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初恋男孩 > (十四)友情X2

(十四)友情X2

我走得很快,有种急迫感,因为不希望那个花心仔误会以为我在等他。
经过的电脑教室门窗紧闭,顺利通过无人的走廊,接着从上层阶梯安全降到一楼地面,然后很快就看到目的地。
「报告,老师,我来拿美术教室用的...。」
教材室里有几张办公桌,只有一个男老师,正坐在电脑前讲手机。他看到我便站起身,对我说道: 
「妳打开门,先进去,我等等来。」他一手指向前方,我的右手边有一扇关上的门。
打开门,我走了进去,里面很黑,几乎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恐惧瞬间垄罩,仿佛黑暗中潜伏着妖魔鬼怪。我紧闭双眼,双手抱住自己,等待视觉适应。过了一会儿,稍稍睁开眼,还是很黑,没有勇气去摸索电灯开关,也不好意思跑出去,于是人卡在这儿进退不得。
老师怎么还不快来帮我开灯?谁快来呀... 
听见脚步声,愈来愈近,然后来到我身后,随同一道身影遮住外面透进来的光线。
是谁?是老师吗?我害怕的背脊僵直。
「不要动,小丽,小心会撞到东西,...等我开个灯。」齐南迷人的嗓音说道。
不知怎么的,顷刻间我的恐惧烟消云散。
他才说要开灯就朝我靠了过来,很靠近,近得彼此身上的布料在摩擦,我不敢动,内心一阵小鹿乱撞。
谁准许他靠我这么近?帅哥就可以这样放肆喔,...虽然我不讨厌。
电灯亮了,原来开关就在我右肩附近的墙壁上,我看到他伸长的手缩了回去。
现在可以看清楚了,我好奇的双眼整个扫视了一下,这隔间房约有7.8坪大,感觉有点老旧,一个厚布帘拉上的窗,遮住了外面的亮光,里面摆放了好多各式各样的教学器材,包括两个橱柜和一个大大圆圆的地球仪。
不过,没有时间去阅览,马上就被一只手拉到挂着一排画的前面,隔着长袖布料,感觉得到他手心的温暖。
谁说他可以拉我的手?我想把手抽回来,...但是舍不得。
「我们要的画都放在这边,每幅画都卷着的,上面有编号,按数字大小排列,从里边开始排,12345...,所以3号画就是第三幅。」他耐心地说,边用手指着上面的编号给我看。
「喔,嗯。」
他那俊秀的脸庞,看着我带点忧郁的黑眸,说着话优美曲线的唇瓣,完全吸引我的目光。
接着,他取下第三幅画交给我,我们互相凝视了几秒,然后他的目光落在我的嘴唇上。
「小丽,我...」
我等待着,此时此刻只属于我俩的世界...什么花心不花心,小时候邻居也好,都不重要了。
突然,一道中年男性嗓音传来:「找到你们要的东西了吗?」随即刚在讲手机的男老师出现门口,我们两个自动弹开了点距离,他对我们瞧了瞧。「帅哥常来,应该没问题吧?」
「嗯,没问题。」齐南回应。
「很好,那等一下你们其中一个来登记一下。」男老师说。
「好。」我们两个异口同声。
齐南移动身体去拿另一个东西。
男老师打量我们一下就转身消失了。
「那给你登记,我先拿这幅画回美术教室。」我说。
我看他慢慢点了头说「好。」就立即离去。
在我走出教材室,要转向阶梯时,有些迟疑地停下脚步,回头一望,...他那时候想跟我说什么?

每天早上我都会在爷奶房间对着横宽的大镜子梳头发,桌上有几支全黑发夹、和几支老旧古典样式的,可是我没一样喜欢,于是习惯性的将旁分的长浏海塞在耳后。
美珍的头发看起来蓬松有丰盈感,晓慧是柔细发质,感觉摸起来很舒服,玲玲则维持她一贯的齐眉浏海妹妹头,而我的发丝有微波浪的自然卷度,所以我常会用手指做卷头发的动作,觉得很好玩。
中午,在餐厅门外被一阵稍强的冷风吹乱了我的长浏海,便用五指顺顺发丝再撩向耳后。
吃饭时,坐在我对面的陈启明突然递给我一支素色但雅致的发夹。
「小丽,妳觉得这支发夹好看吗?」他问道。
「你买的?」我露出笑容,将发夹拿在手上欣赏,挺喜欢这颜色和样式,晓慧和美珍也凑过来看。「不错看,想不到你挑女生东西还满有眼光的,买给谁呀?晓慧?班上的女同学?」
「最好我哥会买给我。」晓慧笑着嘟哝。
他露齿笑着,倾身向前从我手里取走发夹,接着拨起了我的长浏海。
「怎么?做什么?」
「别动,我帮妳夹上去,老是看妳的头发快遮住眼睛了。」
「...真假?买给我的?怎会想到?」
我有点惊喜,但同时感到些许不安。陈启明喜欢我也许不是我以为的那么单纯...不会吧?
只想了一下就甩开思绪,觉得想那些根本是在浪费时间,因为送发夹这小东西真的不算什么,像我们亲戚间就会互送农作物,若收到礼盒也会分送,像我就会拿一半海苔给晓慧。

「昨天放学同学邀我去他家,他家是开饰品批发店的,我逛了一下,看到这支就觉得妳应该会喜欢。」
「嗯,喜欢,谢谢。」我轻声说,给他一个真诚温暖的笑容表示感谢。
他继续拿筷吃饭,脸上有着藏不住的喜悦。
「我们先过去吧,记得带课本。」
玲玲从我身边经过,好像没听到我说话,她绷着脸,一个人径自往教室门口走去,美珍和我互看了一眼。
这次又怎么了?我又哪里惹到她了?她在生什么气?
「她怎么了?」
我微摇头。「...不知道。」
在去电脑教室的路上,一度心想也许她突然回神,然后自己回头走过来,像上次那样,再自娱娱人的逗我笑。然而,她却是自顾自地与别的女同学说话,接下来的时间也一样,完全漠视我们两个的存在。,
不会这样对我吧?我咬牙忍住叫她名字的冲动。

翌日,在去餐厅的路上,我加快脚步,拦截了玲玲,我们在楼梯口停下脚步。
「等下在餐厅会跟我一起吃饭吧?」我问道,期待她点头。
「我有交其他朋友的权利,妳已经有很多朋友陪伴,又不缺我一个。」她回避我的目光,冷声说。
她无情的话让我温热的心仿佛被丢入冷水中。我做错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对我说这种话?对啦,我是个重感情、珍惜友情的人,所以势必就要受很多的伤害!
我看着她的冷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玲玲怎么了?妳们两个还没和好吗?」陈启明问道。
他们一脸的「妳们两个是怎么了?」
面对他们的关切,我有苦难言。
「她有交朋友的权利,想在哪儿吃饭就在哪儿吃饭,那是她的自由,所以别管她了,我们吃饭了好吗?」我说,压抑难过的情绪。
话最多的人不在座位上,自然大家的话也变少了,尤其今日气氛格外冷清。
心烦的时候最怕碰上超会烦你的人。放学时,美珍刚挥手道别。王强就过来缠着我,直问我跟玲玲怎么了? 
「这是女生的心事,不方便跟你说。」
「心事?什么心事?我想知道...」他说。
我摇头。「不行,我不能说。」
他继续问:「为什么不能说? 」我抿了嘴,他还要问:「为什么我不能知道?」我又摇头,他不死心:「女生是有什么心事? ...」我鼓起腮帮子。
「妳說出来,我一定可以帮上忙。」
「不用了,你帮不上的。」
「可以,可以,说啦,说啦,快...」
「你很烦呐,走开啦,讨厌,不要来烦我。」我发脾气了。
不顾他受挫的眼神,我抓起书包把他抛在脑后,快步走出教室。我知道他是好意...。
被那屁孩耽搁了,我等了一下,推断晓慧应该自行前往火车站了。
几个制服上绣着两条杠的学长斜挂著书包,从我面前慢步经过。
「可爱的学妹,妳叫什么名字?哪班的?」
「给个电话,做个朋友,好不好?不要害羞。」
我头低低,有点羞怯。
「欸欸,别乱亏,那是陈启明的马子,等等被揍喔。」
他们认识陈启明?什么马子? 
「篮球校队的陈启明?是喔..这七仔是他的?」
「陈启明是妳鸽豆喔?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说什么鬼东东?听得耳朵颇不舒服,觉得不受尊重,我皱起了眉,不发一语,赶紧逃离。


看网友对 (十四)友情X2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