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苏铭故事最新

苏铭故事最新

苏铭街心公园是阳光镇最受欢迎的地方。


那里风景宜人,植被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还隐隐散发出花香,是小情侣们约会玩浪漫的圣地,等到了周末,这里就会聚集着带孩子前来游玩的父母、踩着滑板的青少年、举着相机采景的摄影师,还会有不少前来散步的老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面歇脚。


不仅如此苏铭,在街心公园的正中央,还有一口古老而又神秘的许愿井。


当代都市,经常会流窜出很多见不得光的传言,现代人最喜欢跟看西洋镜似的围着这些来路不明的老古董看稀奇,顺带指指点点,拿外行人看不懂的东西做做文章,好显得自己有多么渊博,因而关于这口井的来历和背景,众说纷纭,说法不一。


有人说这口井起先是一个砸出来的坑,后又经历了风吹雨打,地势变化,自然形成的。


还有人说,这口井分明就是借助了一股神秘的超自然力量,凭空出现的。


这些各执己见的说法,人们都没有当真,听过了,也就当听个笑话,一笑了之,并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坊间传得最广的一个说法,倒是很有民间异闻的味道苏铭。


相传,这口许愿井里,住着一只三条腿的金蟾蜍。


金蟾蜍是这口井的主人,从来没人见过金蟾蜍的真面目,也没人知道它在人间到底有没有化身。


传说,只要闭上眼睛,对着许愿井默念心中的愿望,并且朝许愿井里投下一枚硬币,得到硬币的金蟾蜍就会用它的神力,帮你实现你的愿望。


在传闻中,金蟾蜍是靠吸食贪婪为生的,它会把这些投掷到井底的硬币收集起来,留到日后,慢慢享用。


那些硬币的上面,沾满了贪婪的味道。


“去去去,别跟我这儿装神弄鬼。”


梁建一把推开了挤眉弄眼凑过来、试图吓唬他的胖子。


“你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叫装神弄鬼啊苏铭?”


被损的胖子不乐意地拍拍袖子。


“你是我铁哥们儿,我才分享给你,要搁了别人儿啊,压根就没这待遇!”


梁建不屑地嗤笑一声。


“不是我说,你怎么还信这一套?”


胖子听了,恨铁不成钢地拿指头戳他苏铭。


“你啊,跟你这种理智过头的人根本没法交流,拿你那聪明的大脑瓜子好好想想,这说法要真是空穴来风,还能有这么多人相信呐?”


见对方还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胖子急眼了,拿胳膊肘捅了他好几下,还不惜搬出了自己亲耳听到的铁证。


“哎,还记不记得咱们那大学同学,小陈,戴一眼镜儿,特傻那个,没想到,现在居然当上大老总了,成功吧?上回那同学聚会,人喝高了,悄悄在洗手间跟我掏心窝子讲的,说是他能走到今天这个地位,就是对着街心公园的许愿井特虔诚地许了一个愿望,得,你看看,愿望灵验了不是?”


说罢,胖子拿食指揉了揉鼻子,声音稍微小下去了一点。


“不过我跟你说啊,这愿望,也不能白许,像保平安这种小愿望倒还行,可一旦涉及到金钱权力甚至是害人这类的愿望,许的越多越大,付出的代价也就跟着变大,所以不大有人敢像小陈那样铤而走险,许下这样的愿望,要知道,这金蟾蜍灵是灵,但前提是你不能太贪心,还得一直拿硬币,跟供大佛一样供着它,要是断了它的吃食,等到哪天它发怒了,早晚得让你遭殃。”


胖子清了清嗓子,整整身上的衣服,然后摊开了肉乎乎的手掌,冲着梁建贼兮兮地笑。


“来,身上有硬币没?”


梁建身边常常备着很多硬币,大部分都是菜市场买菜的时候,蔬果摊的阿姨找的散钱,他都一块一块地攒着,好来街心公园的时候,投给天桥上边残疾的乞丐。


胖子接过了硬币,他把硬币夹在掌心,双手合十,对着井口用唯恐天下人不知的音量大声地说道:


“我希望,有朝一日,梁子也能放下他的架子,对着这口井许个愿!”


说完便掷下了硬币。


在旁边的梁建一听苏铭,瞬间哭笑不得。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胖子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甭管灵不灵,今天要是能让你这块木头开开窍,这钱就花得值。”


他跳下了那块拿来垫脚的石头,大赖赖地伸出一只胳膊,勾住了梁建的脖子。


“说真的哥们儿,最近就真没发生什么让你有动力许愿的烦心事儿?”


梁建一掌拍开了胖子的胳膊。


烦心事儿谁能没有?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梁建这个人,做人比较板,也比较实在,说句大白话就是没什么心眼,他总是规规矩矩地按照既定的路线办事,在公司里头也不当墙头草,全然一副老好人的形象。


谁料他勤勤恳恳,运气倒是真的不好,就说那天,团队接了个大项目,上头给他分了个特别不讲道理的同事阿陶,老爱指手画脚不说,但凡稍微做出点进展,就跟个哈巴狗似的蹲在上司旁边邀功,还明里暗里把功劳全都揽在自己身上,就差没摇着尾巴去给上司舔鞋,叫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梁建不是个好斗的性格,本想着退一步海阔天空,忍忍也就过去了,哪成想这厮借着他人的劳动成果,攀了个节节高,职业生涯是平步青云,不仅拿奖金拿到手软,还被提拔升了职,进入了公司的管理层。


要说阿陶这厮也真是心大,居然邀请了所有办公室的同事来参加自己的升职宴,还在宴席期间忘乎所以,大放厥词,本就吃了大亏的梁建胸中憋着一口闷气,手里装饮料的纸杯都被捏到变形,他默不作声地退到了角落,耳畔忽然回荡起那天胖子在公园里同他讲的都市秘闻。


“只要闭上眼睛,对着许愿井默念心中的愿望,并投下一个硬币,井中的金蟾蜍,就会帮你实现愿望。”


老实说,要不是正在气头上,梁建是不会做到这一步的,这些不靠谱的谣言云云他是不信,但他更恨占别人便宜的小人。


我希望,上司能够看到阿陶的真面目。


梁建头一回干这种事,步骤什么的还很生疏,便学着胖子的样子,把硬币夹在掌心当中,双手合十,在默念完愿望之后,他将硬币抛进了井底,换来了硬币落地后一声清脆的回响。


梁建从来没指望过这个愿望能够成真,权当是一种变相的发泄,发泄过了,就得回归到正常的生活,继续过他的受气日子。


周一对于普通到上班族来说是个再灰暗不过的日子,同样也是阿陶以新的职位上岗的日子,这小子,真真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才第一天走马上任,就抱怨连连,别看他在上司面前溜须拍马、见风使舵,比谁都厉害,可上司前脚刚一走,那小子立马原形毕露,吊儿郎当往桌子上一坐,就开始肆无忌惮地讲上司的坏话。


阿陶越讲越口无遮拦,讲到了兴头上,竟手舞足蹈了起来,他光顾着嘴上痛快,却不曾注意到,他那些不三不四的话,让返身回来取茶杯的上司听了个正着。


阿陶被上司叫到了办公室里单独训话,出来的时候魂都丢了大半,在公司的地位自然也是一落千丈。


这一切都被梁建看在眼里。


“这叫什么?这就叫自有天收!”


他还记得办公室的同事佳怡说出这句大快人心的话时,嘴角洋溢的笑容。


只有梁建知道,这个“天”,是一只三条腿的金蟾蜍。


作为一个老好人,梁建第一次体会到了复仇成功的快意,他向来都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他的确从成真的愿望中尝到了一丝甜头。


我希望,我们的下一个项目,可以大获成功。


梁建望向深不见底的许愿井,投下了第二枚硬币。


过了不久,公司就和国内一家知名的大型产业谈成了一桩合作,合作项目就由梁建所在的团队接手。


这可能是梁建最为轻松的一次作业,一个他自认为并不出彩的主意,在公司每周的例会上却屡屡获得了合作方的肯定,还在公司内部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看得出来,对方十分满意,在上司面前毫不吝啬地对梁建大加赞扬,还给了公司一笔颇为丰厚的报酬以表达自己的诚意。


“希望下一次,还能和贵公司合作。”


临走之前,产业的老总紧紧地握住了梁建的手,眼中满是对这个年轻人的赏识,对方的举动让梁建错以为,这是一场太过美好的美梦,而他,不愿从梦中醒来。


于是,他来到了井边,许下了第三个愿望。


他希望,能在近期发一笔横财。


这个愿望恐怕是最快实现的,才隔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梁建就从商场发放的奖券上,刮出了一万元的终极大奖。


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两次可以说是意外,到了第三次,那就是铁打的事实。


梁建承认,梦想接连成真的感觉是让人上瘾的,他许下的愿望日益增多,出手也愈发阔绰,动不动就拉上自己玩得好的弟兄,说是要请客挫一顿,一起去吃顿好的,便从高级饭店的正餐一路吃到了大排档的夜宵。


“梁子,最近发达了啊!怎么着?有贵人相助呗?”


胖子嘬了一口扎啤,从竹签子上撸下一块羊肉,溅了满嘴的油光。


“不是。”


看在和胖子多年的交情上,梁建决定坦诚相待苏铭。


“我去了街心公园的许愿井。”


“你还真去了?”


一听梁建这座固执的大山终于被搬动了,胖子立刻兴奋得两眼放光,可他看了看梁建那身富贵的行头,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不过哈,可别怪哥们儿我没提醒过你,小愿望垒着垒着,就垒成大愿望了,先前我也说过,金钱权力还有害人一类的愿望,最好少碰,你现在混得也算是如鱼得水,哥们儿好心劝你一句,见好就收得了,别太贪,否则,小心报应迟早找到你头上来。”


“能不能别老说得那么晦气。”


梁建皱了皱眉,以示不满,随后他举起了手中的冰啤,和胖子碰了一杯。


虽然嘴上这么说,梁建心里头还是有些忌讳的,毕竟这种未知的力量也不在他能控制的范畴,加上他如今得到了领导的重用,冗务缠身,分身乏术,他去街心公园的次数,也就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减少了。


单位里新转来一个同事桐浩,人长得出挑,家境富裕,本身还有着过人的能力,是实打实的多金又优秀。


当时公司上边有意选拔下一任高管,原本众人一致认为,梁建是最有力的人选,可像桐浩这种又有实力又有背景的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相当于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活生生截断了梁建稳操胜券的信心。


等竞选正式开始的时候,桐浩早已凭借着自己各方面优越的条件,在公司里积累了一大波的人气,就连佳怡看向他的眼神,都多了几分仰慕和倾心。


毋庸置疑,这对梁建来说,是个不小的威胁。


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只是依靠着浮于表面的假象所撑起来的空壳,脆弱得一触就破,如果没有金蟾蜍的魔力在背后作为支撑,以他真实的资历,是永远也不可能超越桐浩这样的天之骄子。


极端的嫉妒确实会催生出可怕的东西。


我想要桐浩消失。


梁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只捏着硬币的手悬在了井口,却迟迟没有松开。


他犹豫了。


不要牵扯上金钱,不要牵扯上权力,更不要牵扯上害人,胖子的箴言字字珠玑,看着现在不择手段的自己,梁建感到了胆寒,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无法自拔,那只举在半空的手,在梁建对自我的怀疑中,一点一点地放了下去。


就在梁建准备收手的一刹那,他想起了佳怡。


他想起了佳怡看着桐浩时崇拜的眼神,想起了佳怡时常挂在嘴边的赞赏,想起了佳怡在面对桐浩时那份不明不白的欣喜,这无一例外,都令他感到了反胃。


梁建不再踌躇,他咬了咬牙,指尖一松,任由硬币坠落进黑洞洞的深井,随即装作没事人一样,回到了公司,静静地等待着事态的发展。


第一天,桐浩仍然和往常一样来上班。


第二天,梁建看到桐浩热情地和同事们打招呼。


第三天,梁建目睹了桐浩亲密地搂住了佳怡的肩。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桐浩竞选上了高管,被簇拥在人群中,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贺喜与祝福。


梁建讷讷地愣在了原地,他的周围冷冷清清,与那些热热闹闹的场面仿佛隔在了两个世界,他至今不敢相信,他一向灵验的祈求,会在这一次惨遭失败。


一阵手机通知的铃声打断了落选的梁建复杂的心绪,他心不在焉地掏出了手机,只见硕大的荧光屏上,是商场奖券作废的短信。这是报应来了吗?我对金色蟾蜍扔了硬币后,隔天中万元大奖,谁知不久遭报应。


还没等他从失落的心情中缓过劲来,公司的考勤小妹就通知他去领导的办公室,进了办公室后梁建才知道,上一次合作的产业老板重新审视了他的作品,认为这个作品的灵感核心漏洞百出,简直就是在敷衍了事,根本没有突出品牌调性,已经决心不与公司有任何生意上的来往,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失误,公司内部经过了一番讨论,做出了开除他的决定。


看网友对 苏铭故事最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