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一章试探

第一章试探

一向安静的公寓今天一反常态的吵闹,似乎是昨晚战火的蔓延。

小芸要出去买早餐,刚到二楼时迎面而来一声怒吼,吓的她脖子一缩,差点转身就想跑,但好奇心阻止了她,小心翼翼的走到事发现场,二楼。

一个谜样的人型生物正与房东大人对峙,不,应该说是房东大人单方面的承受对方的炮轰。

「你为什么乱动我的房间!」她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保护层,竟然一夜之间全没了。

「妳的房间太脏了。」李纪云不及不徐的说。整夜没睡,他依然精神奕奕,没一丝疲态。

「关你什么事!」

「我是房东,有责任维持公寓环境整洁。」他义正严词的说。

小芸躲在一旁,不住的点头,非常的赞同。只要是曾经闻过那种恐怖味道的人,都不会再想闻到第二次。

「不包括房客的房间吧!」她嘲讽的反驳:「你这已经算是非法入侵了。」

「妳的房间已经脏乱到人神共愤的程度了!这已严重影响到其他住户的生活品质,身为房东,我有义务将不该存留的垃圾清理掉。」他再一次拿出房东的身分压人。

人神共愤!真是贴切啊!小芸哧哧的偷笑。

「就你多管闲事!其他房客可没有来抗议过。」站着三七步,一副无良刁民模样。

李纪云口气严肃的说:「王小姐,我不知为何其他房客没有向妳提出抗议,但就我昨天的亲身体验,妳的房间确实有清理的必要,妳不清理,我只好代为处理。」

原来她姓王啊!小芸总算知道一个邻居的姓了。

「我的房间有特别整修过,不会有味道传出来,我一个月出门不到两次,其他人碰到我的机会很低.这个解释你满意吗?」她可是足不出户的最佳典范。

「这并无法构成妳可以肆意制造脏乱的理由,即使是在妳的居处。」

「你……你管的未免也太宽了吧!我说过,你敢再管我的事的话,你就死定了!」手握成拳,正当她准备发飙的时候,一个人忽然冲上来一把勾起她将她往屋里拖去。「喂!四楼的,妳拉住我干麻?妳没看到我在忙吗?」忙着准备抄家伙揍人。

「哇!真的都清乾净了!咱们的房东大人好本事,连臭味都除去了!」虹没理她,一踏进焕然一新的房间,立刻大呼小叫的说:「这么浩大的工程,只有一人不可能完成吧?你昨晚到底叫几人来帮忙的?」疑问的眼神往后瞟。昨晚她是知道有一堆人来,但知道是房东叫来的她也就没管了,睡她的美容觉比较重要。

「我叫来二十个免费劳工。」李纪云跟了进去,慷慨的回答。他们应该都去挂病号了吧!

入眼的是一个小客厅,只有容纳一组沙发跟一台冰箱,墙边有两架柜子,照李纪云的看法,这个小客厅根本是掩人耳目用的,昨晚他就差点被骗过,要不是觉得实在太过怪异,打通整栋楼的房间客厅的格局怎么这么小,于是趁她不注意时打开「地狱之门」,这才发现恐怖的景象。

「可怜的家伙们。」虹分出一丝丝的怜悯替他们哀悼,打开第一道门,原本积满的垃圾山已不见,包括原本应该存在的家具也都被清理掉了,整一个宽敞的空间,「可惜地板不太干净。」美中不足的地方。

「我会请人来重新铺过。」

「那就好。」随手顺了下秀发,赞许的说。

「喂!你们当我是死人啊!这么大刺刺的闯进我家,还想随意乱动我的房间,别以为妳是我的邻居我就会对妳客气!」当她好欺负啊!惹到她不爽,就将他们的力气吸光,到时要杀要剐就随她了。

「妳搞错了!」虹娇媚的笑说:「关于妳的房间,那是妳跟房东之间的事,至于我,是来帮妳打扮的。」看着眼前四道关上的门,虹实在是没有勇气尝试打开,怕再见到另一堆垃圾山。

「没事干麻打扮?我又没跟人有约。」她能保持干净就是奇迹了。

拢拢低垂的衣服,让原本就暴露的穿着露出更多春光,「聚会啊!小姐,别跟我說妳忘了,不然妳的份就只好由我代劳了!」她可是非常乐意的。

「对吼!都是这个白目房东来乱,害我都忘掉了!」狠瞪了站在一旁的男子一眼,她拉开浴室的门冲进去。

放下捂住鼻子的手,虹风情万种的昵了房东一眼,笑说:「房东大人好定力喔!」从进门到现在,她摆了好几个撩人的姿势,甚至加大尺度,但眼前这男子非但没任何不良的举动,连回避也没有,不为所动的看着她们说话,足见他是名坦荡荡的人,这种人现在真的是稀有动物了。

「清白的女孩子不应该有这种放浪的举动。」依旧是酷着一张脸,李纪云说出他的观察结果。

抚媚的笑容僵了一下,「房东大人真是爱说笑,人家哪来的清白啊?」光看她的样子,十个有九个会认为她是被包养的情妇,剩下的一个是瞎子。

闪过刻意靠上来的娇软躯体,李纪云说:「我不知道妳为何要故意如此,也不想去管,所以妳也别来试探我。」真正的放浪女不一定是靠暴露的程度来表现,而是在一举一动中都会带着挑逗,而且平常时很正常,只有在相中目标时才会展现挑情手段。

干笑两声,虹说:「住在这公寓的人,果然都没有一个正常人。」一个比一个神秘,一个比一个高竿。

李纪云略带深意的看着她,「我只希望这公寓能够一直平静下去,更不希望有房客出事,所以如果妳们有任何问题,在我能力所及,我会尽量帮助妳们。」他刚来时便察觉这四名房客都不简单,他看的出来,她们都把这公寓当成安身之所,并且都想隐藏自己的不凡,于是便都同时选中这栋很偏僻的公寓。

「眼前就有一个忙非要你帮不可了!」虹顺着话尾,将话题导开:「麻烦你将二楼的不良习惯改掉,我相信公寓的房客都会很感激你的。」

「当然,这是身为房东的责任。」

最好是!

看事情告一段落,小芸就先回去了─要帮心兰姐整理公寓。



「这几个案子就给志雄他们去负责吧!」阿拓将比较重要的挑出来,打算让得力手下去做。

「痾……这个,老大!」在一旁的启安一反常态,没有立即回应,反而吞吞吐吐的,似有什么难言之隐。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阿拓的心思依然放在档案上。

「是啊!志雄他们全进医院了!」猛擦汗,启安有点担心阿拓会生气。虽说这不关他的事,但这么多名高级下属在同一时段请假,身为主管,还是难辞其咎啊!

「进医院?」眉一挑,阿拓转过头看向他,严肃的说:「怎么回事?是被谁送进去的吗?」他知道自己手下的能力,能一次将他们全送进医院,可见这次的对手不同一般。

「这……算是吧!」启安实在是不知该如何说清楚,只能把自己所知道的说出来,「就在昨晚,纪云打电话给我,要我给他一批人,说是要处理一件麻烦的事……」

「纪云!他向来不会主动去惹事的,除非是事情找上他。」

「我也是这么想,而且纪云对公司平常也没什么要求,这次他难得开口,我怎么也不能推却啊!就连志雄他们,也都是抢着去,所以我就准了!想说再怎么麻烦的事,有志雄他们也就够了,谁知道才一个晚上,就一个个都挂病号了!」启安口沫横飞的说。

沉默了一会,阿拓又问:「医院方面怎么说?」

「初步判定是中毒,但实际情况还要等检验报告出来。」

「中毒?」志雄他们到底被叫去做了什么事?阿拓疑问着,但对属下的安危倒不担心,因为纪云并没有传来任何警告消息,而且如果真是去做一些高危险的事,那纪云第一个找的肯定是自己。「今天找个时间去了解一下情况。」

「好!」将这事排进行程里,启安明知故问的说:「老大还有什么事吗?」

「恩……曦晨那方面没出现什么问题吧?」

果然问了!阿拓每天起码都要问一次。启安在心里偷笑,但表面上可认真了,「当然没问题,她跟海棠处的还不错,不过扬风昨天闯进一名外来者,张静还打电话来说要我们的保全系统要多加改进。」分明是打来嘲笑的。

「哦!然后呢?」他知道肯定还有下文。

「跟张静喝茶聊天后,再跟阿渚打一架就离开了!」启安的语气带点惊叹,因为那个侵入者竟然能够与阿渚相抗衡,足见那人的不凡了。

「嗯!」阿渚说的人就是她吧!这时阿拓的电脑响起声响,是有人来信了,阿拓一边打开邮件一边对好奇靠过来的启安说:「不要过来,这是特级机密,不是你能看的!」

启安一听,立刻闪的远远的。「又是一个大麻烦。」这是他闪的快的原因。

「不是我们的麻烦,我们只要从旁协助就好了!」阿拓看完后立刻删掉信件。

「还好,那接下来……」

「不变!等他们有进一步进展后我们再行动。」目前还没插手的必要。

「是!」



「扬风不错吧!」秋棠问。扬风的校园景观是经过名师特别设计的,耗资上千万所换来的自然是令人赏心悦目的美,但并不对外开放,想观赏就成为扬风的一份子吧!

「蛮漂亮的一间……牢龙。」对她而言,局限的生活她过不惯,即使大多数的人都认为理所当然。九年教育已是她所能忍受的极限,学校的填鸭式教育更令她难耐,所以她的出席日仅达标准,山里有更多的事情等着她学习,更何况她还有个学者父亲。

「怎么说?」

「有花有草不代表就回归大自然,不然直接在头上戴个花环不是更好。」身边随时都有大自然。

「妳可真挑剔。」

「我是山的孩子。」曦晨仰头看天,看着白云飘过。

「繁华的都市也有让人着迷的地方。」秋棠心中有了打算,沿着围墙,默默的算着距离。

「是吗?目前我体会不出来,我只知道高楼林立的城市会让我感到压抑,而阴暗的角落总是上演残酷的竞争。」让她有破坏的欲望。山里多单纯,饿了便吃,饱了就停,不多取不贪拿,不像人类,总是要不够。

在一个定点停下,秋棠说:「既然都来了,就见识一下吧!说不定会有令妳感兴趣的事物。」说着,打开一个暗格,按下密码,围墙便开出一道小门,也没招呼一声,就径自走出去。

曦晨不置可否的跟着出去,看到秋棠正在打手机,不一会车子就开来了。

「要去哪?」

「这里虽然不是最繁华的地段,但还是有几个地方很不错,既然妳嫌待在扬风无聊,那就出去走走吧!」




大小姐林雅诗捂着头呻吟,想到今天收到的消息,头又痛了起来。「天啊!为什么麻烦总是接连不断?才刚解决完自治会内部纠纷,马上又来一位问题人物!」她很想建议学校拒收这号人物,但那是不可能的。

「之前就有听到风声说他又要转学了,没想到却转到我们这来。」张伟帆也一个头两个大,「这根本是一个超大的烫手山芋!」因为他们根本管不动他。虽然两人身家背景雄厚,但跟人家一比还是有差距的,更何况对方是实力庞大的黑道世家。

黑帮的二少,恶名昭彰的恶少─蔡荣威。

「得想好对策才行,他下礼拜就就要来了!要不是吴明伦中枪住院,不然这事就推给他了!」经过那一晚,少主恢复了他的职权,现在吴明伦已是实际上的会长,「要不把他从病床上拖来。」林雅诗没心没肺的打着坏主意。

「他根本不买任何人的帐,叫他来也没用!」转念一想,张伟帆没啥大脑的建议:「这事要不要通知少主?」在他心中,少主神通广大,一定有办法的。

狠狠瞪了他一眼,林雅诗怒道:「如果你不想坐这个位置,大可以去。」如果什么事都要请示少主,那要他们这些人做什么?更何况她看的出来,少主并不想掌控自治会,而是有其他目的。

看大少爷被训的憋模样,一旁的干部憋笑的痛苦。他们倒不担心,反正他们是属下,上面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

「陈宝山,你那边都连络好了吗?」大小姐忽然将苗头转向另一名干部,专门负责情报及外交事宜,也是自愿当炮灰去探蓝清的底的那一位。

「都好了,相信松云会有一段平静日子。」没有人会想要去招惹蔡荣威,所以安分守己是必要的。

「那……那个叫蓝清的转学生呢?」少主指示要特别关照他。

「有通知了,听蓝清的语气应该也是打算避开。」他才不信那小子躲的了,就算没去惹他,蔡荣威肯定也会主动寻他晦气,不说别的,光那张脸肯定就会碍了蔡荣威的眼,而自己就等着看戏。陈宝山幸灾乐祸的想。

在场的人什么都想到了,也去预防了,但偏偏却遗忘了一人的存在,一个被蓝清耀眼光芒掩盖住的人─阿九。



刚从超市出来,阿九提着大包小包,一路悠晃的走回去。

「幸好这家店离公寓不远,不然到家时,手也断了。」不是阿九不骑机车,而是她……不会骑。她也曾努力学过,但每当机车发动时,她立刻会全身僵硬并在第一时间跳开,反覆试了好几次,情况依然没变,她也就只能暂时放弃了。

正在琢磨待会如何将邻居的珍藏给挖出来,阿九加快脚步,却在途中发现一群人围住两个人,那是一男一女,男的流里流气,满口恶言加上态度嚣张,属于欠扁的那一种,至于女的,长发飘飘,身材健美,脸蛋皎好,十足美人胚子,只可惜神情偏于冷漠,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依常理,势单力孤的两人应该害怕甚至求救,但事实并非如此。就见少女手持长木刀,点、拨、抡、转,俐落的将试图攻击的人给一一打翻在地,但看的出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不至伤人太重,至于男的下手就重了,他的身手不如少女,出手却非常凶狠,根本不管敌人的攻击,因为大部分的攻击都被少女给化解,让他无后顾之忧的下重手。

看了几秒,阿九认为这场斗殴的始作俑者肯定是那男的,因为他一边打一边说着挑衅的话,将前因后果都都说了。「那女的用的功夫有点熟悉……」

很快的,那群人见人多起不了作用,开始纷纷溃散。「马的!算我们倒楣去遇到疯子!」

「操!有种就别跑!」男子说着就捡起一块石头丢了过来,就在快砸到人的时候,石头忽然失速掉了下来。「马的!很痛耶!」发出惨叫声的不是别人,而是那男的。

出手的是那少女,木刀狠狠的敲在男人的手,肿起了一大包,但却是在石头丢出去以后,她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做,导致出手慢了一步,幸好石头被人击落,不然砸到人的头就可能会出人命。

没理会男的怒骂,少女走过去,捡起那石头,发现有枚一元硬币镶在外层,而且是币面朝外。转过头去寻找她认定的出手对象,但哪里还有人在,只有一阵风吹过,卷起地上几片落叶。


看网友对 第一章试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