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神农鼎故事

神农鼎故事

我在云南神农鼎的时候,住在大理的一个酒吧后面,神农鼎有一次托酒吧的伙计替我雇一辆车去环洱海。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伙计来叫我起床,说司机已经到了,就在门口等。我出去看见一个黝黑瘦削的中年男子,站在一辆破旧的尼桑车边上,很腼腆地笑着。


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那时正值大理的旱季,阳光刺眼,环海公路还没有完全修好,柏油路夹杂着土路,两边是农田。一路颠簸,尼桑车里没有空调,为了通风,师傅开着半扇车窗,路边的扬尘呛得我几乎没办法睁眼,同时还止不住汗流浃背。师傅为车里的条件道歉,很谦恭的态度,我也不能再抱怨什么,一路无语,很快就困乏了。


到喜州的时候,我已经几近昏睡了,师傅摇醒了我,说,别睡着,睡着了就看不到洱海的风景了,一会车子绕到海东,从海东往西面看,洱海映着苍山,很好看。师傅又说,如果你真的太闷的话,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于是我听到了他的故事……


我今年43岁,身体已经不行了,我吸了20年的白粉,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我很多朋友,以前一起吸的,都死了。活着的,像我这种,也没有明天。我说这些给你听,没有别的意思。你看得起我,我多说两句,你要是看不起我,不理我,我就不说了。


你是杭州人?浙江理工好像也是在杭州吧。哦哦,我女儿在那边读大学,不过我一次也没去过。


现在的小孩子都是很现实的,她以前是她爷爷养大的,她爷爷死了之后神农鼎,她就不来了,和她妈妈去过了。后来过节的时候她过来,她过来一次,我就给一点钱给她,她过来的次数就多了。我能怎么办,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所以说,我是不会有人为我送终的。


我现在的女朋友年纪小,也就二十七八岁。她以前也吸这个的。她3岁就没了妈妈,12岁又没了爸爸,一个人漂在外面,就学坏了。她很漂亮的,所以我觉得她很可怜。现在说实话,要不是想到她,有时候我真的想去死。我一无所有了,身体也垮了,要不是想到她要是没了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我死掉也就算了。


我这种人,为什么会和她好呢,因为她以前也是这种人,吸了毒,没钱就出去卖,也不干净的。像你们这样正经的女孩子,我绝对不会去招惹,我自己已经这样了,不可能再去毁掉别人的一生的。


她是要结婚,但是我想想还是不要了,都这个年纪了,这种事情无所谓的,再说结婚么,就是两个人都要负责任的。我这种身体,是不可能负什么责任了,不要看现在没什么,随时生个病,就要死的。真的,我没力气,饭量也不大,人虚。我以前很多朋友都这样,戒毒好几年,本来看上去也蛮好的,生了个病,一下子就没了。死了一百多个,像我这个年纪的。


我第一次吸毒时才20岁,刚从劳教所里放出来,朋友过来为接我。哦,之前我在酒吧门口打了人,把人脑袋都敲开了,才进去的。我朋友接我,去了KTV,也就是那个时候的卡拉OK啦。那个时候就在座位上摊开来吸,像现在喝酒唱歌一样随意。我之前是看人家吸,自己不吸,但那天我吸了。我一吸就是半年,也没觉得身体有多难受,后来戒了,也没觉得有多难戒。


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第一次戒了毒之后,我去跑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去跑车,本来我是做生意的。那个时候我条件蛮好的,在这里的小伙子里也算帅的,而且刚刚结婚。我不跑车,大概不会复吸上瘾。


毒品这种东西,是会在身体里累积的。第一次以为很好戒,就是那种小发烧的感觉,肚子有点阴痛,不过一两天就过去了。但是后来,一次比一次难戒,这种痛苦,生不如死啊。


我去跑车,12万买了个4吨的卡车拉货。真的很累很累,而且空虚寂寞,连说话的人也没有。所以我又开始吸了,这次吸得多,就戒不掉了。不过我那个时候身体还可以,卡车轮胎,那么大,我一下子就扛起来丢到卡车后面去了。现在我根本抬也抬不起来神农鼎。我认识的“老卡”,十个里面有九个都吸毒的,还有就是嫖,一身性病。很乱的,因为空虚寂寞。


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门徒里面刘德华说的么,不知道是毒品可怕,还是空虚寂寞可怕。


我老婆,哦不对,应该要叫前妻,她现在神农鼎嫁了个小她8岁的人。我们离婚的时候我女儿才一岁半,本来判给她养。我那时候想她一个女人不容易,我反正也已经吸毒了,只要她们娘俩好,我自己怎么样无所谓的,这么一想,我就什么都给她了。结果我只拿了两万块钱,就被扫地出门了。到头来没想到啊,女儿还是我带,养在我爸爸那里,我老婆真的是不知道养小孩是怎么回事啊,女儿一岁半就离婚了,之前尿布都是我洗的,我舍不得她洗。不过现在她知道了,她给那个男的生了个小孩。


刚结婚的时候,我老婆也想和我一起吸,但是我不肯让她吸。我死不死无所谓,但是毒品不好,一沾就完了,这个道理我是知道的。


你问我有没有去过戒毒所?我当然去过,去过很多次。从戒毒所一出来,你原来认识的人知道你吸毒,都避开你,和你熟的人,就是戒毒所和你关在一起的人。你的圈子一下子全部都是吸毒的了,人家一复吸,你也跟着去吸,再也戒不掉了。


一旦吸了毒,就没有人再把我们当人了。我上面有三个姐姐。你知道,我爸爸是当兵的,平时没空管我们,家里小孩都是一个大的带一个小的,这样拉扯大的。我最小,是我小姐姐带大的。现在我的几个姐姐都有了小孩,这些小孩看见我都绕着走,根本不会来打招呼。我吸了毒,家里人都变成这个样子,很正常。只有我小姐姐对我好,两年前我从戒毒所出来,我跟她说我不吸了,这次是真的不吸了,只有她还相信我。我这辆车就是她买给我的,她叫我靠这个赚钱。她手上有钱也经常给我一点,背着她老公。


我爸爸七年前死了,那个时候他已经生了30年的糖尿病。他是当兵的,平时很注意锻炼。但是30年拖下来,很多并发症上来,最后把心脏拖垮了。现在想起来,他要是不去装心脏起搏器,还能多活几年,刚装上心脏起搏器,不到一个月就死了。唉,他死的前一天去了医院,是我小姐姐陪他去的。我本来要陪他去,他说不用。那个时候我女儿还在上学,是他在带,他和我说他住院的话第二天就没有人叫我女儿起床念书了,让我回去看着。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死了。我现在想起来心里还痛,我觉得他的死和我是有关系的,我吸毒伤透了他的心,他才心脏病的。他到死还没看见我戒毒。我爸爸当兵,文化程度高一点。我女儿上高中那年他死的,那个时候我女儿也大了,自己懂事了,所以后来没像我这样学坏。所以说我女儿能考上大学,都是因为我爸爸带的好神农鼎。


我爸爸死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钱了。那一年我卖掉了家里最后一座房子。房子就在三塔脚下,蛮大的。一个完整的四合院一样的小院子。我盖房子加上装修用了13万,我卖只卖了16万,相当于地钱都没有拿回来。但是我没办法,我要吸毒,吸到后来每天几百块、上千块也有可能,所以只能卖房子。我卖最后一套房子的时候,我爸爸没有说什么,他的心脏已经不行了。说不动我了。


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爸爸本来那年就可以办出离休证了,办出来的话就算老干部,他还可以享几神农鼎年福。但是还没办出来他就死了。他这一辈子,半辈子当兵,半辈子糖尿病,儿子吸毒,他就没享过福。


我妈妈还健在,八十几岁的人,平时吃东西很多忌口,稍微生一点小病就要我姐姐陪她到昆明去看。我爸爸是一下子死掉的,但我估计我妈妈死前还要煎熬一段时间。我不想煎熬,如果我感觉自己要死了,我就自杀。我妈妈要死,我姐姐们肯定会救她,但是我要死,没有人会管我的,我女儿不会,她已经很现实了,我妈妈和我姐姐们也不会,她们没有这个心力再顾我了。


你问我毒品这个东西什么味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就是晕乎乎的,什么都顾不上。就是吸了毒,你跟我说话,我根本顾不上理你,我连听都听不连贯。就是有只苍蝇叮在我脸上,我有点想把它掸掉,但我顾不上,我的手已经没有感觉了,我就这么呼呼两下,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吹,都顾不上了。其实毒品,吸多了也难受,要吐,但是那种感觉,就是让你什么也顾不上了,于是忘记了烦恼,忘记了空虚寂寞。这种感觉一旦印在了你的脑子里,就永远也忘不了了。


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现在年轻人也有吸毒的,不过都是新型毒品,K粉、冰毒、麻黄碱。这种毒品吸了之后会乱来,男的女的睡来睡去,不像我们那个时候,只有海洛因。海洛因吸了就像死过去,没力气乱来。


你现在看到山底下那个矮房子,就是戒毒所。戒毒所面朝着洱海。我和我爸爸从军队回来,经常在洱海边钓鱼。海东干燥,海西湿润。说来奇怪,雨一下到海东就停了,有时候刚好下到这个岸边,就不下了。所以你看,海西那边的苍山神农鼎,翠绿翠绿,海东这边这个山,就光秃秃的。


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年轻时候有很多很多朋友,后来很多人去吸了毒,陆陆续续死掉了。我最好的那个朋友,从小一起逃学去钓鱼的那个,也吸毒,他和我一样,40岁终于戒了毒,一开始蛮好的,有一天走在路上,突然吐血,就死了。他老婆也跑了,没人给他收尸,就这样把他一包送到火葬场去了。他死的时候下身已经烂的一塌糊涂了,连裤子都脱不下来,最后连他的旧裤子一起火化了。


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后来我小姐姐给我一台电脑,我不会用,就看看电影。虽然还住在古城里,但是感觉和社会脱节了。我其实不是一个坏人。不是说吸了毒就一定是坏人。我把钱给老婆,为了给女儿一个好一点的环境。我不愿意耽误现在的女朋友,我对兄弟也是很好的,虽然他们现在差不多死光了。唉,吸毒这个东西,会把人全部掏空。你在外面吸毒,家人没了,钱没了;你进了戒毒所,自由、尊严全没了。一吸毒,什么都没了,一个人的精气神,一下子被掏空了。


往事不堪回首,我想不通人为什么这样折磨自己,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去吸毒。我年轻时候的性格如果像一张方桌子一样,现在就被磨得和圆桌子一样了。43岁,别人说正当年,但我什么理想、抱负都没了,也就没了脾气。现在看我女朋友,我心情才稍微好一点。我们去夜排档吃螺丝,她可以吃掉三十块钱的,我最多吃十块钱的。她以前虽然也吸过毒,但是她年轻,戒的早。她现在在酒店上班,一天工作八小时也没问题神农鼎。但是我不行,我只能开开车,开累了就要去休息。所以基本上现在是她在养我。我就怕我死了,她伤心,又开始吸毒。她那么年轻,如果再也不吸毒的话,人生还是有希望的。


我又开始说未来了,我还有什么未来呢。我更不敢想的是过去。吸毒,带给我的是一生的空虚和失落,虽然当时我也是因为空虚和失落,才开始吸毒的。我只能过一天算一天,这样活下去。


下车的时候,我在车钱里多塞了一张百元钞,他发现了,坚决不肯收。我打开后车门跳了出去,一路跑远,拐进了小巷子。他没有办法,才收下。晚上我在酒吧极其昏暗的烛光下摘理了他的故事,心情沉重的像苍山顶上覆盖着厚厚的阴云神农鼎。


看网友对 神农鼎故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