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初恋男孩 > (十七)午后的骚动

(十七)午后的骚动

平时和蔼可亲、笑脸迎人的班导,今日进教室难得的面色有些凝重,他站在讲台前对坐第一排的王强低声说话: 
「你都没有认真听老师上课吗?回家也都不读书?为什么会考试考成那样?」语带责备的。
王强迟疑地点了头,又含糊的回话,一副挨骂的可怜模样。
「你现在书包整理整理跟我到办公室。」老师说。
显然情况很不乐观,班上气氛有些凝重,我们面面相觑。不必询问也知道他读书成绩不好,只是没想到有这么糟。
王强很快整理好书包,然后他斜背起来低头跟着老师走出教室。
之后没多久就恢复上课,不见王强回来,老师都没提起他。
有些不舍,还是会想他。这个男生常常令人好笑又好气,不知道他是太单纯还是少一根筋,但又无法真的讨厌他,如果他不在班上,看不到了,我们肯定会怀念不已。
于是我们决定放学后去看他。
从晓慧家沿着马路往火车站的方向走,只消几分钟,便可看到几株攀援向上的牵牛花的斑驳红砖墙,墙内有一间红瓦的三合院建筑,那就是王强的家。
我们四人一踏进前院就跑出一条棕色的中型狗,汪汪汪地吠叫和不停地摇尾巴,猪舍气味隐约可闻。
有人探头,一个妇人亲切地说:「找强仔?他好像在吃饭,稍等下我叫他。」
一个中年男子走出来,他朝狗喊道:「安静,不要吵。」一手挥了挥,然后对我们露出笑容:「进来坐啦。」
我摇摇头,小声说:「我在这里等就好。」
陈启明瞥我一眼,就转向他说道:「谢谢王叔,我们只是想跟他说几句话,所以在这里等他就好。」
玲玲附和着:「嗯啊,我们在这里等他就好,谢谢。」
叫了两三声,便见到瘦小的王强走出来,狗儿转向他又叫又跳,尾巴摇个不停。
「吃饱了没?肚子我摸看看。」王爸说。
「我也要摸。」王妈说,伸出了双手。
王强伸手挡,转开身说:「不要,我同学在看。」
陈启明露齿无声地笑,而晓慧则捂着嘴笑。
我别开脸,无奈地笑了笑:「怪怪的父母。」
玲玲睁大双眼连眨了好几下,又张大嘴巴,嘴形看得出来想笑,接着歪头用手遮口小声说: 
「都那么大了还要摸肚子,当他是小baby吗?真的好奇怪哟!」
待王强走过来,汪汪叫的狗被赶了开,接着我们一起走到墙边,然后陈启明和玲玲开始轮流问他: 
「老师在教室里念你什么?为什么叫你背书包跟他去办公室?」
「你们去办公室后,老师跟你说了什么?要你回家不用读了吗?」
他回应有些迟疑,又说话时大、时小声,所以有时陈启明要把耳朵凑近才能听得清楚。
陈启明转述的意思是:王强的考试成绩科科满江红,有的还未满40分,学校给他一星期时间自修,然后补考,若仍然不及格,得重读。
分数最低是英文18分,其次是数学26!这分数真是令人沮丧,很无力感。有好几秒我们都无言地呆站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的要用功读点书,至少也得撑到高中毕业...。」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些话。
玲玲轻推了我的手臂一下,催促我也跟他说点鼓励的话。
我打起精神说道:「你这几天好好努力,不懂的就问我们,」停顿,此时同情心作祟起来。「...我也可以抽空教你一下。」说完我就后悔了,有种挖洞给自己跳的感觉。
他们几个一脸「妳要教他!真假?」有点惊讶的表情看我,都沉默了。
王强顿时面露喜色,点头说:「好。」
我很快补充:「我很忙的,没有很多时间教。最好是你自己认真读。」我开始感到头疼了,怀疑自己帮得了吗?
天空飘着银灰色云块,云朵间显现出暗橘光彩,在回程的路上,我们显得懒洋洋。陈启明步伐大走在最前面,快到家时加快速度,他在家门前的空地上轻松地用脚弹起篮球。
「那个女生..?妳看。」玲玲示意我。
我转头看,晓慧家门前有个女生绑着马尾坐在脚踏车上一脚着地,她身穿浅色长袖T恤、打扮休闲,脸上挂着笑容,整个人散发自信风采。她朝手握着篮球的陈启明喊道:

「陈学长,校际篮球比赛加油喔!还有...我喜欢你──。」
然后朝我们几个女生的方向看了一眼,便踩着脚踏车离去。
哇!这么直率的大胆作风,我办不到。那个女生突如其来的举动令在场的几个人都一时呆愣住了。
大胆流露自己的情感,那就像是要我穿着透明衣服大辣辣地晾在明亮的阳光底下,简直丢脸死了。
玲玲神情有些黯淡地说:「...我要回家了。」

考完试的周末,一个轻松也很无聊的午后,不知道怎么消磨时间,想着找谁来闲聊?跟我说话最多的是玲玲,其次是晓慧,然后是美珍。
我其实希望能跟美珍多说话,能随兴找话聊,拉近彼此距离,像小时候那样毫无顾忌的。而且我想要知道有关齐南的任何讯息,可是不敢直接当面询问,也不想有心机的套话,相当害怕听到无法接受的话,譬如── 
担心美珍会说:「我哥昨天又收到情书,已经不知道第几封了。」「有好多女生在追我哥,不只打电话还跑来我家门口...」还有── 
更害怕她会说:「我哥有喜欢的女生,他们经常通电话...」「有女生常常打电话来,我哥有带女生回来过...」诸如此类的,我的心会因此变得脆弱无比。
想到齐南,好几天没见到他,算算超过一星期了,好想他,无法克制的想他,他俊秀的面容在我心头浮现。在书桌前呆坐着一直想他,甚至于起身无事晃晃的时候,也还在我心中萦绕不去。
像是感应到我的思念。他意外地出现了。
「丑丽──」「丑丽──」
一片宁静中,外头那呼喊的声音格外响亮。
我愣住...这声音是齐南!再仔细聆听,确定是他!心脏开始用力跳动,怎么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心中小鹿乱撞,是他出现了!而且口中不断地呼喊我,是惊喜,心花朵朵开,心儿怦怦跳。
脑中晴天霹雳!他竟然叫我「丑丽」!真是错愕!被心仪的男孩说「丑」如何开心起来?我丑吗?从没听过有人说我丑。他是怎样?
「丑丽──」
挨著书桌,透过木制窗门,我看见齐南站在前面的空地外围朝这边看,眉开眼笑地五指张开在嘴边大声呼喊着「丑丽──」,眼中闪着调皮的光芒,一旁站的是面带笑容的美珍。
快速步出房间,我想冲出去见他,但在敞开的大门前强迫自己煞住脚步,因为我不确定要如何跟他抗议,面对他时要笑还是生气?
「丑丽──」
天哪!我现在该怎么办?
他今天反常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在大白天,明亮的午后,还是在街道的公众地方,他一句又一句「丑丽──」毫无顾忌地大声叫喊,搞不好左邻右舍闲赋在家的人都听见了,不知道是否有人闻声跑出来看的,这样分明是光天化日下公然欺负我。
噢!简直丢脸死了。
「丑丽──」「丑丽──」
我双手捂脸,难以置信,完全不知所措。
我双手抱头,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客厅焦急地来回行走,极力压抑着想跑出去跟他见面的冲动。
心情有着喜悦、错愕以及愤怒的复杂交织。
叫喊声停止,传来清楚的脚步声,我赶紧将自己躲藏在敞开的门墙边,小心翼翼地探头往外偷窥,然后看到齐南大步走向屋(厨房)旁鲜少人走的小径往屋后而去,而美珍则落后几步地跟着。
我快速进入房间,踢掉鞋子,跳上木板床,跑到床的另一边,从屋后的木制格窗狭窄空间里捕捉到他一闪而过的身影。
确定已追寻不到齐南的身影,才失望地离开窗边。我平躺在床上喘着气,平抚着内心激动的情绪。
片刻后,大姊回来了,她散发亲切柔和的气息,轻快地走进房间,走近我。
我坐起身,「齐南和美珍刚刚有来,我看他们两个往厨房那边的方向走到屋子的后面。」有气无力地说,手指着方向。
「他们是去找妈妈,他们有个亲戚住在后面,他们妈妈常常去那里。」大姊说。
原来...。两秒后,我垂下头:「大姊,他叫我丑丽...。」(┬_┬)伤心


看网友对 (十七)午后的骚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