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钟情

钟情

悠扬的校钟声响起,原本宁静的校园很快地充满学生的欢笑声,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但隐藏在和平的表象下是惊险的暗潮汹涌,处处是危机。

顶楼,两名互不服输的美丽少女正分坐两旁,看似相安无事的做着自己的事,其实一场耐性之争早已上演。这已不是意气之争了,而是两人之间的较量,谁先忍耐不住谁便输了,女性的坚韧本性在此显露无疑。

曦晨靠在椅背上,不无自在的观察着白云飘过,几只麻雀不怕生的停在她的肩膀上吱吱喳喳,好似在说什么趣事,讲个不停。秋棠则优雅的坐在墙边的椅上,手上拿着一本厚厚的原文书,以一篇三分钟的速度翻看。

这时,原本安安静静的两人,几乎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看向门口,心中明白,胜负即将揭晓。

几句说话声隐隐传来,有男有女,夹杂着若有似无的加油声。

「五个!」曦晨抢先说。这种情形是先说的较有利,也是自信与实力的表示。

「六个!」叶秋棠也不甘示弱,只慢了一点就说出自己的判断,而且更进一步的说:「三男三女。」

心里微微一惊,但表面不动声色,曦晨静静等待答案的出现。

咿呀!门被人推开,走进了三女一男,看到顶楼竟有两名美丽的少女,都愣住了。

四人的背后传来一人的抱怨:「欸!你们停下来做什么!快走啦!很重耶!」

「嘿嘿!照约定要过门才算数。」又有一人的声音传出。

「知道啦!你们让开点,我要过去了!」话毕,只见一个男孩子硬是从两个女的中间穿过,背上还有一名洋洋得意的男孩子。

「原来是有人背。」曦晨眼瞄过去,说:「妳怎么知道?」说对人数也就算了,不过连男女数量也都知道就厉害了。当时可是还隔着一道门,而且距离顶楼估计还有一层楼的空间呢!

「他们之前从我这边经过。」秋棠也不卖关子,坦白的说。

「算妳厉害!」曦晨自认输了一阵。虽然秋棠有事先看到这群人在楼下,但仍无法法得知他们会到顶楼来,她肯定有掌握到某些要素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这完全是实力的问题。

「阿东,她们两个都长的好漂亮!」稍胖的男学生说道。

被唤做阿东的男子点点头,很快收拾好心情,走向两人。看样子他在六人中应是处于领导的地位。看两名少女校服上的年级,阿东亲切的问:「两位学妹,请问妳们叫什么名字?」他自认相貌不错,家世又好,对自己的魅力也是颇有自信,一般女孩子对他都没什么抵抗力,所以他并不认为自己引不起两人的注意。

见秋棠似乎无意出面,曦晨只好上前,笑的很灿烂的说:「你们打算在这吗?」

「是……」

「那不打扰你们了,掰掰!」她打算闪人了,因为他们的眼光让她有点受不了,男的是带着侵略和猥亵,女的就是很单纯的不友善了,她还能笑着说掰掰已经很了不起了。

不过别人可不给她过,一群人挡在门口,还一副能奈我何的模样。其中一名打扮时髦的女学生还呛声说:「阿东在问妳话,妳是不会回答喔!」基于女性本能,她知道自己比不上眼前这两个女孩的天生丽质,忌妒油然而生,巴不得她们快点离开,但为了讨好心仪的人,她才出声阻止,只是口气好不到哪里。

听到这种自以为是的话,曦晨也不禁有点火,也不认为自己需要受这种人的气,直接一拳挥过去,打向这名女学生脸旁的墙壁,碰的一声,墙上被打出一个洞。

女学生吓呆了,另五人也吓呆了,愣愣的不知该做何反应。

「让开。」曦晨依旧笑容满面,只不过看在六人眼里,威胁感十足,连忙让开一条路。

回头招呼秋棠要离开,却见她一脸的不赞同,还指指前面,曦晨纳闷的转头一看,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位女老师,剪裁合身的套装配上一副细框眼镜,充满着知性美,但外露的气势却有点过于张狂。

除了曦晨以外,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位女老师是谁。以阿东为首的六人都悄悄的退了一步,略显害怕,倒是秋棠很自然的迎上前去,甜甜的说:「张老师,妳怎么来了。」她是明知故问。

「等了一堂课都不见人影的转学生不知道到哪胡混了,身为老师的我只亲自出来找人了。」张老师没好气的说完,头也偏向阿东等人那边,「刚刚有人在闹事吗?」

「没……没有!」六人死命的摇头。

「哦!是吗?妳们呢?」她回过头问。

「我们只是在这里看风景。」曦晨脸不红气不喘的说。

「看了一整节课?」

「扬风的景色好,环境佳,顶楼的视野更是一绝,很容易就会就看呆了。」她那时确实是在发呆。

「那…这个是什么?」张老师指着墙上的洞,「我记得这里原本应该是平的。」她就是被这声音给引来的。

「打蚊子!」曦晨说:「只是不小心太大力了!」

「是这样吗?」推了推眼镜,张老师凌厉的眼看向阿东等人,他们也很识相的猛点头。

「既然这样……就算了,不过破坏公物还是要赔偿,这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她说的很豪爽,反正付钱的又不是她。

「那妳们先跟我过来,我有事问妳们,至于你们……」指着阿东等人,「记得准时回教室啊!」她只要求他们做到这点。

「是…是!」

「走吧!」张老师转身就走,好似笃定曦晨跟秋棠会跟上。

「掰掰!」曦晨得了便宜还卖乖,跟着明显偏袒她们的老师离开。

走廊上,曦晨忍不住好奇心,向秋棠问:「秋棠,这个张老师是什么人?」

「张静,25岁,曾经一人挑掉整个少年帮派,全校唯一拥有先斩后奏权力的老师,目前是我们的班导。」

「先斩后奏?什么意思?」她只对这个感兴趣。

「打人不用负责任。」秋棠说出一个很劲爆的答案。

「酷!难怪那些人那么害怕!」

「这位新同学,」张老师转过身来,「请不要说的老师我好像很喜欢打人,我只是出手教训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而已。」

「翘课算不算?」装着一脸无辜,某人问出很欠揍的问题。

「扬风在这方面并没有特别限制,只要不违反校规,就算全年都没上课也没关系。」学习是个人的事,真有心自然会来,何须人三催四请,不过这是针对那些二世祖规定的,扬风另有专门培养人才的学区,那才是真正的扬风学园,曦晨两人就是被安排在这,阿拓可不希望他新认的妹妹沾染到一些不良气息。而张静则是专门在处理两个学区的问题,不过通常都是那些有钱有闲的二世祖会来找那些学子的麻烦,但被修理几次后也就怕了,所以现在张静反而开始变的没什么事做。

「这样啊!」曦晨眼睛骨碌碌的转,正在打着某些主意。

「不过今天是妳们第一天上课,麻烦到教室坐一下。」张老师很和气的说:「同学们已经枯等妳们一堂课了。」

「嘿嘿!」



如预料般,两人才一踏进教室,原本闹哄哄的班级瞬间安静下来,看着台上那跟他们处于不同世界的两人,愣愣的说不出话来,直到听到她们简短的自我介绍,才一个个像吃了兴奋剂般的踊跃发言,连一些隐私问题也问出口。秋棠是来个相应不理,而曦晨也充耳不闻,完全不打算回答任何无意义的问题。

啪!

张静一掌打在黑板上,震醒全班,锐利的眼缓缓扫过,吓的那些兴奋过度的学生赶紧低下头,不敢作怪,直到眼光扫到曦晨两人,才权威性的说:「现在开始上课,妳们的位置在最后面那里。」指着靠后门的两个位置,非常方便消失的地点。

两人很听话的走过去坐着,乖巧的上着她们的第一堂课。张静暗自点头,想说第一堂课她们应该会卖自己一点面子,不会无缘无故消失,但当她从黑板转回身时,发现班上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恢复到曦晨跟秋棠不曾来过的样子,望着两个空空如也的座位,她也只是微叹了口气,便继续教课了。



几个女学生嘻嘻哈哈的从教职员室走出来,一路打闹,显的青春洋溢,在她们跟一名女学生错身而过时,其中一名忽然说:「咦!刚刚走过去的那人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

「妳說谁啊?」

「就那一个啊!」她指着一个正要进入大楼的身影。

「我没看清楚,有什么奇怪的吗?」她们顾着玩,哪会去注意这些。

「没什么,只是觉得特别面生而已。」

「拜托。我知道妳记忆力很好,但我们全校有一万多名学生,就算妳记忆力再好也不可能全部记住吧!」

「说的也是。 」这么一想也对,自己太大惊小怪了。随即不再去想,继续跟同学互相说说笑笑离开了。

那是一个样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子,拥有一眼即忘的附加能力,戴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将整个脸遮了一大半,配上满脸的麻子,清汤挂面的学生妹头凌乱枯燥,给人的感觉有点阴暗晦淡,明显不合身的宽大校服松垮垮的,让她看起来更没精神。唯一突出的便是她的身高,比大部分的女学生还要高出半颗头以上,但却弯着腰低着头走路,硬是要矮一截,好似长年养成的习惯。

她走进大楼,路过教职员室,来到楼梯口,对「非相关人员不得上楼」的警告标语视若无睹,直接就上去。这时正是用餐的时候,所有人几乎都在餐厅,少有人在外面,而教职员室更是放空城,只有三个教师在聊天,但开着冷气哪会开窗,就这样谁也没注意到有人光明正大的走上楼去。

来到三楼,她直接走向校长室,对于那些监控摄影机倒不怎么在意。装模作样的敲门并请示进入,推开门,见一如她预想的空无一人,便快步的来到电脑前,插入特殊插卡后便敲起键盘,不到三分钟便取得想要的资料,将一切恢复原状后,即悄悄的离开,整个动作干净俐落,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到目前为止都跟计画中的一样,只要自然的走下楼,便可安然无恙的离开,但计画总赶不上变化,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人正上楼来,听步伐轻巧明快,而且没有清澈的叩叩声,应是女学生无误。这令她些微放心下来,学生总比老师好应付,但她忽略了一点,普通的学生是不能上来这里的。

她若无其事的走着,那脚步声的主人也逐渐接近,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瓜子脸,似笑非笑的嘴角微扬,柔顺的乌黑秀发因走路而飘荡,笑咪的眼弯弯如月,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美丽女孩。

就在两人交错的瞬间,少女的右手快速的扣住了她的左肩,厉色的问:「妳是谁?」

「我只是一名学生。」女学生心一凛,她太介意这学校背后势力的威名了,只想赶快离开,竟忽略了能上来的人肯不简单这点。

「哼!全校师生的资料我都记住,就是对妳没印象,而且只要是扬风的学生都知道,这里的二、三楼是禁止上来的,妳不可能是这里的学生,妳到底是谁!」秋棠原本正要跟曦晨用餐,却被半路加入的张静请去出差,虽然知道张静是来挖曦晨的底,但由于是自己先翘人家的课,所以也不好拒绝,只好劳动双腿跑来这的教职大楼,却意外去睥到一抹人影上楼,起初并不在意,只去职员室拿东西,但仔细一想便觉得古怪,拿完东西就上楼去想探个究竟,看到是一名阴沉的女学生行为鬼祟才确定事情不对。

回应她的是一记凌厉的反手刀。

秋棠早有准备,左手快一步抵住挥来的左手手臂,接着右脚踢向她的膝部,企图制服她。但对方反应也很快,先勾起右脚挡住,接着一个回身肘击,秋棠及时仰身后翻躲过,同时一脚踢中她的手臂。

女学生神情未变,顺势拉开距离,思索着如何摆脱对手的纠缠,时间拖越久对她越不利。

一击得手,秋棠站稳后立即乘胜追击。

女学生见招拆招,数招后,一个声东击西觑得时机,不进反退,利用墙壁施展三角跳跃来到天花板,在那一瞬间的停顿见对手仍无空隙,作势要攻击,却是跃到她的身后,迅速的从窗口一跃而下。

三楼的高度对她仍构不成威胁。

秋棠趴在窗口,也想跟着跳下去,却看到底下早已有一个熟悉的人在那,一副傻愣的抬头看某处风景,惊喜的大喊:「渚哥!快帮我拦住她!」



阿渚会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他是特地来找曦晨的。一听到阿拓将他的宝贝妹妹送进来,他便早一步来这等,到处乱逛,他不认识曦晨,也不知长相,只知道是一个美丽的长发女孩,这是一个相当模糊的概念,毕竟在扬风里符合这条件的绝对不在少数。

但他并没有刻意去找,因为阿拓告诉他,当他遇到曦晨的时候,逃跑是他唯一会做的选择。这彻底的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很期待曦晨将带给他什么样的惊奇,是长相?是个性?还是……实力?正想着,远处的打斗引起他的注意,因为敢在扬风闹事的人已经很少了,所以他立刻赶去,望着三楼的事发地点,考虑着是要直接爬上去还是走楼梯,就在这时,一个人从三楼窗户跳出来,然后他眼中一白,看到了…… 

一道道怵目惊心的狰狞伤痕满布在那原本应该雪白无暇的腿上,阿渚甚至可以想像到这双大腿的主人身上肯定也布满伤痕,这想法不禁让他的心拧了一下,为她心痛。是怎样的环境才会造成一个人的身上拥有如此多的恐怖伤痕?而且还是一个女孩子!

想要保护她的念头瞬间充满整个心窝,这是他头一次如此想保护一个人,他迫不及待的想看清她的样子。

一张很普通,甚至称的上丑的容貌映入眼里,阿渚第一个想法便是怪异、不协调,脸跟大腿的肤色有着些微的差异,还来不及细想,就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抬头一看,「秋棠!妳怎么会在这里?」难怪阿拓敢那么说,原来早将秋棠给拉来保护他的宝贝妹妹,更过分的是没有事先通知他,看来他已被阿拓给卖了。他差点想要跑,但一道冷冽的杀气笼罩他,如果他出现丝毫的空隙,极有可能死在这里。凝重的眼神注视眼前的女学生,阿渚打起全副的精神戒备,很久了,已经很久没遇到能让他认真起来的对手了,不过他想不到竟然会是一个少女。



她从来没这么想杀一个人,想到差点不顾一切动手,即使是因为自己的疏失才被人看见身上的伤痕,但既然被看见,她就无法忍受那人活着,不过她知道现在不是动手的好时机,不只地点不对,连她的目标也不简单,就她刻意散发出的杀气,对方依然一副轻松自如的模样,光凭这点就令她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在楼上还有一个实力不弱的敌人,现在动手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她绝不会放过他的。

她毫无畏惧的走向他,对他眼中释出的善意视若无睹,两人的气息激烈的碰撞,只要有哪一方稍弱,便是致命的契机。

两人已相距不到一步,但还是完全找不到空隙,女学生更加谨慎,冷冷的吐出一句:「我一定会杀了你!」

嘴角微扬,阿渚语意不明的回应:「我会抓住妳的。」

就在女学生走过阿渚身旁的瞬间,精神紧绷到最高点,但两人都没动手,只是将彼此的身影都映在心底。

「渚哥!」秋棠跳下来,「为什么不抓住她?她可能偷了东西。」

看着那逐渐消失的身影,阿渚答非所问:「秋棠,放弃吧!」

「什么?」秋棠一时无法反应过来。

「我找到我要的人了。」那一瞬间,他的心为了她而跳动。

这句话宛如一道雷劈中她,「我不信!」尖叫,她无法接受。她苦苦追求了三年,到头来竟是这样结束,要她如何接受。「你们才刚见过一面,连她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可能……」

「这种事很难解释,但确实发生了。」如果不是他亲身体验,他也很难相信。

「我不信!我哪里比不上她!而且她长的如此丑陋!」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阿渚才回过头来,看着秋棠绝美的脸蛋,心依然平静无波。「妳知道,容貌一向不在我的考量当中,不然我何必躲着妳。」既然无意,就不要去招惹别人,秋棠是个好女孩,他不想误了她。

「我不信!妳骗我!」她拒绝相信,有点歇斯底里了。

「秋棠!妳引以为傲的冷静呢!」

这句话令秋棠一震,将她的理智给唤了回来。「是啊!我最有自信的冷静呢?愤怒怨恨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冷静,我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暗自想着,深吸了口气,将情绪缓和下来,开头便是:「我不会放弃的!你们才刚见过而已,一定还有我介入的空间,我不会轻易认输!」

「秋棠,妳是个好女孩,我欣赏妳,但无法对妳心动,妳努力了三年,我们依然是朋友,如今我遇到了她,妳又何必执着于我!」他早已跟秋棠说清楚自己对她并没有感觉,但秋棠仍不死心,她认为总有一天会打动自己。

「因为我知道你的好!」眼框不自觉含泪,秋棠仍语调平静:「我曾经因为自己的外貌智慧而目空一切,不顾他人感受,是你让我知道骄傲的丑恶,是你教我何谓人性,如果没有你,也许我早就不存在了!」

他试着去说服:「妳有没有想過妳对我只是一种崇拜的迷恋!」

「三年的时间够我去厘清对你的感觉,但答案依然没变!」她反问:「那你呢?你对她只不过是一种悸动的憧憬而已,什么也不是!」

「没错!但我会去找出她吸引我的地方。 」

「那你为什么不用同样的态度对我!」她指控!

「我试过!真的,我试过了,但我们还是没变,我们依然是很好朋友。」他对每一个认识的女性朋友都用同样态度,试着去找出吸引他的地方,但没有一个人能挑动他的心弦,只有她,明明只是初见面,就已经吸引着他的目光。

「朋友!哈哈哈!朋友?那不是我要的!」泪已滑下,秋棠神情坚定的说:「我不会放弃的!」她毅然的转身离开。

阿渚眉头深锁,看着秋棠背影,叹了一口气。



「嗨!妳终于回来啦!」曦晨有气无力的招手,「先来帮我清理我身上的蜘蛛网。」她作势在手臂上吹了一口气,像是要把灰尘吹走一样,对秋棠仍泛红的眼宛若未见。

轻笑一声,秋棠坐在她对面说:「怎么不先吃,张老师呢?」

「早过了午休时间,她只好去上课了。」曦晨打开早已冷掉的餐盒,「一个人吃饭很寂寞,我就等妳回来啰!」

「对不起!」

「妳是对不起我,害我饿肚子,如果想赔罪的话,就赶快吃吧!」即使冷掉,曦晨仍吃的津津有味,扬风在这方面一向不会亏待学生。

「嗯!」即使没胃口,秋棠仍逼着自己吃,不仅是为了等她许久的曦晨,还有她知道虐待自己并不能改变结果,饿了的人是没有力气做事的,先照顾好自己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对了!张老师说学生翘课会让她很没有面子,而且会带坏其他学生,所以她不希望一天中发生太多次。」眨眨眼,曦晨戏谑的说:「等等我们去哪里?」

「当然是去上课,我们是好学生嘛!然后……」秋棠大声的说:「再翘一次课!」一天两次刚刚好。

「喔!」曦晨也大声附和。

看网友对 钟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