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初恋男孩 > (二十)童年的回忆

(二十)童年的回忆

晚饭过后,大姊心情颇好的说要带我去逛夜市。
她骑着脚踏车载着我,一如以往。
来到夜市,大姊走在前,我跟在后,在明亮的黄澄澄灯光照映下人潮不多中穿梭,我们没有在两旁的任一摊位上多作停留。然而,走没多久,她却在一处摆着可爱造型陶瓷饰品的地摊前停下脚步,那地摊的主人是一个长发女子,看到大姊马上从蹲着站起身。
似乎遇到熟人,两人露出笑容,彼此交谈,又两人同时面带笑容地看着我,然后大姊问我: 
「小丽,妳还记得她吗?她是阿丽阿姨的妹妹,隔壁姨婆最小的女儿。」
阿丽阿姨我知道,我小时候常在她家客厅看着她踩缝纫机绣衣服,她总是甜笑温柔地说话。
这个女子是她的妹妹...,有点面熟,注视着她和善的笑脸片刻,脑中顿时浮现多年前她凶巴巴的面容,然后我记起了。
「......」我移开目光,不发一语。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们又说了一会儿话,接着大姊微笑地对我说: 
「小阿姨说要送妳一个,来选一个吧。」
我面无表情,呆站着不动,显露出对任何东西一点也不感兴趣的样子。
大姊催促我:「快点呀,选一个。」
于是我只好快速扫视了一下,然后指了指面前一排之中最小只的人偶,一个身穿礼服的可爱女孩。
道谢后,大姊便带着我离开那里,离开夜市,回到房间后我便将人偶搁放在三层柜上。
我坐在床沿看着这个人偶,不禁想起──读小学时,那天阳光普照,我们身穿轻便的休闲服在门前空地玩跳绳游戏,由两个人一人各拉着一端回旋绳子,然后其他人排队轮流跳跃过去。
正当玩得开心时,有个年轻女子穿着连身洋装站在斜对角的姨婆家二楼宽敞的后阳台上,她对我们大声斥责: 
「你们这么吵是怎样?整天都是你们的声音,吵得我们不得安宁!」
我们望向她,脸上愉悦的笑容全都消失了,突如其来的怒斥声,犹如晴朗天气里突然打起响雷,怪吓人的,我们的游戏因此被迫停止。
「我们只是在这里玩游戏...」大姊回应。
「玩什么玩?你们玩得吵死人了,是不会去别的地方玩吗?」四周回荡着她尖锐的怒吼声。
这个凶我们的女子就是摆陶瓷饰品地摊的主人,和她姊姊阿丽阿姨的形象可以说是强烈的对比。
对她那天破坏了一段欢乐的美好时光所造成的疙瘩,经过多年仍无法完全消除。
大姊沉下脸,默然走向门口,此时爷爷闻声出来关切,从他们交谈中得知── 
近日有个屏东农专的男学生入住姨婆家的二楼,嫌吵,因此姨婆女儿生气发怒出声制止我们玩游戏。
然后,大姊把呆若木鸡的我们唤进屋里。在房间的木板床上玩大富翁游戏。
掷骰子后决定步数走格子,也决定游戏的机会和命运。玩这游戏便可得知命运有多么不公平!
玩后没多久,房里是一片哀嚎,和大姊的咯咯笑形成强烈的对比。
我总是感受不到玩大富翁的乐趣,不单买地盖楼的速度比别人慢,还常入狱罚钱,而且老是去踏进大姊高级的红瓦屋,于是很快...Game Over (游戏结束)。若不是齐南在,我可能就翻桌了。
「小丽又是第一个破产的!」大姊开心地哈哈笑道,像是发现了件相当有趣的事情。
「啧,妳这做大姊的怎可以拐小孩...」慈祥的爷爷为我抱不平。
「哪屋拐?我正大光明赢的,是她的运气太差了,常常不是进监牢就是走到我的豪宅,真好笑!我的房子又多又贵,他们一个个缴钱缴到破产。哈哈哈~」她笑得合不拢嘴,而后继续笑着说道:「...赢的是假钱,又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就富有了。」

早上大姊带领我们进入附近一所小学,穿越教室走廊,沿着跑道来到宽阔的操场边,在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下玩123木头人游戏。
「...1、2、3...木头人...」大姊面向大树干喊道,我们一个个紧张又兴奋的心情小心地踩着每一步伐向前进。
她稍微转过脸来,先挑起右眉视线扫向我们,接着挑左眉。一声女生的笑声溢出...

「谁在笑?」她眯起眼晴问。
接二连三的一声笑声,有男有女,我也忍不住跟着笑出了声。
然后就爆出一阵笑声,大家都笑了。大姊露齿笑的看着我们,不明所以;我整个人蹲下呵呵笑起来,而站在我身后的美珍、齐南、晓慧和启明也都开心哈哈大笑。
「怎么都在笑?你们是在笑什么?奇怪捏...,谁先笑的?」大姊询问道。
「是妳的表情好好笑」「妳不可以故意逗我们笑」「这次不能算要重来」他们纷纷抗议着。
「什么我的脸好笑?我哪有故意?你们是在说啥?真是...,」最后大姊露出无奈的笑容说道:「好好好...重来就重来。」说完便转身再次面向大树干。
「...1、2、3...木头人。」
大姊刻意严肃的表情宣告:「现在开始要认真抓了喔。」
接着说:「我来看看谁在动?」视线在我们之间游移,并慢慢移动脚步。
我强忍住笑意,不去看她。
阳光和煦,徐徐微风,绿意盎然,百花齐开,宁静的校园内洋溢着我们嬉戏的欢笑声;灿烂的阳光透过树枝间空隙洒下交错的光影,点点落在我们身上;各个笑容满面,兴高采烈,笑声不断,尽情沉浸在欢乐的时光中。
在一段短暂休息的时刻里,我独自离开原地,很快就碰到了齐南,我们毫不犹豫地走向了彼此,就像是有着莫名的默契,又如磁铁般互相吸引,不约而同的两人自然而然的走在一起。
我和齐南并肩往前走,他看着前面面带笑容说着话,帅气又可爱,我则是微笑地看着他的侧脸,专注而满足。这样边走边聊,直走到玄关,然后两人相视而笑,笑得很开心。
「走回去了?」他问。
「好。」我点头。
两人同时转过身再原路走回。
好想重温往日时光,坐时光机回到那时候无忧无虑开心笑着的我们。
那段珍贵的童年回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的初恋不是用来失恋──天荒地老不行吗?

颇安静的早自修时间,导师不在。
「又没有画得多好...为什么会被选中?...」一个女声嘟哝道。
在座的同学们纷纷看向她。
我背向窗户坐,凝神倾听。苏意娟是在说我吧!我的直觉告诉我。
「妳在说什么?」坐她左边的女同学问道。
「我只是...觉得奇怪...」她含糊其辞,说得更小声。
「奇怪什么?」坐她右边的男同学问道。
我扭头去瞥了她一眼。
她一下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就闭嘴了。
「她在说谁?」玲玲轻声询问我。
「不要管她。」我回道。
她没指名道姓,我何必对号入座。没有画得多好...,不过这学期的壁报比赛,我可是获得第一名。
「怎么了?」美珍看着我。
我摇摇头,挤出一丝微笑,随即转回前面,心情覆上一层阴霾之气。


看网友对 (二十)童年的回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