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三章各方的连结

第三章各方的连结

怀着必死的决心,何琇雯来到魔女公寓前,即使已下定决心,但对即将面临的地狱仍有些犹豫不决,深吸了好几口气,才使恐惧的心平复了点。

她从没想过她会有再来这里的一天,几年前那场原本充满期待的会面变成刻骨铭心的地狱之旅,如今想来仍余悸犹存,若不是电话打不通,『她』也一直没上线的话,她根本不想亲自过来。

「该死的怨灵!」咬牙低声咒骂,此时琇雯无法保持平日的端庄,弥漫整间的脏乱恶臭任谁都会想退避三舍,而现在她却必须要主动自投罗网,心情自然奇差无比。

同样是富豪之女,两人的境遇不尽相同。

何琇雯的父亲是个很彻底的烂人,婚前私生活糜烂,结婚后同样肆无忌惮,而且也不想花钱包养情妇,玩过就散,如果是看对眼的一夜情就算了,偏偏他特爱欺骗无知女性,等把人哄上床后隔天就拍拍屁股走人,根本不想负责任,保护措施又不确实,于是怀着身孕的女子都纷纷上门了。

他也被告过很多次,都是拿钱摆平,进牢没多久又被保释出来,来来去去好几回,直到现在依然官司缠身─还不只一条,原本的家大业大被搞到积弱不振,但依然死性不改。

正室出身的琇雯高中一毕业,跟她父亲要了一百万后就搬出来住了─母亲早被气死,她也了无牵挂,更何况实在受不了一屋子的乌烟瘴气,干脆眼不见为净。

为了跟家里彻底断绝联系,她还特地跑远一点,隔了好几个县市,找个淳朴安静的小镇过生活。她知道一百万看起来很多,但花起来很快就会没了,所以也不敢乱用,很老实的打工赚经验,生活慢慢稳定下来。

尽管她很想安静的过自己的日子,但漂亮的外表跟柔弱的气质还是为她招来不少麻烦,对于男性生物的试图亲近或邀约,她是一概拒绝,毕竟看透了她父亲那票烂人的丑陋德行,让她实在难以对男人抱有什么期待,于是有人弃而不舍也有人紧缠不放,更有人不择手段。

而这时正是周玉芬跟蔡舜泓打的火热的时候。

当时周玉芬刚好经过,身后跟着一票小弟招摇过市,看到高中同学被人欺负,纤手一挥,几十号急欲表现的小弟怪吼怪叫的跑过去,劈哩啪啦把坏人打残,美人安然无恙。

原本没什么交情的高中同学又重新认识,两人互相聊心事,说说彼此情况,不时相约出来增进感情,于是小镇附近的人都知道了,看起来没什么杀伤力的小绵羊也是有人罩的,还是大姐大级的,想动歪主意还得先惦量惦量。

生活又恢复平静了,琇雯平日里除了打工外,也上网投资一些产业,小赚小赔无关紧要,主要是学习跟吸收经验,她以为日子会就这么平顺下去的时候,『怨灵』缠上来了。

每当她对某支股票有兴趣,猛查资料比对时,就会有一个不请自来的『怨灵』在旁边指手画脚,一开始她是采取直接无视,后来发现『怨灵』的预测都挺准的,也就开始采信,并出言请教,最后还问:「妳帮我有什么目的?」

怨灵:「我需要钱,但我没钱,妳给我钱,赚了我们平分。 」

考虑再三,琇雯决定先给个三万试探,一个礼拜后她收到二十万,接着来来去去几十次,她都只给三万,而收到的钱最低都有五万,最后一狠心,一百万直接丢过去,然后就没下文了。一个月过后她的心都凉了,直到有一天,她忽然发现她的存款暴增了两个零,而迟迟未上网的『怨灵』也出现了,「抱歉,我太累了,睡了好几天,所以比较晚转给妳。」至此琇雯算是放心了。

有一天,两人约出来见面,但『怨灵』打死不出门,琇雯只好直接去她住处,以防万一还找玉芬一起去,结果是两人快快乐乐出门,呼天抢地的逃回来。

后来,玉芬来找琇雯求助,二话不说,琇雯马上收拾行李带着玉芬远走天涯─跑了好几个国家,边玩边散心,顺便把小孩生下来,过了半年后才坐船回来,期间趁机买下青梧私立高中的股份,再利用权力安插两人进校当教师。

但安静的日子才过没多久,麻烦又上门了。

这次是琇雯的家人找上门来,她父亲的事业终于不堪支持奢靡的生活跟养一大票私生子,濒临垮台了,于是有人想到当初琇雯拿走的一百万。

那时她离开时公司运转还算良好,所以她父亲给钱给的很阿沙力,她投桃报李,同样还的很阿沙力,结果问题就出在这,给的太阿沙力了,她家人意识到现在的琇雯应该很有钱了,便食随知味的又来要了好几次─一百万随随便便就拿出来了,想必她钱很多,不榨干她怎成?

在不胜其烦下给了几次后,她家人胃口越来越大,而且还拿的理所当然─就当是拿利息了,琇雯也受不了了,义正严词的拒绝好几次后,恐吓威胁也就上门了,几次事件过后,琇雯便又再度踏入魔女公寓。

印象中应该没有人的一楼窗户开着,光线幽黯但看的出明显有人住的迹象,虽然觉得奇怪但琇雯此时无心理会,直接上了二楼,按了门铃……… 

「咦?琇雯妳怎么来找我?」王瑗玲惊喜的说,没注意人家的脸色惊疑不定。

看着跟印象中邋遢形象完全不同的朋友,琇雯往外抬头看天,没下红雨也没天崩地裂,为什么她会穿的如此清爽?「妳生病了?」琇雯不确定的问,同时往后略退。

「妳才有病,先进来吧!」王瑗玲给了她一个白眼,「表情不要那么惊恐,我的房间被人清过了,不会再把妳吓跑了。」

「谁这么有能啊? 」掩不住好奇的问。

「新来的房东!」瑗玲气愤的说:「那家伙很过份,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闯进我的房间,还把我很多东西都丢了,害我很多资料都找不到,连手机都不见了。」

「挺有魄力的房东。」这是她的感想。

「不要笑!别以为我没看到妳的嘴角上扬,看到我被欺负妳很高兴吗?」

「我是为妳变成正常人而高兴。」

「少拐着弯骂我不正常,告诉妳,在这间公寓里我还是最正常的。」逮着机会,王瑗玲开始大肆抱怨房东如何恶质,其他房客如何排挤她。

而琇雯只是温柔的倾听,她知道她这位朋友的心防正在慢慢卸下。




「很难得妳来找我。」倚着栏杆,张静看向操场上嘻闹的学生。

「找妳代表有事。」周玉芬冷着一张俏脸,不紧不慢的喝着罐装咖啡。

「我知道,说吧!在我能力范围内。」扶正歪掉的的眼镜,企图掩饰眼中跳动的火苗。

不过还是被一向敏感的玉芬察觉,「妳的心又再噪动了,这几年在扬风还是磨不平妳的性子吗?」

「好很多了,没以前冲动,枯噪的日子容易使人意志消磨,起码看到学生们在闹腾,不会那么容易热血沸腾。」为了查那件案子,她必须在扬风坐镇指挥,老堂主在时还好,她只需在一旁学习,偶而还可以出去跑跑任务,或为学生出头,日子过的还算有滋有味,但老堂主一出国,所有的担子都往她身上丢,扛不住也得扛,没办法再恣意妄为。

所以对这位好友的到来她是感到挺高兴的,起码有个名目可以出去晃晃。「妳还没说来找我的目的。」

「地虎会、青竹帮,要请妳帮忙清理一下。」

张静皱起秀眉,「就这样?」

「就这样。」

「我没出手的机会。」张静不乐意了,就两个小帮会,她吩咐一声就是,根本不用费什么手脚。

「本来就不用妳出手。」周玉芬受不了她爱瞎起哄的个性,给她一个白眼,「我不好动用我家的势力,只好麻烦妳。」

「说什么,这哪算麻烦?我们什么交情? 」张静一副豪气干云的模样。

「打出来的交情。」一场误会让两人上演了一场真人PK,后来是蔡舜泓出来阻止,两人才正式认识。想到这,玉芬的眼神又变柔了。

「所以说,这种小事我当然帮,不過妳真的准备动手?」

「他们的所作所为超过我的容忍底限了。」

「哦?」

「我的学生被人打伤住院了。」啪!罐装咖啡被捏扁,咖啡洒了出来。

「啧啧!难怪妳比平时更冷,原来是这样。」话锋一转,张静又露出本性,「妳真的没有其他想要下手的目标?」

冷冷的看着张静,沉默了一阵才说:「黑帮要不要?」

「嗄!」张静垮下脸,「妳在开玩笑吧!」

「阿斌找到我了!」她试探道。

张静有感而发,「小鬼效率不错啊!」

玉芬朝她猛放死光,「妳果然有份!」她本来就在怀疑,没想到真是被人出卖。

「冤枉啊!妳也知道那小鬼挺贼的,我虽然应付过去了,但他本来就没打算从我这挖出妳的消息,估计只是想确定范围。」玉芬刚失踪时她就被盘问过了,幸好是真的不知情,不然还真不知会被怎么逼问,后来玉芬主动连络她时,她也很义气的没有通风报信。「妳的行踪迟早会被找出来,这是一定的,可不是因为我的关系!」

「哼!」

「跟他说吧!婷婷那么可爱,妳不能剥夺他看女儿的权利。」她询询诱导。

「再等等吧!」她知道她在逃避,但她确实还不想那么快面对他。



在街上茫然的走着,没有任何目的地,身旁车辆快速飙过,擦身而过的行人谈笑风生,霓虹灯闪烁映照在年轻的脸孔上,是对已发生的事实无力改变与不知所措。

昨天以前,她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快乐女孩,过着自在而悠闲的生活,烦恼之于她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样,闪啊闪的随时就会消失不见,因为在她身边总是会有人帮她动脑筋,解决她无法解决的问题。

如今因为她的冲动莽撞,害他身受重伤躺在医院,虽然无生命危险但全身伤痕累累包满绷带看的她揪心,无意识的痛苦呻吟更是令她难受,那是一直跟她形影不离的人啊!

是不是真的要付出一些代价,人才会成长?是不是要尝到失去的痛苦,才会懂得珍惜?

站在医院的门口,左明心开始害怕,害怕看到受伤躺在病床上的陆天晴。虽然没有人怪罪她,两家的家长对她也只是轻微的责问,老师也是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但看着病床上的人,内疚啃蚀着她的心,她无法欺骗自己,最根本的原因确实是因为她的无知莽撞才造成现在的后果。

如果当时自己不冲动,现在就不会这样了;如果当时她有能力独自应付,现在躺在医院里的,就是那些流氓了!

这样的想法一冒出头,就再也无法遏制,左明心头一个想到的是老师:「周导打架很厉害,对付不良少年跟打沙包一样,而且毫发无伤,对付那群流氓大概也差不了多少,但老师应该不打算教我,不然平时就会开口指点我跟晴天了。」两人平时对何导那么上心也不是没有目的的,对周导俐落的身手可是印象深刻,可惜周导似乎无心传授,对此两人也没什么办法。

正懊恼之际,她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侧门出来,双眼霎时发亮,「是她!」顾不上周导的警告,追了上去。



「是这个吧!」阿九将药袋递给倩雅。

「不好意思,让妳多跑一趟。」倩雅接过手放进自己的包包,有点汗颜,「明明就放在身边,出来时还是忘记拿。」虽然脚伤没什么大碍,但走起路来还是会一跛一跛的,真要到五楼,也是一种折磨。

阿九轻笑不语,扶着倩雅向机车停放区走去。

「阿清也真是的,明明约好了又临时有事,幸好妳有空,不然我还真不想出门。」发动机车,招呼阿九坐上来,「不过阿九妳真的不会骑机车吗? 」她真的很好奇,在这年头竟然还有不会骑机车的人,这可比保育类动物还稀奇。

「恩。」阿九心不在焉的回答,微侧头,果然发现有人跟在后面。「是昨天的小女孩,跟着我做什么?」看向车头,时速不到四十公里。

「怎么了?」

「没事。」




站在巷口前,直到倩雅骑着机车消失于视线外,阿九才淡淡的说:「出来吧!」

墙脚边,左明心踌躇了好一会,确定对方是在对她说,才缓缓的探出身子,赶紧打招呼,「妳……妳好!」

看女孩仍喘的厉害,显然一路上的奔波让她大感吃不消,但阿九没软下心肠,「如果妳的理由不能说服我,我不介意再走一趟医院。」果然还是不应该救人,麻烦上门了。

虽然没感受到阿九的杀气,左明心仍然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她知道阿九的语气虽然平静的没任何起伏,但并不代表不会对她不利─那是一种对待蝼蚁的心态,试问谁会在捏死一只蚂蚁时,心情会有任何波动,死就死了,又有谁会去怜悯蚂蚁也是一条生命呢?

左明心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忽然这么了解阿九看似平静的表情里隐藏的思绪,她只知道只要自己答的不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因此顾不得害怕,急忙鼓起最大的勇气大声说:「我希望妳能传授我武艺。」此时她才想起周导的警告,但也已经来不及了。

阿九目露寒光的盯着她,「在我还没做出决定之前,妳走吧!」得寸进尺的小鬼!

「我……」咬着唇,尽管全身颤抖,怕的冷汗直流,少女还是鼓起最后的勇气,「我希望变强!」她必须把握这个机会,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如果她就这么转身离去,那代表着这次能改变自己人生的机会就此消逝,明天依旧是原来弱小的自己,面对几十名流氓混混的无力抵抗,而她的保护者下次要付出的,可能不是只有进医院那么简单了!

这时少女脑海中浮现的是她跟少年过往的点点滴滴─小学时一起上下学,一起调皮捣蛋,被邻居修理;中学时一起翘课跑去玩,回家被父母教训;上高中时两人第一次跑去看电影,虽然没有明说,但两人心里知道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因为直到电影结束时他们交握的手都没有放开;每天早晨少年来叫醒她时,都会先在她额头亲吻……… 

最后是在巷子里,少年为了保护她,扑在她身上任由棍棒临身,滴在她身上的血是如此的触目惊心,躺在病床上的他更是让她心疼,她知道少年的伤势虽然可以痊愈,依然可以正常的生活,但很有可能会妨碍到以后的武学进展,而这一切本来都可以不用发生的。

「我想要变强!」再一次的大声喊出来,是借此对抗阿九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更是对想要变强的强烈渴望。

变强……… 

简单的两个字,来自灵魂的强烈呐喊,意外的触动了阿九的心灵深处,在几乎已经遗忘的心灵深处,那不曾停歇的身影,浪迹天涯时也不放弃任何一个可能增强自己的机会,只是为了能更厉害些以打败可能出现的对手。

「呜!」

毫无征兆的,阿九一个箭步,抓住左明心的脖子使劲的往墙上撞去。

碰!

左明心只感到全身都快散了似的,疼痛不堪,脖子被钳住,连呻吟纾解痛楚都办不到,青涩的稚气脸孔因痛苦而扭曲,双手努力的想扳动勒紧自己脖子的手,却只显的无力。

「小女孩!想变强其实很简单……」阿九将左明心沿着墙壁被慢慢的举起,在她耳边用轻声却异常森冷的语调说:「死过一次后妳自然就会变强了!」

近在咫尺的森冷气息吹拂她的脸庞,那几乎令血液都冻结的冰冷杀意令她彻底知道自己的天真─她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

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原本就昏暗的小巷更显的阴森诡谲,只有阿九那犹如一滩死水般的平静双眼,在黑暗中依然清晰,宛如来自幽冥深处的生物在窥视,更让人觉得惊惧。

双手无力的垂下,不再试图反抗,依稀听到死神在向她招唤。她最后的一丝奢望也不复存在─她原本以为这是阿九对她的考验,只要能撑过去,阿九就会传授她武艺,现在想来只觉好笑,那纯粹只是自己的妄想。




「小芸,妳不去救人吗?」古心兰趴在窗边,小心翼翼的探出半颗头,抖了抖,「好像快出人命了耶!」原来阿九这么可怕,以后要离她远一点。

「不用。」小芸趴在床上,无聊的转着电视台,没心没肺地说:「真要杀人也不会选在公寓前面。」意思是,既然死不了人又何必多管闲事,如果真的杀人她也看不到,同样也管不了。

「可是……」很想跑去阻止偏偏又没胆的古心兰心里一番挣扎,最后还是认为自己的小命最重要,很孬种的缩回脑袋,跑去趴在小芸身边,抢回控制器,「我看到房东跑出来了!」将频道转到她最期待的偶像剧-『水井里的鱼』。

一听,小芸立刻用闪电般的速度跑到窗边-看戏!



「妳出手太重了!」李纪云面容不悦的说。如果不是察觉女孩还有生命迹象,他一定奋不顾身的扑过去。

阿九缓缓转过头。

李纪云以为阿九想对他出手,顿时全身绷紧进入戒备状态,但阿九却没任何动手的迹象,只是静静站立着,片刻后终于松开了手,任由左明心滑落,才说:「交给你了。」便上楼去了。

嘘了口气,李纪云走过去把女孩抱起来,看着阿九消失在楼梯间,喃喃的说:「竟然能让我头皮发麻,可怕的人。」他想不透阿九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在他知道的高手里,并没有一个人的特征跟阿九相似。「幸好她很安份,真闹起来不知谁能治的了她?」



「这样就没啦!」小芸大失所望。她期待的场景并没有上演-房东大人很理智的没有跟阿九打起来,这是一个了解阿九实力的好机会。

「小芸妳心地变坏了喔!」古心兰敲了她一下。「会出人命的!」

「唉呦!」抱着头,不敢反抗的小芸只能委屈的说:「我哪有?房东如果有危险我一定会去救他的!」她摆出一副不畏牺牲,在所不惜的样子。

「怎么救?」

「叫救命啊!」小芸说的很理直气壮。

「………」古心兰一脸木然的看着小芸。

被看的心很虚,小芸赶紧澄清,「我开玩笑的啦!房东在我们面前出事,阿拓哥肯定找我们算帐的。」重点是老妈肯定也会出面,到时她会死的很难看很难看,不是普通的难看。

古心兰扑过去将小芸抓在怀里用力蹂躏,「小芸妳真的变坏了!」先是离家出走,然后偷跑吃独食,现在竟然还会说风凉话看戏,再不教训真的快上天了。

「哇!我错了啦!救命啊!」

两人闹的正欢的时候,门铃声响起了。

古心兰喊道:「谁啊!」

「是我,房东。」

「来了!」古心兰一开门,就见一人形物体直往她身上塞,她下意识的抱住。「这是……」

「麻烦妳照顾她,我不太方便。」李纪云有点歉然的道。

「哦!我能理解……」不然她也不知该说什么,拒绝的话就太不通人情了,但她实在不擅长照顾人,转念一想,主意又打到小芸身上了。「放心交给我处里吧!」当然是丢给小芸去顾。

「麻烦妳了,晚安!」

「晚安!」关上门,将麻烦丢给早有心理准备的小芸,自个心安理得的继续看电视。



「没想到………」幽暗的房间里,阿九靠在门上,喃喃自嘲,「我竟然被影响了!」

『我要变强!』

左明心那发自心底深处的呐喊,渐渐的与那已模糊回忆中的身影重叠。

猛低甩头,企图将所有的回忆的甩掉。

良久,呼出一声,阿九恢复平常,走到窗前,看着明月当空,皎洁依旧,有感而发:「今人曾见古时月,今月亦曾照古人,古今月白月圆缺,古人欲已忘从前。」语毕,深吸了一口气,大喊:「老天你这个大浑蛋!」声音响撤方圆数里,久久不散,却没人出来抗议。

宁静的社区依旧宁静,附近的居民要麻当作没听到,不然就咕哝一声『魔女又发神经了!』,转头又继续睡了。

与陷入低潮的阿九不同,此时的蓝清正异常痛苦,浑身隐隐散发着蓝光渐转浓郁而至幽暗,又再发出耀眼蓝光随即转深,反覆不断,持续了大半夜才消停。

「终于……撑过去了!呼呼!」蓝清连爬回床上的气力的没有,只能浑身无力的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没想到……这么痛苦,下一次…肯定更难受! 」

就着月光,隐约可见整个客厅以蓝清为中心,朝四周辐射破坏的痕迹,所有家具都被推挤至墙边变形毁坏,而墙上更是整片龟裂崩坏,那是遭到强大推挤力量造成的。

「幸好察觉的早,先一步赶来这里,不然可不好解释。」这是她陷入昏睡前的最后想法。

这个藏身所是蓝清另外准备的,为的就是应付这种突发状况,如果在那所高级公寓遭到这种程度的破坏,后续的调查询问是少不了的。

看网友对 第三章各方的连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