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初见屠天

初见屠天

方蓬岳说完,林长锋站起身接着说道:"方长老说的那吕掌柜我找过他,拿杨家对药牌给他,他说

说不认识,还有人报官说他侵人房产,官府也没动作,陆刑峰应有派人来过永安堂,前阵子有几


个生面孔来盘古城专找永安堂麻烦,不过隔日都消失不见,我说这些是想你们知道,现在的永安

堂让人摸不着头绪,万事小心为上",杨牧行礼先谢过林长锋跟方蓬岳,接下来一阵沉默,林长锋


开口道:"不如明天由方长老跟骆管家,先拿地契去看看能不能拿回永安堂",大家同意后,过了

一夜,清早方蓬岳带着骆元铭到了永安堂,骆元铭看到一位老年人,身穿黑色素服,头发,眉毛,胡


子都有斑白,长得相关清瘦,另一边坐着一位中年妇人,一样身着黑色素服,体形微胖,头发盘起

正拿起一袋青菜捡折,方蓬岳小声指道:"男的是吕掌柜,女的是碧嬏",骆元铭点点头,正要上前


问,吕掌柜就先出声道:"拿药材单 子来买,不然就走人,没空招呼你",骆元铭"啊"了一声,就拿出

地契放在桌上说道:"这位朋友,不好意思,这是我杨家产业,您看这地契,跟我杨家令牌,能否请


您高抬贵手把这地方还给我们",吕掌柜挑眉看了一眼地契有气没力的道:"我只认我老爷家的

地契,其它不知,不然你告官去,再不然你们找人来砸店,或是动手赶人都可以",骆元铭正要说


话时,方蓬岳拿起地契收起,拉着骆元铭往外走去,骆元铭不解问道:"方长老怎么啦",方蓬岳小

声跟骆元铭说道:"没用的对方油盐不进,先别得罪他,我们回去想想办法",



么办?",杨牧想了一下跟林长锋说道:"我想下午去看看,就我跟骆叔还有小弟三人",林长锋点


头道:"为师的会暗中跟着你放心",杨牧向林长锋行礼道:"师傅,我只是去看看,没事的,拿出真

的地契他们都不为所动,可能我就算表示身份,没有证据他们也不会有所动作的",林长锋赞许


杨牧心细微笑着直点头,林长锋跟方蓬岳离开后,杨牧取出纸笔写了起来,写完交给骆元

铭并和骆元铭说下午到永安堂后该怎么作,骆元铭下午带着两兄弟到永安堂,拿出杨牧写


的那张纸,说要买上面的丹药,吕掌柜没给好脸色道:“这只卖药材,不卖丹药,去别家

买去”,骆元铭还是把那张纸放到吕掌柜面前道:“我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您老帮


忙看看这些丹药,要去哪买”,吕掌柜看到纸上写的丹药眼光一闪即消逝,杨牧看在眼里,

手伸进腰间小袋里,握住一块拇指大小,鲜红色像玻璃的小牌,上面还有一个血字,


吕掌柜还是臭着脸道:“我哪知道去哪买,你买不买药材,不买药材就快走,别碍着我

作生意”,吕掌柜发作赶人,杨牧把手拿出,将那鲜红色的小牌放在柜上


吕掌柜看到小牌当场僵住,眼神示意碧婶,杨牧看了两人一下,吕掌柜说:“老伯别生

气,这是酬劳,请您帮忙买这些丹药,我们明天这个时候来拿”,说完就拉着骆元铭跟杨宣


离去,碧婶看骆元铭三人离去,就急忙朝柜前靠来,看到药单跟红色小牌,跟吕掌柜对视

一眼,吕掌柜一挥手收走红色小牌跟药单开口说道:“妳去通知,我跟上去看看”,说完

人一闪就消失,碧婶到后堂拿出一块墨黑色传音牌念完捏碎,就出来看着店门.


半夜里一个中年男子从天而降,像落叶一样无生无息落在永安堂后院,此人一身夜行衣

剑眉目星,两鬓斑白,身材精炼壮硕,一身气息强横,站立着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来


人便是血魔教副教主炼屠天,看到吕掌柜跟碧婶急忙上问道:“吕老,人呢?”,吕掌柜

回道:“唉呀,副教主您别急听我说”,吕掌柜详细讲给炼屠天听,还拿出杨牧留的丹药


清单,跟那块鲜红色小牌,炼屠天接过看了一下激动得手直抖,马上叫道:“走去行丹阁

”,吕掌柜跟碧婶拉住炼屠天,吕掌柜急忙道:"副教主,那孩子现在是药王殿百草堂堂主林


长锋的弟子,现在安全无虞您放心,他们说明天会再来的,您就耐心等等",炼屠天听完虽停下

要直接去行丹阁,还是焦急的来回踱步,碧婶这时说道:"那孩子脸毁了大半,看来受了不少磨


难",炼屠天激动的说:"只要确定还活着,我不惜代价也会想办法治好他的",说完好像突然想

到一事,翻手拿出墨黑色传音牌,念了一阵就捏碎,收起激动的心情,背着双手道:"大半年了,

,总算有消息,也不差这一天的时间,就等吧".


清晨街道上只有二,三人走动,一名身穿黑色斗蓬的中年妇人,快步走进永安堂,随即一阵吵闹

妇人已卸下斗蓬一身亮黑色的劲装,头发盘起长得相当艳丽,身材透出成熟的韵味,皮肤光滑如


脂,此妇人为炼屠天的夫人,血魔教教主的亲妹妹,玉刀罗刹萧美英,萧美英气呼呼的叫道:"我

不管,我现在就要去行丹阁找人",说完转身要走炼屠天,吕掌柜,碧婶,三人像在伺候姑奶奶一样


拼命劝阻,炼屠天阻止劝道:"小英啊,你别冲动,人等一下就来了,妳这样跑去勉不了大动干戈,

那两个孩子还小,千幸万苦找到这,妳这样会吓跑他们的",萧美英听完一掌拍碎茶几流着泪道:


"程仲跟小敏到死都没用血魔令,把这保命的东西留给这孩子,应该是他了" ,下午时分,骆元铭

带着两兄弟到永安堂,两兄弟在门口,只有骆元铭进去,吕掌柜这是对骆元铭变得好声好气的,


杨牧见到这样,带着杨宣往门外退去,炼屠天跟萧美英暗地里看着,炼屠天传音跟萧美英说道:

"这孩子警戒心很重",萧美英朝四处看了一下传音回道:


炼屠天出手按住她,用眼神示意碧婶看向一处暗巷,碧婶放下手边的菜,往内堂走去,人影一闪

就消失,随即出现在暗巷里,看着前面的人,开口道:"有劳林堂主多心了",林长锋也发觉有人来


到心里正惊骇来人身法速度,林长锋态度从容笑着转身道:"阁下,有何目的",碧婶也回道:"林

堂主放心,杨程仲夫妇于我跟我家老头子有恩,如果确定他两兄弟是其后人,这里任何人也动不


了他两兄弟一根汗毛的",林长锋想了一下再问道:"我如何能信妳",碧婶射出一面金牌给林长

锋,林长锋接下一看立马叫道:"暗城至尊令",翻过令牌一看,背面刻着保护杨程仲后人几字的


任务事项,林长锋交还金令给碧婶说道:"不知暗城特使来到,长锋多有得罪,还请见谅",碧婶只

说了句:"林堂主客气了",人就消失不见,林长锋看向永安堂神情复杂,想了一下就走向永安堂,


碧婶从内堂走出,手里又拿着另一堆菜,柜前,骆元铭要走,吕掌柜还东拉西扯的硬拖着他,杨牧

一直用眼神示意骆元铭快走,后面林长锋走来,叫唤道:"小牧",杨牧听到转身向林长锋行礼,连


忙拉着杨宣往林长锋靠去,林长锋拍拍杨牧的肩说道:"师傅查探过了,里面的人会全力保护

你们,你们安心进去吧,师傅回行丹阁等 们",杨牧点点头,就牵着杨宣往永安堂内走去,还不时


回头看林长锋,看到杨牧两兄弟进去后,林长锋也闪身消失离开,杨牧两兄弟到骆元铭身旁对骆

元铭点了一下头,三人就随吕掌柜往内院里去,碧婶把永安堂的大门关上也跟着进内院去,到了


内院,炼屠天跟萧美英站在内院屋檐下看到两兄弟,炼屠天跟萧美英两人忍不住急忙上前,杨牧

看到拉着骆元铭跟杨宣要向后退去炼屠天跟萧美英才停下,炼屠天咳了声道:"别担心,我不会伤


害你们的",萧美英眼角含泪跟着说道:"对对,来伯母看看",杨牧三人还是不为所动,



前护着兄弟两人,炼屠天打开信看了一下皱着眉头道:"这是药材清单,要给杨牧的",骆元铭接过

拿给杨牧,杨牧接过看着信说道: "这信确实不是给我的,我爹用药材的名称排列出这信的内容"

杨牧看了一会儿就开口道:",大哥二,一添作五如何",炼屠天听到杨牧念出这句,眼泪都快流下强

忍着回道:"不行我俩四四分".


看网友对 初见屠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