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要不要脸

要不要脸

叶无弦这时醒来瞪大眼晴盯着擂台看,不只他,所有人都惊讶不已,不知道杨牧是如何作到的

,别云鹤不削道:"只会逃,有个屁用啊!,那两柄铁剑,无法用灵力,连我宗弟子的身体都伤不了


,等那小鬼,力穷了,还不是要出局",柳朝先停下招式,杨牧出现在他面前,柳朝先不削笑道:"

只会逃,有个屁用啊",杨牧对柳朝先笑了一下道:"好不逃,师兄,来让师弟好好跟妳过过招",


杨牧话一说完,现场天剑宗的人,极道观,药王殿立时笑声四起,杨牧用双剑朝地上一插

,两仪阵法成形发出淡淡的光华,柳朝先看了一下四周吼叫道:"妈的,臭小子,你找死",就


上杀招,杨牧也一手一剑迎上,一手阴,一手阳,配合九宫八卦步,化作十几身影,完全的武

技,闪开柳朝先最锋利的攻击,对柳朝先出招最弱处破之,柳朝先直砍横劈,好像都在跟一根


羽毛对打一样,怎么砍怎么刺就是无法砍中刺到,还不时被杨 牧预先挡住出招起手式,柳朝

先的刀法变得东倒西歪,叶无弦直接跳上石桌上站着看,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看着,这时两仪阵


法,跟杨牧的两仪剑相互运作,形成四象,攻向柳朝先的速度快了整整一倍有余,杨牧的身影

变成二十多个,看上去好像一大群螥蝇围着一条臭鱼,柳朝先,挥也挥不走,打也打不到


柳朝先开始挡不住被杨牧刺中,别云鹤脸色难看道:"这是什么妖术",姜子远得意的回道:"两

仪生四象,这种阵法两仪不是你们这种以武入道能够理解的",杨牧刺中柳朝先的地方虽然无


法伤到柳朝先,不过还是入力三分,都是穴位,最后一道刺在柳朝先心口处,

去,单膝跪地,一手握刀柳朝先还在吐血,连鼻子,眼睛都出血,别云鹤怒道:"他用毒",程万里


讪笑道:"那是点穴,用毒天剑宗早就出手了,这是种医术攻击方式不是你们这种以武入道能

够理解的",别云鹤这时突然想起,气到发抖,指着程万里,姜子远吼叫道:"你们..你们..你们


 


两个老不死的,联手坑我",姜子远笑得让人很想打的表情说道:"老乌龟,你讲这话要凭良心

啊,我们怎么坑你啦",程万里更故意要气死别云鹤道:"还好我那徒孙,拿的是两柄铁剑,要是


灵器等级的,就算一般武技,你那徒孙也要成马蜂窝了,这样大家面子都好看",别云鹤听完抖

得更厉害,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童青撇过头去,不让徐清江,林长锋看他的表情,徐清江,林长


锋心里高兴到不行,极道观,药王殿座位这边,大家一扫阴霾,马钟祥早已醒来,虚弱的看着擂

台上的一切,内心激动不已,黎若洁在旁边照顾他,程芊芊用传音跟孙白默讲杨牧跟他说的事


孙白默小声骂道: "这孩子什么不好学,跟两老学坑人,回去要好好说说他",孙白默虽然这样

说,表情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高兴得很,董菁婉,跟吴青瑜则是下巴好像被地上拉住一样,从

杨牧出手,嘴巴就没阖上,完全说不出话来.


柳朝先吐 血直喘,杨牧也没追击,双剑收在背,面对柳朝先拉开距离,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站立

在那边注视着柳朝先,叶无弦这时放声大笑,气压全场,所有人都看向他,杨牧也是,杨牧认出他


来,苦笑摇头,心里无奈,以后对老头要小心点,因为老头喜欢骗人,甘封绝,曾翠萍同时起身叫

道:"师傅",叶无弦收起笑声,大声道:"今天在场的有眼福了,让你们看看真正的以武入道的武"


柳朝先怒极,大吼道:"你这王八蛋",动手把自身的上衣撕开,大家看到柳朝先身上一点一点像

被蚊子咬一样的红点到处都是,柳朝先发疯似的运起灵气,


约知道柳朝先已突破到炼气一重了,柳朝先收缩灵气蓝光覆盖全身,像疯狗一样朝杨牧出拳,速

度极快,杨牧一样闪来闪去,漫天蓝光色的拳影,还拼命往地上砸,破了杨牧的阵法,柳朝先停下



 

对杨牧吼叫道:"没这些旁门左道,我看你怎么办",大罗宗那边呼声大起,杨牧把双剑插地,大声

说道:"我也不占你便宜",别云鹤原本看柳朝先破了阵法有点放心要喝口茶,茶刚入口,听到杨


牧的话就呛到直咳,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童青过来帮他拍背顺顺气,柳朝先听杨牧这样讲更是火

大,两人相互站定,眨眼间,又是漫天拳影,不过只有柳朝先的灵气,杨牧还是用霸炎拳武技,过了


十息,柳朝先的拳影开始扭曲变型,因为杨牧虽然闪来闪去,不过都故意露出空档,让柳朝先攻击

再闪开,渐渐的像是杨牧在带着柳朝先打拳一样,杨牧开始用霸炎拳回击,只打柳朝先两腋,眼,耳


鼻,跟各处关节,杨牧用遮天印法诀炼体,把身体当印炼,勘比灵器,柳朝先大惊,杨牧这拳拳到肉,

比铁剑更可怕,柳朝先一下子就鼻青脸肿往后退去,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一般的武技也可


以伤到炼体九重,在场 高手心里都清楚,程芊芊跟孙白默脸上都挂着不舍之色,柳朝先两手已经

举不起来,双脚也站不稳,杨牧慢慢的走向柳朝先,柳朝先发疯大吼,朝杨牧冲去,杨牧一拳,灌入灵


力,炙热的拳劲化作一道红光,一拳打在柳朝先胸口,一声巨响,直接把柳朝先打飞落入大罗宗座位

他原本躺的地方,柳朝先一动不动,口里鲜血直流,石桌前的两名老者同时起身喊道:"极道观,药王


殿三胜,比试结束",柳朝愿赶紧过来看了一下柳朝先,咬着牙眼中杀机不断,眼神示意了一下楚濂

雪,跟第二次上场的年轻人,两人点头,杨牧转身拔起双剑要走下擂台,极道观,药王殿那边都观声


雷动,程万里,姜子远笑到脸都歪了,直接在别云鹤面前,分起别云鹤的六面玉牌,别云鹤气到发抖

用手指着两人"你们...你们.. ."说不出话来,童青在旁叫了声"师傅",别云鹤吼叫道:"叫什么叫,


走",起身,程万里马上喊道:"老乌龟,老乌龟等等,这有几瓶药拿去,我们收了好处总要意思意思"

别云鹤正要发作之际,马上惊讶转头看向擂台楚濂雪,跟第二次上场的年轻人飞身,出招偷袭杨


 


牧,众人惊慌措手不及,杨牧在阶梯上转身一剑朝两人方向缓缓刺出,两道虚影剑气,同时击中两人

楚濂雪跟那年轻人收招挡下,被杨牧在空中击落回大罗宗位置,杨牧手上铁剑碎了,所有人都张大


嘴不敢相信,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杨牧,全场一片沉寂,突然叶无弦手指着杨牧高兴发抖叫道:"剑一

,这小家伙看得懂剑一",姜子远回过神骂道:"老乌龟,你们要不要脸啊",姜子远语落,柳朝愿瞬间


出现楚濂雪跟那年轻人被击回的位置射出两柄飞刀,柳朝愿全力施为,要杀杨牧,且阴损致极,一刀

射向杨牧,后面一刀,巧妙的跟着错位,算准杨牧身后是药王殿跟极道观所在处,杨牧第一刀挡下,如


不挡第二刀,后面的人就惨了,看台上的高手马上原地消失,电光火石间,杨牧用剑挡下第一刀,柳朝

愿的飞刀力量很吓人,杨牧用剑导引让飞刀路径偏离射入地上,杨牧第二剑断,杨牧极速后退,把手


上的 断剑射出,打中第二把飞刀,断剑碎,第二把飞刀路径偏掉还是划中马钟祥左臂插入石椅,马钟

祥手按住左臂,鲜血直流,黎若洁慌张流着泪帮他止血,程芊芊,孙白默,挺身跃出护住座位众弟子,


杨牧也是怒极,眼中杀机一闪即逝,没有显露出来,杨牧身前挡着徐清江,林长锋,程万里,姜子远,

别云鹤,童青护住柳朝愿,甘封绝,曾翠萍分别两边叶无弦在中,隔开两边,怕打起来,程万里大骂吼


道:"老乌龟,你们太过份了,真当我们两门是软栖子",姜子远也叫道:"他妈的,你想开战是不是,老

子,陪你玩到底",别云鹤面有难色转向柳朝愿骂道:"孽徒,你在干什么,别人还以为我大罗宗输不


起是不是",柳朝愿恭敬的跟众人行礼道:"师祖息怒,弟子刚到炼气三层,看这位师弟身手不凡,还

能让天剑宗叶老宗主入眼,一时按耐不住心中想要讨教一下,所以就出一招试试,没想到弟子修为


还是不足,出力没控制好",在场的人听到这话,骂声四起,林长锋不悦说道:"师姪这是必杀一招",

童青也回道:"林堂主话不能这么说,我宗以武入道,招招式式都是杀招",话语一落双方叫骂不断


看网友对 要不要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