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恐怖的三角关系

恐怖的三角关系

站在校门口,瞪着高挂着的「青梧高中」的牌子,小芸再次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她上辈子肯定造了什么孽,所以现在她才会这么惨,明明早已完成的学业,为何来到台湾还要再重读一次!

高中,她十岁时就已学完的课程,对当时的她而言属于基础课程范围,想到这,她根本就不想进去!

只是一想到心兰姊那哀求的眼神,她就无法拒绝。她知道心兰姊是想支开她,不想她的秘密被发现,当初心兰姊搬出来是为此,现在硬逼她来上学也是如此。不过她早就知道心兰姊的秘密了,妈妈也知道,所以最后才会答应让心兰姊搬出来,不说出来是希望心兰姊能主动说出来,不明白前因后果大家也不知道如何帮起,但承袭了古家那固执脾气的心兰姊硬是什么也不说,才会一直拖到现在,可以想见离坦白的日子还是遥遥无期。

「小妹妹,妳有什么事吗?」一股夹杂着恶心恶臭的气味随着一句问话扑鼻而来,中断小芸的自怜自艾。

抬起头,见是一位警卫伯伯满脸慈祥,却张着血盆大口,满口的烂牙清晰可见,加上那股腥臭的槟榔味,让小芸不得不掩鼻退避三舍,只敢远远的说:「我是今天来上学的学生。」

「哦!妳叫什么?」警卫伯伯逼进一步。

「殷如芸。」小芸跟着退一步。

「我看看。」掏出一本笔记本,警卫伯伯装模作样的翻找着,「殷茹芸,殷茹芸……啊!有了!是有一个迟来的转学生今天会来,原来就是妳。」他又向前一步。

「是……是。」赶紧再退后一步,「我可以进去了吗?」可以的话,她希望永远不要来。其实她大可以在外面晃一整天再回去,不用真的跑来上学,但是她实在是做不来无事翘课这种事,加上又没特别要做的事,便只好乖乖来上学了。至少在她找到真正想做的事前,她都会来学校吧!

「不行喔!我要先通知妳的老师来带妳进去才行,妳先进警卫室喝口茶休息好了!」语气是很亲切,但配上那满嘴的槟榔味,就令人不敢恭维了。

「谢谢!」她一溜烟的就跑进去了,但马上又捂着鼻子退出来了。「味道……好浓!」而且臭!她很有礼貌的没说出口。

「小妹妹,怎么了?」警卫伯伯又扬起关切的微笑,但看在小芸眼里,实在是非常的……欠揍!她敢保证她刚刚在警卫眼里看到一抹名为戏弄的眼光。

「我……」小芸实在很想揍人,但良好的家教让她止住了冲动,不过如果再这样下去,她也不敢保证自己忍的下去,而下手的目标绝对是眼前这位恶质的警卫伯伯。

「老王,你别欺负小女孩了!她快被你那口槟榔味薰死了!」一道女音远远传来,对小芸来说不啻是一种天赖,不但解救了她,还挽救了老王住医院的可能。

一名带着冰冷气息的美丽教师走来,娉婷的身影令小芸眉头一皱,但旋即恢复,并一副看到救命天使般往她跑过去,还深吸好几口气,清除刚刚吸入的浊气。

「周老师,妳怎么这么说!」老王搓着手说,却没再靠近。

「实话而已!」

「老师好!」缓过口气,小芸立刻甜甜的唤了一声,先博个好印象。

但这位古怪且冷冰冰的老师看着只到她胸口的小女孩,非旦没有任何表示,还倏地伸出两手,往小芸可爱的脸颊使力一拉── 

「痛痛痛痛痛!」脸一吃痛,小芸赶紧拨开施虐的魔手,躲到一旁去避难。「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欺负我!」

老王暗吞口口水,怕怕的说:「哇!周老师,妳下手真不留情耶!小女孩的脸都被妳捏肿了!」

「没你的事,站你的警卫!」冷冷的一睥,吓的老王赶紧躲到警卫室,她接着对小芸说:「走了!」

「喔!」抚着脸颊,小芸一脸受虐的跟着。她宁愿被捏脸颊也不要再呆在警卫室。

周老师忽然停下来,说:「老王,你最好不要再对小女孩露出那种猥亵的脸,我在监视萤幕前看到,还以为你想对小女孩下毒手,被外面的人看到,你铁定被会拖出去打。」

小芸赞同的猛点头。

「难怪我还没打电话妳就来了,还以为能多玩一会儿呢!」老王喃喃道,看两人已走远才无聊的打个哈欠,回到警卫室继续泡茶看电视。



跟着周老师来到教室,迎接她们的,是好几声惊呼传来。

「好可爱喔!」

「她就是晚到的学生啊!」

「好想捏她的脸,一定很软!」听到这句,小芸反射性的捂住脸颊,这动作又引来一声声的惊呼。

这时,周老师以女王之姿步上讲台,冷冷的说:「安静!」声音不大,只有前排的人听到,但是其他人只要看到讲台上的老师,一个个都赶紧闭上嘴,霎时原本还吵闹不休的班级瞬间安静下来。

小芸几乎是赞叹的望着女王模样的老师,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在底下的臣民们。「妳,先坐到后面去!」她指着正对讲台的女学生说。

女学生以高速的效率来代替答覆,完全没有任何的迟疑。

作老师作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一绝了!小芸心想。

「那是妳的座位。」完全是权威性的宣布。

「我能不能换个座位?」小芸不抱希望的说,而她的话也引来全班一致的抽气声。

周老师眉都没挑一下,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小芸臣服了。「等妳长高到这里我们再来讨论。」她比了比下巴。

一句话击中了小芸的致命伤,提著书包,垂头丧气的走向座位,认命的拿出高中数学课本来上课。

看着课本上的试题,小芸越看越想哭……… 



一下课,小芸立刻被人群包围,问着她各种问题。她也早已有准备答案,而且专门回答那种无关痛养的问题,比如她刚从国外回来不久,还曾到美国学习过,很顺利的造成班上同学都认为她是从美国回来的留学生。

「你们好像很『敬爱』周老师?」小芸问出最想知道的事。

此话一出,全班顿时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有什么问题吗?」她踩中地雷了吗?

「没…没有!」一名男同学说。

「其实老师人很好,从来不打学生,也没看过她骂人。」班长刘毓琪仔细一想才惊觉,他们干麻怕周老师?

「对啊!而且老师长的也很漂亮,虽然人有点冷冰冰的。」女同学附和说:「很多别班的学生都会特地绕到我们班,就是为了看老师一眼。」

「可是……那天过后,我就有点怕周老师了!」矮小的男同学有点颤抖的说。

「那天?」有眉目了!

「恩,开学没几天,就有一群人冲进我们学校,手上都拿着棍棒,当时我刚好在校门口,都快吓死了!」班长起先说着。

「我听说是有人去惹到别校的流氓学生,结果人家一大早就跑来算帐了!」另一名学生接着说。

「我也是这么听说,好像是高年级的学长抛弃人家的妹妹!」某人爆出惊人内幕。

「真的啊!我都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

忽然听到这种内幕,全班都开始八卦起来。

听了半天听不到一句重点,小芸不轻不慢的说了一句话:「那你们干麻怕周老师?」

众人只觉得好像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声音不大,但已足够提醒他们自己离题了。「也没什么,就是那天,那些外校生在门口叫嚣,要学校交…呃…交人出来,名字我没听清楚,因为我已经闪的远远的了。」身为目击证人,班长自然有优先发言权。

「我觉得这招蛮绝的,他们存心让那个学长没脸再待在这,所以特地将这件事闹大的。」一人插嘴道。

「我也这么觉得!」

正当众人又争相发表意见时,小芸又说:「然后呢?」

班长赶紧将话题拉回来,「那时全校的男老师都出来了,可是加起来顶多十五个,那些外校生起码有三十人,而且老师又大多是一些七老八十的,怎么跟人家拼!」班长忽然笑出声,「我还看到陈导当时脚都在发抖耶!」

「谁叫他是最年轻的,而且平时最爱臭屁他是空手道黑带!遇到这种事,当然是他带头。」副班长林嘉庆不客气的说。

「他会怕也是当然的,难道你不怕?」一名女学生反驳,堵住副班长的嘴。

「唉呀!那时应该叫全校的人都出来,看他们还敢嚣张什么!」某个不知死活的人说。

「你白痴啊!我们是学生耶!怎么可以打架!这种事当然是交给学校跟警察!」另一人马上跳出来反驳。

「你才白痴!我又没说要跟他们打!我只是要我们全校学生都站在一起,光看那气势就可以把他们吓死了!」

「你当我们学校是什么!流氓学校吗?还气势哩!那时怎么不见你有气势的出来带头?」

「你……」

眼看有越演越烈的趋势,班长赶紧喝止。「好了!你们不要再插嘴了!」原本两人还想斗嘴,但在全班的瞪眼攻势下也只能不甘愿的闭上嘴。

班长继续说:「那时情势很紧张,不过我看的出来两方人都不想动手,老师们是想等警察来,那些外校生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猜他们应该也是不想真的闹出事,只是要逼那个学长没脸见人罢了!」

「嗯嗯!」小芸听的兴致勃勃。

「就在这个时候,周老师出现了!」班长很兴奋的说:「你们知道吗?那时两方人正在对峙,好像黑道在谈判一样,随时准备火拼,这时门口传来『怎么了?』 ,就这三个字,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过去!」

「妳不是闪到天边去了吗?怎么还听的到?」

处于兴奋状态的班长没听出话里的嘲笑,一劲的解释,「我最喜欢黑道片了!就情不自禁的越走越靠近,想看的更清楚。」全班正沉迷在当时的情景里,没发现现场多出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只有小芸发现,不过她却装做没发现,继续听故事。

「哎!不要再插嘴了!让我讲完!」班长很不耐烦话一直人打断。

「继续!」

班长很满意的恩了一声,接着满脸不屑的说:「那些老师平时都说有多喜欢周老师,说什么只要周老师只要有危险,他们一定会挺身而出,结果那时候看到周老师在校门外,却都只会在原地说危险危险,没一人敢冲出去保护老师,后来那些老师都不敢再跟周老师说爱慕的话。」

「我觉得他们是被吓到了!」某学生小声的说。

「我看应该是全校的人都吓到了!」班长说:「那些外校生看到周老师,眼睛看的都快凸出来了,有几个人还不知死活的上前搭讪,甚至还伸出手要摸周老师,结果啊──」忽然的停顿显示接下来的高潮,「周老师一拳打的一个人的鼻梁都歪了,鼻血流的满地都是,其他人立刻要报仇,没想到周老师一拳一个,专打鼻梁,还用鞋尖踢人,最后来个过肩摔,将几个人摔成一团,三十几人动不了老师一根寒毛,那时我看那些男老师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谁也不知道周老师那么会打架。」

「更酷的是,当警察赶来时,看到来闹事的外校生躺了一地,就周老师一个人完好无缺的站着,还以为周老师是来闹事的人,就上前质问,但周老师根本不理警察,只是用很慢的速度看了男老师们一眼──我也看到了,那绝对是警告的眼神,老师用着冷冷的语气说:『你们刚刚有看到我打架吗?』,我从来都不知到老师们的默契可以好到这种地步,不但同时摇头,而且还连退三步,我看到都快笑死了!」

「说完了吗?」

「还没还没!告诉你们,事后啊!周老师还当着所有警察跟老师的面,将她打架的那段监视录影给删掉,好酷啊!」班长几乎快尖叫了。

「妳怎么知道?」冷冷的一句让班长打了个冷颤。

「哦!是…黄老师告诉我…的……」班长终于发现现场的温度似乎太低了,尤其是背部,整个发凉起来。

「又是她!」那个广播电台。刻意提高的分贝终于让全班注意到班上多出了某个人。

全班很有默契的望向同个方向,并同时说:「老…老师好!」

「嗯!」冷眼扫过全班,周老师说:「听的很开心麻!」

「没…没有! 」

她看着全班脸上的畏缩,没再说什么,只淡淡的说:「上课了!」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

十秒,整整只花了十秒,班上便恢复到上课状态,每人都在座位上坐定,神情专注,桌上都摆好了课本,有的甚至已翻好了页数,效率之好令全班最闲的小芸叹为观止,拥有这样一个班级是任何一个老师的梦想啊!

不过不得不称赞周老师的的教法确实很好,条理分明,浅显易懂并容易吸收,这点也是令全班这么听话的原因之一吧!毕竟要遇到一个好的老师不容易,虽然班上难免会有几个顽劣份子,但在目睹过那场风波后,再怎么坐不住还是得坐啊!

但这一切对一个早就会的人丝毫没有意义,但为了老师的面子,小芸也只能装模作样的听课了!

正当小芸百般无聊的时候,一名有点年纪的女老师冲了进来,一把将周老师给拉出去,过了一会儿,周老师来到门口说了声「自修」后,便转身离开了。

压制的人不在,班上顿时闹了开来。

小芸心里疑问着,但不用她问,答案自动飘进她耳里。

「怎么了?」

「还用说,八成又是五班的陈导又在纠缠何导了!」

「对啊!仗着有几个臭钱,就一副天皇老子的模样!」

「可是他蛮帅的耶!又是空手道黑带。」

「陈导人不错,但就是太骄傲了!」

「他明明知道何导不喜欢他,还一直死缠着,何导好几次都被他弄哭了呢!」

听到这,小芸大致明白情况,一个毁誉参半的陈导,一个柔弱的何导跟一个保护者周老师,是复杂的三角关系还是单纯的单向道,她用一个哈欠来回答,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观众,而好戏还没开锣呢!

漫长的等待让期待后续发展的同学们渐渐失了兴头,一个个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要不就是跟着邻桌好友聊天,消磨时间。自修?对学生们而言,「自休」是更好的注解。

小芸转过头去跟坐在后座的同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顺便探问一下学校的情况,毕竟她是临时被踢出来的,没时间去查这所高中的情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就在即将下课时,周老师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位仍小声啜泣的女教师,显然在这么一大段的时间里,安慰那娇弱的女教师用掉了大部分。机警的男同学立刻送上早已准备好的卫生纸,熟捻的动作显示这不是第一次,至少班上同学都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这时一名男老师也冲进来,对着周老师就是一阵怒骂,不外乎就是要她不要再阻挡在他跟何老师之间等等。周老师冷冷的一句一句反驳,两人的话没有交集,一时争论不休。而当事人在一旁急的想要阻止两人吵嘴,但人小声微,起不到任何作用,顶多当个配乐发出几个语助词而已。

两人的争论周老师占了上风,一口咬住「何老师喜欢的不是你」这点,让陈导的话显的有些底气不足。

看的正精采,小芸还拿笔抄下两人对话中的经典字句,这时一个袋子往她怀里一塞,一看,原来是一包饼干,看向递给她饼干的人,正对着她眨眨眼,十足的看戏心态。小芸也不客气,拆开了就吃,同时伸来的三只手也一同分享着。

「你们看的很开心?」学生太嚣张的态度让周老师也看不过去,将苗头对准正吃的不亦乐乎的四人。「上课吃东西!胆子倒是挺大的!」

其他三人都畏缩了一下,唯独小芸不在意,指着墙上时钟说:「老师,早就下课了!」显然他们吵的太忘我而忽略了钟声。

「我没说下课!」

小芸眨着纯真的大眼,不怕死的又应了一句:「不是自修吗?」自修,代表着时间到便可以自行下课。

「………」无语的瞪着小芸半天,忽地魔爪快速伸来── 

「好痛好痛好痛!」小芸被掐的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妳、敢、顶、嘴!」一字一句的吐露显示被驳的无话可说的羞怒。

「呜─不敢了!」好痛啊!

「玉芬,快放手!」温柔的何老师见小女孩痛的快哭了,赶忙出来阻止好友的凌虐。

「哼!」愤愤然的放手是给好友面子,但对于敢挑战她权威的人……,三年的时间够她玩了!

获得喘息时间的陈导趁机冷静思考,想出一个法子。「周老师,我有个提议……」

「凭你的猪脑能想出什么好事!」毫不留情的讽刺显示余怒未消的迁怒。

「妳!」一咬牙,忍了!「不管如何,我们总要有个解决。」

「行!」周老师非常豪爽的答应,「柔道社还是跆拳道社,你选!」这时的她显然没那么冰冷了,大半原因要归功于何老师在场,再来便是饱受凌虐的小芸了。

一噎,陈导一时说不出话来。对于那场风波他可是记忆犹新,后怕啊!「我们是老师,不能打架!」

「谁跟你打架!」眼里透露着轻视,压根没把陈导看在眼里。真对上,战况只会一面倒,单方面的挨揍。

技不如人,认了!「我说的是学生,不是我们!」避其锋芒啊!这女人他招惹不起。「三月后的运动会,我们班赢了,妳不得再干涉我跟何老师之间的事。」陈导自信满满的说。

周老师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了。

在场的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连原本准备费一番唇舌说服的陈导也吃了一惊。唯一不知内情的小芸问了身旁同学,才知道陈导率领的五班有很多特殊才艺的人,短跑跳高能手样样不缺,相较之下,周老师的三班同学自然无法相比,胜负一目了然。

所以周老师答应的这么干脆,就有点耐人寻味了。难道她认为可以用三个月的时间就将三班训练的比五班厉害?这也太漫画了吧!

「老师!不行啦!我们怎么可能赢!」最先抗议的自然是三班同学。先不管现实与否,光是要把三班训练的跟五班一样,其过程的训练量光想像,便足以令全班头皮发麻。真要训练的话,三班开始换算三月后自己的存活率………,先想好遗书的内容吧!

「老师,妳的想法太阿Q了吧!」

「这种事只会在漫画里出现啦!」

反对声浪不断,但独裁的女王独排众议,不理底下百姓死活,一径专政的施行暴政。就连唯一说的上话的何老师也在女王的示意下暂时消声,三班的恐怖时代来临!

此后三月,各种无法想像的严酷训练接踵而来,身旁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倒下,曾经最要好的朋友如今也在刚刚倒在我脚边,但我已没有力气,连扶起他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茫然的接受永无止境的死亡特训。尽管众人多次反抗,但面对女王,一切都是枉然,只是加剧特训的难度。算算时间,明天就是决战的日子,为了这一天,我们付出多血汗,失去多少同伴,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女王的一句话……… 

啪!周老师一巴掌拍掉班长的自编自导自言自语。「有三个月的时间,担心什么!」

这句话没有任何安慰效果,反而更加重三班的恐惧。

「我……我要转班级!不对!要转学!只有转学才能逃离女王的魔掌!」

三班开始陷入了恐慌,而周老师却没打算解释,不管她在学生们心中的地位是否会一落千丈,只翻了个白眼便拉着何老师走人。

陈导暗自窃喜周老师没说清楚如果他输了的条件,并不是他没有信心,只是任何事都有意外,再加上周老师的能力,还真让人无法完全放心。

至于从头到尾最安静的小芸,已经开始期待后续发展了!

看网友对 恐怖的三角关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