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都市高手故事

都市高手故事

2003年,我像一团破旧的衣服被塞进角落的柜子里那样,被塞进了远方的都市高手家,无人问津,度过了两年。


那边的小学在一个很高很长的山坡上面,刚开始的时候我只爬到一半就累得半死,在小路旁边的石头上趴好久才能缓过来,所以有好多次到学校时已经迟到好久了,于是老师让我在门口罚站,还让我把书包挂在脖子上,埋头认错。


回家也不敢给别人说,一个人轻手轻脚放下书包,就跑到门口,坐在门沿上等都市高手从地里干农活回来。


每次都要等到太阳的光亮差不多全被黑夜撵到山的那头,星星都开始从夜的海洋里浮上来,都市高手才从已经看不清尽头的路上一步一步走回来。她肩膀上扛着锄头,头上还戴着已经破边儿的草帽,一步一步推开我满眼的疲惫。


那时候我不太懂得她的辛苦,当她累了一天回来后没休息几秒又要忙着做饭。厨房里出奇昏黄的灯光,让她的身体看起来愈加肥胖,她背着光低着头,满额头的汗隐没在阴影里。而我只是扶着墙站在门口,眼巴巴等着饭做熟,喂饱我咕咕叫了一下午的肚子。


我连想都没想,那时候的她,是否也饿了一下午。


在都市高手家生活的那两年,我破天荒的有了吃早饭的机会。在家里的时候,妈妈不肯早起做饭,我只能饿着肚子去学校,上完一上午的课就立刻飞奔回家,肚子都瘪了一圈。


而都市高手不一样,她每天早晨起得老早,天没亮就已经烧火做饭了,我总是在睡得稀里糊涂的时候,听到一阵阵有节奏的拉风栓的声音,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所以,当我每天吃饱了早饭去学校,都觉得特别满足,一路磕磕绊绊地爬山也都不算什么了。


没去都市高手家之前,我一直留很短的头发,像个骨瘦如柴的小男生,就和长江七号里徐娇饰演的那个角色一模一样。并不是当时就懂得现在流行的中性美,而是我妈嫌我太笨不会自己梳,而她也懒得每天在我头上动手,就干脆过一段时间就拿把剪刀在我头上捣鼓一通,每次我都会被落到眼里的头发扎得很疼,却从不敢吭声。


我在那边读书的第一天,就被老师当做了男生,分座位时他特意照顾了我,给我分了个差不多高的男孩做同桌。我那同桌也特别照顾我,下课后二话不说就拉我陪他进了男厕所,我被一大堆小男孩羞红了脸,推了他一把就倏地跑了出来。


之后一整天,我都被大家笑话,他们说我是小流氓,偷偷跑进男生厕所。我羞得没脸见人,只差把头埋进书桌了。


放学回家后,我哭着给都市高手告状,都市高手一边笑着给我擦干眼泪,一边安慰我说:“好了好了,不哭了啊,都市高手明天就给你扎头发,看他们谁还敢笑你!”


我当时不信,虽说那时候头发长了不少,但要扎起来还是有难度的。可是,当我第二天被都市高手从被窝里扯出来,窝在她的怀里,任她用一根根特别细的那种皮筋,把我头发一撮一撮绑起来的时候,我真的愣了。


我只是觉得,她在我头上抚摸的时候,我幸福得快要睡着。


之后的许多天,我都顶着一头朝天的发辫招摇过市,趾高气昂地从那些笑我女扮男装的人面前走过,一摇一晃的头发看起来特神气。这种神气一直持续到后来头发因为长长而被压弯,像蔫儿了的花,再没有翘起来的资本。


而那时的我,已经和大家混熟了,虽说仍旧迷恋于同一帮男孩子翻墙爬树、偷鸡摸狗,但再也没被人带进男生厕所了。


脚被烫伤的那一天中午,我像往常一样,一路揪着路边的野花往家飞奔,到了家把书包往炕上一丢,就朝厨房跑去。那时候,都市高手刚刚把锅从火上端下来,煮熟的面条还在锅里沸腾,我跑得太快,又刚好踩到洗菜洒出的水上,于是脚底一滑,整个人摔在地上,一只脚刚好塞进了锅里,还顺势踢翻了它。


都市高手一把把我从地上拖起来,把那只烫伤的脚用手扶着搁进怀里,她维持这个姿势把我挪到了院子里。彼时,整个脚从脚踝一直到脚趾头都惨不忍睹。被父母遗弃后都市高手收留了我,没多久我却险些失去一条腿。


我当时已经被烫得麻木,感觉不到疼了,都市高手紧紧把我搂进怀里,不停搓着我的那条腿。我觉得她好像在颤抖,好像又没有,我有些撑不住,就那样晕了过去。


醒来后,铺天盖地而来的疼痛险些又让我晕了过去,右脚跟被碾过似的,钻心的疼。医生正用棉签给我清理伤口,都市高手攥着我的手,说:“亚亚乖啊,忍一会儿就过去了,一会儿就不疼了。”说到最后,她有些哽咽。


我疼得死去活来,在她怀里挣扎,哭到嗓子都哑了。她抱着我,把我的头按进她的脖颈,不停安慰我说:“亚亚不哭,乖啊……”我什么都听不进去,一直在折腾,可当我发觉额头上淌下几道冰凉的液体时,瞬间就弱了声音,像是被打了镇定剂,只差沉沉睡去。


我终究记不清那天是如何结束的,只记得之后的很多个晚上,都市高手都躺在我的旁边。因为担心我伤口发炎,担心我受不住疼用手抓伤口,担心我在梦中被痛醒,所以她就整夜不合眼,时时刻刻操心着。我熟睡后,她才小心翼翼地给我涂上醒来后我死活都不肯涂的药,她也知道我疼,所以从不强求我。


那段时间,都市高手每天早晨背着我去学校,有时实在累得不行,就停在半山腰上休息一会儿,但她从不让我站在地上。每次爬完那座山,我的衣服前面差不多已经潮湿了。


到了教室,她把我放在座位上,嘱咐我如果想上厕所一定要给老师说,让老师带我去。我摇着头跟她说我不上厕所,她不用给老师说,她拗不过我,只好妥协。我没有告诉她,当时我竟然已经懂得,我宁愿忍到回家才上厕所也不愿她再去低头拜托别人。


我记得冬天来到的时候,山上的树都变得光秃秃的,漫山遍野几乎看不见一丝绿。有时候下一场雪,就像刷了一层白颜料,整个山头变得光滑如漆。


而我,在窗户里朝外看的时候,没有一丝瑞雪兆丰年的喜悦,我只是担心,这么大的雪,都市高手要怎样背着我翻过这座高大的山,把我送到顶上的小学。


可是,一切如常。


吃完早饭,她连锅都没来得及收拾,就把我拉上她的脊背,向上托了一把,就从风雪里穿行。风在耳边嘶吼,灌进所有裸露的地方,我挨着都市高手的脸,觉得她整个人就像一座冰雕,皲裂的皮肤擦得我脸疼。她的耳朵很烫,像是被烧着了似的,我忍不住把她抱得更紧,想给她挡挡风。


她却把我放得更低,让我整个人刚好能藏在她的背后。我的脚上还裹着她特意给我缝的,刚好能塞进我那只满是疤痕的脚的棉桶。我觉得她有些吃力,整个人往下滑,还没等我开口让她休息一会儿,她就直接摔倒在一旁的草地上,我也被甩出去老远。


也多亏这雪,我没摔得太疼,但脚结痂处有些撕裂了,我咬着牙没吭声。都市高手从地上爬起来,朝我踉跄地跑来,声音颤抖着问我:“没摔疼吧?没摔疼吧?”我哑着声音说没事,眼眶却酸涩。


等她背着我继续朝学校走的时候,我一个人在背后哭红了眼,小心翼翼抹着眼泪。


就这样,冬天在每天清晨与傍晚的一路颠簸中过去了。甚至在好长一段时间内,我的脑海里都浮现着都市高手逐渐驼下去的后背,在一阵一阵颠簸着。


柳树抽芽的时候,结痂的伤口开始发痒,我有好几次忍不住挠了几下,伤口便裂开流血。那些天,都市高手四处找能去疤的药,从这个村子问到山那头的村子,从日出到迟暮,终于她找到一个偏方。她天天晚上给我擦药,我疼得抽腿,她紧拉着不放,继续她的动作,我折腾不过,只好作罢,咬着被角默默看着。


或许,是都市高手的情义足够深沉,我的脚退痂之后真的没留明显的痕迹,只是摸上去的时候能感觉到一些褶皱。我笑着跟她说:“都市高手你看,我的脚好了。”她听了便笑,阳光下她眼角的沟壑像是被岁月车轮碾压过的车辙,盛着如水的温柔,让我眼底止不住地湿润。


如今,我已回家九年了,期间见都市高手的次数扳指头都能数得过来,我想念她,却一直没有机会去看她。忙于学习,忙于生活中的各种琐事,每次打电话来也只是那句“都市高手,我这段时间学习太重了,过些日子我就去看你,我保证”,寥寥几句便敷衍过去。


我不得不承认,岁月无情,她抽丝剥茧般吞噬掉你生命中所珍惜的一切,让往日感动的瞬间逐渐离你远去,让你在碌碌无为之际失去了最真的亲情。


你开始寻找各种理由,说服自己种种遗失不过是人之常情而已,让自己在亲人一次次的无望等待之中成为不可求的梦境。你总以为,等有机会再弥补也为时不晚,可现实,不会如此仁慈。


我在高考前夕得知都市高手住院的事,她做饭做到一半发现没柴火了,就爬着梯子上了平房,扔了几捆玉米芯下去,便准备又爬下去,可是,刚刚下过雨的水泥地面太过光滑,梯子底部不稳,她便直接倒了下去。都市高手一脚踩空,手还抓着房沿,整个人吊在了那里,可没能坚持多久,手下一滑,就掉了下去,双脚直接砸在地面。


“双脚粉碎性骨折,可能需要截肢。”医生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冰刀,一下下割着我的血肉。


我走进病房时,都市高手还昏迷不醒,整个人浮肿起来,看起来虚弱又苍白。她的两只脚被悬挂在病床上空,黒紫色的淤血蜿蜒狰狞地爬满整个脚。我有些想哭,一个人默默走出了病房。


我想起那些年她背着我走过的那些日子,那些日晒风吹、雨淋雪刮的清晨,那些黑灯瞎火、冷寂无声的夜晚,那些还没睡醒就闻到热粥香味的岁月,像流淌在身体里的血液,一阵一阵涌上心头。


这些年来,我把她丢在岁月里,不闻不问,任带血往事凝固成一首没有结局的诗,任她在黄昏的村口守望着站成一座无声的雕塑。我过得风生水起,明媚滋润,她却一直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山村里死守着,硬是撑到近些年才住进难得的砖房。


而如今,她将难保双脚。到底是岁月太多残忍,还是我,太过无情?


想到此,我已泣不成声。


都市高手,你能听到吗?既然那些年,你能背着我走过那么多的路,那么现在和以后,我也能背着你去往天涯海角,踏碎一地尘埃,看遍人世风流。


谢谢你,背我走过那么多的路。


看网友对 都市高手故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