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初恋男孩 > (十)花心萝卜

(十)花心萝卜

翌日,一样不平静。这个高中时代对于我们来说是多事之秋。
又见一个似乎是学长的陌生男孩突然从教室后门跨步进来,他大声询问道: 
「跟你们打听个女生,叫郑序仙,郑.序.仙,她的个性怎样?」
...是我的名字!他念的是我的名字耶!一个陌生男孩一早跑来我们班上这次竟然是要调查我!
我紧张地往后瞥了一眼,看到有人摇摇头。
「不知道。」有人说。
为什么要这样?我转回前面,脑中一片空白,觉得很难堪,就好像要面对他们对我大肆批评一样。
我完全没有心里准备。
「你们有谁知道她的?郑序仙,没人认识她吗?」那人继续问。
还好,没人给出一句评语。现在坐在座位上的不到十个同学,我还不认识他们,他们当然也不认识我。
过了一分钟,然后我不假思索地站起转过身去,不畏惧地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 
「你要找她?她已经死了。」语调冰冷。
他惊讶地看着我。「死了?」
「对,死了。」我微扬起下巴。
说完,我立刻坐回椅子上,面向前,挺直了身体。很快就听到那人的脚步声从教室后门离去。
噢!我刚没有吓到他们吧?我平常不是这么冷酷的,怎会说出那种话来?气质哪去了?有点懊恼... 
不过话说回来,若不是他们问什么问,也不会把我们班搞得乌烟瘴气,害玲玲这么难过,且让我感到害怕。
我没有对任何人说出这件事,也许我认为不值得说,也许我想彻底地忘记。
今天玲玲到校比平常都来得晚,没打招呼,双眼微微浮肿,无精打采地。
「玲玲,借妳的数学作业看一下。」有时候我会这样,借以检查自己的有没错误比较安心。
她的反应有点慢,过了两秒才看着我。
「数学作业,借我一下。」我重复。
「唔,好。」
在第一节下课钟打响时,玲玲说:
「陪我去福利社买面包,我还没吃早餐,昨晚太晚睡,早上差点就迟到了。」
「嗯嗯,走吧。」我微笑说。
「妳们要去福利社买面包?我这里有一条草莓面包要不要?」王强说,把那条捏得有些扁塌的面包从抽屉拿出来。「如果妳们不嫌它有点丑...」
她笑了,但笑容没平日开朗。「谢谢,你自己吃。」
当我和玲玲回到教室时,美珍马上凑近,小声说: 
「刚刚苏意娟和王玉霞打架了喔!」
打架!!为什么会打架?谁先动手的?我双眼惊讶得睁大,且充满了问号。
「是王玉霞先动手的,因为苏意娟又跑去质问她了。现在她们两个人都被叫到导师办公室,苏意娟还打电话找她爸爸来。」
「马的勒...,真是够了! 」玲玲沉着脸说。
昨天已经闹了那么久,今天还继续闹...,还真是得理不饶人,不轻易放过得罪她的人!
上课钟响了,我们透过门框望着走廊,同学们也都坐在位置上等着导师和她们两个出现。
过了几分钟,首先出现的是苏意娟,她走进教室时,脸上还留有泪痕。一个跟在她后面的瘦高斯文男人站在门框嘴巴动了动,她点了点头,而后他朝全班看了看,随即离去。
接着是王玉霞,然后是导师。
导师没有提及此事件。
看似风波平静下来,但却只是个开端。
第四节课变自修,全校老师要开会,因此社团课改在下午的最后一节。
我拿起书包和外套,轻轻挥手道别,准备到美术教室去。
「小丽,这苹果面包给妳拿回家吃。」玲玲把一袋小面包塞在我手里。
「这不是妳的早餐吗?妳怎都没吃掉?」
「嗯,就不想吃,帮我吃吧。」
这堂的美术社,社长按照年级将社员分成三组,每一组合作用教材黏贴完成一幅"交通安全"画。
我的面前摆放着一张桌子,一年级的社员都围在这张桌子上,剪纸,黏贴,最后由我完成交出。
制作过程顺利平和,苏意娟一直都头低低地做事,只是,没事了,我发现她一个人似在发楞。
其他人都散了,她还杵在这里做什么?

我开口了,试图用开玩笑的方式说: 
「妳要不要在她回家的路上堵她呀?」这是我唯一想到的话。
她身体猛地一震,神情僵硬,然后缓缓地移动身体离开我的视线。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说,当下被她的反应吃了一惊而感到有些后悔。
放学时,我和晓慧两人在椰子树道上朝向校门口走着。
不知何故,突然一阵莫名不安涌上我心头。
我想起了,停下脚步。「啊!我的外套忘在美术教室了!」
晓慧说:「要我陪妳去拿吗?」
我犹豫了一下,「算了,放在那里应该不会掉不见。」
说完,我迈步往前走了几步。
然而,这股不安愈来愈强烈... 
我又想到另一件事,再度停下脚步。「啊!苹果面包...」
「怎么了?什么面包?」
「玲玲给我的苹果面包,和外套一起挂在椅子上,如果不去拿,怕放到明天会坏掉,玲玲知道会生气的,我看我还是回美术教室拿吧。」
于是,我决定折返。
「我一起?...」
「我自己去就好,妳先慢慢走。」我边说边开始朝B栋建筑小跑步。
嘴里嘟嘟哝哝地怪自己没记性,三步并作两步有些小喘的跑上了B栋二楼,快步走在走廊上,希望教室门还没上锁。
门没关...,表示有人还在。
踏进美术教室映入我眼帘的是──苏意娟靠在齐南的胸前嘤嘤哭泣... 
她正在扮委屈扮可怜!
震惊的当下我恍神了,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我蓦然之间红了眼眶,匆匆抓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就闪人了,忘了苹果面包。在走下阶梯时,失神间一个踉跄差点就摔下楼去,在行进的路上,刻意绕过几个陌生的学长和一个认识的老师。
已经走到火车站,悄悄地来到晓慧的身边。
她关心地问:「怎么了?有发生什么事吗?」
我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很快摇摇头,努力忍着泪水。
这一路上我和她两个人都默默无语。
下了电车,走没两步路,我突然感到举步维艰。
我垂下头,低声说:「晓慧,妳先回去,我等下再回家,...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坐一下。」
「小丽...」
我轻轻摇摇头,催促她:「我没事,妳快回去,拜托。」
不一会,她便在我眼前消失了。
我在候车区里不显眼角落边的椅子上坐下,泪水才终于滑下脸颊。那教人心碎的画面开始在脑中不断闪现,心中充满难以忍受的失望。
昨天玲玲哭了,今天换我哭。
苏意娟,本来不想讨厌她,可是,现在我好讨厌她!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又靠这么近,我能怎么想?
果然,会撒娇的女孩比较吃香。
忍不住在脑中想像他们两人会靠得多贴近,可能会有哪些的后续发展。
试问世上有几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之前跟她亲昵聊天,现在又搂抱依偎...。亲昵聊天?搂抱依偎?我认为很接近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这么说。
齐南,他是个花心大萝卜!大色狼!
泪眼迷蒙地望着天空,一边是多层次的蓝衬着乡间屋瓦,一边是五彩缤纷的霞光映照着一片稻田。。
听见脚踏车「叽」的一声煞车声,我注意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我走过来。
陈启明!他来干什么?这种时候我谁都不想见到。
不想哭脸被看到,我把脸偏到一边。
「我什么都不问,妳就让我待着吧。」他轻声说。


看网友对 (十)花心萝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