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英文小说 > 7个杀手 > 第三章 - 乐儿在长街发光

第三章 - 乐儿在长街发光

这个女人的名字叫胡月儿,原来她和刘昌杰是朋友!

发生了什么事?

可能是他们一直在做一个行为吗?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代理谁?

胡月儿站起来,一边搂着腰,一边凝视着刘长姐。“让我问你,如果真的有一对夫妻见过像你这样的人,会发生什么事?”

这个问题似乎让刘长杰难过。他茫然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终于回答:“我不是一个好人,但我真的不会做那么不道德的事情。”

“我没有说你,”胡月儿说。“我说过像你这样的人。”

刘长杰痛苦地笑了起来。“那么,我不知道。我没想过。“

“这个计划是你想的,不是吗?”

刘长杰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严肃。“这完全是为了说服Dragon Fifth说我是个混蛋。我们不能让他有任何怀疑,所以我们必须时刻保持谨慎。他太强大了,到处都是间谍。“

“但是刚才......”

“刚才他的一个间谍就在这里。司机肯定是他的一个人。“

“你怎么知道的?”

“我可以说。”他提出了进一步的解释:“如果那个人是真正的司机,一看到两盒纯白银,他就会受到诱惑,无法控制。但是,似乎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并且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胡月儿想了一会儿,然后笑了起来。“我听说你最近度过了愉快的时光。

刘昌杰笑着说:“我的鼻子坏了,你认为这很有趣吗?”

“只要你每天都有女性陪伴,那么被殴打是值得的。”

刘长杰叹了口气。“不幸的是,这些女性都不能满足你的要求!”

“别再试着把我搞砸了,”胡月儿笑道。“你知道你不能对我说快。在问题解决之前,你可以忘记把手放在我身上。“

“甚至没有一只手?”

“没有。从今天开始,我睡在床上,你睡在地板上。如果你甚至想在晚上偷偷爬上床,我会告诉Dragon Fifth所有你过去的细节。“

“你根本就不是人类。你是个恶魔!“   [1]

“你就是那么糟糕,你好色。”   [2]她笑了,并且眨了眨眼睛。“实际上,你只是一条街,我是月光。月光可以在数百万条街道上闪耀,所以我想我刚出生就是为了弄乱你。“   [3]

他笑了。“我一直认为你被选为我的助手是很奇怪的。”

她歪着头。“因为我是'胡权力'族长胡的女儿。而且因为我有能力,聪明,我理解一切,我知道一切......“

“因为,”刘长杰打断道,“你不仅仅是一个狡猾的女孩,你也很性感!”   [4]

考虑到她的父亲被称为江湖最狡猾的人之一,实际上称她狡猾是相当恰当的。

听到“胡的力量”这个名字会让大多数人惊慌失措。

“我也觉得这很奇怪,”她冷冷地笑道。“为什么我父亲总是说只有你可以接受龙五号?为什么我需要帮助你呢?“

“因为,”刘长杰笑道,“我的武功非常强大,我聪明能干,我从不吹嘘或炫耀。但是,江湖几乎没有人见过我。此外,我的弱点很少,而且有很多优点。很明显,这位老人希望我成为他的女婿。“

胡月儿瞪着他。“也许是因为你知道如何射击你的嘴,而且你也充满了废话。”

一旦这些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但过了一会儿,她的脸像石头一样。“你有没有见过Dragon Fifth?”

“两次。”

“那你为什么不抓住他?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好机会过去呢?“

“如果我和你一样愚蠢,并且真的试着这样做,那么你现在正在寻找一个死去的刘长姐。”

她笑了coldy。“难道你没有真正优秀的武术?难道你不算是天下最伟大的主人之一吗?我父亲和他的朋友们不断地赞美你。族长王甚至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你。你有什么理由害怕别人呢?“

“我不怕别人,”他庄严地说道。“我害怕第五龙!”

她眨了眨眼睛。“他的武术真的像传说中那样可怕吗?”

“也许更可怕。我只能说,即使算上七大剑学校的大师,江湖也没有人能够承受他的200个立场。“

“你呢?”

他没有回应。相反,他说,“更不用说他得到了非常可怕的人的帮助。”

“蓝天梦?”

“那只狮子已经老了,”他笑着说,“他被关在笼子里太久了。他仍然可以咬人,但他的牙齿不像以前那么尖锐,他的精神已经疲惫不堪。“

胡月儿的目光在想。“据说Dragon Five有狮子,老虎和孔雀为他工作。”

“狮子已经老了,黑虎已经退休了,孔雀很美,但不咬人。”

“所以你不是在谈论他们?”

“没有。”

“那么,谁呢?”

“这是一个穿绿色长袍和白色长袜的中年男子。他似乎遵循像笨拙的规则,但他的武术很深。非常深刻。“

“你怎么能说出来?

“当狮子向我行动时,他掌心的力量令人震惊。它太强大了,房间里的一切都在颤抖。但这位中年男子只是冷静地站在一边。他的衣服甚至没动。“

他继续思考。“当他为我倒酒时,我看着他的手。我不认为我以前见过这么稳定的手。他拿着的酒壶非常沉重,而且他似乎只是随意倒了,但他把每个杯子都倒得很完美,而不是一滴水。“

胡月儿仔细听了,然后沉思了一会儿。“你能看出他用手看什么样的武器吗?”

“我不能。他的手上没有一个标记,表明他练习武术。“

一个人使用什么样的武器并不重要,他们的手肯定会产生老茧。反过来,这不是一个容易被敏感的人隐藏的东西。

“可能是他用另一只手了?”她喃喃道。

“有可能。”

“武术词中的左撇子大师中,谁是最好的?”

刘长杰笑了。“这对你来说是一个问题。你不是武侠世界大师的生活记录册吗?“

**

这真是胡月儿最好的技能之一。

她不仅记忆力很强,而且知识渊博。这可能是因为她的父亲是江湖最聪明,最知名的人之一。

关于江湖的历史和故事,她很少有人知道。

“就着名的左撇子功夫大师而言,最令人惊叹的绝对是秦虎花。”

“花护刀?”刘长杰惊讶地说道。

胡月儿点点头。“据说他第一次被杀是在他9岁时。这是臭名昭着的中原匪徒,虎彭。“

“是的,我听过这个故事。”

“他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知名了。十七岁时,他已经击败了中原地区的所有人,被称为中原一号刀。当他年满三十一岁时,他接管了孔通派的领导,并成为七剑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师。到那个时候,据说他击败了650多名武术界的大师。“

“江湖人不可能创造出比他更多的轰动效应,”刘长杰大声说道。

“他年轻时就出名了,并将自己的才能展现出极致。他的技能令人难以置信,人们忍不住钦佩他。“她继续说,她的眼睛闪闪发光,”如果我早就出生十几年,我肯定会找到一种方法嫁给他。“

“谢天谢地,你早就不会出生十几年了,否则我就得找他并挑战他去战死!”

胡月儿翻了个白眼。“不幸的是,你提到的人绝对不是他。”

“哦。”

“像他这样骄傲的人怎么会成为别人的仆人呢?无论如何,他已经失踪多年,他的下落完全不为人知。有人说他穿越大海而成为不朽的人。其他人说他死了。但不管他是活着还是死了,他绝对不会为他们倾倒别人的酒。“

刘长杰喘不过气来。“我真的希望不是他。我绝对不想拥有那种对手。“

他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在他的声音停止的同一时刻,他的身体被压在了胡月儿身上。

**

看不到他的动作是不可能的; 谁会想到他有这样的能力?

即便是胡月儿也不会想到这一点。

她露出牙齿,挣扎着对抗他,说:“你变态,我告诉你......”

当刘长杰的嘴巴遮住她时,她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她只能从鼻子发出声音。一个有经验的人知道女人在这种情况下会发出的声音类型。

这是一种声音,如果一个人听到它,他体内的所有骨头都会变弱。

她正把他推回去,挣扎着,显然想要打他。

但是她的双手被压住了。

她的脸上泛着红光,她的整个身体一样火热。

一个健康,成熟的女人被一个她有感情的男人所压抑,会有什么其他的反应呢?

然而,在那个确切的时刻,一声巨响敲响了,当有人踢进去的时候,门砰地一声打开了。

一个人被指控,拿着一把马刀剑。令人惊讶的是,这是年轻的马车司机。  [5]

第2部分

尽管他的嘴唇离开了她的嘴唇,刘长杰仍被压在胡月儿的身上。

司机站在卧室门口,冰冷地盯着他们。

他的姿势很稳定,他巧妙地抓住了他的剑。任何人都可以看到他的剑技能不是很弱。

在他冷酷无情的眼神中,可以看到一副嘲弄的样子。“我在外面开了个大圈,”他笑道。“毕竟那段时间你还没有让她躺在床上?看起来你真的不善于处理女性。“

刘昌杰回答说:“我还有充足的时间。我不是像你这样的小男孩,匆忙的是什么?“似乎他突然意识到他不需要解释自己,他的脸变得非常严肃。“你为什么回来?”

司机的脸也很严肃。“杀了你!”他说。

刘长杰似乎很震惊。“你为什么要杀我?”

司机冷冷地笑了起来。“我已经为他工作了十八年,而且我一直都很穷。我只能买得起最肮脏的妓院和最恶心的妓女。我终于有机会击中它了。你有问题吗?“

刘长杰知道他为谁工作,但他刻意问道:“不要告诉我你也是Dragon Fifth的男人之一吗?”

“如果你感觉不那么敏锐,”他回答道,“你会知道彭刚是什么样的人。”

“你的意思是'旋风刀'彭刚?”

“我从没想过你会知道什么,更不用说我了。”

“五虎门破剑学校的最高级别门徒降级为驾驶其他人!这不是太侮辱了吗?“

彭刚用力握住他的剑,手上的血管开始弹出。他的额头在咬牙切齿的时候发出脉冲,说:“我永远不会让别人像对待鸟屎一样对待我。”

“所以,你打算杀了我,拿走银子和女人,逃到一个遥远的地方?”

彭刚的目光落在了胡月儿精致,喘着粗气的嘴上。他的眼睛似乎闪着火光。“任何男人都希望与像她这样的年轻寡妇共度美好时光。”

当她听到“年轻的寡妇”这句话时,胡月儿喊道,“你......你对这个男人做了什么?”

彭刚恶意地笑了起来。“对于那种愿意卖掉妻子的男人来说,八次死亡是不够的。别告诉我你想念他?“

在他说完之前,胡月儿开始哭泣。它看起来完全逼真。

刘长杰喘不过气来,显然不愿意离开她的身体。“这个女人不是女神,”他喃喃道。“身无分文,愿意卖一点银子,她真的不值得。”

“如果你有任何技巧,”彭刚笑道,“你不会像狗一样被打死半死,而是从屋檐上垂下来。”

“所以你认为你可以打败我?”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被殴打,然后突然出现了那银子!“

刘长杰叹了口气。“你真的只是一个无知的孩子,不知道该死的东西。我真的忍不住杀了你。“

“那么你不妨让我杀了你!”彭刚喊道。

他的剑向前砍,第一个姿势包含五个动作。五虎门破剑是军事世界最邪恶和最恐惧的剑技术之一,而“旋风之刃”彭刚的速度绝非慢。

刘昌杰没有反击。

看起来他确实做了任何动作以避免这一击,然而彭刚的剑却无法触及他。

胡月儿似乎非常害怕,甚至无法哭泣,并在床角落里滚了一个球。

彭刚的举动很快,刘昌杰被迫向后退到房间的角落。突然,剑从下面劈下来,似乎是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来的,迅速向刘昌杰的脖子左侧切开。

这是“天地倒立”,是五虎门破剑之一。

刘长杰无法向后退。一瞬间,他的身体一直滑到墙上,一直滑到天花板上。

一阵响亮的声音响起,火花四处飞舞。彭刚错误地认为此举会导致死亡。他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力量,无法将剑深深地插入墙内。

他解除了剑的自由,但在那一刻,一只手从外面撞到了墙上,抓住了剑的刀刃。

墙是用砖砌成的,但是手就像是软粘土一样穿过它。手指轻轻扭动,剑由精钢制成,折成两半。

彭刚的脸色失去了颜色,他的身体僵硬了。

他是一个世俗智慧的人,但他从未听说过这种类型的武术。

一声冷酷的声音从墙的另一边响起。“你和Dragon Fifth在一起工作了十八年,而你每个月赚了大约七八十银。但这个人突然变得成千上万,你认为你知道发生了什么。是对的吗?”

彭刚点了点头,脸色苍白。

外面的人显然看不到他的点头,所以刘长杰喊道,“他说是的!”

“但是,刘先生被兰爷爷殴打,然后与孟飞交朋友。任何将孟飞称为朋友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你怎么知道白银的来源?“

彭刚犹豫了一下,然后终于回答说:“我知道孟飞没有那种资源。还有那天,我在孟飞村看到了这位年轻的大师。“

“我从没想过你是如此聪明,”声音平淡地回答,“或者你对细节如此密切关注。”只有注重细节的人才会注意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不幸的是,你做了一些非常愚蠢的事情。”

声音的来源在外面,但听起来好像它紧挨着彭刚的耳朵。它继续道,“即使你完全清楚刘昌杰是我们中的一员,你仍然想要杀死他?”

彭刚低下头。汗水像雨一样滴落下来。“我犯了一个错误。”

“你知道你的错误是什么吗?”

“我......我违反了家庭规定!”当他的话离开他的嘴时,似乎他体内的所有能量都已耗尽。

“你知道违反家庭规定的人会怎么样?”

彭刚的脸因恐惧而扭曲。看起来好像两只看不见的手抓着他的喉咙。

他突然转身,显然是在努力逃跑。

他显然认为外面的人看不到。

但就好像手本身有眼睛。

一只手轻弹,半刀片一闪而过,将自己嵌入彭刚的背部。

在那一瞬间,四名肌肉男子飞进了房间。其中一人拿着一个大麻布袋,开始塞进彭刚的尸体。

另一盒带着两盒银,放在桌子上。

第三个人拿着铁工具,他立即用来修理最近被彭刚摧毁的门框。

第四个载有一批砖石粘土。他立刻开始修补墙上的洞。

“我保证在接下来的七天内你不会再被打扰,”墙外的声音说道。“但你最好记住,你不是我们中的一员。你与龙族没有联系。“

声音消失在远处。

墙上的洞被修补,门框被修好,粗麻布袋被包裹起来。地面上甚至都看不到一滴血。

在整个过程中,这四个大个子甚至没有看过刘长姐。当声音消失的时候,他们也是如此。

房间又一次,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些人精确而有效,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想象。但在这一点上,任何违反Dragon Fifth家族规定的人的命运都是超乎想象的!

第3部分

刘昌杰没动,甚至没有张开嘴。

胡月儿也没有动,也没有张开嘴。

可以听到的唯一声音是沙沙树叶,母鸡咯咯叫,狗叫声。

房间里突然很热。刘长杰慢慢松开衣服的前面,然后躺在胡月儿的上面。

令人惊讶的是,她没有把他踢开,而只是用大眼睛盯着他。

似乎她终于明白了Dragon Five真正的可怕之处。

“他们走了,”刘长杰说。“全没了。”

“这七天,他们真的不会回来了吗?”

“那个男人似乎不像那种懒散说话的人。”

“你知道他是谁吗?”胡月儿问道。“你认出那只手吗?”

这只手是右手,并且没有遗迹表明这个人接受过武术训练。然而,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如果那只手的主人想要杀死某人,世界上很少有人会提供任何阻力。

“我希望我没有误解我的所见所闻。”

“你希望这是绿衣男子?”

他点了点头。

“为什么?”

“因为如果是他,那就意味着他有时候不会选择Dragon Five。当我采取行动时,我真的希望他不在那里。“

“你什么时候开始行动?”胡月儿问道。

“我会等到他完全信任我,”刘长杰回答。“我会等到他提供机会。”

“你相信那一天会到来吗?”

“会的,”刘长杰毅然回答。

胡月儿叹了口气。“我担心很多人会在那天到来时死去。”

“你对斯通感觉很糟糕?”

“斯通是一个诚实的人,”她伤心地说。“这应该是他最后的任务。当它结束时,他将回到家乡开始耕作。他甚至已经买了一些土地。“

斯通就是那个扮演丈夫角色的男人。

刘昌杰静静地听着。“他不应该买房子和土地,”他无情地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必然会在路上的某个地方遇到死亡。”

“是的,但他死得太不公平了。”她闭上了眼睛。“他的功夫和彭刚的私生子一样好。但是当彭刚袭击时,他无法为自己辩护,否则他就会透露我们的秘密。只有......只有通过死亡他才能保密。“

“他做了他必须做的事,”刘昌杰冷静地说。“这是他的职责。”

胡月儿的眼睛睁开了。“你是说他应该死吗?”

刘昌杰什么也没说。

“你是不是人类!”她喊道。“你根本没有心吗?你......你......“

当她说话时,她似乎变得越来越生气,然后突然她把刘长杰从床上踢到了地板上。

刘长杰笑了。“如果你认为斯通是一个诚实的人,那你就错了。如果你认为他死在那个混蛋的手中,那么你就更加错了。“

他躺在地上,看起来和他在床上一样舒服。“也许他只是让彭刚砸了几下,让他认为他已经死了。如果他真的让自己在一次打击中被那个矮子混蛋杀死,那么他就不应该被称为斯通,他应该被称为豆腐。“

胡月儿似乎很可疑。“你真的认为他还活着吗?”

“你知道这项任务有多重要吗?你知道我们花了多少时间来规划吗?如果斯通像你想象的那样诚实,他怎么能参与呢?“

胡月儿笑了。“我不了解其他人,我只知道你绝对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呃......”

胡月儿咬了咬嘴唇。“你知道,即使你早些时候听过外面的人,你也不需要做你做过的事情。你只是利用了这种情况。“

刘长杰笑了。“你是对的。”

“你的意思是你有其他意图?”

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只是想让你明白,如果我真的想强迫自己在你身上,你真的无能为力。”

胡月儿翻了个白眼。“别告诉我......你不想要?”

“别告诉我你要我再试一次?”

她开始脸红,开始再次咬着嘴唇。“你不敢!”

刘长杰又笑了。

突然,他飞到床上,压下胡月儿。

她喘息着。“你真的是变态!”

“但这次你故意引诱我。我知道你......“

在他完成之前,他突然从床上飞了出来,砰地一声撞到了墙上,趴在地上,抓着他的肚子。他的脸色苍白。

胡月儿看着他。“是的,我是故意引诱你的。因为我希望你明白,如果我不愿意,你真的无能为力。“

刘长杰扭了腰。看起来他受伤太厉害了,甚至无法说话。汗水滴落在额头上。

胡月儿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懊悔。“但是,”她温柔地说,“就像你之前说过的那样。在这项任务完成之前,我......我...“

她没说什么,她也不需要。即使是白痴也应该能够理解她所得到的东西。

然而刘昌杰似乎并不理解。

他慢慢斜躺,躺在地板上。在他的脸友好和快乐之前,现在它充满了悲伤和痛苦。

他什么也没说。他只是默默地躺在那里很长一段时间。

胡月儿的心很软。她脸上带着冷静的脸,说:“我知道我踢了你,但你不必像孩子一样躺在地板上,拒绝起床。”

他保持沉默。

“你真的生我的气吗?”她问道。“或者你只是在想什么?”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只是认为你是父亲一定会为你找到一个好人。不做我们所做的事的人,不经常追求死亡的人。我们......“

胡月儿的表情突然改变了。“那是什么意思?”

刘昌杰空虚地笑了起来。“这并不意味着什么。我只希望你能幸福地一起变老,最终忘记我。“

胡月儿的脸像鬼一样白。“你为什么这样说?你刚才不明白我刚才在说什么吗?“

“我明白了,”他叹了口气说道。“这只是,我认为我不能等到那一天。”

“为什么?”她问道。

“我接受这项任务的那一天,”他说道,“我也接受了,我会死。即使我有机会杀死第五龙,我......我再也没有机会再见到你。“

他的眼睛什么都没盯着,脸上充满悲伤的表情。

胡月儿看着他,从她脸上的表情看来,似乎必须有针刺穿她的心脏。

刘长杰忍不住笑了起来。“无论如何,如果我能够为Dragon Fifth's交换生命,那将是值得的。我真的没人 没有家庭。不......“

胡月儿没有让他完成。

她扑倒在地上,柔软温柔的嘴唇覆盖着他......

风在外面吹得更厉害。 

**

月亮出来了,月光透过窗户透过胡月儿的脸。她的脸微微泛红。

刘昌杰偷偷地瞥了她一眼,满心欢喜。

胡月儿凝视着月亮。突然间,她说话了。“我知道你欺骗了我。”

“我欺骗了你?”

再一次,她咬紧嘴唇。“你刻意说了所有这些让我软化的东西。你......你只是借机欺负我。我显然知道你不是一个好人,但不知怎的,我让自己被你愚弄了。“

当她说话时,泪水滚滚而出。正是在这个女孩的生命中,她是最弱的,最容易哭泣。

刘长杰让她哭,等着她冷静下来,叹了口气说:“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难过。你很伤心因为我的死不确定。“

胡月儿不想为自己辩护,但却无能为力。“你完全知道这不是我的意思。”

“如果你知道我会死,你会不会感觉好一点?”

“但你不会死,”她立刻回答。“你已经说过,你要等到你确定自己能够成功才能成功。如果你知道你能成功,谁能阻止你呢?“

“如果我不会死,而且任务将完成,你最终会嫁给我,那为什么你这么难过?”

胡月儿似乎很难过。

她突然意识到刘长杰的笑声令人厌恶 - 但并不完全令人厌恶。它也有点可爱。

她看着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现在对自己很满意。因为你知道从现在开始我会更加顺从,因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结婚。但如果你不顺从,那么我会让你睡在地上,而不是和我在一起。“

她的嘴唇紧挨着他的耳朵。“你明白了吗?”她温柔地说。

“我明白。但是,“他笑了,”还有另一件我不清楚的事情。“

“那是什么?”

他痛苦地笑了起来。“在这一点上,我不确定是谁愚弄了你,或者是谁欺骗了我。”

无论是谁欺骗了谁,这种诡计都会受到大多数人的欢迎。

幸福的日子过去了。唯一可悲的事情是这些日子过得多快。

七天似乎眨眼就过去了,突然间他们已经到了最后一个晚上。

这是最后一个晚上,你会认为这将是最甜蜜的。

胡月儿穿着很好,坐在起居室里。通常情况下,他们此时会躺在床上。

刘昌杰正在看着她。似乎他已经研究了她很长一段时间了。最后,他说,“好吧,我做了什么冒犯了你?”

“没有。”

“你生病了吗?”

“没有。”

“那有什么不对?”

“在我结婚之前,我只是不想成为寡妇,这就是全部。”

“没有人希望你成为寡妇。”

“就在这里。”

“谁。”

“你。”她冷冷地说,她的脸一片空白,“这七天,任何时候我想谈谈严肃的问题,你只是胡说八道。如果事情继续下去,我很快就会成为寡妇。“

刘长杰叹了口气。“严肃的问题不需要用嘴讨论。你用双手解决它们。“

“你打算怎样做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所以你今晚表现得像这样,因为你想进行讨论?”

“如果我们今晚不讨论,恐怕我们再也不会有机会。”

刘长杰发了个叹息。“好的。如果你想谈谈,那就谈吧吧。“

“Dragon Fifth想要你从Lovesickness女士那里偷一个盒子?”

“是。”

“你同意吗?”

“是。”

“因为你想有机会接近Dragon Fifth。为了获得这个机会,你需要赢得他的信任。为了赢得他的信任,你必须为他做这件重要事情。“

“你有更好的计划吗?”

“我没有。”她叹了口气。“过去几年,我们知道Dragon Five犯下了很多罪行,但我们未能找到一些证据。”

“即使你拿到了一些证据,你也可能无法抓住他。”

“所以,我们需要召唤骑兵。”

“而你的骑兵就是我。”

“因此,如果你想要抓住他,你首先需要掌握他的罪行证据。”

“因此,我一定要帮助他。”

“你有信心你能做到吗?”她问道。

“有点儿,”他回答道。

“在一个小时内,你可以杀死外面的七名守卫,然后抬起1000磅的铁门,打开三个秘密的门,然后逃到一个找不到你的女士的地方?”

“我说我有点自信,不是说我完全有信心。”

“你知道那七个守卫是什么样的人吗?”

“我不。”

“你对他们的武术有什么了解?”

“没有。”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说你只是有点自信。难道这不是故意让我成为寡妇吗?“

刘长杰笑了。“即使我不知道他们的武术,我也知道你会告诉我。”

胡月儿似乎并没有被逗乐。“你为什么认为我对他们的武术一无所知?”

刘昌杰笑了笑。“因为你聪明能干,而且几乎了解江湖的一切。而且,这几天,你还没有睡得很好。你肯定在考虑它。“

她的脸一片空白,但在她的眼里可以看到一点温暖。“所以,”她温柔地说,“毕竟你确实有一点良知。你终于意识到我一直在努力工作。“

刘长杰向前走去抓住她的腰。“我知道你对我好,”他温柔地说。“所以…”

在他完成之前,胡月儿把他推开了。“所以,你应该像个好男孩一样坐下来,”她冷冷地说。“当我告诉你这七个人的武术时,请仔细聆听。想想一个处理它们的好方法,回到我身边,不要把我变成寡妇!“

刘长杰别无选择,只能坐下来。“你真的知道七个人是谁?”他笑着问道。

“近年来,被迫逃亡的江湖人数可能只有一两百人。但在他们中间,许多人要么在武术方面太弱,要么太过年纪,以至于甚至不能瞥一眼。

“当然,那个团体中的很多人已经死了。”

胡月儿点点头。“所以,我已经考虑了很多,而且我得出的结论是,洛杉矶夫人的数量最多可以达到十三左右。其中,有七个人是最有可能的候选人。“

“你到底怎么想出来的?”

“因为这七个人不仅贪图财富,还害怕死亡。只有害怕死亡的男人才愿意成为女人的仆从。“

刘长杰痛苦地笑了起来。“我不害怕死亡,但我已经成为你的傻瓜了。”

她盯着他看。“你想知道七个人还是不知道?”

“是的,我愿意。”

胡月儿接着说:“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名叫”小五世无所不知“的人?

“你的意思是降怒强盗?”

“第五无所不知”是江南慈善寺的恶魔之一。所以有意义的是,“Little Fifth Omniscient”和Deflowering Bandit是同一个。

“即使他不是五大门中最糟糕的性侵犯者之一,他的清宫[6]和掌技也不错。关于他最危险的是他的三种隐藏的毒药,特别是他的Barkcloth Tree毒药,它非常有效。“   [7]

“我听说他是四川唐氏家族的一员。他们的毒武器功夫绝对是真正的交易。“

来自四川的唐氏族及其隐藏的毒药在江湖是众所周知的。在他们三百年的历史中,江湖很少有人愿意挑衅他们,他们也不愿意冒犯别人。唐氏家族的规定非常严格且众所周知。

“小五世无所不知”唐青绝对是唐氏族的一员,但也许是家族中最差的代表。如果他真的依赖Lovesickness女士的帮助,那一定是因为他担心唐氏族会根据家庭规定逮捕他并惩罚他。

“在这七个人中,你特别需要小心他隐藏的毒药。我认为在面对他之前,你应该去四川,为他们的毒药解毒。“

“可悲的是,”刘长杰笑着说,“即使我想要它,我也害怕,我不能拥有它。这不像他们卖掉它。“

“那你必须先照顾他; 不要给他机会用毒药。“

刘昌杰点点头。“别担心。我知道在你的皮肤上涂上Tang Clan毒粉非常痛苦。“

“为了安全起见,你应该穿很厚的衣服。我知道你不喜欢热,但热量从来没有杀过任何人。“

“我一定会穿厚厚的棉质外套。”

胡月儿终于满意了。她继续说道,“在七个人中,他的功夫不是最好的。”

“谁的?”

“其中三人拥有非常强大的功夫。一个是'幽灵流星'单一飞,另一个是'灵魂诱惑'赵,另一个是'铁僧'。“

刘长杰眉头紧锁。他之前清楚地听过这三个名字。

“铁僧特别危险,”胡月儿继续道。“他曾经是八大少林弟子之一,据说他练习维珍功夫。他并不沉迷于金钱或性行为,而是杀人。他使用的方法非常不人道,最终被少林开除了。“   [8]

“也许他因练习维珍功夫而产生了精神问题,这就是他为什么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杀戮的原因。”

“即使他确实有精神问题,他的功夫也没有任何问题。据说,他的十三个英雄技能达到了他的身体不受刀片影响的水平。“   [9]

刘长杰笑了。“也许是因为他杀死了这么多人,他自己开始害怕死亡。因为他害怕死亡,所以他决定练习这种抵抗刀锋的功夫。“

“有很多据说无敌的人已经死在你的手下,所以你根本不关心他,是吗?”

“准确无误,”刘长杰笑道。

胡月儿盯着他,叹了口气。“实际上,我真正担心的不是他们。”

“那么谁呢?”

“这是一个女人。”

女人总是担心其他女人。

“你的意思是七个中的一个实际上是一个女人?”刘长杰问道。

“是的,一个是女人。”

“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她是个假女人。”

“真正的女人不能诱惑我,”刘长杰笑道,“你担心假女人?”

“这是因为她很假,我很担心。”

“为什么?”

“你见过很多普通女性,但对于这种假女性,我保证你以前从未见过她的喜欢。”

刘昌杰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对女性一般感兴趣,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

胡月儿倾斜地盯着他。“我认识你,”她冷冷地说。“只要有一个漂亮的女人,无论是否真实,你都会忍不住受到诱惑。”

“啊。”

“如果你受到诱惑,你就会死定。”

“所以你要我不要看她?”

“我希望你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就杀了她。”

“好像刚才你想让我先去看唐庆。”

“正确。”

“你想让我同时杀死两个人?”

“两个还不够。”

刘长杰又笑了,但这次却没有欢笑。

胡月儿继续说道,“七个人中还有一个人不算人类。”

“如果他不是人,他是什么人?”他痛苦地笑道。

“一只野狗。”

他皱起眉头。“獒犬无敌李?”

胡月儿点点头。“因为他是一只野狗,他很难杀死。即使你把剑砍成了脑袋,你也无法确定他仍然无法转身并咬你。“

“被野狗咬伤就像毒药一样疼。”

“所以当你进攻时,你已经把头砍掉了,这样他就没有机会反击了。”

“所以我觉得我需要立刻杀死三个人。”

“三不是太多。”

“很可惜我只有两只手,”他叹了口气。

“你也有脚。”

他笑了。“你想让我用左手杀死唐青,我的右手杀死野狗,一只脚杀死那个女人?”

“就像我说的那样,你不能给他们任何空缺。我知道一次杀死三个人并不容易,除非你非常幸运。“

“你只是等着看我有多幸运。”

“好的,”她说。“大!”

刘察杰闭上了眼睛。“我怎么会这么幸运?”

胡月儿甜甜地笑了笑。“你的运气开始改善你遇见我的那一天。”她突然改变了主题。“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可以从你的鞋子中射出的隐藏武器?”

“我相信我有,”他回答说。

“而且,你穿鞋了吗?”

“我相信我做到了。”

“好,那你就定了。”

“我定了吗?”

“我碰巧拥有那种类型的武器,你碰巧穿上了鞋子。”

很少有人能够逃避从鞋子中射出的隐藏武器。

胡玉儿继续道,“你动作很快; 如果你的鞋子藏有武器,同时杀死三个人就不会太困难。“

“不幸的是,我只听说过这种武器。而且只有一次。“

“你几乎可以立刻看到它。”

“哦?它在哪里?”

“它应该已经在这里了。”

“你派人来带它?”

“一旦我意识到这三个人都参与进来,我就派人去了。”

“你离开了房子?”

“我没有离开,但是我发来的消息已经离开了。”

刘昌杰盯着她。

他并不傻,但他不能为他的生活思考胡月儿是如何发出信息的。

胡月儿说:“我知道这个地方受到了Dragon Fifth的监视。但是,无论他多么强大,他都不会阻止人们进食。

刘长杰还是不明白。吃什么与它有关?

胡月儿继续说道。“为了吃东西,你必须做饭。为了做饭,你需要点火......“

最后刘长杰明白了。“如果点燃火,就会有烟雾。”

“你毕竟不是那么愚蠢,”她甜蜜地说。

使用烟雾发送信息是一种古老的方法,也是一种可靠的方法。

胡月儿把目光投向了刘长杰。她的凝视和花岗岩一样稳重,她的声音像春雨一样温柔:“只要你有计划,并理解方法,任何物体都会服从你的命令,为你做事。即使是通过烟囱排出的烟也能为你说话。“

第4部分

夜晚黑暗而安静。从远处可以听到狗的呀。

胡月儿说:“除了隐藏的武器外,你还需要一把能够一刀切断人头的剑。”

“剑在路上吗?”

“对于剑,请问龙五号。在江湖十三个最着名的刀锋中,他至少有七个。“

刘昌杰盯着她的胸口,说:“你还有其他命令吗?”

“没有”

“那我们可以上床睡觉吗?”

“您可以。”

“你呢?”

她叹了口气。“我应该开始准备死。”

震惊的刘长杰回答说,“准备死吗?”

“你离开后,龙五号绝对不会让我自由。即使他相信你不泄露任何秘密,他仍然不会留下任何目击者。“

刘长杰终于明白了。“无论他派人来杀你,你都不能提供任何抵抗,因为你应该是农民的妻子。”

胡月儿点点头,笑了起来。“我不妨用你的手去死。”

“靠我的手去死?你要我杀了你?“

“你不能让自己去做吗?”

他痛苦地笑了起来。“你认为我也是一只咬人的野狗吗?”

“我知道你不是,”她甜蜜地回答。“我也知道你不能让自己杀了我。但是......“她神秘地笑了起来。“有许多方法可以杀死人,还有许多杀人方法。”

刘昌杰没有进一步压力。

他并不完全明白她的目标。此外,他听到了接近脚步声的声音。

脚步声到达了外院,不久之后,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是谁呀?”

“这是我。”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年轻,悦耳。“我来这里送蛋。”

“哦,这是阿德,”胡月儿说。“你只是为了送几个鸡蛋而焦虑不安?”

“我过去了,”她回答说。“今晚我必须到村里去找人。”

“找人?谁?”

“老魔鬼昨天早上离开了村子,再也没有回来。我听说他一直在鞭打它。这次我真的......“

她停止说话。

进入房间后,她抓住了刘昌杰的遗址。她似乎很惊讶。

刘昌杰正在看着她。

她年轻,坚定,丰满,像一个熟柿子,香气扑鼻,柔软。

胡月儿已经关门了。她回头看着刘昌杰笑了。“你觉得她怎么样?”

“很好。”

“今晚你想和她一起睡觉吗?”

“是。”

他真的做到了。

女人穿的衣服非常薄,以至于你可以在布下面看到她的乳头,硬化。

她想要同样的东西吗?

胡月儿笑了笑。“你现在可以脱掉衣服了。

阿德咬着嘴唇,然后毫不犹豫地从她的衣服里溜了出来。

她很快就做到了。

胡月儿同样快速脱掉衣服。

他们都是漂亮的女人,都很年轻,腿长而直。

刘昌杰两个都看着他们,他的心一沉。

他突然明白了胡月儿刚才所说的话。

“有许多方法可以杀死人,还有许多杀人方法。”

事实证明,她已经准备让这个女人在死亡中替代她。

他们的体格也很相似,也是他们的面孔。通过一点点化妆,Dragon Fifth的下属永远无法区分。

事实上,他们不会非常关注农民的妻子。他们只会知道他们被派去杀死一个女人。如果这个女人看起来和第一个女人一样,他们就无法分辨。

胡月儿已经开始穿上阿德的衣服了。从她的眼角望着刘长姐,她说,“你在看她的是什么?你不打算带她上床吗?“

阿德的脸红了脸。

她显然不知道她扮演的真正角色; 她只知道她应该和一个女人换个地方,陪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不是那种可怕的人。她显然希望胡月儿尽快离开。

胡月儿准备离开。嘻嘻哈哈,她突然转过身,用手掌敲打阿德的胸部。

阿德的嘴张开了,但什么也没出来。不是声音,不是血。因为胡月儿已经塞了一个她刚刚送进嘴里的鸡蛋......

刘长杰看着她倒在地上,感觉好像有人把一个鸡蛋塞进嘴里。他的舌头上有一种苦涩的味道。

胡月儿叹了口气。“最初的计划是让她和你在一起一段时间,然后杀了她。”

他很安静了很久。过了一会儿,他悄悄地说:“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因为当你看着她时,我不能忍受你脸上的表情。”

“啊。”

胡月儿咬着嘴唇。“看看她,好像你迫不及待地想把你的手抬起来。”

他喘不过气来。“这并不重要。她迟早会死的。当有一件事与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一样重要时,总会有人在路上死去。“

“我只希望龙五号送你的人不是女人。”

“如果是女人,你会杀了她吗?”

胡月儿慢慢将所有鸡蛋放在桌子上,清空篮子。

在她的脸上是一个奇怪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她说,“我知道我不是你和你在一起的第一个女人,但我真的希望我是最后一个。”

**

有些鸡蛋是空的,里面藏着几块铜机器。当组装在一起时,它们形成了一种非常精致的隐藏武器,可以隐藏在一双鞋内。

如果用脚趾施加适量的压力,中毒的针头就会飞出来。毒药就像绿竹蛇的毒牙,毒针像蜜蜂的毒刺一样锋利。

就像一个女人的心!

“我不会坐,”胡月儿说。“我需要回到城里。”她拿着空篮子,自大地笑着,然后笑得很开心。

外面的黑暗很深。

[1]在中文中,当你说某人“不是人”或不是一个人时,这是非常侮辱性的。

[2]他字面上说她是一个“活鬼”活鬼。在那之后,她称他为一个好色之徒,使用“色鬼”这个词,字面翻译为“彩色鬼”,但意味着lecher,womanizer,变态。这个使用角色为“幽灵”的小玩笑非常聪明。

[3]这部分很有趣,因为她的名字岳儿月儿包含了月亮的角色。不要忘记他的名字长街长街的字面意思是“长街”。

[4]直接翻译将是:(“因为,”刘长杰打断了,“你不仅仅是一只小狐狸,你也是一只狐狸精灵。”考虑到她是一只小狐狸,实际上很合适。她的父亲是江湖最古老的老狐狸。)以这种方式称呼一个人是狐狸意味着他们是狡猾的,因此我将其翻译为狡猾。此外,我相信大多数人都熟悉中国神话中的狐狸精神。在这种情况下,他并没有称她为文字狐狸精灵,他只是说她很漂亮,因为狐狸的精神往往是超级热。这整篇文章很有趣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她对她父亲的绰号“胡的力量”做了大量的说法。在中文里它是“胡莉”。狐狸的字也是“胡莉”所以这是一个可爱的游戏话。

[5]这是司机挥舞的剑的类型

[6]清宫是使你的身体轻盈,快速移动,也能飞行的武术能力

[7]中文中毒的名称是见血封喉。这是一种实际上有毒的树,在中国古代被用来涂上毒箭。至于英文翻译,这棵树有一些名字,但我选择了最简单和描述性的。

[8]维京功夫是一种真正的少林艺术。以下是一篇关于它的文章的摘录:童子公,或维京功夫,是少林功夫最壮观的形式之一,但它没有直接的战斗应用。它是少林练习的基本组成部分,但对大多数练习者来说,甚至开始尝试都是极端的。它是少林最深刻的冥想技巧之一,但它却是过去二十年来几乎所有少林戏剧表演的焦点。要达到最高水平,必须在身体完全成熟之前严格练习瞳子宫。一旦骨骼被设定,掌握这个学科就无法实现。身体必须在成长时塑造。桐子是指儿童,男孩或处女。龚意味着工作。它实际上与kung fu(功夫)中的kung相同,字面意思是技巧,艺术,劳动或努力。对于未经训练的眼睛来说,桐梓宫是一种扭曲的奇观,是舞台上真正的表演者。但对于少林族从业者来说,桐梓宫不仅仅是一个马戏表演。在通子宫里面有一种内在的修炼,这是所有少林功夫本质的关键。

[9]我翻译为“十三个英雄技能”是十三太保横练,还是十三个高官交叉训练?就像维京功夫一样,它是一种真正的少林艺术。这是一篇关于它的中文文章


看网友对 第三章 - 乐儿在长街发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