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初恋男孩 > (十六)亲上加亲

(十六)亲上加亲

晚饭后我接了通电话,是我和玲玲国中要好的女同学打来的。
「有没有想我呀?妳和玲玲在学校过得怎样?开心吗?」熟悉的清丽嗓音。
心情是既喜亦忧,「玲玲她...,」我轻叹了口气。「她不理我,我们已经有四、五天没说话了...。」
「怎会这样?她是怎么了?我要跟她聊聊,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她。」她说,然后我们结束通话。
一颗心就此悬挂着,想着她打电话给玲玲,说了些什么,结果怎样?会再打来跟我说吗?
后来电话一直没响。
隔天上了一整天的课也没任何动静,我纳闷着,甚至难过的猜测结果是坏消息。
直到放学时候,我、玲玲和美珍三人默默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等待其他同学离开。
我静静听着玲玲慢慢说话,感觉时间流逝得比平常还慢。
她揉了揉含泪的眼睛,说道:「我只是觉得我快被闪瞎了,应该要跟你们保持点距离。」
我克制翻白眼,默然看着她。
她有些难为情的脸红,嘻笑地说:「好嘛是我不好,l am sorry这样可以了吗?」
美珍轻推我一下。「妳就别生气了。」
我摇头表示不生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大概是羡慕你们吧,看你们那么好。」
我沉默片刻才开口:「妳可以试着多找他说话,也可以找他打篮球或玩一些球类运动。」
「有妳在,他有可能会多看我一眼吗?」
我沉声说:「妳还要再说这种话吗?」
「没...,」接着她用力点头,用坚定的语气说:「好,不说了,不说了,我以后都不会再说了。」
她说完,我直视她两秒后才说:「嗯。」
美珍微笑宣告:「没事了。」
于是,我和玲玲又恢复以往的友情。
翌日下课的时候,我以悠闲的心情坐在位子上,手指漫不经心地缠绕及肩的发丝。
玲玲喊我,手指着前面,提醒我他的存在。
王强静静坐在他的位子上,自那次被我吼过,他变得安静,默不作声,太过安静,让我几乎要忘记他。
「妳不觉得这样对他很残忍吗?」
「那妳觉得我该怎么做勒?」我似笑非笑地回问。
她夸张地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反正妳就当他是小孩子哄哄呗。」
「我不会,给妳哄。」我淡淡地回道。

接近傍晚,天色清亮冷风徐徐,我提着两袋蕃茄来到马路对面的晓慧家,在屋前的一小块空地上看见她爷爷,一个七旬的老人,削瘦身材,满头白发和满脸皱纹,面容慈祥,眼神温和。
「伯公,阿公叫我拿这些蕃茄来,...我帮你拿进去。」我边说边往屋里走去。
二伯公笑着点头。「好好,妳大姊还没回来呀?」
「还没。」我回应。
看到他就想起小四时候,他们听说了我在学校跟男同学打架互扯头发。那是个卷发的小男孩,连着三天对我戏谑的说:「小丽,快点把我的拖鞋拿过来。」结果我失控了,当我回过神时发现已经和他缠在一块,后来还是老师把我们两个分开的。
「小丽,女孩子恰北北是会嫁不出去喔。」爷爷说道。
「烦恼啥?嫁给我们启明就好了,亲上加亲,这是最好的亲事了对吧?不管回哪个家过个马路就到了,多方便。」来我家泡茶的二伯公嘻笑着说。
爷爷和其他长辈都咧开嘴哈哈大笑起来,还频频点头认同。
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长辈话都随便说出口,也不管我听进耳里的感受,感觉像被套上无形枷锁般的不舒服。偏不,不喜欢他们任意摆布我的人生。
自那天之后,我就很少往晓慧家跑。
我推开纱门踏进客厅,映入眼帘的是一组实木沙发,上面铺着暗红色的四方软垫。从窗口透入的明亮光线洒落在木桌上,主灯没亮,侧灯亮着,电视开着,却没人。我绕过沙发往厨房走去,二伯公也走进来了: 
「启明刚刚还在看电视,不知道跑去哪了?」
「在这儿,我只是进房间一下。」陈启明微笑现身。
二伯公喃喃说了些话后就转身走出屋外。
我将两袋蕃茄往饭桌上搁。
清楚地听见热水器在隆隆作响和哗哗的水流声音。
「晓慧呢?」我问道。
「她在洗澡,等等她,过来这边坐。」他笑容满面说道。

他走向电视机前的沙发,坐下后拍拍身旁的位子。
本来想借口有事没时间留下来,但我突然想知道陈启明对玲玲的想法,也许,他欣赏那类型的,所以我顺从地过去坐。只是,探查别人隐私让我感到相当紧张和不自在,我试着神情自若。
「考试没问题吧?」
我很自信地点头。「当然,我从国中起成绩一直都维持在前十名内。」
「哇!这么厉害!」
「玲玲才厉害,今天的数测她一百分,全班只有她一个一百分。」
他咧嘴笑:「确实厉害,恭喜妳们两个和好了。」
「嗯,玲玲是个不错的朋友,她头脑聪明、个性率直,不扭捏不做作。」
他没说话,只是勾唇看着我。
「她活泼开朗,又聪明...」啊!我好像说过了,赶紧再补充:「又可爱,说话有趣,跟她相处会很开心。」
他笑出声。「妳一直夸她是要推荐给我当女朋友吗?」
一惊!我有这么容易被看穿?不由得愣住了。
他伸手轻拍我的头,笑呵呵:「傻瓜,我是开玩笑的。」
又被拍头,我是小孩子吗?忍不住皱起眉瞅他。
「可以呀,如果你欣赏她的话,她也许有可能会考虑答应,我猜。」我谨慎用字,害怕会不小心说溜嘴。
顿时他的笑容淡掉:「...我还没想要交女朋友,现在只想专心练篮球。」
我逐字思考他的话,这话意思是表示玲玲有希望吗?
他手覆上我的手,恢复笑容。「妳的手好小喔!」
我低头看到男孩的大手整个覆盖看不到我的手,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
「嘿!小丽妳来找我吗?」晓慧愉悦的语调。

晚饭后的水果是香甜可口的西瓜,切成一块块半月形状,我们都拿在手上吃着。
爷爷走进厨房,面带笑容:「他们又拿来了?这么冷还吃西瓜。」
奶奶叨念:「今年的夏天怎都不见拿西瓜来,现在都接近冬天了,却一直拿来给我们吃,感觉愈吃愈冷。」
大姊笑着说:「对呀,好冷,他们要我们边吃边抖。」边做出身体发抖,接着哈哈大笑。
我们都跟着笑了。
我喜欢看大姊笑,她笑的样子看起来很开心,感染在场的人,有大姊在的地方总是生气蓬勃,充满欢声笑语。

考完试的这天中午,本来该是整个人感觉轻松愉快,我却隐隐有股不安。
教室里的同学已作鸟兽散,只剩几只慵懒的猫,辛苦熬过三天的考试,有种厮杀过后的疲惫虚弱感。
玲玲用下巴示意。「妳看,他来找王强,他是王强的朋友?」她问道。
我这才注意到,有一个个子不高似乎有点面熟的男孩,正在跟王强交谈。
「嗯,我好像看过他。」我打量着对方。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那男孩突然转身走向我,站在我的面前。
他盯着我的双眼,义气十足,略带威胁的说: 「我的朋友喜欢妳,给我好好的对待他。」边用食指朝我的脸面指了指,然后以自认很帅气的姿态走人。
简直想尖叫!想翻桌踢椅砸鸡蛋!我为什么要被恐吓?
压抑怒气,我缓缓将仿佛带有雷电的目光转向王强,我怒视他。
玲玲大笑说:「王强,你找朋友恐吓小丽喔?你真的很强耶!」
王强结结巴巴的说:「我没...没有,是他...他自己要来的,真的。」声音很紧张。
我感觉自己正在蓄积怒气。他用委屈的眼神看了看我,接着一把抓起书包就往外冲。
「他逃跑了。」
我们看着他仓皇离去。
「很傻眼耶!竟然恐吓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很感动呀?臭男生,黑道电影看太多,真是莫名其妙!气死人了!」我气呼呼地嚷道。
真不懂男生到底在想什么?


看网友对 (十六)亲上加亲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