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明天是晴天

明天是晴天

玉芬,妳怎麼可以答應那種不公平的比賽?」何老師一開口便是問比賽的合理性,而不是質問為何沒有先徵求她的意見,顯見兩人交情深厚,相信朋友不會害她。

這裡是保健室,原本的保健阿姨因為產期而休息,目前暫時無人看管,現在由何導保管鑰匙,只是後來變成兩人最常待的地方。

「我從不做沒把握的事。」一出手就要成功是她的原則,只是偶爾會陰溝裡翻船。

「妳真的要妳的學生去比賽?」她相信好友一定做得到,只是苦了那些孩子,而她也不忍拖累別人。「這是我的事……」

周老師打斷她的話,「靠他們?我直接去打斷五班所有學生的腿還比較快。」

「玉芬,不能這麼做!」她吃了一驚,真怕好友為了她去做傷天害理的事。

「我知道,我開玩笑的,所以目前只有一個辦法。」周老師深深的看著好友,直到她終於下定決心點下頭,才說:「妳必須在三個月內找到一個男朋友!」

「嗄!」怎麼想也想不到是這種辦法,何老師張大了嘴,一時說不出話來。

「琇雯,我並沒有要妳一定要在三個月內找到男朋友,只是要妳試著去尋找妳喜歡的人,如果到時還是沒有,那我會安排一個人在妳身邊,直到妳找到為止。」

好一招釜底抽薪,何琇雯不由得脫口說:「玉芬……妳好狡猾喔!」

伸來的玉手彈了她額頭一下,「妳用錯詞了!」

撫著額,何老師俏皮的吐著舌尖,說:「是,冰雪聰明的玉芬!」

輕輕哼的一聲,算是接受了這個讚美,「我先去上課了,妳先在這洗把臉,放鬆一下心情,我順便去找他們……」還未說完,門口便傳來爭吵聲──

「耶!我先到!」

「你偷跑,不算!」

「哪有!」

「就是有!」

「妳輸了不認帳!」

又是這種沒營養的幼稚對話。周老師搖搖頭,「說人人到,妳的守護天使來了!」特徵是愛鬥嘴。

「他們什麼都好,就是太吵。」

「別嫌了,很多老師可是很羨慕妳呢!學生主動保護老師,這年頭不多見了!」轉過頭,聲音一揚,「你們進來吧!」

「是!」門一開,一男一女兩學生走了進來,還互相別開臉,正在賭氣。男的略顯單薄,清秀的臉透著一股沉穩,只是這股沉穩對於身旁的人向來毫無作用。至於女的則有著一頭俏麗短髮,活潑亮麗的外表配上輕盈的腳步,更顯青春洋溢。

「明天是晴天,你們這堂課就在這陪何老師,我會跟劉導說一聲。」

「好!」兩人的臉上掩不住的興奮,因為能少上一堂課耶!

「我先去上課了!」

「老師再見!」笑盈盈的兩人見周老師離開後,便抓著何老師一左一右的聊起天來。

他們的本名是「陸天晴」跟「左明心」,兩人從小便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不管是幼稚園到現在的高中,兩人都是同一班級裡,堪稱是孽緣,而且兩人天生就不對盤,一點小事都可以吵翻天,算是一對歡喜冤家,再加上兩人經常形影不離,跟名字上巧合,便被人戲稱是「明天是晴天」。

兩人剛入學沒多久便遇到陳導在死纏何導,以為是流氓在調戲女老師,便奮不顧身的合力趕跑陳導,之後更立志要守護何導。而今天兩人在上其他老師的課時,陳導便趁機糾纏何導,才有現在這樣子的情形。



青梧高中裡有一間學生餐廳,是由原本的福利社改建的,由某個股東捐錢,後來成為全校師生最喜歡駐留的地方。造成餐廳人滿為患的最大原因,便是中午時都會看到青梧兩大美女教師在這用餐,「不能碰,看看也好」,秉持著這種想法的人不在少數,所以中午時簡直是一座難求,但有一個桌子絕對不會有人嘗試去坐,那就是周何兩位教師的專用席。

小芸一群人算是來早了,但餐廳仍坐滿了八成,幸好還有幾桌空桌,幾人匆匆點好餐後先趕去佔位。為了等待兩位美麗的教師,有些人是早已用餐完畢還死賴著不走的,還有些人是在鑽研「細嚼慢嚥」的最終奧義,吃一口咬三分鐘。

小芸看了看,最後叫了排骨飯,特大號的那種,旁邊的同學們同時都用驚疑的眼光看著她的肚子,眼中透著相同的訊息:「裝的下嗎?」

今天兩位美麗的教師來的有點晚,後面還跟著兩個小跟班,一行四人還特地繞到小芸那一桌,冷艷的周老師手上已多了一個人型物體。

「嗚─我的飯……」小芸身不由己的被拖著走,可憐兮兮的呼喚著。隔壁的同學趕緊將她的午餐送過去。

周何二人慢條斯理的吃著,不時輕聲聊幾句,陸天晴身為此桌唯一男性,很自覺的跟左明心坐同一邊,而小芸正跟一塊和她臉一樣大的排骨拼命,吃的滿嘴油膩。

「妳有人選嗎?」周老師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話,小芸三人頓了一下,拉長耳朵想聽老師在說什麼。

何老師僵住了一陣子後才說:「有。」

雖然奇怪好友的反應有點大,但她也沒多想,只說:「那好,妳自己決定,真的不行的話再說。」

「恩。」

這幾句話徹底撩起了陸天晴跟左明心的好奇心,暗暗決定要找個機會套何老師的話。

這時鄰桌的談話傳來,引起他們的注意。

「唉!我們班最近來了一個轉學生,才沒幾天就搞的我們人央馬翻。」一名高大的男學生說。

「怎麼?你還怕他嗎?」

「不是這個問題,而是我們惹不起,我們老師還特地警告我們不要去招惹他,像今天他當眾翹課,老師也不敢說什麼。」

「真的假的?他是誰啊?」

「聽我們老師說,他的父親是某個黑道大哥,在道上很有影響力。」

「哇勒!他叫什麼名字?我看到他一定先閃!」

「蔡卓斌!」

聽到這,小芸等人心中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麻煩來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小芸迫不及待的衝出校園,她現在並不想回公寓,悶了一整天,她需要的不是休息,而是發洩。

今天她幾乎將所有的時間都用在思考上,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想要如何讓心蘭姊坦白,如何脫離這令她沉悶的日子,也讓她想起她翹家的最主要目的─將她那仍在外面胡混,死賴著不回家的哥哥給打個半死,再把他打包寄回家去。

這也是她討厭別人對她自稱哥哥的原因,那會讓她想起她那哥哥的惡行惡狀,然後那個自稱是哥哥的人就會倒楣。

她隨手招了一輛計程車,開往天揚保全。

「阿拓哥!」一下車,便看到她要找的人滿身髒亂,而且看樣子正在等人。

「小芸?」阿拓被突然出現的小女孩嚇了一跳,「妳什麼時候來的?」

「幾天前而已。」小芸滿臉不可思議的繞著阿拓轉一圈,「很少看你那麼狼狽耶!遇到麻煩啦!」

「算是吧!」不過他甘願。

「那加油吧!」她相信阿拓絕對有辦法解決,不需要她插手。「你知道我哥在哪嗎?」

語氣中的不善讓阿拓思考如何幫好友一把。「妳哥……」

明顯的遲疑讓小芸更不爽。「不然你也可以,地點就是你公司的道場。」很近的,就地下二樓而已。

「咳!很不巧,道場正在重建。」剛被破壞。

「重建?沒關係,我不在意地點,這裡也可以。」對於一向跟她老哥狼狽為奸的阿拓,她下手絕對不會手軟。誰教他們是拜把兄弟,她一視同仁。

「不用了!」阿拓實在不想跟小芸動手,不是打不過,事實上他們根本沒有打過,阿拓只聽好友談過他的妹妹很厲害,至於厲害到什麼程度就真的不知道了。而不想動手的原因除了他在等曦晨外,他也不想在自家公司門口上演全武行,給人看戲,而更重要的是,他一個大男人跟個小女孩打,打贏了沒什麼好得意的,還會落個欺負小孩的罪名,而打輸的話就更丟臉了,他一世的英名就算毀了,

「那就供出我老哥的下落。」

「他目前在台灣,這是我能說的最大極限。」早知扯上他們兄妹都沒好事,不過朋友道義還是要顧。

「恩…好吧!只要他還在台灣我就有辦法找到他。」剛想離開,小芸又想到一件事,說:「你不能對我哥說我來了喔!」

「我不會跟他說的,我可不想淌入你們兄妹之間的事。」何況現在他也有妹妹要管,更沒那個閒功夫去管別人家的事。

「那謝了,掰掰!」她一溜煙就跑走了。

「終於走了!」阿拓不由得吐了口氣。

「誰啊?」曦晨從公司走出來,甩著背包,大有丟到垃圾桶回收的意思。

「沒事,沒再忘記什麼東西了嗎?」雖然他知道她是故意忘記的。

撇撇嘴,曦晨說:「沒有了。」她考慮下次放火燒掉。

輕笑一聲,阿拓牽著她的手一同走到附近的小吃店,絲毫不在意外人嫌惡的眼光。



小芸搖頭晃腦的走著,一邊看看是否有計程車經過,經過一個巷子時,聽到裡頭傳出打架聲,其中還有她頗為熟悉的人的聲音。探頭一看,見是陸天晴跟左明心正保護著何老師,與一群街頭混混混戰。

此時已快進入尾聲,十幾個混混現在只剩三個還站著,而陸天晴跟左明心身上有幾處掛彩,不過何老師倒是完好無恙,被保護的很好。

「他們的拳法有點眼熟,是哪一家的呢?」小芸兀自想著,順便揚腳踢起一顆石頭,打昏一個原本倒在地上,現在看準時機準備偷襲的人。這舉動也驚動了眾人,眾混混一哄而散,陸天晴跟左明心也沒放下警戒,看著她藏身的牆角。

小芸沒打算現身,轉身就走,還刻意讓他們聽到腳步聲。

兩人鬆了口氣,雖然身上都只是一些小傷,但體力可消耗的七七八八了,雖然那不知名的人幫了他們,但誰知安什麼心,所以他們並沒有放下戒心,而那人沒出現應該只是路見不平而已。

「你們有沒有怎樣?」何老師關心的問。

「沒事,老師妳常常遇到嗎?」陸天晴問。

「還好,之前都是玉芬在保護我的。」她心想:「玉芬去查那個有黑道背景的學生的事,再加上我的事,等於是蠟燭兩頭燒,遲早會累倒,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陸天晴跟左明心對看一眼,都露出興奮的表情。「老師,以後都讓我們保護妳好嗎?」有免費的練習對象耶!而且不用手下留情,可以用力摧殘,怎麼算都賺到。

「不用了,這事我會解決。」這時的何老師一反柔弱的形象,臉上是難得的堅毅神情,令兩人一時愣住。

「走吧!」




小芸坐在電腦前,側首挾著手機說話,雙手不停的敲敲打打,最後再按一下,一連串的資料便跑出來了。

「何琇雯,何氏企業總裁獨生女………」小芸看的眉頭猛皺,「家庭真複雜,她還能保持那種個性,不容易啊!」網頁再往下拉,「周玉芬,五年前出現在其友何琇雯身邊,習有空手道等武技,段數不明,估計有隱藏實力,真實身分不明,努力調查中……」

掛掉電話,小芸自語道:「還等你們查到啊!我看一眼就知道了,如果能動用家裡的資源就好了,可是如果動用家裡的,媽咪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打電話來嘲笑。」想到這,又不自覺的抱怨:「心蘭姐惹禍的本事也不小,這附近就有三間高中高職,她偏挑中最麻煩的一間,真不知是她運氣好還是我倒楣?」

看一下時間,「已經快八點了,心蘭姐還沒回來,應該還待在咖啡店裡,聽媽咪說,心蘭姊是在等男人,可是……像嗎?」想了一會,發現這還不是她能理解的問題,乾脆不想了,繼續下一個問題。「今天看到路天晴跟左明心他們使的拳法,是術宗一脈的八卦拳沒錯,而且看那拳路相當基礎,他們應該是最基層的份子,說不定連術宗的人都算不上。」

術宗並不是一個組織的名稱,而是由數個與術有關的組織聯合在一起,由三個最主要的組織為首,負責管理底下的派門,由於門派過於繁多複雜,經常產生衝突,就被有計畫化的鯨吞蠶食,最終形成三大派系,彼此牽制互通。跟淵源千年的龍城不同,術宗是近百年發起的,或許有的組織存在比龍城久,但其勢力卻大大比之不足,最後也只能加入術宗,而且也不像龍城核心人物必定是中國人那樣嚴謹,術宗的領導階層也有可能是由外國人來擔任,這也加深了矛盾與衝突,但吸收了外來文化,也使之更加精萃。

「再加上那個蔡卓斌─黑幫太子,這下可熱鬧了!」關上電腦,小芸開始考慮明天要不要翹課。



這是一個女孩的房間。鵝黃色的牆壁下擺滿絨毛娃娃,三個大書櫃佔據整面牆,琳瑯滿目的各式書籍早已放滿,其餘的任其散落一地,床正對的一面牆完全沒擺放任何東西,而房間的主人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床前橫亙著一塊木板充當桌面,一台筆記型電腦陳列其上,小女孩的精神雖然有點不濟,但熠熠發亮的眼緊盯著螢幕,小手快速的敲打鍵盤,顯示正處於非常專注的狀態。

「琪琪!琪琪!」左明心冒冒失失的闖進來,一路上大呼小叫,小孩心性正重。「琪琪!我告訴妳喔!今天我們學校來了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喔!」

「是嗎?」仍然將全副精神放在電腦上,小女孩頭沒抬一下。

「還有喔!今天有壞人想要綁架何老師,妳查查看是誰……」終於發現應該聽的人沒在聽,左明心不滿的說:「琪琪,妳到底有沒有在聽人家說話啦!」那她剛剛是在對空氣說話啊!

「等等!」十指如飛的在鍵盤上再敲打一會兒,小女孩總算肯分出一點注意力在左明心身上,不過卻是問另一人的行蹤:「晴天呢?」一向形影不離的兩人很難得會分開行動啊!

明心嘟著嘴說:「他晚一點就過來了!哀呀!先不要管他啦!妳剛剛在幹麻?」

「有人來詢問妳學校那兩位老師的身分,我正極力反追蹤,但被對方先一步截斷了!」

「又有人來問啊!」這情形不是第一次了,很多人都想更了解美女教師的事,便紛紛透過各種管道,而大部分的人都是請徵信社的人調查的。「我們的『信風偵探社』又有收入啦!去慶祝一下吧!」這是他們秘密組建的一個小小偵探社,成員目前只有三個,但靠著鄭安琪高強的駭客功力,再加上兩人的拳腳功夫,倒也創建了不錯的績效。

「妳就只想著吃!」安琪好笑的說:「不怕胖啊!」

「不會,多打幾次拳就好了!」練功兼減肥,一舉兩得。「對了,妳有比較好了嗎?」朋友的病一直是她最擔心的事。

「有,我想再過一段時間就能下床了!」微垂下盼,不讓那一抹的失落被朋友瞧見,故做歡笑的說:「最近我感覺精神好多了!」

「真的?」

「嗯!」重重的點一下頭,加強其真實性,「我們說好要一起玩遍天下的!」

「一定可以的!」

看网友对 明天是晴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