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一场豪赌

一场豪赌

杨牧知道四人在看他,他只微笑的点一下头,就抱着双剑的布包看向看台处,朱俞书靠过来解释给

杨牧听,看台上有三层,坐在第三层的是天剑宗的人,中间大位那一个仰着头在睡觉的老者,是天剑


宗的师祖,叶无弦,每次从头睡到尾,没睁眼看过,那名老者如果正脸让杨牧看,杨牧会认得就是那

个卖书的老头,朱俞书再说老者右边那个像书生的中年男子是天剑宗掌门甘封绝,左边的中年妇


人是天剑宗的大长老曾翠萍,第二层,跟第一层的人杨牧都认识,程万里,姜子远脸很臭坐在第二

层,最旁边还有一个空位,第一层林长锋,徐清江一样旁边还有一个空位,杨牧正好奇之际,一个尖


锐的笑声充斥着整个建筑,笑声后只到"来晚了,来晚了,不好意思",杨牧寻声音看过去,一名有点

驼背的老者,两眉花白很长,头发也是,一身深蓝色长袍,后面跟着二十几人来到,都是深蓝色的服


装,三,三两 打笑就坐,好像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大家坐定后,突然有一名男子跑到,水无月前行礼

杨牧看这人长得还可以,不过有点阴阳怪气的,还刻意装作一副斯文样,举手投足都相当不自然


水无月理都不理,连看都没看,朱俞书笑着再跟杨牧讲,去找水无月那个人是大罗宗掌门的大弟子

柳朝愿,为人阴险,不过相当了得年约三十就是炼气三重,在追求水无月,那名蓝衣老者,被师祖两


人叫作老乌龟的叫别云鹤是大罗宗的师祖,跟师傅们坐在一起的是大罗宗的掌门叫童青,甘封绝

起身说明了比试的原意,跟规则,希望大家点到为止,随着甘封绝说完,黎若洁走出位置朝擂台


旁的一个石桌走去,换加黎若菲跟杨牧解释,要出比的弟子,就去向那坐在石桌前的,两名

天剑宗长老,放上身份令牌,验明正身及修为后就可上台比试,出比顺序,师傅们早定好了


大罗宗一样是一名蓝衣女子到石桌,两女一上擂台,石桌前的老者就起身喊道:“极道观

弟子,黎若洁,炼体九重,对大罗宗弟子,楚濂雪,炼体九重”,两女行礼后开始过招,


没三招,楚濂雪就退下擂台,留下脸色难看的黎若洁,大罗宗那边笑声四起,完全不在乎


 

石桌前马上宣布道:“极道观一胜”,杨牧清楚听到程万里吼叫道:“老乌龟,每次都这样”


姜子远也吼道:“你别欺人太盛”,别云鹤得意的说道:“别生气,就说了,我宗以武入道,

跟你们比,胜之不武啊,这样大家面子都好看”,第一层的童青也是一脸嚣张样,好像用表


情跟徐清江,跟林长锋说,不然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意思,徐清江,林长锋脸色铁青不发一语

杨牧看了心里难受,极道观跟药王殿的人也都咬牙切齿的,杨牧急忙问黎若菲怎么回事,


黎若菲气愤跟杨牧说,大罗宗每次前两场都打两三招就认输,让最厉害的那一个连败极道观

药王殿三人,别云鹤讲是这样讲,实际上把两门的面子踩在地上,黎若菲眼神看向大罗宗


座位前排中间一名男子,跟杨牧讲她打听到这次大罗宗最后一人应该是他,柳朝愿的弟弟

柳朝先,目前大罗宗炼体 子排行第一人,二十三岁炼体九重差一点就炼气一重了,杨牧


看过去那男的,长得跟柳朝愿几分相似,没有阴阳怪气的感觉,不过抱着一把刀,翘着脚

,横躺在石椅上,旁边刚刚那名上擂台的女子楚濂雪在伺候他吃东西,完全不看擂台情况

自大致极.


大罗宗第二人在上,是名年轻男子,只过一招就退下,大家都在等待,过了一个时辰柳朝先才睡

眼惺忪不耐烦的走向石桌身份牌直接丢在石桌上,伸着手,两名天剑宗长老脸露厌恶之色,不


过职责所在还是作完该作的事,柳朝先慢慢走上擂台,石桌前喊道:"大罗宗弟子,柳朝先,炼体

九重",柳朝先上擂台看到黎若洁,两眼一亮,露出淫秽的笑容,便拔刀冲出,黎若洁脚踏九宫八


卦步,化作五六身影闪躲,被柳朝先用弥漫的黑色刀影挡住身形,追着黎若洁笑道:"小师妹,来

让师兄好好跟妳过过招",在场的人听柳朝先话中有话,黎若洁羞愤难当阴仪剑法朝柳朝先攻


去柳朝先一边挡攻,一边吃黎若洁豆腐,黎若菲气得要起身,被孙白默过来按住身形,孙白默,

无奈的对她摇摇头,柳朝先也是了得灵气四散,戏弄着黎若洁,马钟祥大喊道:"黎师妹快下来"


 


黎若洁转身要退下擂台,被柳朝先拍了一下屁股推下擂台,黎若洁气得哭回到极道观的座位处

柳朝先还闻着自己拍黎若洁屁股的手淫笑了一下,孙白默,程芊芊及其他女弟子都在安慰着黎


若洁,杨牧眼神冷光一闪,面无表情,这时马钟祥气得快步到石桌前,石桌前老者马上喊道:"药

王殿弟子马钟祥,炼体九重",马钟祥已跃上擂台,霸炎拳出,灵气形成炙热的拳劲攻向柳朝先


,柳朝先嘴角上扬不的笑了一下,把刀插地,大声说道:"我也不占你便宜"一样握拳打出,蓝色

坚硬的拳劲,轰向马钟祥,杨牧心里已经作好打算,靠向程芊芊小声的说了几句话,在石椅上写


下"能坑多少就坑多少",程芊芊不解,还是用传音的方式念给程万里跟姜子远听,两老一听看

向杨牧这边,不过不敢太过引人注目,看到杨牧正在准备,还给两老一个肯定的眼神,两老相视


一眼,程万里率先发作大骂道:"妈的,老乌龟 ,每次你们大罗宗都这样搞,存心给我跟老杂毛难

堪是不是",别云鹤笑道:"老药头,不然你们打赢一场来看看啊",姜子远拍桌起身吼道:"还不


就为那些矿脉,有必要这样吗?,老是跟我还有老药头说什么以武入道的,跟天剑宗刀剑双绝

,你存心的吧你",程万里拿出三块六角形的玉牌大力的拍在石桌上吼道:"要赌赌大点,我们


不要这样慢慢被你磨,我怕我忍不住会扁你啊",姜子远也拿出一样的玉牌三块用力的拍在石

桌上叫道:"对,我也怕我忍不住啊",别云鹤一挑眉说道:"你们想怎么样",



个老不死的,要送我大礼,老夫岂有不收的道理,这次你们要是有本事赢了,我大罗宗所有矿脉


让你们平分,我大罗宗赢了,你们现在所有矿脉全归我大罗宗",姜子远咬牙叫道:"再加一条,

如果以后再我跟老药头的属地被你大罗宗发现的矿脉也属我跟老药头所有,你大罗宗不能争


,怎么样",林长锋,徐清江,都急忙劝阻,根本没用,童青则笑得很大声,还不时跟两人道谢,别


 

云鹤想了一下大声说:"好,我们请叶宗主作证",三老转身看向叶无弦,叶无弦这时偏着头,用


手撑着,看也不看三人无力道: "击掌为证,如有违背,我天剑必究",说完仰头继续睡,三老同时

一掌,一声巨响后,三人就坐下杨牧心里苦笑,这两老骗人都不打草稿的,动手解下身上的重力


铁圈,还不时的注视着擂台上的动静,他知道马钟祥快败了,怒极出招不是好现象,杨牧拿下所

有重力铁圈放在地上,用包着双剑的布盖着,请黎若菲帮忙看着,马钟祥胸口被柳朝先重拳轰


中,飞出擂台倒卧在地,吐了好几口血,石桌的老者马上喊道: "大罗宗两胜",杨牧跟其他师兄

弟赶紧出来扶他回座位,程芊芊拿出丹药让马钟祥服下,马钟祥就昏了过去,程芊芊赶快帮他

疗伤,杨牧看了一下,柳朝先下手很狠,马钟祥胸骨断了十几处.


杨牧面无表情,不喜不悲不怒,拔出双剑,一手拿着,往擂台石桌走去,董菁婉, 青瑜,极道观

,药王殿的人都好奇杨牧要作什么,石桌前的老者喊道:"药王殿,极道观两门共同弟子杨牧,


炼体六重",董菁婉,吴青瑜惊讶两人相视,水无月跟何眉琴也相当讶异,杨牧走上擂台对柳

朝先抱拳行礼,柳朝先不削更不耐烦吼道:"没人啦,怎么弄个丑八怪,拿着两把破铁剑,还炼


体六重上来",杨牧不理他向石桌的两名老者行礼问道:"两位前辈,不知比试中可否布阵",

柳朝先看杨牧不理他叫了声:"妈的",一刀砍过去,黑色刀影穿过杨牧,杨牧还是在原地不动


两名老者一看两眼瞪大精光一闪,同时大声回答道:"

牧,杨牧施展九宫八卦步闪身,黑色刀光布满整个擂台,形成一颗黑色的半圆球,刀光散去后


柳朝先四周看了一下没有看到杨牧,突然杨牧出现在他左眼角余光处,柳朝先又是一阵滴水

不露的攻击,杨牧一边躲着,一边在地上打入小颗的灵石,杨牧没有用任何灵力,单纯的武技


柳朝先只能用眼看,无法感觉杨牧灵气,杨牧一直躲入柳朝先四周的死角,追着柳朝先刀背

走,就算刀光滴水不露也有些许的时间前后差异,杨牧躲在这差异的时间里.


看网友对 一场豪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