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天府杨家

天府杨家


叶无弦话一落,剑光就出,直接把别云鹤的脑袋砍飞,叶无弦像没动过一样站在那边,杨牧心惊,这

一剑相当的厉害,叶无弦从拔剑出招到回鞘,一气呵成,勘称完美,力量的拿捏也相当的巧妙,集武


道的大成,加上叶无弦自身的修为很高,配合这一剑简直无人可挡,童青看到吓到失禁,连忙跟其他

大罗宗的弟子跪在叶无弦前面猛磕头,童青哭喊道:"这一切都是我师傅的意思,跟我们没有关系啊"


叶无弦转过头去跟甘封绝说道:"我说过一招过后谁找麻烦,我天剑就灭谁",甘封绝大喊:"上",所有

天剑宗的人都围上杀光大罗宗的人,轻轻松松,有些都还没有动到手,大罗宗就都死绝了,杨牧这时


坐在凌天门人群里不动声色,陆刑峰也是坐在地上看着大罗宗被灭,陆刑峰咬牙笑道:"叶宗主,真是

一石二鸟的好算计,连我都栽了,不过我们都是凌天门的人,虽然有不该的地方,不过你们也没损失"


叶 弦"呿"了声道:"第一算计你的人不是我,第二你以为我怕你们凌天门吗",杨牧这时捡了一颗石

颗起身,走到陆刑峰前五步,把石头丢在地上退后,陆刑峰不解的看着他道:"干什么啊你",杨牧拨下


盖在头上的斗篷并解下后说道:"我爹练的是这上面的功法,不是魔功",陆刑天气得发抖指着杨牧吼

叫道:"原来是你这个小杂种",陆刑峰马上尖叫站起,所有凌天门的弟子也是,不过看四周的人,都不


敢动手,这时候天上直直落下五人挡在陆刑峰前,来人,一老三中年男子,一名中年妇人,武冯看到当

中一人就喊道:"


的肩道:"爹刚好要去找你,路过遇见老友,就一起跟来看看",武岚跟叶无弦行礼打个招呼就站在武

冯旁边,那名落下的老者缓缓说道:"杨公子当年确实是这劣徒,不对,不过事已至此,我凌天门不是


欺侮弱者之人,老夫凌天门师祖季文洋,我在此保证,我凌天门尽所能补偿你,我这劣徒也绝不会再


 

找你的麻烦",那名中年妇人在季文洋跟杨牧说话时,就跑过去扶着陆刑峰,这名中年妇人为陆刑峰


的亲妹妹,陆琪倩,另一名中年男"啍"子声道:"小子,我们算是很让步了,别不识好歹,你早年用计

废了他一臂,现在这样值了",说话的是凌天门掌门翁区究,楚明桥听到这样直无奈的摇头,陆刑峰


这时大叫道:"师傅不行,这小王八蛋,城府很深,八九岁就会骗人,我这手就是这样被废了",季文洋

转身一大巴掌打过去,陆刑峰口里都是血,还吐出几根牙,季文洋怒喊道:"你还好意思说,我都不好


意思听了,你给我闭上你的狗嘴" ,杨牧一直冷眼看着,这时平平的说道:"我只要这几个",杨牧用手

指点了十几个人包括陆刑峰后说道:"当年都有参与的人的命,偿我杨家百余口的性命,什么我都


不要",季文洋面有难色,翁区究则笑道:"小子口气庭大的啊",陆刑峰像发疯似的大喊道:"来啊,

当年我在你那废 物老爹还没断气前,玩你娘尸体,玩得可高兴了,你跟你娘长得差不多,来让你爷


爷也玩玩啊",杨牧没动气,他知道陆刑峰在逼他出手,季文洋马上又一巴掌过去,再接着一巴掌,

在场的人听到,都气愤难当,杨牧只有冷冷说道:"生死相拼,恩怨两清",季文洋叹口气摇摇头道:


"你这是找死无异,罢了,罢了,如你所愿",转向陆刑峰严正说道:"这次过后,你再出手,别怪为师

心狠手辣清理门户,所有人都是",随即大喊道:"与这事无关的人退开",



雳子都不认识,被我废一臂,真是丢人",陆刑峰叫道:"给我上,不要弄死他,我要他生不如死",十几

人开始

杀向杨牧,杨牧也冲出,很快的三颗人头就飞起,陆刑峰也出手偷袭,一轮后,陆刑峰处剩下三人,

杨牧身上也是大小伤半跪在地喘气,吕城心里苦笑杨牧连这时候都要骗陆刑峰,他跟杨牧对招



 

过知道杨牧的能耐,陆刑峰得意的笑道:"上,上,上他快不行了",那三人相视一眼,就冲了上去,

一阵刀气,剑光后,三人被杨牧杀了,杨牧倒卧在地正要奋力爬起,所有人都觉得杨牧能作到这样


实在是不容易了,天剑宗,药王殿,极道观,有些人如何眉琴,吴青瑜,董菁婉,朱俞书要上去救人,

都被拉住,陆刑峰得意的跑来一脚踩着杨牧,用刀指着他道:"看清楚你爷爷的样子,下辈子见到


我就跑远远的",说完大笑举起刀正要砍下,一道紫色剑气直接砍断陆刑峰握刀一臂,冲天而去,

陆刑峰痛苦得在地上打滚,连眼泪都流出来的吼叫道:"他妈的,你这小王八蛋,又骗我,又骗我"


杨牧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沙,说道:"小时骗你,长大了再骗,你就学不会,不要被骗",围着的人有

些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暗地里炼屠天跟萧美英,碧云瑶都在,本来炼屠天忍不住要出手,被碧


云瑶拉着,萧美英笑道:"跟他娘一 样,古灵精怪的,四处招摇撞骗,害我紧张的要死",陆刑峰忍

痛站起,两脚跺气直骂,杨牧挥剑把陆刑峰的断臂绞碎,说道:"看清楚你爷爷的样子,下辈子见到


我就跑远远的",随即消失出现在陆刑峰前,正要一剑砍下,被一道巨大的掌气轰飞撞入石壁里,

出手的人是翁区究,翁区究带回没了双手的陆刑峰回到季文洋身边,季文洋骂道:"你这是干什么


",程万里马上发作出来骂道:"呸,你凌天门就这手段",姜文远赶去石壁处,炼屠天三人忍不住

也跑出来叫道:"今天是你们找死",


身上衣服破烂,走出来后,一弹指,陆刑峰的头马上就爆开,身体直接躺在血泊中,陆琪倩趴在陆

刑峰尸体上哭惨了,翁区究大惊脱口道:"霹雳子",杨牧面无表情道:"我代我娘送他的",翁区究


更惊讶的是他那一掌有八成力,杨牧像没事的人一样,武岚本看翁区究出手,怕叶无弦阻止,就上


 

去缠着叶无弦,水无月觉得奇怪,眼里看着所有的一切,这时叶无弦,甩开武岚骂道:"季老头,你


倒是说句话啊",季文洋面有难色瞪着翁区究,翁区究传音道:"此子不能留,会是凌天门大患",

杨牧笑道:"早知道你们凌天门这种大宗门,话都是自己说的,杀人放火,也能自圆其说",季文洋


听到这话眼里冷光一闪道:"杨公子别太过份了,你想怎么样",杨牧说道:"我也还翁掌门一招,

此事就此了解,如何",季文洋点头道:"合情合理....",杨牧则插话道:"不过请翁掌门生死自负"


听到杨牧说到这里,知道的人心中都在偷笑,翁区究大笑不削道:"给你三分颜色你开染房了,

陆刑峰本就没了一臂,加上跟别云鹤,童青对战半天,你还真以为你有本事",杨牧说道:"翁掌门


刚刚那一掌,要是我没有卸力得宜,不死也重伤了",季文洋直盯着杨牧看说了句:"好,就如你所

言",话一说完杨牧一拳就来打向翁区究,翁区究 不削抬起手掌要接,杨牧快打到翁区究时,全身


泛起遮天印红色纹路,流转全身,翁区究眼看不对正要运力,就被杨牧一拳打爆一臂,翁区究单

膝跪地,嘴角溢血,咬牙痛苦撑着,恶狠狠的看着杨牧,楚明桥赶快过去止血,惊讶不已,季文洋


脸色难看,一直想着翁区究那句话,正想是否要出手减杀杨牧之际,天空上一艄青色琉璃战船驶

来,天空上落下二十几人,这几人都身穿青色战甲,有男有女,除了一名老者没穿着战甲外,这几


人气势都相当惊人,季文洋看到来人马上行礼道:

琴也靠过去跟这些人行礼打招呼,倒是武岚,跟武冯,看到来的人,马上就躲进人群里不敢出现,杨


家老祖怒目盯着季文洋说道:"我说过,只要确定是我杨家的人,我就灭了你凌天门",杨家老祖说

这话时威压全场,有些修为底的弟子立时跪了下去季文洋心里发毛直喊道:"是,是,是",杨家老祖

转头向一名中年妇人叫道:"让他验验"


看网友对 天府杨家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