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二章聚餐

第二章聚餐

厨房里,四个女人加一个女孩正大眼瞪小眼,看着流理台上一大堆的食材,又看看身边的人,期待出现个奇迹,或者某个自告奋勇的人。

最后还是小芸耐不住诡异的气氛先开口坦承:「我……我会煎荷包蛋。」她算是看出来了,心兰姐的底细她一清二楚,自然不抱期望,至于其他人宁愿饿死也要先等别人先表态,便只能由她先开口了。

又不是要荷包蛋吃到饱。众人想。

「我会洗米煮饭。」古心兰跟着招供。毕竟不能太期待一个生来就是当大小姐的人会下厨,家里有厨师,她只负责吃。即使现在搬出来住了,早餐是去早餐店买,中午店里提供伙食,下班时先买好晚餐再回家,而会煮饭还是因为当懒的出门时还能开罐头来下饭。「我还知道咸咸的是醋,酸酸的是酱油……」她有点得意的说。

颠倒了吧!其他人感到自己额头好像有三条线滑下来。

「别看我!我都只吃外送,不过泡面的技巧一级棒。」宅女的生活造就了这绝活。

五个女人围在一起吃泡面聊是非………感觉好凄凉!

至于明明下厨一把罩的虹,则脸不红气不喘的说:「不是放一锅水下去煮到熟就行了吗?」开玩笑!她可不想以后天天帮这帮女人煮饭,只要今天承认会,她可以想见以后要是她们之中有人饿了,绝对会跑来找她要她开伙,而且是二十四小时不分时候的,这群女人可不知道客气两字怎么写,这时候装死绝对是最明智的选择。

能吃吗?众人怀疑。

不得已,只能将期待的目光看向尚未表态的阿九,只见阿九一本正经的说:「烤肉我倒是很在行。」这可是野外求生的必备技能啊!

又不是要举办营火晚会…… 

厨房里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现在怎么办?」虹有点心虚的问。当初只想着把邻居的私藏给挖出来,却没料到这么多女人,却只有她会下厨,但她怕被逼当台佣,所以也不敢承认,结果陷入这种局面。

「干脆买现成的好了。」她还是习惯吃外面的,而且经由她们这几个人做出来的食物,能不能吃还是一个问题。

古心兰看着堆满流理台的食材,心疼的说:「那这些东西怎么处理?这么多食材,可不能浪费,会被雷公打死的!」这可都是食物啊!

「先放着吧,我肚子已经饿了!」她拿起厨房里的电话,「妳们想吃什么?」她准备打给她常叫的那家店请他们外送。至于那堆食材,在她眼中已经与垃圾无异,她也不烦恼如何处理,反正这里又不是她的厨房。 

虹在一旁看不下去,赶紧阻止,「等等!我会……哩,妳还真想叫啊!」她差点承认自己会煮饭,幸好及时改口。

「不然勒?还是妳就照妳說的,把东西全都丢下锅去煮到熟,不过先说好我可不吃,我还是要叫外送。」她想起清晨那十几名被叫来当苦工的壮汉,当时铁青的脸色与痛苦的颤抖,以及想吐又吐不出来的难过表情,不禁怕了起来。她绝对不吃这群女人煮出来的东西。

「这个……」真这样煮,她也不敢吃。

「我这边也有烤箱可以用喔!」古心兰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干的话。

「又不是要烤吐司,而且也没有草莓酱!」

「我喜欢抹花生……」

「心兰姐,妳就不要再添乱了!」小芸满头黑线的阻止跑题。

就在这群女人快暴动的时候,阿九忽然低喊:「妳们先别出声!」

「干嘛!」

「怎么了?」

「咦?那是什么声音?」

「听起来像是… …」炒菜的声音!这群女人的双眼顿时冒出万丈光芒。



扣!扣!

打开门,李纪云看到敲门的是一向乖巧的小芸。「有什么事吗?」看的出小女孩有点紧张,李纪云露出善意的笑。

「那个,叔…房东哥哥,」其实小芸并不是紧张,而是心虚,在做坏事,所以嘴巴一定要甜,「我想要跟你借点东西……」小芸低下头,借此掩饰她的不安。

「借什么?」

「借……」在四票对一票压倒性局面下,小芸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来做这诱饵,吸引房东大人的注意好方便其他人下手,所以对措辞的选用一时之间还真没想出来,只能拉着尾音企图拖延时间来蒙混过关。

对小女孩的迟疑,李纪云开始有些怀疑,但依然耐性的等着,想知道她找自己的目的为何。「或许来找我并不是她的意思,而是被强迫的。」看着小芸懊恼的神情,这样的想法不由自主的浮上来。

就在这时,厨房里传来碗盘碰撞的声音,李纪云回头张望了一下,本想进去查看又猛低回过头,原本应该在门口的小芸早已不见踪影,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声东击西!」他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好笑的摇摇头─看来自己得再重做一份了。

他想起这群房客今天要聚会,而她们之中没一个看起来像是会煮饭的,所以便把脑筋动到他这来。「不过,应该不够她们吃吧!」想了想,他回到厨房把冰箱里所有的食材都拿出来,继续开伙。



「才这点不够吃啊!」古心兰很是烦恼的说,动作却没慢下来,快速的连挟几块肉。

「房东只是煮他一个人的份量,当然不够我们吃,过一会儿等他煮好再去拿咩!」阿九没心没肺的跟着拈起一块肉吃起来。「不错!」这手艺可以啊!开馆子绝对赚。

「能吗?再来房东应该会有防备了吧!」虹也抢了一块来吃,心里盘算着等一下再去拿的时候一定不能抢着吃,先让其他人尝尝看有没有被加料再说。

「管他的,大不了把他敲晕,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去拿了。」王媛玲毫不客气的挟了一大堆到自己碗里。

这举动立刻引来众怒。「妳这土匪,妳不但说话像土匪,连动作都像土匪!」虹懊恼的说,赶紧又挟一堆菜,生怕吃少了。

只有小芸没吃,整个人哀怨的缩在墙角,罪恶感不断的冲击着她的良心。

「小鬼耍自闭啊!」王媛姈没天良的忽然冒出一句话,再度打击小芸。

「喂!妳不要欺负小芸好不好!」古心兰见不得自家妹子被欺负,发出正义的谴责,但说归说,依然吃得起劲,「人家小芸一直都很乖,却要被妳们逼着去做坏事。」可怜的小芸,啊嗯……好吃!

「别忘了妳也有举手。」阿九吐嘈。

「我是她姐!」古心兰理所当然的说着。

众人无言了,纷纷向小芸投向同情的目光,有这种姐姐,真是难为她了。

虹眼明手快,趁其他人抬杠时抢到最后的食物,在众人杀人的目光下美滋滋的放进嘴里,「吃完了耶!再去拿吧!」

恨恨的瞪了她一眼,阿九说: 「再等一阵子,让他松懈,我们先决定等等换谁去敲门。」

「那简单,刚刚谁出槌就谁去。」虹记恨的看向土匪。

出槌的人猛低站起来,头一抬让鼻孔朝天,嚣张的说:「去就去,还怕他不成!」她决定等下房东如果敢啰哩叭唆的话,就直接开扁。

「祝妳好运!」但是很显然的,其他人都不看好她,都用一种很悲壮的表情看着她,就差来一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来为她送别了。

虹转过头用很沉重的语气说:「小芸,以后二楼就给妳住了!」

「我靠!老娘不发威,妳们都把我看扁了!」她怒了,边走边说: 「不用等他煮完,我直接把他抓来替我们煮。」

「哦!好主意!」众人猛点头:「早该这么做了!」现成的台佣啊!

但是她刚开门准备冲去楼下时,却猛地撞进一具胸膛里,头顶响起一声闷哼,「如果这是做房东的福利的话,我很乐意接受,但希望下次能轻点。 」面对投怀送抱的软玉温香,李纪云不客气的用双手搂着她的腰,发现两人的身形意外的契合。

「放!手!」一时挣脱不开,她咬着牙说,忍着不把拳头吻上那张一脸享受的脸─太欠扁了。

李纪云看了房里其他四人一眼,全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不想当众表演,只好不舍的放开一手,将目光移到桌子上,「那几块盘子好像有点眼熟啊!你们谁能跟我解释一下吗?」他是故意明知故问。

王媛玲站在一旁正准备发难,一听这话顿时心虚了起来,赶紧大声嚷嚷:「嗳呀!房东大人你来的正好,你也知道我们今天聚餐,但你可怜的房客─我们的手艺都不太好,我们正烦恼该怎么办呢!房东大人你看起来就是一表人才,威武不凡,文武双全,想必下厨也难不倒你,你能展现你高超的厨艺,帮我们煮一顿好料的吗?」她带着谄媚的笑劈哩啪拉的说出一堆阿谀奉承的话。

太可耻了!众房客一阵心痛,均心想:「不是说要把房东抓来煮饭吗?现在却变成是拜托人家帮忙,也变的太快了吧!」

李纪云看着身旁的人,又看其他人个个痛心疾首的模样,也大概猜想的到他这群宝贝房客们的不良意图,斜睨着看着被众人鄙视的目光逼的快跳楼的人,笑笑说:「我记得妳叫王媛玲吧! 」

「怨灵……真是贴切啊!」虹心有戚戚焉。

「就是,看她平常那邋遢样,半夜出门肯定会吓坏不少人。」阿九接话。

古心兰很自然的就顺着话尾说:「幸好她很少出门,不然我们这公寓就得改名叫幽灵公寓了!」

不良房客们当着当事人的面交头接耳,纷纷发表自己的感想,还故意说的很大声,说的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喂喂!妳们够了喔!」

「咳!」见房客们快吵起来,李纪云赶紧拉回正题:「帮妳们煮是没问题,不过……」故意拉长音,看着王媛姈,「我希望妳能不要再故意制造垃圾。」

「没问题!」众房客们一致同意。普天同庆啊!这个世界又干净了一些。

王媛玲气的哇哇大叫:「妳们凭什么替我答应!我才不要!」她激动的想跳动,这才发现她从一开始就被李纪云一直搂着没放开,那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的圈着她,让她一时难以撼动。「你要搂到什么时候,还不快放开。」她竟然一直被吃豆腐却没发现,亏大了。她懊恼的想。

李纪云从善如流的松开了手,拍拍她的肩,让她稍微镇定下来后,才用很缓和的语气说:「不要怕!妳仔细看看,这里是『我们』的公寓。」特别加重『我们』两字,是想告诉她,这里只有四名和蔼可亲的房客跟一名成熟稳重的房东。恩……,或许带点不良企图,但不管怎样,这里都没有人会想伤害她。

「我……」王媛玲听出话里的真诚关心,一时心乱如麻,不知道该不该放下心防,不知道该不该改变她多年来的生活方式。

俯下身,李纪云在他耳边轻声说:「昨天晚上是我把妳抱上床的。」

「哪尼!」她跳起来,顿时没心思去想这些小事,只紧紧捂着衣服倒退离他远远的,一脸惊慌的指着他,「你你你你你!你有没有对我怎么样?」

李纪云失笑摇头,「没有,不过我听到妳說的梦话了!」看着她羞愤交加的神情,甚至还有怯懦自卑,他不由得上前,态度诚恳的说:「我必须要跟妳道歉,昨天是我说错话了,揭到妳的伤疤……」

其他房客们看着场面开始变的正经并涉及隐私,不由得面面相觑,最后默契的转身离开房间,给他们一个安静私密的谈话空间。

阿九最后一个出来,轻声将门关上,才有感而发说:「剩下的就交给我们的房东大人处理,希望能一次把那只怨灵的毛病给治好。」

「肯定能治好啊!」虹摇头晃脑,一副能掐会算的高人模样。「我看他们两个有戏。」

「这么快!」阿九惊道。

「当然,那只怨灵一看就知道没有感情经历,又碰到房东大人这么优质的男人,沦陷只是早晚的问题。」虹信誓旦旦的说。

「那我们就等着看房东大人如何捉鬼收妖了!」说完,阿九转头看着从刚在一直在探头探脑的古心兰,问:「妳干麻?有东西忘在里面了吗?如果不是很重要就晚一点再拿……」

「不是不是!」古心兰打断她的话,一脸疑惑的问:「妳有看到小芸吗?她是不是还在里面?」

「没啊!我是最后一个出来的,里面就剩那对孤男寡女……,哇操!」阿九猛低反应过来,整个人迅速冲出去,还怪叫:「小看那个小鬼了,原来这么狡猾,竟然偷跑!」

「什么偷跑?」古心兰还在状况外。

虹也想到了,不过跑之前还是很好心的拍拍她的肩,提醒她道:「快走吧!不然晚了就吃不到房东大人煮的好料了!」

「好料!」古心兰这才省悟,不由哀嚎:「小芸,留点给我啊!」

看网友对 第二章聚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