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一招断臂

一招断臂

杨牧这时出来,跟大家行礼道:"师祖,师傅消消气,消消气,童前辈说得没有错",此话

一出程万里,姜子远,林长锋,徐清江,呆住张大口看着杨牧,姜子远回神过来:"小牧啊,你说什么


傻话啊",杨牧笑说道:"请诸位前辈消消气,柳师兄也是一时技痒,那晚辈斗胆,也出一招还给柳师

兄,此事就作罢,大家还是以和为贵",别云鹤大笑道:"小家伙,说得不错,老夫欣赏你,要不要来我


大罗宗啊,你想要什么,老夫都答应你",叶无弦发声道:"就这么定了,一招过后谁敢找麻烦,我天剑

就灭了谁",杨牧再风清云淡向大家行礼道:"晚辈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请大罗宗前辈及柳师兄答


应",别云鹤笑道:"讲",杨牧脸色依然没有任何变化道:"请柳师兄生死自负",柳朝愿大笑,笑得连

眼泪都有点流出来了道:"师傅您老说我狂妄自大,今天你看看这丑八怪,笑死我了",别云鹤不削


道:"没问题,你能一招杀了朝愿,我大 罗宗绝不追究",啍了声再道:"自不量力",刚说完,剑拔出鞘

的声音在每人心中响起,修为不够的心中惊吓到动都不敢动,杨牧以自身为剑,剑指向天,一道直


冲天际的紫色剑影如落雷般,锁定柳朝愿,及柳朝愿身后的大罗宗位置劈下,杨牧身形动作,都

为这一剑,绝美的一剑,别云鹤大喊:





置处直接被杨牧一剑劈穿,还可以看到外面的树林,程万里,姜子远笑到脸上花儿朵朵开,林长

锋,徐清江还是一脸惊恐的看着杨牧,别云鹤,童青怒气冲冲来到,别云鹤吼叫骂道:"你们两个老


不死的作弊,这小王八蛋不可能只有炼体六重,我要查看",石桌前的两名老者马上不悦叫道:"别


 

宗主,您这是在怀疑我两人吗?",别云鹤吼叫了起来道:"我要查看",程万里跟姜子远使了个眼色,


姜子远马上讪笑道:"要看也不是你看啊,我们请叶老宗主看,可以吧",别云鹤"啍"了声撇过头去

默许同意,叶无弦马上变成一个慈祥的老头样对杨牧招手和言悦色道:"来来来,小家伙我看看",


杨牧苦笑一下就走过去伸出手,叶无弦拉过他的手,还把他的袖子褪到手臂处,像在看宝物一样

仔细翻看,边看还边问道:"小家伙,炼体炼得不错啊,吃了很多苦吧",杨牧有点无言问苍天,心想


这老头在干嘛,叶无弦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甘封绝不好意思咳了一声道:"师傅,大家都在等",程

万里跟姜子远看到这样心里就知道不妙,马上口里念念有词传音,叶无弦看了甘封绝一眼"呿"


了声探查了起来,十息后,就说道:"确定是炼体六重",别云鹤,童青"啊"了一大声,下巴都差点掉

在地上,甘封绝,曾翠萍靠来,曾翠 拉起杨牧另一只手探查,甘封绝抢着叶无弦手里拉着的,叶


无弦叫道:"干嘛,干嘛",叶无弦死都不放手,曾翠萍查探完,也是一脸惊讶的看了杨牧一眼就点

点头往旁靠过去让甘封绝上来,甘封绝拉着杨牧的手仔仔细细的查,查了十二息左右,跟曾翠萍


一样,别云鹤看这样憋着一口气顺不过来,马上吐出一口血大喊了声"走",大罗宗一行人离开,

叶无弦还拉着杨牧,杨牧想抽手都抽不回来,叶无弦嘴里也念念有词对曾翠萍,甘封绝传音后


开始对杨牧问道:

摇头急忙道:"不用担心,不用钱不用钱,送你好不好啊",杨牧觉得奇怪,程万里跟姜子远对,林长


锋跟徐清江使了个眼神后,两人就上前,曾翠萍,甘封绝看到,要上前挡住两人,被林长锋跟,徐清

江架住,东拉西扯,程万里一个横身把叶无弦拉着杨牧的手隔开了,两老开始缠住叶无弦闲话



 

家常,杨牧连忙退后,程芊芊上前笑着小声跟杨牧说了几句话,就和孙白默一同带着杨牧跟极道

观,药王殿的人开心离去,叶无弦看杨牧跑了,要甩开程万里跟姜子远的纠缠,两人像狗皮膏药一

样黏着叶无弦无赖尽出.


杨牧一行人要出天剑宗山门时,杨牧就看到董菁婉跟吴青瑜在等他,杨牧早遇料到了,杨牧没料

到的是水无月跟何眉琴也在两人身后,杨牧本想跟两人聊聊的,杨牧跟程芊芊及孙白默说了一下


就朝董菁婉那边过去,杨牧对四人行礼打个招呼,董菁婉高兴得眼角含泪朝杨牧胸口捶了一拳,随

后吴青瑜也是,杨牧笑了一下:"还请四位代为隐瞒,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董菁婉流下泪来,还是


擦了一下忍住回道:"我知道,我早就问过骆叔,知道你辛苦,没想到你走的不是我能想像的辛苦",

董菁婉跟吴子青早问过水无月跟何眉琴杨牧的身体为什么可以跟炼体九重对抗,何眉琴说 她听


她师傅说过,有些无法修练的人或是灵脉极差者,会把自己的身体拿来当灵器或法宝炼,可以达到

与一般修炼者对抗或更强,不过过程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承受的,修炼者修炼时会受万蚁蚀身,刮骨


剃肉之痛,这种非人修炼除非有惊人坚决的毅力,不然无法修成,董菁婉早年就不经意听骆元铭说

过,他们有血海深仇,不过杨牧想一人担下不让杨宣或其他人帮他分担.


杨牧听董菁婉这样说也不知如何回答,只能说道:"没事的,改天见面聊吧,我先走了",董菁婉,吴

青瑜点点头,杨牧对四人行礼道别后,就闪身消失追程芊芊她们一行人去.杨牧离去后一会儿,何

眉琴才不悦叫道:"呿,亏我拉着无月到这里,


杨牧追上众人,程万里,姜子远,看叶无弦的样子,早传音交代甘封绝,曾翠萍由林长锋跟徐清江挡

着,两老负责挡着叶无弦,叶无弦也看出端倪,传音要甘封绝,曾翠萍挡住程万里,姜子远,他想跟杨



 

牧好好谈谈,结果被程万里,姜子远两人给阴了,一行人回行丹阁,大家疗伤休息,高兴不已,马钟祥

也在方长老跟程芊芊的医治下,气色好了很多,不过还是不能有太大的动作,大家都在大堂里,程万


里四人回来,高兴笑得脸都歪一边去,程万里跟,姜子远坐上大堂,程万里开心喊道:"大家都累了

坐下说吧",杨牧这时向大家行礼道:"师祖,师傅,师娘,众师兄姐,我出来一整天了,要回永安堂看


看",程芊芊面有难色的叫道:"小牧你过来一下",杨牧靠过去,程芊芊抓起杨牧的手,拿出一把小刀

划下,大家靠了过来,只看到一条红红的痕迹随即不见,杨牧的手变回原来的白透如脂,程芊芊流下


泪来,孙白默也撇过头去流泪,黎若菲,黎若洁,周婷思,马钟祥,林烨华五人摸不着头绪,朱俞书好像

知道,跟程万里等人都露出不舍的表情,程芊芊才对杨牧说道:"万蚁蚀身,刮骨剃肉之苦,你爹娘要

是泉下有 知,不心疼死,你练多久了",杨牧吸了口气回道:"师娘,我现在这样挺好的,我不后悔"


杨牧离去后,林长锋才叹了口长气,解释杨牧修炼有多辛苦,且程芊芊拿的是一把灵器,所以杨牧应

该练很久了,起码有十年,照推算,杨牧八,九岁就开始练了,黎若菲几人追问为什么杨牧要练这种

非人的功法,徐清江只说,杨牧有血海深仇,要他们不要问太多,也不要去问杨牧.


几日后,天剑宗后山大堂里,叶无弦哭丧着脸喝着闷酒,还不时的捶打石桌,用头撞墙,曾翠萍,甘封

绝跟几个长老几次去找他,都被他给轰了出来,曾翠萍走进来,叶无弦不悦道:"干什么不是说别吵


我吗?",曾翠萍只说了一句,因为不说叶无弦想听的会马上被轰出去:"我知道那小家伙在那里",叶

无弦马上高兴的跳起,到曾翠萍前直问:"在那里在那里,那两个老不死的把他藏那去了",曾翠萍看


叶无弦这样没好气道:"师傅肯说话啦",叶无弦无赖的笑道:"小萍别这样,我不就气那两个老不死

的,一定把人藏起来了吗?,别生气,别生气,跟师傅说说人被藏在那里",曾翠萍白了叶无弦一眼叹口

气说道:"人家没藏,那小家伙是个大夫,一直在永安堂里行医卖药材".


看网友对 一招断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