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想少女 > 第五章变强的心

第五章变强的心

睁开眼,入目的尽是陌生的装饰,陌生的房间,以及陌生的正在啃鸡排的………「小芸?」猛一起身,左明心诧异的望着她,「妳怎么会在这里?」

咽下嘴里肉块,小芸才说:「这里是我住的公寓。」

「妳住的公寓?那………」

左明心还想说什么,就被小芸先一步的摆手制止,「我知道妳想要说什么,把妳弄的半死的那位姐姐叫王晓彤,她就住在这公寓五楼,如果妳还想再死一遍,现在就可以上去找她,我不会阻止妳。」说完,咬下一块鸡肉,欢快的咀嚼着。

左明心一愣,对于小芸说出近似无情的话一时反应不过来,因为这与她认知中天真可爱善良的小芸根本不同。

倒不是小芸真的可以眼睁睁的放左明心去死,而是因为小芸知道就算左明心现在立刻去找阿九,阿九也不会痛下杀手,最多就是把人打晕然后丢出门外,明天早上醒来后得个感冒什么的,根本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她知道,左明心不知道,刚清醒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不明白小芸为何会变了个样,想着想着,忽然灵光一闪,「王晓彤姐姐很厉害,周导也说她很危险,而小芸与她住同一个公寓,明知道她很厉害却透露出一种对等的态度,那是不是表示小芸也一样很厉害?」想到这里,看着小芸的眼神从看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转变成仰视一个绝代高手。「原来高手就在身边啊!」她心中感叹。

「怎么了?看我的眼神怎么怪怪的?」被看的有点毛毛的小芸诺诺的问。

「小芸,妳是不是也很厉害?」本就没什么心机的左明心直接就问了出来,根本没什么顾虑。

「厉害?」小芸歪着头想着欧阳拓,想着她哥哥,想着家里那一大票叔叔阿姨,最后想到妈咪笑眯眯的看着她……,狠狠的打了个寒颤,随即垮下脸来,哭丧的说:「我都是被欺负的那一个。」

「喔!」听小芸这么说,左明心也没多想什么,只是坐在床上卷缩的身子,沉默了下来。

看着同学样子怪怪的,小芸也不好视若无睹,放下啃了一半的鸡排,上前拍拍她的肩,关心的问:「怎么了?安静的模样真的不适合妳。」

转过头看着小芸关切的双眼,左明心一阵踌躇,才缓缓说出最近几天发生的事。

「所以你很自责因为自己的冲动,害晴天住院是吗?」小芸一语就抓住关键所在。

「恩,所以我就想,如果当时我厉害一点,厉害到可以把那群流氓打跑,就不会害晴天受那么重的伤了。」咬着唇,左明心的情绪更低落了。

「其实,这件事的关键不是妳厉不厉害,而是妳太冲动了。」

「周老师也这么说我,但我认为如果我很厉害,那么就算我再怎么冲动也没关系。」左明心反驳道。

这丫头什么思考逻辑啊!嘴角微抽,小芸觉得眼前这女孩跟心兰姐那奇妙的思维构造有着某种程度上的相似。「所以妳就找上阿九?」原本小芸是想称呼阿九姊姊的,但被阿九郑重的否决,只好从善如流的跟大家一样的叫法。

「阿九?谁啊?」

「就是王晓彤。」小芸回应。

喔了一声,左明心没心思讨论名字问题,「我从医院出来正好看到她,头脑一热就跟上来了,结果………」

看着黯然低下头的女孩,小芸神色淡然,说:「害怕了?」

「恩。」差点死掉,能不怕吗?

「后悔?」

「……,不知道。」她目前还没想到那。

「想放弃?」

左明心嘴一撇,「都没开始哪来放弃,周导说的对,我不该接近她的。」

「当妳跟上她时,就已经开始了。」小芸老气横秋的拍拍她的肩,另一手去拿桌上的鸡排,摸索了半天却都没碰到,转过头去,「奇怪?我的鸡排呢?啊!心兰姊!妳好过份喔!」看着一脸意犹未尽,吮着手指的心兰姊,小芸欲哭无泪的的哀悼着桌上只剩骨渣的鸡排。

「我以为妳不吃了。」古心兰单纯的脸上写满无辜,「浪费粮食是会被雷劈的,为妳着想所以我帮妳解决掉。」

「还真是谢谢妳喔!」她才咬三口的说。

左明心看着笑闹的两人,心情也变好了一些,看着已经快晚上十一点了,想着:「今天就先借住在这,还要打回家报平安。」至于跟阿九学武的事,她已经打消念头了。



隔天清晨,三人一同出门吃早点,公寓门口遇到阿九刚好也要出门,左明心畏缩了下后才鼓起勇气上前跟她上招呼,「妳…妳好!昨天很抱歉! 」

阿九撇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又朝小芸两人点个头算打招呼,便先离开了。

看着左明心兀自不知所措,小芸上前安慰两句,才带去附近吃个早点,周围再逛一下让女孩认个路,最后要分别时才对着她说:「想学武最重要的是持之以恒。」说的左明心一头雾水。




松云自治会的会议室听里,林雅诗看着底下一个个精神不济的下属,开口打破沉默,「昨天资料都发给各位了,都背熟了吗?」

「记熟了!」陈宝山是里头精神最好的一个,因为这资料本来就是他弄得,早已了然于胸,所以不用特地去背。「不过我以为只有黑帮恶少而已,怎么还多了一个女的?」重点是他还是查不出来这位少女的底细,让他想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现在台湾人是在流行玩神秘感吗?一个个都查无此人!

林雅诗看了他一眼,清楚他的憋屈,安慰道:「你查不到不是你能力不足,而是你站的位置不够高。我问过少主了,她没问题,主要是防止蔡荣威闹事!」

「不够高!老子最痛恨这三个字!」他悻悻然的坐下,不过心里已释怀,更有期待,期待少主带领他们去更高的位置。

「那派一个人跟着就行了吗?」陈伟帆问说。

沉吟了一会,林雅诗拍案说:「慎重起见,还是派两个人去吧!」




今天比较早来,还有一点时间,倩雅在座位上翻看一下打工资料,考虑做什么比较方便。

「今天来的比较早啊!」阿九打个招呼,左右看了看,「清呢?」

回了一声,倩雅继续看资料,「她打电话要我帮她请假,我看她语气蛮累的,可能昨天遇到什么事了?」

「应该没有,昨天这附近没什么动静。」带点慵懒的落座,好奇的问:「妳在看什么?」

「找打工。」继续看下一份资料,「妳要不要也一起?」她原本就有找好一份打工,但因为临时有事,导致那机会被抢了,只好重新再找了。

阿九骄傲的抬起头,「姊不差钱!」之前才跟怨灵学的,今天就用上了。

「呿!」




「喂!听说了吗?今天好像转进来两个转学生,其中一个女的超漂亮的!」

「真的吗?在哪?去看看!」

「我听说好像在… ……」

被课堂内容弄得焦头烂额,阿九正趴在桌上装死,看着教室里闹哄哄的,衬托出倩雅的无动于衷更显突兀,「好像挺热闹的,妳不好奇?」

「又不是惊天动地的大帅哥,有什么好看的。」而且她的眼光被清养刁了,一般的帅哥已经入不了她的眼。

「我看妳以后怎么嫁出去!」

倩雅偏过头,笑的一脸灿烂,「阿九姊姊,这个问题妳先烦恼吧!」

「放心,就凭姊不差钱这点,年纪再大再丑都有人要。」

「这倒也是,如果真的没看对眼的,我就要清包养我一辈子,谁叫她没事长那么帅?」

就在两人互相斗嘴消磨时间时,跑出去看美女的男学生们又集体跑回来了,且一个个愤愤不平。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一朵鲜花一坨粪,活生生的教材啊!」

「小声点!人家有个黑道大佬的爹,当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就不信看到的人心里会平衡,谁会去通风报信啊!」

「也是,落差太大啊!」

「也别太早下定论,那两人看起来也没怎么亲密,说不定是亲戚。」

「你太乐观了!黑帮恶少啊!那种等级的美女怎么可能忍的住不下手?」

「就是!那女的美的冒泡,就算是表妹也要硬推啊!嘿嘿!」众男发出一阵「是男人就懂」的淫荡笑声。



倩雅看了阿九一眼,「幸好今天清没来。」

阿九回看,「总是躲不掉的。」她等着看戏。

沉默了一下,倩雅淡淡的丢出一个震撼弹,「忘了告诉妳,清她请了一个礼拜的假。」

「……」



这时教室又一阵喧闹。

「别说了,他们过来了!」

「不是吧!快上课了才出来晃。」

「人家是来混学历的,上不上课有差吗?」

「是要上厕所吧?」

「两个人一起?」这句话又引起一阵遐想骚动。

「啧啧!看那走路的姿势跩个二五八万,真想扁他!」

「先不提你敢不敢扁,扁不扁的过还是一个问题。」

「怎么说?」

「我之前看过他们在我家附近空地跟十几个人群P!」

「二个人对十几个?」

「对!」

「然后呢?」

「那十几个人落荒而逃。」

「凶残啊!」

「黑道大哥的儿子怎么可能不会打架!」

有人感叹道:「二对十几个人,都快赶的上叶问了!」

听到这,阿九秀眉一挑。


「来了来了!」众人骚动。

「再看一次还是很漂亮,可惜了。」男生们心中一阵惋惜。


就见一男一女走过他们教室,男的走路姿势很标准─嚣张八字流氓步,女的走路姿势也很标准─腰挺背直淑女步,两人形成强烈对比。

「看什么看!没见过流氓嘛!」早发现这里吵吵闹闹,蔡荣威知道这群学生肯定在说他坏话,因此说话很不客气。

学生们都不敢回话,蔡荣威瞪了一圈,「一群俗辣!」似乎顾忌什么,没有再挑衅,继续走。

少女这时似乎发现什么,忽然转过头,看到趴在桌上的阿九也正侧头看着她,一脸玩味。少女很意外,脚步略停,朝阿九点点头后才又迈步。




「妳认识?」把两人若有似无的互动看在眼里,倩雅不由好奇问。

「他们打架时我刚好经过。」世界还真小。

「只是经过?」怀疑。

「只是经过。」肯定。

「可是我看那女生似乎对妳印象深刻。」只是经过就记住阿九,倩雅肯定阿九当时有做了什么─譬如虎躯一震什么的。

阿九没回应,只是唉声叹气的说:「蓝清啊蓝清!妳怎么就这时没来呢?」她迫切的想念蓝清那媲美百万烛光发光体的遮掩。



树林里,少女等待良久,没有丝毫不耐,静静伫立。

修长纤细的身影不因站立时间长短而有所动摇,明明可以倚靠树干减轻劳累却坚持挺直站立,木刀插立身侧及胸,眼神直视前方,似乎坚定着什么。

一道身影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前方不远处,几乎无声的步伐和跟树林融为一体的呼吸频率在在都能让少女感觉到彼此间的巨大差异,因无法察觉对方如何出现而惊讶放大的冰冷双眼很快恢复正常,一抹凝重与对强者敬意的神色浮在脸上,看着渐渐清晰的平凡容貌与特意表现出的不凡,那有过一面之缘却令她印象深刻的人,让她的双手微微颤抖─她的行为似乎引起来人的不快了。

故意姗姗来迟的阿九平静的看着少女,突然想起昨晚另一名女孩那瞬间的执着,隐隐的将两人的身影重合─意外的相似,此时的她心中有股破口大骂的欲望。

冷冷的语气挟带着些微的嘲讽,「找我来…有什么事?」阿九明知故问的说。

少女端正敬重的行了个古礼,缓缓的开口:「在下苏月宁,想请阁下赐教。」

阿九的回应是仰头望着蓝天白云,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后又拿出一面镜子东照西照的。

「请问……您在照什么?」少女忍不住好奇的问。

「我在看我脸上是不是写着『我很闲』三个字。」收起镜子,阿九叹了口气。

「……很抱歉打扰您,是我……打扰了……」少女斟酌着字句,不敢说错一句。

阿九笑眯眯的朝她摆摆手,「不打扰不打扰,其实……我真的挺闲的。」




倩雅在座位上滑着手机,看到阿九状似悠闲走进来,不由讶异,「解决啦!这么快?」不到十分钟,来回也差不多这个时间吧!

「当然,不然妳以为要多久?」到座位坐下后,拿出一罐绿茶给倩雅,她自己喝自备的白开水。「妳看,我都还有时间去帮妳投饮料。」

倩雅接过饮料后插入吸管先喝了一小口,才说:「我还以为是像素还真大战叶小钗那样的战斗,不然至少也要像幽助对黄泉那样打个天昏地暗。」

「嗄?」阿九茫然了。

「前面的是打七天,后面的打三天。」

阿九了然的说:「七天?三天?肯定不是生死相搏。」

「是没错。」一个是无奈对决,另一个算是比武。「如果是拼生死的话要多久?」

「别人我是不知道,但我都是一招就解决。」阿九状似骄傲。

「骗人。」倩雅还想继续抬杠,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猛低问:「等等!那那个女孩………」

「当然是被我秒杀啦!」阿九继续骄傲。

「死了?」

阿九装模作样的叹息,「唉!姊最近心肠变太软了!」

倩雅急问:「快说啊!」

虽然觉得倩雅急迫的态度有点奇怪,但阿九还是没有吊胃口,「只是打昏她而已。」

「所以……妳把一个昏倒的女孩丢在那里?」倩雅只觉脸颊一阵抽蓄。

「有什么不对吗?」阿九还是不知道重点在哪里。

「当然不对啦!」倩雅猛站起来,气急的说:「妳都打昏她了,怎么还把她丢下不管?」说完就自己冲出去了。现在也不知来不来得及,尤其这里是松云,别的不说,游手好闲的官二代富二代一抓一大把,看到一位娇滴滴的美少女昏倒在地上,会做出什么事不难想像。

看着那奔跑出教室的身影,阿九哑然失笑:「这热心的ㄚ头!难道她忘记松云的自治会了吗?」一般人还好说,但像蔡荣威与苏月宁这样的人,肯定是自治会重点关注的对象,时刻都有派人跟着确保随时掌握动静,避免他们生事的同时也保护他们不出事。

还没上课,教室里热闹依旧,倩雅跑出去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阿九翻看著书,有点头大,「还是无法理解,待会再问问倩雅吧!不过上课前来得及回来吗?以她的性子肯定会想把人送到保健室………」对倩雅那珍贵的良知与好心她可是很欣赏的,就不知经过风雨磨砺后还能剩下多少。

忽然阿九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唔……,苏月宁,木刀,自治会,蔡荣威,看起来挺叛逆的……叛逆!」想到问题出在哪里,阿九脸现惊容,失声道: 「糟了!」同进同出不代表就是关系好的朋友同伴,更何况那两人根本不是同一类的人。

声音有点大,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转头去看时,却没看到人。

「咦?怎么没人?那刚是谁在叫?」

「这里有人吗?」

「不是早就跑出去了嘛!」

「是这样吗?奇怪!」

看网友对 第五章变强的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