是平凡普通的令人生疑。

阿九皮笑肉不笑,「哪里,还比不上少主的神机妙算!」啧,这么快就王见王了!

不想继续说场面话,少主开门见山的说:「我该称呼妳阿九还是王晓彤?」

「都可以,随便妳。」阿九将问题丢还给她:「一般人都称呼我王晓彤,不过我朋友都喜欢叫我阿九。」她将选择抛回去。

少主不语,暂时避免这敏感话题。

一条长臂搭上笑的贼兮兮的人的肩,「亲爱的阿九,咱们的事还没算清喔!」修长的手抚上那略显僵硬的脸,显然有人不太习惯这种过度亲密的举动。

「亲爱的小清清,现在有外人在啊!我们的事回家再说!」试图扳开那意图不良的魔手,不过另一条手已从空隙将她的腰圈住,警告意味浓厚。

「我想伟大的少主不会介意的!」看她们自相残杀。

不过少主显然不想看这场戏,开口终止说:「你就是蓝清?听说你跟某个特殊人士很亲近。」

这句话效果很好,原本对少主不怎么在意的蓝清终于肯正视她,而阿九也趁机脱离钳制,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事关朋友,她可不会随便处理。能跟唐葳接触的人,个个非富即贵,而她……「妳是谁?」

「不必对我带着敌意,我想我并没有理由对你跟你的朋友不利。」她耸耸肩说:「至少我目前的立场是与你们保持友好关系。」

「遮着脸说这种话恐怕不适合吧!」蓝清可不放松,尤其在未知对方面目的情况下。

「我个人也不喜欢这种行为,只是我不希望被人察觉是我在幕后控制自治会,所以才如此,但对你恐怕是瞒不住了!」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的敌人能知道自己的未来,因为那代表自己将无所遁形。松开扣环,双手扶着安全帽轻轻卸下,如瀑的长发倾泻而下,甩甩头,将有点杂乱的发顺到脑后,露出一张细致的瓜子脸,那是令人惊叹的美。

被晾在一旁的阿九原本很努力的在当布景道具,这时也不禁发出狼嚎,「夭寿喔!生嘎架水!莫怪闷敢吼人看!」惊艳,但不忌妒,因为她知道这通常代表着无穷的麻烦。

「妳是……」走进仔细确认,陌生的脸孔,蓝清想不出何时跟她有过交集。

「叶秋棠,我的父亲是叶沧风。」左手抱着安全帽,右手伸出。

「是那个政界大佬啊!」来头不小。蓝清了然的回握,「他每次去都只是问妳的事。」对这点,她是十分赞赏的,至少跟其他贪婪的政客比起来要好的多。

「他是我父亲。」看似理所当然的回答,蓝清发现她的眼神有着细微的变化,那是一抹叫感动的光。

「很高兴认识妳。」蓝清充满诚意,这一向是她交朋友的原则。

「我也很高兴能认识像你这样的极品男人。」如果不是她心有所属,肯定也会对他感兴趣。

对此评论,阿九噗嗤一笑,「小清清啊!妳真是害人不浅哦!长了那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不知骗了多少少女芳心,肯定有报应!」

看着阿九的奇怪反应跟蓝清的满脸无奈,秋棠疑惑的问:「有什么问题吗?」她有说错什么吗?

「没有,只是有一些小误会。」嘻嘻,又有好戏看了。「妳眼前这位『大帅哥』啊,生理构造其实跟我们一样,只是投错胎而已。」

「什么投错胎,开口就没好话,继续当妳的壁花去!」蓝清一掌拍过去,被笑嘻嘻的躲开。

错愕!秋棠只感到错愕,这么一个优质的男人竟然是女儿身,实在叫人难以相信,所以这时就要有证据来证实了。

蓦然,双手突袭……… 

「哇啊!妳干嘛!」护住胸,蓝清羞愤的猛往后退,预防再遭袭。

「我只是想证实一下。」恩,那柔软的触感确实是女人特有的,但以现在的科技不难做到…… 

「证实个屁啦!妳……妳又要干嘛!」见某个色女又扑过来,蓝清连忙闪过。

「进一步确认。」秋棠的脸上有着怪异的红晕,刺激啊!

「去妳的!」正想开骂,后面一道黑影也扑过来,「阿九,妳来凑什么热闹?」

「我也想确认一下。」阿九擦擦溢出的口水,满脸贼笑,双手抓呀抓的,意图非常明显。「机会难得啊!」

「妳这吃里扒外的家伙!」在两人围攻下,蓝清备感压力,快贞操不保时,赶紧使出能量冲爆将两人冲散,接着拔腿就跑。

阿九一个翻身安然落地,连忙追过去,「别跑!」

秋棠本来也想追过去,但猛然想起现在不是玩的时候,自己还有事要办,只好可惜的再望一眼两人离去的方向,喟然一叹,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

看网友对 云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