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故人仇人

故人仇人


杨牧带着杨宣一直赶路到中都,回到熟悉的街道,杨牧缅怀起,小时候的各种情景,内心激动不已

杨宣倒是还好,他没什么印象了,杨牧寻着记忆,来到杨家的大门,杨家已是一片废墟,杂草丛生,


段垣残壁,杨牧跟杨宣走进去,看到一座大墓,墓碑上面写着,杨程仲暨夫人齐慧敏等杨家人冢,

下面属名罪人陈师孟,花上缺,杨牧流下泪来,就跪在冢前杨宣看杨牧跪也跟着跪,杨牧心痛不


已小声的跟杨宣说这是爹,娘的墓,杨宣跟开始磕头,这时走来一名老者跟一名妇人,两人走到

两兄弟身后对冢一拜,杨牧跟杨宣起身转向两人,杨牧拿出当初陈师孟给他的青玉牌,陈师


孟看到,面无表情道:“此乃锦围玉牌,可抗神识查探,已是你之物,凌天门灭,我俩知道

,你两兄弟,差不多要到啦,我俩的命给你,放过我们门下几千人的命吧”,另一名妇人为幻


花宗花上缺也随着说道:"还 你们兄弟两人高抬贵手",杨牧随手拔出杨宣的配剑,再两人前

一招后就收剑回鞘,一气呵成,速度快到眨眼间,陈师孟,花上缺头发被削断几十根飘落在地,


杨牧说道:"我俩兄弟,已经拿回欠我们的了",随即拉着杨宣跪在陈师孟前说道:"杨牧与小弟

杨宣在此谢过陈宗主当年施予援手救我们三人一命,更谢陈宗主,与花宗主为我俩兄弟父母


及杨家等人收埋遗骸",说完磕了二个响头,杨宣也是,陈师孟,花上缺赶紧把两兄弟扶起,杨牧

转身再出剑把墓碑上的罪人两字,改成故人,陈师孟点点头后问道:"你们两兄弟日后有什么


打算",杨牧摇摇头道:"我想把这建成杨家祠堂,把我父母的牌位迎回兴安岭,有朝一日,再像

我父母一样,从兴安岭返回中都",接下来几日在陈师孟,花上缺的帮忙下,杨家旧址开始大兴


土木,杨牧及杨宣也脱下长袍帮忙着,工人挖到一支玉笛交给了杨牧,杨牧一看玉笛上刻有他

母亲的名字,就连忙收起,一个月多后,杨牧就背着杨程仲跟齐慧敏的牌位,带着杨宣起程回


兴安岭,快到兴安岭时,杨牧再贴上沙蜥皮,杨宣不解问道:"大哥怎么还贴这个",杨牧笑道:


 

"进盘古城方便,可以省去不少麻烦",杨宣点点头,杨牧接着说道:"进盘古城后我们分开走


你先回天剑宗,我回永安堂,我安置好爹娘我牌位再通知你",杨牧回到永安堂,已是晚上

杨牧拿出牌位,骆元铭跪在牌位前不停的哭,杨牧扶起他,说了一下中都那的情况后


隔日就开始跟骆元铭整理出一间小祠堂,放置杨程仲跟齐慧敏的牌位,杨宣回来跟杨牧,

骆元铭一起祭拜,杨牧就让杨宣回天剑宗专心修炼,自己跟马钟详,黎若洁说请两人休


息两个月,两个月后他要出趟远门,再拜托两人帮忙一阵子,杨牧恢复样貌后没几天又

贴回沙蜥皮,过着跟之前一样的生活,早上练招,白天看病,晚上到水潭底修炼,杨牧


一直跟吕城,碧云瑶讨论不出惊雷或青麟,能挡悍魃的问题,最后都是不可行收场,这

夜杨牧在洞中修炼,灭神诀第四重让杨牧相当疑惑不解,杨牧拿 灭神诀跟遮天印法诀


一起放在地上看老半天,杨牧一直以为灭神诀是这心法的名字好听而已,练到第四重才

觉得怪怪的,他原可照练就好,不过他要先解开心中的疑惑,对灭神需先成神,这句他


原不以为意,不过他认为这句里写的神,可能是指神器,因为灭神诀第四重开始,重塑

真身的练法,与遮天印法诀有点相同,确也不同,杨牧心里有个想法,运起灭神诀第四


重开始炼起,配合遮天印法诀,同时运转,杨牧马上吐出一口血,身上遮天印红色法纹

出现在全身皮肤上,杨牧想了一会儿,再次同时运转两种功法,杨牧痛苦难当,比万蚁


蚀身,剃骨削肉还痛苦,好像活活被抽筋扒皮一样,直到清晨,杨牧左手一抬,手掌上

慢慢出现一颗金色龙形大印,大印一现释放出相当可怕的威能,杨牧所在的洞开始巨烈


震动,水中出现七彩霞光,四周灵气不断聚向杨牧这来,杨牧立觉不妙,心想外面一定

不得了了,赶紧在把大印吸入身体里,带着双剑急忙离开,杨牧小心出水面,赶紧隐匿


 

快速离开,第一个到的是炎冷悉,炎冷悉查探四周,还入水查探,也找到杨牧洞里,什

么都没找到,就出水面,这时水潭边来了很多人,叶无弦跟他的六名第子,林长锋跟药


王殿,行丹阁的人,徐清江跟极道观,玄挚门的人,吕城,碧云瑶也到了,大家都对炎

冷悉行礼,叶无弦叫炎冷悉师姐,炎冷悉冷冷的喊道:“都散了吧,这没东西,无弦,


你留下”,所有人离去后,炎冷悉布下隔绝法阵后说道:“这有神器出世,除非神器认主

不然不可能被发现或带走,刚刚那天地异象很明显,你暗地里查一下,最近盘古城的进


出,及来过这的人,查到后不可轻举妄动,不可得罪,师傅破碎虚空前交待的那件事,

需要这人帮忙”,叶无弦点头道:“师姐,那事真有可能吗?”,炎冷悉摇头道:“师傅

交待的,我俩只能尽力”,说完解开法阵后两人就消失 不见.


杨牧回到永安堂,讲都不敢讲,还是作着日常的事,想说找一天去锻仙域试看看,永安

堂隔壁的房屋不知为何这几日都在大兴土木,隔壁杨牧记得小时有一家人住,后来搬走


一直空着,难道回来了,突然一声巨响,从永安堂后院传来,杨牧赶紧从内堂跑去后院

看,看见永安堂跟隔壁的墙被开了个大口子,跟门一样大,何眉琴扛着剑,董菁婉,水


无月,吴青瑜,董菁菁,杨宣都在,骆元铭一直念道:“何大小姐啊,不是说过不行了

吗?,妳怎么硬来啊”,何眉琴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骆叔,我刚刚跟董师妹过招,


不小心用力过猛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等一下叫人马上修好它” ,杨牧靠过来,杨

宣马上叫道:“大哥,何师姐说这新宅子,是伯父买的,让我俩已后一人一间,现在先请


何师姐跟,水师姐打理,真的吗?”,杨牧摸摸鼻子,正在想要怎么跟杨宣解释时,水无

月开口道:“杨师弟,我们跟杨宣说的,都是真的对吧”,杨牧知道水无月这样问让他无


法反驳,事实上对,只是杨宣不知道这伯父不是炼屠天,是亲伯父,杨牧只能勉强回答


 

句:“是”,杨宣高兴拉着董菁菁跟杨牧说道:“大哥,那这就作成个拱门,以后进出方便


新宅里房间多,以后小婉姐,小菁可以住着,我住原来永安堂方便,你说好不好啊”,

杨牧正要反对,董菁婉靠过来说道:“小宣,菁菁住可以,我就不用了,弄个门在这,你


大哥会觉得其他人吵,他不自在的,对吧”,董菁婉说这话时一直水汪汪大眼看着杨牧,

杨牧被董菁婉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脸微微红起,连忙回道:“怎...怎么会呢,董师姐多


虑了”,连忙跟骆元铭说让他主意就好,他要去天苍山采药,跑得比飞还快,众人掩嘴偷

笑,只有杨宣问董菁菁道:“小菁,你们在笑什么”,董菁婉敲一下杨宣的头道:“傻瓜,


跟你大哥一样木,等一下跟你说”,杨宣摸摸头“喔”,了声,吴青俞向骆元铭问道:“骆

叔,怎么杨师弟,还贴着那皮到处 ”,骆元铭听吴青瑜这样问气喊道:“说到这我就有


气,大少爷原本用真面貌看病,打理药材,没两天,永安堂来的都是女子,挤得真的要

看病的人都进不来,有些还出手摸大少爷,大少爷没办法才又贴着那烂皮,真是世风日


下”,骆元铭边说边整理地上的碎石,其他人笑得腰都歪了,董菁婉气得直跺脚,水无月

则还是面无表情,杨牧进到锻仙域,拿出在他体内那枚金色龙形大印,四周散布极可怕


的威压,附近妖兽飞逃,杨牧仔细反看,上面有三个字“遮天印”,印纹是之前自己小时

候胸前那特殊的红色纹路,杨牧挥手抛出,遮天印可随心所欲控制方向,就算飞不见,杨


牧还能清楚感应得到它,让它回来,玩了一会儿,杨牧收回遮天印进自己身体里,随即

运转遮天印法诀,跟灭神诀飞身冲天而上,举掌托天,遮天印虚影在杨牧掌上出现,越来


越大,锻仙域的天空被印纹布满无边无际,地面开始巨烈震动,妖兽疯狂逃奔,杨牧正想

试试威力,要把遮天印打在地上时,石脸的声音大声回荡整个锻仙域,大喊道:“小子,

住手,给我滚出来”.


看网友对 故人仇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