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K市地铁途中怪事频出,到家发现新闻推送我和好友遇害照片

K市地铁途中怪事频出,到家发现新闻推送我和好友遇害照片

K市地铁站名总是奇奇怪怪的。


随着近年来经济飞速发展,K市的多条新线路也陆续封顶并开始运营通车,新王毕业后来K市工作三年了,却依然只记得公司和家里以及几个换乘大站所在的线路。K市的地铁线路除了有宛如蛛丝般错综复杂的特点,实则离机场还有二十分钟的车程。


这天是个万里无云的周六,新王早在半个月前就和好闺蜜小李约好了今天去博物馆看画展,她和小李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双双成了设计,不过在不同的公司上班。


由于设计师除了头发少,就是加班多,两人平时能挤出一点时间聊微信都已经十分不容易,这次能一起去看展,还是通宵奋战了好几天才换来的完整周六,张灿不想浪费宝贵的每一分钟,早早起床化好妆就出发去了地铁站。


她们约在博物馆站见面,新王从自己家出发只用坐一条6号线地铁就能到,但她显然低估了周六出门凑热闹的市民人数,从站台挤上地铁所付出的努力是工作日的三倍,她被挤在车厢门边的小角落里,胳膊肘都动弹不了,只能就着现在的姿势死死护着身前的挎包。当列车停靠进新的站台时,新王能感受到所有人都望眼欲穿地等着别人下车,然而并没有人下车,反倒有两个中学生挣扎着挤上了车厢。


下一站是“上河岸”,新王除了“不被挤死”已经不抱任何其他期望了,再下一站新王看到窗外的站台柱子上写着巨大的“下河岸”三个字,车门一打开的瞬间一大群人不要命似的往车厢挤,无论里边的人怎么呵斥,外边的人也没有停下动作,就在这兵荒马乱中,站在门边的新王被挤出了车厢,她踉跄了好几步才在站台上堪堪站稳,待她回过头时,地铁车门已经毫不留情地关上了。


新王没忍住低声骂了句娘,气呼呼地站到月台的安全线外准备挤下一列车,她抬头瞄了一眼头顶的电子站牌,下一班车还要十分钟才到,新王不禁疑惑,6号线地铁的到站时间一般是六分钟的间隔,客流量大的时候更是会适当缩短,今天怎么就要等十分钟了呢?她拿出手机看了看,这个站信号不太好,页面上只有一条“无法连接到网络”的提示孤零零地挂在那里,新王只能百无聊赖地用眼神一遍遍描摹着站台柱子上“下河岸”三个字的笔画。


等好不容易从下河岸站挤到博物馆,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她急匆匆跑到约好的出口,发现小李已经站在那里等着她了。


“抱歉抱歉,我中途被挤下了车厢,重新等地铁用了好长时间。”


“我也才刚到,今天出门的人太多了。”小李说完拉过身旁的一个人,“这是我表姐,研究生刚毕业准备先旅行一段时间,这两天正好到K市,可以带上她一起看展吗?”


新王见小李表姐长得可爱,看着十分舒服,一口应下来:“没问题啊,走吧走吧,去买票。”


三个人来到售票窗口,才被告知刚才有人在场馆后边有歹徒,好几个市民受伤了,广场现在已经被封锁了,为了安全起见,博物馆决定今天闭馆一天。新王一行人被吓了一跳,向工作人员道了谢便乖乖退回了地铁站。


“幸好今天挤地铁的人多,被耽误了不少时间。”新王感到一阵后怕,“我本来还打算来得早的话,就约你去后广场的那家喝杯奶茶的。”


小李深吸了一口气,“一定是上天可怜我们英年早秃,才大发慈悲让我们逃过一劫。”


“好啦,没事就好了,我们现在只能换个目的地了。”小李的表姐在旁边说道。


小李翻了翻手机,“去那边的购物中心逛逛吧,然后一起吃顿火锅。”


“吃完火锅我们可以去唱K。”新王说着也翻出了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一条新闻跳入眼帘:突发!K市博物馆后歹徒恶意伤人事件,造成多人受伤,受害者已被紧急送入医院。


新王将新闻划了过去,继续说道:“我知道那附近有家唱歌环境还不错,小房还有空的,要订吗?”


“可以可以。”表姐眼睛兴奋得发亮,“我已经大半年没进过了,只能在上嗷两嗓子。”


决定了接下来的去向之后,三人便直接坐地铁去了金融城。而新王包里的手机就在这时又亮了起来,是最新的一条新闻:博物馆后广场恶意伤人事件中,受害者何某和杨某抢救无效死亡。


小李在购物中心看中了一支正红色的唇釉,扬言哪怕英年秃顶,也要每天涂上这支艳红色的口红做整条街最靓的崽。新王笑着转过身去看新上的眼影盘,她在一号大地色系和三号桃粉色系摇摆不定,这时小李突然跳了过来。


“我买好了,你在看啥?”


“我在纠结买一号盘还是三号盘。”新王拿着两盒眼影盘在小李眼前晃了晃。


“三号吧,多温柔的颜色啊。”


“小李,你过来看看。”不远处表姐拿着瓶粉底液朝小李招了招手。


“我先过去看看啊。”小李又在新王旁边加了一句,“信我,选三号。”


新王耸了耸肩,反正自己也很喜欢三号桃粉色系的这一盘,就向导购要了一盘新的直接买单了。


买完东西又吃完了火锅,新王带着另外两人徒步走向时,小李却停下了步子。


“我去便利店买几支矿泉水吧,唱三个小时呢,我们又刚吃完火锅,不喝点水嗓子得废了。”


“怎么拿进去?我们都没背背包。”表姐扫了一眼各自身上的挎包。


“我们不是有袋子嘛,挺大的,应该装得下。”小李举起刚才买化妆品的袋子晃了晃,里面装着她们三个人买的东西。


“我记得前边右拐再直走一段路好像就有一家便利店。”新王指着前面的路口说道。


小李点了点手机导航,“导航显示刚才路过的那个小巷子穿过去就有一家。”


“走大路知道不。”表姐拍了拍小李的肩膀,开玩笑道:“电视剧里经常演的,一个心血来潮走了小路,或者走了以前没走过的道,就穿越到另外的时空去了。”


“得了吧。”小李笑了笑,“我倒希望赶紧来个外星人把我掳走,我明天就不用被甲方爸爸虐了。我自己去买吧,你们俩先去玩,我待会过去。”


新王看了看手机屏幕,差不多到预定的时间了,便点了点头,“我待会把房号发你,你自己小心。”


“好嘞。”小李提着袋子走到后面的小巷口拐了进去。


最后新王和表姐唱了快半个小时,小李才到,一进门便苦着脸瘫到了沙发上。


“我另外一部工作手机不见了,沿我们走过来的路又找了一遍,也没有,我明明记得放进包里了,还拉上拉链了的,那部手机里面还放着甲方们呢。”


“年纪轻轻就糊涂啦?”表姐从桌上拿起一部手机塞进了小李手里,“吃完火锅买单的时候你在用这台手机和你甲方聊天,然后就说要去趟卫生间,明明让我先帮你看着工作手机,回头就忘了。”


“我有吗?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小李捧着失而复得的手机脸色不知是喜是悲。


“没丢就好,快去点歌。”新王催促道,“水买了吗?”


“买了,在这儿。”小李把袋子放到了桌上就跑到屏幕前点歌了。


新王把袋子里的矿泉水一瓶一瓶拿了出来,拿完最后一瓶时突然顿住了。袋子里那盒眼影盘的包装明晃晃写着一号盘,怎么回事?导购员拿错了?她明明记得要的是三号盘。眼睛又扫到眼影盒旁边的唇釉,怎么是粉色的?小李不是看中了那支正红色的吗?中途又变卦了?


新王只来得及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女人真是善变”,就被小李拉去合唱了,眼影盘和唇釉色号对不上的事情就这么被她甩到了脑后。


晚上新王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单间时天已经彻底黑了,她打开给自己泡了杯红茶,习惯性地瞟了一眼热水壶旁边墙上挂着的日历,看到今天这个日期被画了个圈,新王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但想了半天也没搞清楚到底哪里不对。


她打开挎包拿出手机,得,眼影盘落在小李那里了,她点开通讯录找到“杨梅”便打了过去,但对方的手机响了半天也没人接,新王连拨了好几回都是一样的结果。无奈她只好又给小李的工作手机拨了过去,这回对方倒是很快接了。


“你怎么打我工作手机啊?吓死我了,我以为方案又要改呢。”杨梅的声音从手机另一端传过来。


“我打你私人手机没人接啊。”


“没有啊,我私人手机没有来电显示啊。”


“那就奇怪了。”新王疑惑地皱了皱眉,“对了,我眼影盘落你那了,你有空给我寄过来呗,到付就行。”


“行啊。”


新王叹了一口气,“我明明听你的话要了三号盘,导购员给我拿错了,拿成了一号。”


“什么鬼?我明明让你买一号啊,你买单的时候也是买了一号盘啊。”


“没有啊,你明明让我买三号!而且你看中的唇釉不是正红色吗?怎么换成粉的了?”


“你是不是挤地铁挤糊涂了?”小李怜悯地说:“可怜的小新王,年纪轻轻,没了头发,还挤懵了。”


“唉,别提了,我今天坐六号线的时候,在下河岸那一站被活生生挤出了车厢。”


“我说新王啊,你是不是真的挤糊涂啦?”


“又怎么了?”


“六号线只有上河岸,下河岸在四号线。”


新王瞬间坐直了身子,她看了一眼贴在墙上的K市地铁线路图,是没错,下河岸在四号线,那她今天被挤下来的是什么地方?


“可是我今天真的看到下河岸站了,我还在站台上盯了那三个字十分钟。”新王垂死挣扎,却越说越没底气。


“你是不是把上河岸看成下河岸了?”小李说道,“你等会儿啊,好像是我叫的奶茶到了,我去开门给外卖小哥。”


对面传来小李跑去开门的声音,然后通话就被挂掉了,新王握着手机魂不守舍,她印象非常深刻,因为那个站人异常地多,不仅如此,她还整整盯了站台上的站点名十分钟,怎么可能记错?她划开手机屏幕,发现自己的指尖居然在颤抖。


颤抖的指尖无意间碰到了微博推送的那条新闻,上传了一张受害者躺在地上照片。镜头距离受害者很远,但新王还是敏感地发现了什么。乘地铁途中怪事频出,到家发现新闻推送我和好友遇害照片


躺在地上的两个人,无论从衣服还是掉在地上的包,怎么看都像是她和小李!


怎么可能?新闻说的“受害者何某与杨某抢救无效死亡”是指她和小李?但她们今天明明没有到后广场啊!


新王心慌意乱地站起身,眼神扫到那张日历时突然睁大了眼睛。她知道刚才那个奇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她记得她圈日期的时候,明明用的是红色水笔,为什么现在是绿色的?


手机突然响起,魂不守舍的新王被吓了一跳,是小李。


“小李……”新王喊了对方一声,却鼻头一酸,喉咙里仿佛吞了一枚铅块,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新王,我想跟你说……”小李的声音在颤抖,“我……”


对面的人哭了起来。


新王听到对方的哭声后却诡异地清醒了一些,难道小李也发现哪里不对了?


“小李,你……怎么了?”新王的声音依然在发颤,“你是不是也看见后广场的新闻?”


“不是……是我……我刚才去拿外卖,因为外边是先敲门,所以我就从猫眼里看了一下。”小李不停地抽泣,“我看见门外是送外卖的,就开门拿了东西。”


“然后呢?他是对你做了什么吗?”新王紧张地问,连一滴眼泪从眼眶流下来都没注意到。小李没看到新闻,说不定是她自己看错了,躺在地上的人只是身型和她们很像罢了。


“不是!是我刚才想起来……”小李突然大哭了起来。


新王脑子本就乱成一团,小李的哭声更是让她头都开始疼起来,不安的感觉逐渐攀升,“想起什么?”


下一秒,小李的话让新王浑身发凉。


看网友对 K市地铁途中怪事频出,到家发现新闻推送我和好友遇害照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