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 我曾吻过这世界 > (十三)友情

(十三)友情

不论心情好坏都得吃饭,我尽量不去想在美术社发生的事,尽管心情低落,也装作若无其事。
当我端着托盘走向我的位子时,发现玲玲不在她的位子上。把托盘放在桌上,我询问的目光扫向他们。
他们一脸问号,接着王强伸手指着我身后,然后我们看到玲玲坐在后面,隔了一张桌子,正在和班上两个女同学一起吃饭。怎没跟我们打声招呼就一声不响地换位子了?谁惹她不高兴了?
「怎么了吗?妳们吵架了?」陈启明问道。
我摇头,「没有,我们没吵架。」慢慢坐了下来,感到纳闷。
王强突然快速起身,跑到我身后,我半转过身去看,他跑到玲玲身旁似乎在问她为什么不坐原位?
「我只是今天想坐这里吃饭,别管我,快去吃饭,...我没怎样呀。」她用平淡的语气说。
我转回来继续吃饭。此时想起了一个颇不愉快的回忆... 
那是在开学的前几天,我和一个月不见的玲玲以及另一女同学相约吃饭逛街。
国中时期,我们三个人很要好,玲玲表现都很正常,有说有笑没闹脾气。
电话约好在玲玲家碰面。我先到,她父母用亲切的笑容对我说:「她在房间,妳上楼去找她。」
我上了二楼,才一踏进她的房门就听到她说: 
「哇!妳现在变这么漂亮,我才不要跟妳走在一起。」
她话一说完,就一把推开我走向房门,当下我感到很错愕。
「哪有?」
「妳自己照照镜子。」
被她推到化妆镜前的我盯着镜里的自己仔细瞧了两秒后转头,她不在房内。
她现在是怎样?莫名其妙,我有点生气。
我走出房门就近距离看到她面无表情的脸,她看到我一语不发地立即旋身走下楼,于是我闷闷地跟在后面。
到了客厅,在她跟父母说话时,我们的同学就到了。
明亮的艳阳照耀,清凉的微风吹拂,我们三个人站在公车站牌旁等候。
「谁快来追我吧,只要是长得顺眼的男生,我来着不拒。」玲玲咧嘴笑着说,露出一排整齐牙齿,一手撩着她及肩的直发,说完就呵呵开心地笑。
我被她逗笑了,也就忘了稍早不愉快的事。
很快的,我们搭上了往市区的公车,没有座位坐。
「啊啊──」每次司机大力踩煞车时,那个女同学就会小声尖叫。
「发生命案了。」玲玲露着无奈的笑容说。「又发生命案了。」
我常想起国中时期的点滴,虽然那个女同学因故无法跟我们念同一间高中,但我一直很珍惜这段友情。
晓慧和美珍绽着笑容,说了些话,拉了拉玲玲的手,玲玲看起来有点闷闷不乐,倒也顺从地跟着她们一起走,我走在最后。
玲玲从厕所出来。「她们呢?」
「她们先走了,我在等妳。」
她默然不语地走到洗手台扭开水龙头,洗手洗嘴巴,还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陈启明一直问妳怎么了?问我们是不是吵架了?」
「他担心的应该只有妳一个人吧。」
「妳在说什么呢?」
她轻笑一声,「连盲人都看得出来他喜欢妳,妳不要给我說妳不知道。」
我双手抱胸耐着性子说:「拜托,小姐,妳忘了我曾经说过什么了吗?暑假那时妳问我『我喜欢哪个?』我说没有喜欢谁,美珍和她哥哥很早就搬走了,而陈启明是我二伯公的孙子。我是亲戚又是小时候的玩伴,他对我好是理所当然的,他算是我堂哥耶。」
她转过来面对我。「那是远亲不是近亲,伯公的孙子也是可以谈恋爱,难道妳从来没有想过有这种可能性吗?」
老实说我从没那种念头,也许我压根就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
我有点烦躁地摇摇头,说:「没有,我从没想过,我们就像兄妹、朋友一样,真的,不要乱想好吗?他对其他女生也都挺好的,不是单单对我啦。」我不太喜欢谈论这话题。

「那是妳个人的想法,不代表他也这么想,况且任谁看到都会觉得你们是一对。」
我跟陈启明会像一对?她在开玩笑吗?我皱着眉。「怎么可能...。」
「如果妳真的没那种想法,就不该让别人误会,不是吗?虽然看起来妳是被动的,不过也让人觉得...妳其实是愿意接受的。」
她在说什么呀?总不能因为怕被误会就对有着多年朋友感情的堂哥不理不睬吧?我干嘛要在意别人怎么想。

翌日早上,在教室里,苏意娟她人突然莫名地就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我也看着她,试着挤出笑容说:「妳要不要在她回家的路上堵她...,妳...要不要...在她回家的路上...堵她. ..」舌头打转,重叠语句,有点紧张失措。我不知道我怎么了,脑中竟仅有这句话。
她看来有些瞠目结舌,然后很快转身走开。
这情况表示我们之间要重新建立友谊似乎是不可能,我已不知道该如何跟她相处了。

在美术教室里,坐在齐南的身旁,没有一丝喜悦,我觉得浑身不自在。
「范本有大致看了一下吗?」他翻著书页。
「嗯,有。」
感觉所有目光在他和我的身上游移,全都竖耳凝听我们的对话。
「在15页的草地篇,这里...和这里,依近和远的距离而有不同的彩绘表现,线条和颜色。」
「喔,嗯。」
「妳可以自己试试照着上面的示范画画看。」
「好。」我尽量简短回答。
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接近,就像阴魂不散般地出现。
「齐学长,我可以看你的画吗?」苏意娟说。
「看吧。」
「这是乡下农村?我阿公也住像这样的地方,有时候寒暑假我爸妈会带我去住几天,我满喜欢的,那里空气很好很清新。」
「嗯,我小时候住过,我也很喜欢。」
「我阿公家前面有田地,好像有种过地瓜还有花生,现在就不知道种什么了。有养几只鸡,有公鸡、母鸡和小鸡,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好可爱喔,有时候还会看到小狗追着小鸡跑,然后我阿公就追着小狗跑,呵呵好好笑。」
她离我太近,嗲声太刺耳,虽然小声但还是吵,惹得我浑身不舒服,好想走人。
美术课又不是聊天课,吵得我无法专注在画上,忍不住对那个花心萝卜投以一记不悦眼光。
「哪位好心可爱的学弟妹要帮我去一趟教材室?」
我毫不犹豫地举手:「社长,我。」
「谢谢序仙学妹,...帮我拿幅三号画,教材室在...妳往左边一直走到楼梯,然后下楼再左转就会看到,那里有个老师,」社长低头看着搁在桌上的一张长条纸,慢条斯理地说: 「哦,还有这个要拿...,不过这个很重,需要男生...」
「我去吧。」齐南出了声,接着走了过来。
「我也要去,社长,我也去帮忙。」苏意娟紧跟着说。
社长看着她微笑,「 ㄜ ...没很多东西,两个人就够了,下次吧,谢谢意娟学妹。」她脸上闪过失望的表情,他把长条纸交给齐南,然后对我们两个人说:「那就麻烦你们两个了。」
我点了头,迅速转身快步走出教室。
如果可以,我愿意给苏意娟机会,让她跟他一起去,但我不想表现出来,那会显得刻意又做作。
只当"我是小时候的邻居"的男孩,我是没什么兴趣的。


看网友对 (十三)友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