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妻子失踪我含泪替他还债,8年后他混出人样,回家和我谈离婚

妻子失踪我含泪替他还债,8年后他混出人样,回家和我谈离婚

小型车开了空调,这十二月份的天气就算不上冷了,甚至让人头昏脑涨的。


而那比夏天膨大出两三倍的衣服,更加使车厢看起来像一只移动的沙丁鱼罐头,充斥着鼓囊囊的胀气。


这里的小型车还没纳入“逢站必停”的硬性规定,因此司机为了争分夺秒,已经十几分钟没停站了,有靠窗的乘客偷偷将窗户拉开了一条缝隙,紧接着就听见斜后座的老爷爷张嘴,“开窗干什么啊?大冬天的,你小姑娘年纪轻轻的,我们老胳膊老腿儿可扛不住冻。”


说话间,就伸出一条手臂,搭着女孩的肩膀,用力拽上车窗。


老爷爷只穿着一件毛衣,外套则占据了旁边乘客的半个座位,俨然一副主人家的派头。


陌生人们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算对开窗的女孩子的同情。


有人讥讽了几句,老爷爷则不甘示弱地回骂,她的嗓门尖锐,让人太阳穴突突地响。


最终还是司机出面调停,“赵大妈,大过年的,你就消停点吧!”


“你好好开车得了,一个大男人,啥都管。”


“嘿,你这老爷爷,咋不教育张宇好好开车呢,往外跑什么劲,多少年没回家了吧。”


司机原本跟张宇是同事,大约八年前的春节,他借遍了亲戚朋友,几个刚入职的小司机还被借出了整月的工资。


不过他刚到南方就失联了,听说那几笔钱都是他媳妇没日没夜挣钱还上的,想到这,司机直嘬牙花子。


司机开口和银萍寒暄了几句,等他们在后面扶稳,车就迅速离站了。


银萍穿着一件黑色的棉服,手腕处有些磨损,人造绒就透过这些裂口探出了头。


她的手紧紧地牵住男孩,对方要比她高些,剃着光头,一身大红色的外套,要是离远了看,活像一只刚浇上红芡汁的四喜丸子。


男孩脸上总挂着笑,他傻呵呵地抬起手,去敲了一下母亲的脑袋,同时发出了快乐的笑声。


“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不能打人吗?”


话音刚落,男孩又爆发出一阵笑,这让周围人都纷纷注目,甚至有人低声跟同伴说,“这要是我家的,啧啧。”


银萍伸手握住儿子的手,她脸上有不少的皱纹,皮肤也不白皙,甚至嗓音像个男人,但遵循天性,使她能说出天底下最温柔的腔调。


“明明,不许打人,知不知道?”


这显然没有成效,周围人的表情也越来越丰富了,多数是因为即将能看到一场“教育”而微微兴奋。


男孩因为周围的反应而更加激动了,他开始长长地喘气,嘴里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怪叫。


有人看出了门道,率先收回了目光,但与此同时,又有更多的视线黏了上来。


银萍处理这种情况很有经验,她不慌不忙地掏起了口袋,那里通常装着几块廉价但讨儿子欢心的奶糖。


可眼下,她的口袋漏了,长时间的走动,使那几块糖在衣服内部遨游,不知道此刻是在后腰,还是前襟,又也许是四散着,像她最喜欢的花。


银萍大概走神了不到五秒钟,儿子又拽了一把她发炎的耳垂,这让她疼得“嘶”了一声。


“小朋友,吃糖吗?”


站在她身后的高个女人率先伸出了援手,她晃了晃手里面的巧克力,成功吸引了儿子的注意。


“谢谢你啊。”


儿子因为巧克力情绪稳定了些,女人则顺势跟她攀谈起来。


“累吧。”


被这一问,她的心在胸膛里剧烈地跳了跳,“不累啊,乖着呢。”


“你看那个超市,我都忘了那有个超市了,就有一次,他非得下车说有个超市,果不然那有个超市。”


“我都忘了。”


银萍又迫不及待地强调了一遍。


就像一个后天盲掉的人,日复一日地给健全人讲述曾经看到的花啊、草啊,她心知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但总要让人知道,儿子是聪明的。想清楚这点,她便心安理得起来了。


高个女人跟着笑了笑,她称自己是这方面的专家,便很快就从这场谈话中拿到了主动权。


银萍仔细听着,但不时地皱皱眉,女人的有些话过于朴素,诸如应该多吃猪脑,以形补形这类话,简直像明晃晃的嘲讽。


过了几站,那高个女人大概要下车了,她匆匆地说,“我们公司新开发了药,对他这种情况可好使了。”


说罢,她往银萍手里塞了一张名片,就开口请人让出位置,往后车门走去,不过她脸上始终挂着得体又美丽的笑。


银萍看着印有“长生保健公司销售经理”的名片,心里就像春日里被农夫抓住的鸟雀,叫声痛苦且悲切。


而下面那行小字彻底激怒她了,她把名片攥成团,随着一声咒骂丢进了垃圾桶。


有好事者大概瞄到一句“无效退款”,于是露出一个算不得笑的表情,重新瞪大了眼睛去看窗外的枯萎的草地了。


这类事情并不少见,起先又用人格担保,又签合同,再用好话蜜着缝,像箍铁桶似的严丝合辙,等人云山雾绕地交了款,这下钱就不算钱了,人也不是人,一水儿青面獠牙的夜叉。


等回过味来要退钱,那就是登天的难,什么“智商不合格”“我可没那么说”,不把你搅和得天旋地转、缴械投枪不算完。


最开始那两年,为了儿子,银萍没少交这种智商税。


“唔,唔,下去,下去!”


儿子的情绪陡然激烈起来,他用力拍打着窗户,使得大家纷纷注目。


此刻他在众人眼里又换了形象,大约像是被戳进雪里的爆竹,而嘴里的巧克力则是芯子。


后车门开了,冷风让很多人下意识地转了下头,跟小型车再度行驶后,银萍母子早一前一后地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更确切地说,是儿子在疯跑,母亲则一边追,一边注意来往的车辆。


银萍的脸色变得细腻起来,粗糙的黄皮肤一格一格的通红,像火红的太阳。


离家还有两站地,儿子不知道对花坛里的什么起了兴趣,他笑嘻嘻的,手指胡乱地动。


银萍铆足劲跑了几步,才把儿子牢牢地抓住,“说了多少遍,在外面不能乱跑!”


她教育了儿子几句,才跟着冒出一阵倒腾的大喘气。


在一片枯黄的杂草的边缘,有一朵明黄色的小花,银萍不自觉地笑了,紧接着就有一只手粗暴地将它掐下来,儿子依旧傻乎乎地笑,忽然他福至心灵,把花塞给母亲。


接下来的路,因为这朵花而使银萍脚步轻快。他们刚到楼道口,守在里面的姥姥就赶紧打开了门,她急着把母子俩往里让,嘴里还嘟囔着,“上那边儿见着人了?”


姥姥嘴里的“那边儿”就是银萍的婆家,打一开始,她就看不好女婿,空长着一副皮囊,眼睛里透着一股流气。


“家里没人。”


电视机里播放的电影吸引了儿子的注意,他着急地撕扯着脖领,就使围巾有些变形了。


“不许着急。”


儿子对银萍的话毫不在意,他像一只野兽似的又吼又叫,看着女儿脸色不善,姥姥赶紧出来解围,“明明别着急,姥姥给解啊,乖啊。”


银萍看着儿子怒气冲冲又笨拙地把围巾挂好,心里泛出一阵苦水,她轻声地,仿佛是问自己,又像是问天地,“我能陪他多久呦?”


儿子出生的时候,银萍才24岁,那时她已经在副食厂小有名气了,一是因为她干活麻利,二就是因为她漂亮。


料谁也没想到,这么一朵厂花,居然肥水外流,便宜了开小型车的张宇,他们结婚的时候,几个暗恋银萍的壮小伙把张宇灌得像只熟螃蟹。


张宇记仇,儿子满月的时候天寒地冻的,他依旧时不时地敞开儿子的襁褓,向那几个青年炫耀银萍给自己生了个带把儿的。


为此银萍和婆婆一齐把张宇骂得连连求饶,那时银萍心里暖和得很。


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他们给儿子起名“张光明”,希望他有个光明的未来。


但这个愿望,在儿子一岁时就翻天覆地地变了,那些复杂的专有名词看得银萍眼晕,但归结到别人眼里就是一个词,“智障”。


娶的妻子貌美如花他被全村羡慕,儿子的诊断书让他沦为笑柄。


那天张家出奇得安静,张宇拿着诊断书眉头紧锁,银萍泪流满面地抱紧儿子。


婆婆则无声地叹气,但随后她从喉咙里咳出一口痰,“造孽!”


她一开腔,就是大半晌,直到张宇心烦意乱地说,“你闭嘴行不行!”


“让我闭嘴?反了你了!我是不是早说别娶她,你非娶,非娶,触霉头了吧。”


银萍因这话望了张宇一眼,只见他愣愣的,看向自己。


银萍到现在都记得那个眼神,那种只适合出现在无辜者脸上的眼神。


“萍儿,萍儿。”母亲叫了她几声,她才重新清醒过来,“今天社区的来了,说是有学校愿意收明明。”


银萍咧了下嘴问,“又是特教学校吧,我都告诉他们啦,咋还来。”


“好像不是,也没和我细说,你给人家回个电话。”


“哦。”银萍嘴上应着,却迟迟未动,这几年每次临近评选最佳社区的时候,这群工作人员就变着法地给儿子介绍学校,可银萍横竖就一句话,非普通学校不上。


在母亲的催促下,银萍才拨通了电话。


“梁姨,可算等着您电话了。”


说话的人叫小王,他刚毕业,还有着一腔的热情,“这是国家刚划的新学校,已经开始招生了,我跟校长说了你们家的情况,他的意思是明天见一面,要是行,年后就入学。”


银萍的舌头此刻就像喝了二斤白酒般僵硬,过了好一阵儿,她才说出一句谢谢。


“嗐,没事。”接着电话那头匆匆地喊,“诶,我就来,等我会儿——梁姨,别忘了,下午三点。”


银萍还在大梦里似的,过了许久,她才冒出一句,“妈,妈,有学校了,有学校了!”


而张光明对这一切浑然不觉,他已经忘了刚刚的愤怒,正专心地吃零食。


从咸香的薯片里他尝出了一点甜,随后他幸福地冲母亲笑了。


第二天银萍一早就把儿子叫醒了,这并不符合张光明的日常作息,因此他拼命往被窝里钻,发出了本能地喊叫,“睡!睡!”


还没等银萍说什么,姥姥立刻就过来打圆场,她一边替外孙掖好被子,一边责备地说,“这才六点半,你让孩子醒什么?”


“他以后都得这个点醒,不然上学了咋办?”


“上学?”姥姥略一思索,又展现出无所谓的态度,“那就晚点去呗。”


银萍还准备反驳,就听见灶上小米粥噗出的声音,“妈,这说了多少次了,一定得注意,出危险怎么办?”


姥姥俏皮地眨巴了眼,小声嘟囔道,“就知道大惊小怪。”


张光明从被窝里露出一个脑袋,圆圆的,讨喜得很。


也许就是因为这份讨喜,下午和校长的见面极为顺利,不多时就敲定了他入读一年级的决定。


转过春来,张光明就要上学了,他高大的个子在一众小豆丁里显得极不协调,特别是他背着的奥特曼书包,第一时间就成了孩子们的笑柄。


不过他天然亲近一群小孩,几乎没费什么力气,银萍就把他交给了老师,只是在小豆丁和父母上演离别大戏的时候,他跟着挤了几滴眼泪,但他很快就觉得没有滋味了。


反而是过道里的假花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用鼻子嗅嗅,又皱了皱眉。


有大胆的孩子趁着老师不注意,上前去摸他的脑袋,一次两次,张光明只露出傻乎乎的笑。


可最后那个调皮的男孩狠狠地掐了一下他的耳朵,这下张光明发怒了,他用力一推,男孩就摔了个马趴。


而银萍嘴里那句“明明”还没喊出口,男孩的家长就跳进来,一脚踢到张光明的膝盖上,让他痛得蹲下了身子。


为了减少影响,银萍还没争辩,就跟对方家长一起被请进了校长室。


“我们送孩子来上学,首先得保证孩子的安全是不是?你再看这个傻子,一推给孩子推个跟头,我们做家长的能放心下吗?”


对方家长的一顿抢白让银萍怒火中烧,她刚要张嘴,校长就下意识地扬了扬胳膊说,“这样,张光明先回家休息两天,到时候咱们再商量。”


可当天晚上,小王就上门了。


他进门先去看了张光明的膝盖,随后语带愤懑地骂,“都乌青了,够不是人的。”


“没事,他可耐跌呢,小时候都敢从柜子上蹦下来。”


银萍看见小王裤腿上的泥渍,随后她望向窗外,这里的路灯时常犯接触不良的毛病,存心不让人走个好路。


“人家不让明明念了吧,我心里有数。”


小王的脸涨得发麻,他心里很懊恼,手往背包里掏了两下,才掏出那封红包。


“校长把钱退回来了,梁姨,你点点吧。”


“嗐,还没吃饭吧,正好今晚上炖了个汤,我妈的手艺,坐下尝尝。”


姥姥也跟着露出一个慈祥的笑,这让小王心里感动极了,他急忙把背包里剩下书本都拿了出来,“我跟校长要了一套课本,明明可以在家学,到考试的时候,我再拿卷子来。”


小王替他们想得周到,“从明天起,我晚上来教明明,梁姨你该上班上班,就不用操心了。”


最近两年,副食厂的效益并不好,经常大批大批地裁人,为了保住这份生活来源,银萍经常要加班到半夜,她只有趁着过年这个空当能教儿子认几个字。


此刻的银萍就像副食厂封了口的罐头,她心内有千般话也说不出口,最终才憋出一句,“下回选街道主任,我发动大家选你。”


“哈哈。”小王一扫之前的愧疚,开了个玩笑,“梁姨,我可不为那个,谁让您家的饭菜长手长脚的,把我给逮住喽。”


“逮啥?又有小偷了?”


姥姥放下汤碗一脸紧张地询问,还没等银萍说话,张光明嘴里就吐出了一连串的“嘀呜嘀呜”。


他们两个人的大笑感染了祖孙俩,一时间,这个夜晚快活极了。


教张光明读书并不是件容易事,他坐不住,加减法刚讲了个开头,他就站了起来,要喝水,要吃饭,还想看电视。


因此他第一个学期的成绩惨不忍睹,两张卷子加起来才得了五分,弄得小王都不好意思在这里吃晚饭了。


但银萍却捧着那张卷子看了许久,热泪就像烫人的烛火,让她觉得生活又充满了希望。


“咚咚咚。”


母亲和儿子早就睡下了,这突兀的敲门声让银萍抓紧揩掉眼泪,她透过猫眼看见了张宇。


张宇穿着一件墨绿色的外套,为了斯文,还戴着金丝边的眼镜,七八年没见,生活似乎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痕迹。


他压低了声音,“银萍,开开门。”


这让银萍想起他们刚谈恋爱那会儿,他也总一大早在门外等着,着急了就贴着猫眼往里看,但从不催促。


银萍心里一软,给对方开了门。


张宇进门先是带了一身寒气,他跺了跺脚,像对许久未见的朋友一般寒暄着,“这天还这么冷,呵。”


银萍不说话,张宇又问,“你还好吗?”


“除了让你妈赶出来,替你还了好几万块钱,其余都挺不错。”


“哦,”张宇恬不知耻地说,“那就行,那就行。”


张宇的眼镜上凝结了薄薄的一层雾,使人看不清他的眼神,“我这几年也不好过,辛苦得很,我……”


张光明屋子里发出一声闷响,惊动了一屋子的人。


银萍率先冲进房间,随后是睡眼朦胧的姥姥,直到最后,张宇才慢吞吞地走进房间。


张光明睡觉滚到了地上,正打滚着哭呢,他的额头磕到桌子角上,起了一片红肿。


“你,你是张宇?”


张宇讪讪地笑了,低声叫了句阿姨,正在哄儿子的银萍动作一僵,鼻子也跟着酸得厉害。


张光明从银萍怀里探出头,如果他智力正常,就能清晰地分辨出这个是他的父亲,可他此刻却一脸茫然,张宇干咳了一声,“明明,我是爸爸。”


还不容别人反应,他就立刻说,“你有时间咱俩去民政局把离婚证领了吧,我得结婚了。”


丈夫失踪我含泪替他还债,8年后他混出人样,回家和我谈离婚。


“你说啥?我闺女等了你这么些年!你说啥!”


面对丈母娘的步步紧逼,张宇实在有些不耐烦,他搡了对方一把,“这么些年了,我就是打官司,也能把这婚离喽!”


大门被摔上了,张光明懵懂地看着正在安慰母亲的姥姥,姥姥勉强笑了笑,对他说:“去睡觉吧。”


张光明爬上床,但他的脑袋却一刻不停歇地转,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母亲的眼泪。


所以当小王给他讲到“爸爸”的时候,张光明就像一只被捅了一刀的斗牛,他疯狂地喊叫着,混乱中,小王被他砸碎了眼镜。


而张宇则携带着母亲一早就去了副食厂,母亲在大庭广众下给银萍闹了个难堪,他则威胁银萍说,“你要不跟我离婚,我就找人把明明抓了,让你这辈子见不到他!”


因此厂长特批了银萍半天假,叮嘱她处理好这件事情,当初那群爱慕她的小伙子也不出头了,他们都抽着烟,庆幸自己没娶银萍,生个智障娃娃。


下了夜班,银萍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里赶,母亲早就通过电话告知了她家里的这场闹剧,于是她在心里盘算着,又从厂里买了一箱新日期的牛奶。


“小王,真是对不起,对不起。”


小王阴沉着脸,勉强吐出几句没事,随后他看向张光明,张光明正在摆弄玩具,他把车零件拆得七零八落的。


“明明,赶紧给小王哥哥道歉!”


张光明显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只瞥了一眼母亲,嘴鼓鼓的,却没说话。


“我让你给小王哥哥道歉!”


银萍又重复了一遍,可依旧什么效果都没有,她大概被愤怒支配了动作,一巴掌狠狠地砸到了儿子的背部。


最终还是小王看不过眼了,“梁姨,我先走了。”


这话让银萍一瞬间清醒过来,她愧疚地、小心翼翼地说,“把奶拿上吧。”


小王摆了摆手,银萍刚把门开了个窄缝,他就迅速挤了出去,隐约的,银萍听见他说,“好人难当啊。”


而小王这一走,银萍就不再寄希望于别人,她选择在半夜把知识教给母亲,第二天再由母亲给儿子讲课,与此同时,张光明开始长高了。


张宇留在他体内的基因也迅速发挥了作用,他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一米八了,白白净净的,长相也帅气。


银萍的副食厂倒闭了,社区好心替她找了一份纺织女工的活。


而姥姥这几年的记性变差了不少,因此临出门,银萍又重新唠叨一遍,锅子里炖着排骨,要注意火,太阳能还在上水,最后她又强调了一遍和儿子的约定,“明明,好好做卷子,做得好妈妈就领你去动物园。”


想想动物,张光明居然难得认真起来,等最后一个歪歪扭扭的数字写完时,他情不自禁地拍了下手掌,随后他就看见姥姥靠在床头颠来倒去地打盹。


而厨房传来了肉焦糊的气味,张光明张了张嘴,最终起身去了厨房。


汤锅已经完全干了,火舌舔得它发出滋滋的声音,张光明怔怔地愣了一会儿,他想起了小人书上的画面,咧嘴笑了笑。


他皱着眉接了半盆水,一鼓作气地泼到煤气灶上。


火焰迅速消失了,张光明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他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重复姥姥曾经说过的话,“多睡觉,嘿嘿,多睡觉。”


他自己在阳台摆弄了一会儿小人书,觉得有些困倦,就仰躺着睡了,和煦的阳光让他像童话故事的快乐王子。


看网友对 妻子失踪我含泪替他还债,8年后他混出人样,回家和我谈离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