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初恋男孩 > (十二)顿悟

(十二)顿悟

我们转身并同时站了起来,站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高个略胖的学长,他跟我们对看。
陈启明对着那人咧嘴而笑:「你干什么?我不能跟女生说话吗?敢丢我,你混得很凶是不是?」
「说话就说话,有需要靠那么近?」口吻像在质问。
仅瞥了一眼后就不经意对上齐南的眼神,我愣了两秒才别开脸。
晓慧对我露出温暖的笑容,而美珍只是盯着我看。
「你混得很凶是不是?丢啥丢?」陈启明的话还没说完又被一颗丢中脸颊。
「丢你就丢你怎样?不知道看的人的心情?」
餐厅里很多人哈哈笑,充斥着说话声和嬉闹声。
「心情怎样?不爽?还丢?我也要丢!」他从王强手中拿取后立即丢出。
「来呀!怕你?我心情就是不爽。」双方你一言我一语,两个人丢来丢去。玲玲旁观,王强则忙着帮他捡拾果子。
男生很幼稚耶!我试着阻止:「不要乱丢啦,等一下阿姨出来骂人了。」
「妳也看到了,是他先丢我的。」他说完,循着我的目光望向厨房那边,果然阿姨正朝我们方向插腰看着,他朝她歉意地微微鞠躬哈腰,然后示意王强:「去拿扫把来。」
王强乖乖地低头大步走向厨房内接过阿姨递来的扫除工具。
我觉得待在这里很丢脸,遂匆匆离去。
午休后,我送完作业簿回程路经篮球场,看到身穿运动服的陈启明,他高个身材有着健康的淡古铜肤色,手握篮球,直直看着我似乎在等我走过去。
男孩对我绽放阳光般笑容,「虽然我知道妳一向很酷...」他边说边笑,整齐白牙在艳日下闪闪发亮。「但我还是挺惊讶妳竟然会那么说...」显然已经知道餐厅里说的那个女的就是我。
我哪有一向很酷?我走气质路线的好吗?我闷着怒气掉头就走。
「小丽,别走!我不笑妳了。」他有点着急,「妳们体育课不是要考投篮吗?趁现在教妳,快过来!」
对,要练的。我点点头,走了回来。
「球要拿这样,五指分开,膝盖要弯曲...。」他边说边示范正确姿势。
结果我伸手一投,球擦板后弹飞了。他跑着接球,我有些挫败地想落跑。
已经有几个学长来到篮球场上观看,他们身穿运动服。
「回来!不是妳的问题,这个篮球架高度对女生来说太高了,再来再来!」
于是,我又站定位置继续练。
「投出球后右手手臂要伸直,尽量球投高点。」
篮球场上聚集了越来越多人,他们都穿着运动服。
我投出后,看到球触篮框后又弹回来,「啊!」我尖叫一声,两手护着头。
陈启明迅速靠过来,一手接球,一手护我的头。
「是这个篮球框太小了,绝对不是妳的问题,...」他笑着说。
他们哈哈笑,有几个笑弯了腰。
「淦!我今天算真正认识你了,...你干脆去拿国小用的给她投好了!」又见那低沉嗓音的高胖子。"淦"字刺我耳。
「我怎样啦?你又有意见了?」
觉得很丢脸,我赶紧转身从他身边跑开,此时上课钟声响起。

社长在黑板前正式宣布美术竞赛的名单。最后他微笑说:「没被选中的同学还是有机会的,请继续加油。」
名单中只有我一个是一年级生。身后有人小声地抱怨,我当作没听见。
「实力跟年级无关,名单关系着团体组的荣誉,请尊重我们的选择。」副社长扫视着他们说。
我低头垂眸嘴角微扬,有点感激他。
竞赛团体组被安排在靠窗的位置,有两张并排的桌子。所以我移动到新位置。
齐南走到我身边说:「这是竞赛规则和绘本范例。」
我低头审视着桌上的半成品,避开和他的眼神接触。「嗯,谢谢。」
「我必须跟妳叙述一遍,确定妳清楚了。」
我不肯抬头。「放着我可以自己看。」

他静默。此时,我眼角余光瞥见副社长走近,心喜抬头。
「副社长可以抽空教学吗?」
副社长咧出笑容扭头看齐南一眼再转向我表情有些喜不自胜。「当然好,我很乐意。」
我对他嫣然一笑。「谢谢副社长。」
「不过我得先去把竞赛名单贴在公布栏上,等等来。妳可以先请教齐学长一下。」他说,然后就离开了教室。
我当然没有听从建议。
「小丽,妳在跟我闹别扭吗?」齐南说,语调平静。
我愣了一下,「哪有?我干嘛跟你闹别扭?」喃喃回应。真好笑!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猜错了?那就假装不是好了。」什么叫"假装不是"?我扭头怒目瞪他,他没看我,继续说:「我以为我做了什么事情惹妳不高兴...」
齐南,小时候帅气可爱,现在英俊优雅,他迷人的轮廓线条,俊眸挺鼻──我曾经喜欢的男孩... 
勉强把目光转回我的画上,我不能对他着迷。
他像在等候我的回应地看向我,我忽视他。
「妳的画?画得不错,笔触色调都拿捏很好。」副社长看着我的画说。
心情飞扬起来,我略害羞地轻轻点头说谢谢,更增加了自信心。
「妳没变,还是跟以前一样的问题,着色还是局限在框框里面,...画这类的不能太规矩,会显得不够生动。」齐南突然抛了话来。
心情才好点马上就被泼冷水,就算他说得对,我就是不服气。
我冷脸脱口反击:「你也是没变,还是一样爱现,以前我和你妹妹一起画得好好的,你每次出现就来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发觉说得过分了,我别开脸,双颊微红。
他以前从没说过任何一句令我不开心的话...。果然人会变。
我话一说完,室内瞬间鸦雀无声,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阿南和序仙学妹以前就认识了?怎么都没听你们说?」社长有些惊讶。
「哦~~刻意隐满,别有居心!」有人说。
「刻意隐瞒可见事情不单纯喔~赶快从实招来!」苏意娟尖锐的嗲声相当刺耳。
「请诚实面对。」另一个说。
「对呀,快说吧,有什么惊人内幕。」她又接腔。
有那么一会儿,想转头对她大声怒吼:关妳屁事?给我闭嘴!
起哄的声音此起彼落。
他淡然地说:「没什么,只是小时候的邻居。」
一阵心寒,只是小时候的邻居?原来这就是我在他心中的定位。
为了维护自尊,不让自己当笑话。假装不在乎。我僵硬的嘴里吐出:「本来就是。」
此时顿悟了──回到那时候的快乐,原来只是我的痴心妄想,逝去的是回不来了。
「原来只是小时候的邻居呀,我还以为有什么勒。」她呵呵笑了。我感觉到她好像松了口气。
社长像是试探地看着我说:「邻居小孩玩在一起,在相处的日子里渐渐发展出特别的感情。一种天真、纯洁的感情,想必你们拥有一段愉快、珍贵的童年回忆吧。」
「社长说的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欸,你们是吗?」她的声音像针刺着我的耳膜。
我挤出浅浅的微笑,装出平淡的口吻。「只是小孩子打发时间玩的游戏,哪有什么特别的感情,想太多。」
时间也差不多,我说完没一会儿就落荒而逃。
步出教室,在无人的走廊上,卸下坚强的面具,在下阶梯时,...我偷偷拭泪。


看网友对 (十二)顿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