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四章暗影

第四章暗影

看着下头五光十色的糜烂颓废,陆曦晨难掩厌恶神情。「这就是妳說的不错的地方?」封闭式的豪华包厢令她有种压抑的烦闷。

「这里让人们可以尽情放纵,不用顾虑现实的一切,他们的失态,只是一种宣泄。」叶秋棠笑咪咪的回覆。

「总该适可而止吧!」一阵骚动怒骂传来,是口角发生后的肢体冲突,「这算是另类的朋友间的友爱方式吗?」明明是同一桌的朋友谈笑风生,却一言不合的大打出手,是友谊淡薄的真实体现吗?

「酒后易怒是正常,只要不波及太大,店家不会出面。」果然,不久几名服务生上前制止,骚动很快平息,其他客人们也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依然做自己的事,「『星』酒吧是比较干净的消费场所,严格杜绝了不堪的情事发生,众多的客房提供给看对眼的男男女女。」海棠稍微解释了一番。她可不敢带曦晨去太过龙蛇混杂的场所,不然阿拓铁定翻脸。

为了让陆曦晨能接受都市生活,海棠可是绞尽了脑汁。对陆曦晨而言,不管带她去哪里,只要没有自由,都无法让她满意,所以海棠干脆逆向操作,先将都市糜烂的一面呈现出来,改天再去其他地方,循序渐进的引导,让『比上次好一点』的想法常驻在陆曦晨脑里,日子久了应该就能接受适应。

「包括毒品吗?」

「当然包括!」

「那是我眼花吗?那家伙正在兜售的是口香糖不成?」看着鬼祟男子遮遮掩掩的与人交易,陆曦晨强忍着出手的冲动,暗想:「果然还是不该来的,城里太多是非,一出手就很难收回来了!」

海棠一听,也皱着眉顺着曦晨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昏暗灯光迷离闪烁,若隐若现的人群劲歌热舞,不时有人尖叫大吼,足以掩盖任何上不了台面的不法勾当。

「我看不见……」不得不承认陆曦晨的确有奇特之处,就连眼力都异于常人,「山上长大的小孩眼睛都特别好?」

「我也看不见,只是感觉而已。」没理会海棠的揶揄,曦晨正经的说:「我以前抓过的山老鼠中,有一些也是嗜毒成瘾者,那种令人厌恶的气息让我印象深刻。」以前有次她正要将抓获的犯人送回警局,就有一人忽然发作,那求生不能的疯狂癫痴,令她作了好几晚的恶梦。

「说的真是拢统。」虽是这么说,海棠也没有追问,向她一挥手,「走吧!我们也去买包来尝尝鲜。」

陆曦晨略一迟疑后,还是跟了上去,边安慰自己:「我现在还算是旁观者……吧?」




这是一种包装方式跟口香糖类似的条状毒品,里头装了二十根跟牙签差不多大小的条状物,海棠拿起一根嗅了嗅,脸色顿变:「是梦幻天堂!」

「真是平易近人的包装方式,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实物。」看着很熟悉的绿色外包装,陆曦晨说:「就算当众拿出来卖,恐怕也没人会认为是毒品。」

「幸好它的价格无法跟口香糖一样廉价,否则受害者不在少数。」妥善收好后,海棠打算离去,一群黑衣人忽然包围了上来,一个个凶神恶煞,海棠神色淡然的说:「『星』酒吧什么时候也开始兼营讨债事业?」

「很抱歉,美丽的小姐!」领事者上前客气的说:「敝姓陈,是这 店的主管……」

挥手打断陈主管的长篇大论,海棠略显不耐的说:「什么事让你们这么劳师动众的?」事关梦幻天堂,她赶着回去跟阿拓讨论,没时间知道阿猫阿狗的姓啥名什么的。

陈主管没生气,依然客气的说:「两位小姐买了不该买的东西!」能直接掏钱买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家底,他可不想因为对方的失礼而去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

海棠美目微眯,敏感的察觉一些迹象,「你们知道有人在酒吧卖这东西,却没有把贩卖的人抓起来?」摆明是不敢抓人,背后应该牵扯到某些势力。

「小姐,这不是妳该管的事!」陈主管脸色一正,语气略带警告,想吓吓两名女孩子。

「这轮不到你来评断,你们老板呢?把他叫出来!」话一落,海棠原本柔弱的气质顿变,上位者的气势让陈主管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那是必须仰视的距离。

脸色变了变,陈主管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眼前这少女的身分到底是谁,无法决定应该用什么态度回话,只能小心翼翼的说:「很抱歉!老板不在。」他不知道他无形中变的卑微了。

「不在?告诉他我会再来找他的!走吧!」

看着即将离开的两名少女,陈主管咬牙带着人追上去,「等等!妳们可以离开,但东西必须留下来! 」天塌下来有老板撑着,他顶多陪着一起死。

「嗯?」

「老板交代,那东西必须在第一时间收回,不能流出去!」他只是尽忠职守。

「真是消极的做法,你们应该也没有照价赔偿吧!买的人东西不但被拿走,连钱也拿不回,久了就不会有人想买了,起码在『星』酒吧不会买,对吧!」海棠直接道出他们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陈主管更显卑微,「是!」

「告诉你们老板,有时候态度强硬一点会比较好,他怎么做都有人在看,不想得罪任何人的同时也表示对各方都讨不了好,真出事时不一定会有人帮。」

「是,我一定转告!」陈主管心头一凛,谨记在心。

「嗯!」海棠转头说:「曦晨,打给阿拓吧!我不想生事。」一直闷不坑声的,真当自己是壁花啊!找点事给她做。

陈主管听到『阿拓』这称呼时呆住,心存侥幸的想:「不会是他以为的那个人吧?」

曦晨嘴一撇,不情愿的说:「为什么不是妳打?」对阿拓,她是能避则避,那家伙生来就是克她的。

「他只会要我不要把事情闹大,就挂电话了,至于妳就不同了,他肯定直接过来,再说我也很久没坐他那台奥加迪了!」

拨了手机,曦晨得意的说:「应该不是,有次我『不小心』踢凹了一个洞,他现在只敢开一般的。」想到阿拓心痛的表情,她就有报复的快感。

「妳也真下的了手……」不过阿拓会为了一台车心痛?是装的吧!看着洋洋得意的少女一眼,海棠默默的想:「山上的女孩就是好骗!」

「又没踢坏!」这时手机接通了,曦晨直接劈头就说:「喂!阿拓吗!我被人包围了,没办法离开,快来接我吧!」

听着两名少女的对话,陈主管越听冷汗越冒越多,终于在曦晨那爆炸式的通话后,『咚』的一声昏倒了!






办公室内,阿拓正闭目沉思,也在等待。

咚咚!

礼貌的敲门声响起,随后启安打开们带着一名年约四十来岁的男子走进,「老板,人带到了!」正式场合,启安一律用老板称呼。

那人恭敬的行礼,「欧阳先生!」虽然年纪比较大,但苏昌雄可不敢倚老,毕竟两人不是一个水平的。

睁开双眼,一丝寒芒一闪而过,阿拓没让他入座,而是以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方式,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关于梦幻天堂,你知道多少?」事关重大,他得谨慎处里。

对此待遇,苏昌雄自知理所当然,但对这问题,让他很是迟疑,一时拿不定主意,只是欲言又止的说:「我…这个…」虽然欧阳拓已经出面了,但他仍有些忐忑不安,光滑的额头不断冒汗。

眉一挑,欧阳拓心里已隐约有最坏的想法,沉下声来,「事情…大到连我出面都不一定解决的了?」他想到了那个混蛋局长透露的情报─台湾是生产地点之一,而在台湾有能力生产的组织是数的出来的,原本他已经锁定了几个对象,包含他认为最不可能的组织,但还没出手就发现苏昌雄与此牵扯甚大,是巧合还是有心安排?

「这……」依旧迟疑,是与不是他都不好回答,答是那就是有小看欧阳拓的意思,答不是他又不敢说,原本他想先把各路关系打通好探探风,再决定怎么处里,却没想到欧阳拓这么快就找上来了。

连问两句都没得到答案,原本已经变差的心情更加恶劣,阿拓带点警告,森冷的说:「事情总是要解决,既然我介入了,你现在脱身还来的及,再晚的话,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这是他给予的最后一条生路,就看苏昌雄的选择。

能在道上打滚这么久,还挣下一片天,苏昌雄自然不是笨蛋,他听出欧阳拓话里的意思,惊出一身冷汗,急忙解释:「很抱歉!实在是因为牵连太大,我才不敢声张。」他知道再不说,欧阳拓将会连自己一并处理了!

「是谁?」欧阳拓阴沉下脸,不安的预感越发强烈─希望不是他预想中的那个答案。

深吸了口气,苏昌雄咬牙说:「是龙城!货源是来自龙城!」一说出来,他心中的重担瞬间放了下来,整个人轻松不少。自从他发现这事以后。就没一天不担心受怕的了,虽然他也有些身分地位,但对某些人来说,想除掉他依然易如反掌,譬如欧阳拓。

一听这出乎意料的答案,正在做纪录的陈启安直接把笔折断了,猛低站起大喊:「不可能!」北部大小帮派各个都有可能,苏昌雄说谁他都会相信,就唯独龙城不可能。虽然他所接触到的隐密不多,但也有些许的察觉,不说龙城的历史原因,单就龙城的内部组成跟本身的性质,就断绝了与毒品沾染的可能。

挥手安抚启安并示意他坐下,阿拓眼微闭,镇定的问:「真是龙城?」这是他预想中的答案,却也是最坏的答案。「你应该知道龙城很忌讳这个,从不碰这种东西的,至少就我所知,龙城一直做的很好。」虽说树大有枯枝,但那只是一些无足轻重的不良份子,真正进入龙城核心的成员都没人敢去碰,因为没人能承受的了龙城的怒火。

「我知道,所以当初我知道背后有龙城的影子的时候,便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暗中调查到底是个人的私下行为,还是来自龙城内部的授意。」

「就说龙城不可能碰……」启安激动的插嘴。

「启安!」阿拓严正的说:「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不管是不是真的,现在最重要的是事情的经过,其他事后再论。」

「是!」启安悻悻然的坐下。

阿拓继续问:「你调查的结果?」

没在意启安的反驳,事实上在发现有龙城介入的可能时,苏昌雄也一度不敢相信,认为是被人误导,但事实说明一切。「还没有查出来,我的人能力不够,无法太深入调查。」他无奈的说。

对这答案阿拓并不意外,只是要确认而已。「你当初是如何知道龙城跟此事有牵连?」

「当初我发现有人在我的场子卖毒品时,原本想立刻将人抓起来,但怕抓了小的没用,也担心招来报复,便派我的保镳去跟踪卖货的人,看源头是谁。但是那人没回哪个帮派,而是去郊外废弃屋里跟另一人会合,两人看起来关系挺不错,我的人不敢靠太近,只能远远观察,所以没听到那两人说什么。」苏昌雄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

「你的人有看到那两人有交易金钱或货物吗?」这是关键。

「没有,从我的人进屋子到找到那两人,差不多有五分钟的空档,所以他也不敢确定。」废弃屋老旧,地上杂物又多,跟踪的人自然是小心翼翼的走,没办法太快。

「后来呢?」

「我的人选择跟另一人回去,却发现他最后进入『丽池酒店』。」龙城堂口。

那个保镳也是聪明,卖毒的人还会再继续来卖,要跟踪有的是机会,便选择另一名可疑人物。

「也许只是客人。」阿拓说。

苏昌雄摇头说:「那人进入了内室,而且还是『张德光』亲自带入的。」『丽池酒店』负责人,同时也是堂主。「而据我的保镳说,张德光似乎很怕那人,对那人的态度非常恭敬。」

「我听到回报后,就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丽池酒店身上,也只能先放任卖毒的人继续卖,不敢动他。」牵扯到龙城,卖毒的人背后组织想必也只是被当枪使的小帮派,不足为虑。

「竟然扯到这么深……」阿拓整个眉头都皱起来了,「虽然还是有不少疑点,但龙城是摆脱不了嫌疑了!」事情的棘手程度超乎了他的想像,一个处理不好,都会引来不可预知的后果。

「所以我才不敢乱报。」他为自己委屈的辩解。欧阳拓跟龙城的关系匪浅他是知道的,现在龙城有问题,谁知道欧阳拓是不是也有问题,不过显然欧阳拓不知道此事,这让他放心不少。

「我知道了!你就到这里为止,后续不要插手,不然我也不敢保证你的安全。」

「那卖毒的那人要如何处理?」苏昌雄小心询问。

「启安带你来的过程并不是很保密,在有心人的眼里自然知道我已经介入,所以他应该不敢再到你店里了!」

「是!实在非常感谢,我不打扰你了,先告辞!」得到想要的答覆跟保证,苏昌雄赶紧离开。他的一切总算是保住了,让他松了口气,不用再提心吊胆过日子。

这时海棠从休息室走出来,直接建言:「跟『她』连络吧!先确定共同方针,才好部署。」这事龙城方面肯定知情,保持沉默是在等待时机。

阿拓起身走到会客桌前,做了请的动作,「不急,先说說妳的看法吧!」他坐在主位上,海棠坐在右边座位,启安麻利的泡好了茶,倒了四杯。

对着热茶轻吹了口气,海棠眼中带着笑意。「你那个宝贝妹妹似乎很怕牵扯到这事来,都躲到床底下了。」提起看似跟此事无关的曦晨,却是关键人物。

阿拓失笑说:「事情是她开头的,怎么躲都躲不了。」喝了口茶后才续说:「本来『她』是想自己解决,所以才瞒着我们,但现在我们既然知道了,怎样都得帮忙。」龙城如果乱起来,影响甚大,需要赶紧处理好。

「这是自然,莫奇是龙城长老,牵扯太大,我们不好插手,黑虎是南水村的重要关系人,也暂时动不得,就先拿张德光开刀吧!」海棠细数相关的重要人物,「区区一个堂主也敢这么胆大妄为,看来跟莫奇的的支持脱不了干系。」

「恩,不过有一点我很奇怪……」阿拓疑惑说:「张德光暴露的太快也太轻易了,连苏昌雄那种人物都能查到,简直就是故意被发现,是肆无忌惮还是根本不怕曝光?」

海棠冷笑,「都有吧!毕竟我们没有确实的证据,一句不知道就能推个一干二净,说不定还会指责我们在污赖他。」

「也许吧!但我总觉得还有其他原因。」阿拓眉头紧皱,「就算有莫奇在背后挺,但『她』真要废掉一个堂主,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证据。」

「何必想这么多,目前线索太少,还无法做出结论。」

「恩!」瞄了休息室一眼,阿 拓从口袋拿出一张纸,「这是『她』提供的。」

海棠会心一笑,看也不看就收起来。「总算有事忙了!」看来阿拓早在就在第一时间就跟『她』联系了。

「后续的事我还会继续跟『她』讨论,现在就先麻烦妳们了。」他把『们』字咬的重一点,是意有所指。

既然陆曦晨能轻易发现『星』酒吧的异常,那么也能发现其他地方暗藏的异常,那张纸上提供的几个地方都是需要经过查探的,由海棠跟曦晨去是最适合的,因为她们两个对这里的人而言都算是生面孔,不但不了解她们的能耐,更会因为他们的美丽外表而松懈,至于危险阿拓倒是不担心,虽然对曦晨他还摸不到底,但有海棠在,他很放心。

「没问题!」海棠笑弯了眼,「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把你的宝贝妹妹从床底下挖出来?」




坐在电脑前,紫百般无聊的随意滑动滑鼠,萤幕中的剑客随之跑动,碰到怪就猛砍,几个技能出去怪就死了,爆出一堆垃圾。

「有够无聊!」紫直接下评论。她对这种单调枯燥游戏模式感到厌烦了,已经不像刚接触时那么热衷,现在只是偶而上线打发时间。

这时一声叮响,好友上线了。

「大忙人!」紫立刻跟他密语:「这么难得,这个月第三次上线。」

「 ㄚ紫小姐也是啊!」大忙人回:「妳不是一直说不玩了吗?怎么又上来了? 」

「没事上来晃晃而已。」『阿紫』已经被人用掉了,所以她只好用『 ㄚ紫』。

「这样啊!那要不要去下副本?」大忙人回。

「你确定不会又中途掉线?」她这好友很多次这样了,因为他忙。

「…………………」

「呵呵!」

「不如我们组队一起打怪吧!」

「好啊!」这时开门声响,紫连忙敲打键盘,「不行啊!我妹回来了,先下了啊!」说完直接强制下线,人也跑出房间,看到澄手提大包小包,艰难的走进来。

「啊!」尖叫一声,紫惊慌的跑过去,直接开骂,「妳笨蛋啊!跟妳講过很多次了,还是讲不听!」

「紫。」淡淡的应了声,澄依然面无表情,但主动的将东西递过去。

气呼呼的接过,紫有一大堆话想骂,但看到那毫无起伏的漂亮面孔,就什么也讲不出来了。

「没事的。」轻推紫的背,示意她先把东西放好。

「最好没事!」紫根本不信。

「我没那么娇柔。」

「妳不是娇柔,妳是易碎!」将东西放在桌上,好奇的翻了翻。「这是什么?」

窝进沙发里,半眯着眼,说:「课本。」

「没事拿课本回来做啥?又没有要上学………要去扬风上学?」随意拿本书翻看,紫马上猜到了原因。

「恩!」

「妳的决定我不反对,但要小心。」紫慎重的叮咛,也察觉澄的语调怪异,转过头一看,顿时咬牙。

「我会的。」

「妳会小心,更会逞强!」紫恨不得把澄的脑袋扒开,把『爱惜自己』四个字刻在她的脑子里。「妳知不知道妳的脸色很苍白!」

「我一向晒不黑。」

「妳这话一点也不好笑!」猛然起身,紫大声怒骂中带着哭腔,「妳能不能别这样! 」

「………」看着那亲如姐姐的眼角泪花,澄感到一丝愧疚,「对不起。」

吸吸鼻子,紫控制好脾气,才说:「先回房里休息吧!」边说边过去将澄扶起。

「恩。」

看网友对 第四章暗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