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txt最新章节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txt最新章节

“卧靠!”一声哀叫,胖子“噗通”闷声落地,几个滚翻,嘴巴带血,肥肉带颤,一动不动的趴那儿了。警棍早就脱手,只是系带绑在腕上,才没有飞出。下一秒钟,林秋然的寒冰箭才出手。不过相比以前,施法速度已经大大提高了。应该是熟练度增加,以及翠竹法杖的关系。寒冰箭阴冷、稳定的射过去……众人眼睛又是一花,依稀间就能看到,阴鸷青年的手晃了一晃。寒冰箭怎么射过去的,就怎么射回来了,跟胖子的身体如出一辙。不过,方向有所不同。没有射到林秋然,而是“噗嗤!”洞穿了胖子的小腿,与瓷砖地面清脆一撞,化作了荧光消散。胖子腿上顿时一个血洞,鲜血汩汩流出,疼的他肥肉一阵抽搐,大嚷出声。两轮交手,胖子重伤,林秋然失手。阴鸷青年面带不屑。每个人都是心中凛然,头发微麻,眼前这家伙……好强!未必有林紫涵慢速时光,御剑飞天那么强,但是……碾压起他们来,猫玩老鼠一样。危机感如同潮水一波波袭来,肖凌心中,却略松了口气。胖子还会叫,还知道动,至少暂时没事。做出一脸焦急的样子奔向胖子,暗地里摸出了把薄薄的小刀。林秋然脸色发白。第二发寒冰箭虽然酝酿出来了,却犹豫着不敢出手。和胖子一起上都不行,就剩他一个人了,还怎么打啊?“一群新人,竟然想跟我这资深者过过手,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两下震住了场面,阴鸷青年哼了一声,鼻孔向天的说道,弹弹指头,好像做的事是碾死一只小蚂蚁那么轻易。肖凌来到胖子身边,伸手撕胖子的裤腿,几乎和卫菲菲撞上,才猛然注意到,卫菲菲也过来了,吓了一跳。他有点明白,“看不到我”的项链是如何发挥作用的了。这东西似乎有一种,让当事人从目光焦点中消失的功能。并非绝对,只要你留神细看,肯定可以找到。但是……只要你一不留神,她就不见了。这是会让人存在感消失的心理道具。哪怕他这个队友,也情不自禁的受了影响。超凡者道具,果然神秘莫测啊。肖凌心中暗赞,又没功夫多想,向卫菲菲眨眨眼睛,示意她配合自己。卫菲菲眨眨眼睛,不明白什么意思?然后就见肖凌背对阴鸷青年,捏着一把薄薄的手术刀,悄无声息的将刀子戳进了胖子腿上的破洞里。眼睛都不眨一下。不仅如此,还将刀子在血洞里生生旋转了一圈。本来已经血流如注的窟窿,顿时流的更欢快了。卫菲菲差点惊叫出声,好不容易才捂嘴忍下,手忙脚乱接过肖凌递过的不专业的绷带,为胖子包扎。胖子猛然瞪圆了眼睛,挺身惊讶的看肖凌。被肖凌狠狠一瞪,反应过来,继续大呼小叫的抱腿呻·吟,真哭变成了假哭。不过泪水本来已经流了一脸,倒是不需要硬挤了。阴鸷青年没发现过程中的猫腻,也没有继续动手,看着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收拾,脸上忽然闪出一抹残忍狞笑。“将自己的道具给别人用……”“明明吓的心脏都要停了,脸白的都发青了,还是触发了那可笑的项链,冲上去给同伴包扎……”“你们这帮新人,不过才完成了一个场景,倒还真是情深意重啊!”言不由衷的拍手鼓掌,“情深意重好哇!我最喜欢情深意重了!”“看在……你们出手还留有几分余地的份儿上,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决斗吧。”???肖凌四人疑惑的抬头看着阴鸷青年。“这么简单都听不明白?”阴鸷青年诡异的笑,“我的意思是,你们四个人,两两单挑,捉对厮杀啊。”两根指尖相对,点点戳戳,“那个词儿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相爱相杀吗!赢的人可以走,输的人……就只有死了。”刻薄的眉毛一扬,蛇般的舌头胡乱扭曲:“怎么样?我的目标可是你们四个,留下两个放走两个,可是亏本大甩卖了!”说的好像很吃亏一样,但是蕴含的意味,令人惊心。要么……全死?要么……自残?选一个。可是,如此艰难的决定,要怎么选?见胖子伤势渐渐稳定,被包扎的伤口慢慢止血,肖凌长身而起,转向阴鸷青年。“我们怎么知道,你在我们两败俱伤之后,会不会真的放过我们?本来我们四对一还有胜算,假如拼的两败俱伤,可就彻底没机会了……”他听着阴鸷青年的话茬,总觉得疑点重重。这家伙好像……是专门为自己四个人来的一样?怎么可能?自己又不认识这家伙,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胖子、卫菲菲和林秋然,也完全不像认识的样子。而且……偏偏选在自己一行刚刚成为超凡者,走出第一场试炼的此刻来拦截。他的目的不是自己,而是新超凡者?从这里走出来的,任何一个超凡者都可以。猛然肖凌又想起了,自己在试炼中的某个疑惑。他心念急转,隐约间已经有了某种推测……肖凌的话让阴鸷青年哈哈大笑,眼泪都出来了:“你真心觉得,四对一就有胜算?你把那吓的已经走不动道儿的小·护士,也算成一位?还有那被打碎了肩膀,刺穿了小腿的胖子,你觉得这样胡乱包扎一下,就能恢复战斗力?”“四对一,四对一,还真会算啊……”阴鸷青年毫不留情的嗤笑肖凌。肖凌抿了抿嘴,似乎被戳中了痛处。沉默俄顷,他不屈不挠继续开口:“这位……前辈吧?认真说起来,大家都是超凡者,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呢?大家难道不是一边的吗?”这句话让阴鸷青年笑的更凶了,涕泪横流,前仰后合:“一边的,一边的,一边的……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新人哇。真是……天真到,天真到让人忍不住想慢慢的捏死啊!”欢快的语气,渐渐转成了阴森。阴鸷青年直起腰来,敛了笑容:“废话不多说了,你们四个既然落在我手里,算你们倒霉,就不要痴心妄想能跑掉,或者说服我了。好好想想要活几个吧。两个,还是一个,或者……全军覆没。”两个,是捉对厮杀;一个,是一人战胜其他三个;至于全军覆没,就不用说了。果然,这家伙虽然也是超凡者,但是……并不是普通的超凡者。而他让大家自相残杀,也并不是临时起意的,十有八九是早就想好的,甚至有可能,压根是既定的策略,从一开始的目的。借着试探,肖凌慢慢补全了心中的猜测,心中飞快盘算起对策来。其实这事儿,真没什么好还怕的……要知道,这是在时空泡里啊。一旦剧本结束,所有一切都会复原。而身背着数个天命银币的自己,根本就不会有事。死的早死的晚,死的好看死的难看,区别只是……对这场没头没脑的时空剧本的参与程度而已。一个无法忽视的可能是,到目前为止,成为超凡者的试炼并没有结束。昨天晚上进行的,是主宰的测试,相当于初赛;而此时此刻的,可能是时空流自己的测试,是复赛。不过……可能性不高就是了。假如是复赛,假如自己是设计者的话,一定不会事先告诉参赛者,死亡的代价那么低,唔,也有可能……是故意让人麻痹!但是自己,绝对不会搞出这么多剧情角色。知道真相的角色越多,露出破绽的可能越大。不是人人都有那么好的演技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林紫涵,还是眼前的敌人,肖凌都没有看出演技的痕迹。不是这种,那十有八九就是另外一种可能了,很不好的可能。但不管怎么样,随随便便放弃总是不对的,男人就得坚挺,就得持久!定定的看着对方眼中凶焰,肖凌抿抿嘴巴:“好吧,按你说的办。”转向了己方,缓缓吐出一口气来,“看起来咱们是跑不了了。与其一起死,不如……就从了吧。”“这么分配。胖子,菲菲,你们俩对杀。林秋然,你和我较量较量。”转向阴鸷青年,“能不能让我们买几把趁手的武器。”指指边上的自动取款机。“想得倒美!”阴鸷青年啐了一声,“不过……让没有行动力的胖子和小·护士纠缠,相对完整的你们两个对杀……分配的倒是挺不错的,就这样办吧!”“那……咱们到那边去吧?这里人有点多。”肖凌环视四下,提议道。前面一句只是试探罢了,这句才是重点。大厅里持续混乱,人来人往。虽然大多数人没心思想别的,也有人注意到了他们几个的古怪。阴鸷青年瞅了瞅那地方,是大厅一处角落。相对清净,只要自己守住了大门,他们就跑不出去,的确是个决斗的好地方。这家伙……还真是认命了哈!点点头同意。来到门边,把住出口,示意四人动手。也就刚刚站定,“轰隆”猛的一声响,窗户爆裂,一片尖叫。钢铁的支架撞进窗户,重重压到了他的身上。【PS:读者在群里强烈建议,要学会在章节后面拉票~真是不会这玩意儿,我这人有个毛病,不喜欢重复。情节不喜欢重复,背景不喜欢重复,一行话里有两个相同的字眼,我会回过头来换掉一个。拉票这种千篇一律的玩意儿,我重复个两三回就肯定浑身刺挠。】【但是,姑且……试试吧。】【落笔之前,仔细想想,打01年入行,不知不觉已写书13年了,就这行而言,资格比我老的,怕是真没有几个,这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只说明我的无能……】【犹记得当时《风姿物语》正篇还没多长,当时《紫川》刚开了个头,当时还只是《梦幻空间》,没有《小兵传奇》,当时网上最火的一部神书,叫《风·月大陆》……当时甚至没有起点,都是在幻·剑、爬爬、西陆以及各大校园bbs厮混,哦,当时的bbs还是黑底绿字,tel登陆的】【转眼13年了!13年,虽然没有三少的速度,也是笔耕不辍,兢兢业业,没注过水,没刷过票,踏踏实实做人,老老实实码字;但是……13年了,也没写成个什么家,没赚到什么钱。作者的话里说,再拼一次,希望能有好的结果,否则,恐怕就没法拿写书当主业了……事实就是这样。】【13年了,在一行里,始终没写出什么名堂,人生有几个13年……也许该承认,自己天赋不足,并不适合从事这一行了。但是不管如何,再搏最后一把吧。】【上本反响还行的作品是《数据侠客行》,当时正处在人生低谷。出版社倒闭,书被腰斩,暂时失去了生活来源,一年多时间,不断的写稿投稿被拒,写稿投稿被拒,在网上连载,赚到的钱微不足道糊口都不够……终于最后,拿出了《数据侠客行》。】【时隔八年,再一次陷入了人生低谷……家庭矛盾,离婚,没有了存款,远离了孩子,连载成绩也不好,写的书被说毁三观没人性……然而,低谷中,似乎真的找到了从前的写作状态。憋了几个月,遂有了现在的《超凡者游戏》。】【真的,真的已经拼劲全力!假如这本书还是不行,我觉得自己……也确实写不出更好的东西了。转行也没有遗憾了。】【在此为自己求支持,会点推荐收藏订阅,所有一切……为了坚持13年的梦想,为了一个老写手的最后拼搏……】超凡者游戏|第28章 命这玩意儿真是没法说 【新的一周,冲新书榜,求会点推荐收藏~】一段斜挂在门诊大楼外墙上,死蛇一样的塔吊残骸,毫无预兆的二次垮塌!残骸翻滚而下,撞破门诊大厅的落地大窗,“轰隆”砸在了阴鸷青年站立的地方。阴鸷青年全无防备,灾祸临头哪里来得及反应,只是本能的一迈步,避开了被碾压的命运。但还是有一条腿,被狠狠砸中,顿时仆街在地,惨叫一声:“啊!”肖凌郁闷:啧,只砸到了腿吗?若砸到全身,便可以趁机围殴取他性命了,单单腿的话,就不行了,唯有……“跑啊!”一声大喝。根本不用他说。胖子拄着伸缩警棍,虽然一腿不太方便,在阴鸷青年惊异的目光中,一瘸一拐,追风少年般,第一个冲出了门去。明明腿上被插了一个洞,好像只是擦破了皮一样。事实上,身体受伤行动不便,很多时候并不是做不到,是因为疼。肖凌偏偏对疼颇有心得,他有自带麻醉效果的开膛刀啊。想想吧,当初米子善被割掉了双肾,竟然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工作直到第二天才死……与之相比,胖子这算什么?背转身的时候,肖凌拿手术刀不专业的在胖子伤口中一插一转止了痛,卫菲菲又不专业的绷带止了血。胖子的腿此刻除了稍微使不上力,已经跟没事人一样了……在阴鸷青年惊讶的目光中,三步并做两步冲开门帘出了大门。紧随在他之后的是小·护士卫菲菲,然后是肖凌,落在最后面的是林秋然,反应明显比其他人慢了一拍。“啊~”阴鸷青年终于意识到状况,歇斯底里的怒叫起来。然而已经太晚了,煮熟的鸭子已经一只跟着一只,扑棱棱的飞走了。只留下那一排塑料门帘在晃动,好像嘲笑他一样……阴鸷青年憋屈啊!真是太他妈的荒谬了!太悲催了!这倒霉的塔吊,偏偏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二次垮塌?而且别的地方不砸,偏偏砸到了自己站的位置?!真是背到了极点啊!其实,哪有运气什么事儿啊?塔吊残骸为什么会垮塌?当然是肖凌做的手脚,否则哪会这么巧?他怎么做的手脚?很简单,三句真言啊!别忘了,楼上的时候为了救人,他针对塔吊残骸的三句真言就发动了,天命币也花出去了……虽然被时光慢速抢了先,可是三句真言针对的目标是塔吊,倒掉的塔吊是塔吊,断成了死蛇的塔吊还是塔吊,并没有因为倒下了而有任何改变。当时三句真言的力量,就留在塔吊中了。三句真言虽然发动速度极慢,需要的条件极多,以至于很难用来正面作战,尤其是这种遭遇战,但是在另外一些领域,的确有着其他技能难以比拟的优势。技能出手了,效果还没发动……这要是别的技能,叫打断,但是三句真言,就是引而不发。不仅如此,肖凌甚至能透过三句真言留存的力量,感应到残骸存在的大致方位,更是能直觉到,这种力量的留存,有着限制自己和塔吊残骸的距离,必须保持在四五十米的范围内。超出了这个范围,力量就会消散。但是……事故发生之后,肖凌随着大家从病房楼道里一路来到大厅,还真没超出这个范围。接下来,他闷声不响的把阴鸷青年坑到门边,突然发动技能,将本来就摇摇欲坠的一截塔吊拉倒,给阴鸷青年一记泰山压顶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不过……“你们怎么知道肖凌他是打算逃跑,而不是真的要决斗的啊?”出了门,反应最慢,几乎被阴鸷青年拉到,吓出一身冷汗的林秋然问道。当时肖凌的演技还是蛮可信的,以至于他都开始琢磨,假如真和肖凌放对,自己应该怎么做的问题了呢。自己算是法师?肖凌会跟自己玩绕柱吗?肖凌建议的决斗地点,的确也有几根立柱适合用来躲避……正是想太多了,反应才慢了吗。阴鸷青年也是,白痴一样被肖凌玩弄于鼓掌。可是林秋然想不明白:自己被骗了,敌人也被骗了,怎么胖子和卫菲菲就那么肯定,肖凌打着逃跑的主意,甚至“跑啊”两个字还没出口的时候,两个人就抢跑了呢?胖子瓮声瓮气揭开了谜底:“你不了解肖凌这家伙,你跟他才处了多久啊。假如他是真心认输的,绝不会玩什么1对1,还给咱们分好组,他只会问那个家伙:让我们选个比较舒服的死法可不可以?”肖凌向胖子竖起大拇指,深知我心啊!林秋然无语,又转向卫菲菲:“胖子和肖凌是发小,别人比不了,菲菲你呢,又是怎么知道的?”卫菲菲丢下了让他无语的两个字:“直觉。”“……敏锐系还真方便啊!”四个追风少年在医院广场撒腿狂奔,阴鸷青年用杀人的目光盯着他们的背影,郁闷的吐血。这真真是阴沟里翻船!“哎呦,有人被塔吊压住了。快快快,来人搭把手啊。”事故发生,很快吸引了一群人围观。虽然世道艰难,不管什么时候都不缺好心人。一堆人过来,七手八脚帮忙,就有人感慨:“命这玩意儿真是没法说啊。刚才这么大一条塔吊,从对面直倒下来,这么宽的街道,这么人多的医院,愣是没有一个被压住的……”“结果,就这一截,突然倒下来,就砸到人了。你说你有多倒霉啊!”一边合力搬砖,一边摇头叹气。三姑六婆七舅老爷们的话,说的阴鸷青年面色发红,也不知是羞惭还是气愤,也有可能,是从话中,渐渐觉出了不对吧?塔吊没砸到人,那是有原因的。是这伙新人的带队教官的技能,自己从远处看的清清楚楚。事实上,也正是要诱她出手,确定她的行踪,自己才会把塔吊推倒的。不过事情经人一说,和自己想,就是两回事了吗?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前头塔吊倒掉,没砸到一个人,是因为高手的技能;在这里,塔吊再度倒下,专门砸到了自己……怎么看,也还是有人做的手脚啊。而且,若不是他们做的手脚,干嘛能跑的那么快?越想越对,越想越确定,阴鸷青年气怒交加:这几个家伙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样玩弄自己!该死!该死!该死!“啊~”发出菊花被捅般的悲叫。也就正在此刻,包围他的三姑六婆们的齐心协力取得了成果,塔吊残骸被抬起了寸许。阴鸷青年趁机抽出腿来,恢复了自由。“蹭愣!”下一秒钟,雪亮的刀锋从阴鸷青年腰间洒出,波及数米方圆。耀眼生花的刀光一闪,就消失在了阴鸷青年的腰间。环绕着他的三姑六婆们甚至一时间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嘴巴本能的继续翕动着,发出声音。然后,他们才忽然觉得整个人,不,整个世界都不对了。“啪嗒,啪嗒!”这是胳膊忽然断掉,跌在地上的声音。“咕咚……”整个脑袋滚落的也有,也算死的干脆,一了百了。“噗通!”也有被拦腰砍断的,身体上下两截缓缓对滑开落地。只是一时还未就死,发出歇斯底里的悲呼,“怎么,怎么回事……我怎么……”高速掠过的刀锋带来后果终于显现,血光喷涌,残肢断体,狼藉一片。一刀!就是一刀!阴鸷青年砍杀了围观、帮助他的所有好心人,将医院的一角变成了修罗地狱!门诊大厅中,人来人往,一瞬间都呆滞了。虽然一再的发生变故,现在毕竟是和平年代,有谁见过这种血腥场面啊?隔了好几秒钟,才有人呐喊:“杀,杀,杀人了!”一哄而散。有人是纯粹的逃命,有人叫叫嚷嚷的要去找警察……阴鸷青年倒也没有继续追杀,一瘸一拐的爬起身来,只是将一双发红滴血的眼睛,投向了窗户之外。狠狠锁定了肖凌。一定是这个家伙!是他提议的上这边动手,让自己站到门边的!……如蛇虫般的舌头,舔砥着染血的刀锋:竟然敢这样玩弄我,小子,等你尝到我复仇的滋味,就知道得罪我王亚梓,是多么愚蠢的事!我要将你们碎尸万段,凌迟一万年!“卧槽!”后方发生的血案,正在跑的四人也都看到了。胖子忍不住大骂。“别忘了,这是时空泡,不会真死人的!”肖凌提醒胖子。和阴鸷青年对视了一眼,虽然相隔甚远,还是被那凶残的目光瞪的激灵灵一个冷战。“分开跑!”他当机立断,“菲菲,你发动项链混进人群,他应该找不到你。然后找台自动取款机,把技能学了。”“胖子,你带林秋然走……”胖子抗议:“为什么?”敌人被绊住了,似乎没到分道扬镳各自跑的时候啊。肖凌解释:“你带他上警察局。现在局面混乱,应该有机会弄到枪。警察局的人都认识我,混不过去……反正,你托你老子也好,给他弄身警服混充也好,能搞几把是几把。”这里是中国,枪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弄的。不单在现实,包括琳琅满目的“淘宝网”上,都得花大价钱,几个人根本掏不出的大价钱。这也让肖凌知道,在超凡者中,枪恐怕也是破坏平衡的。要是能搞到,阴鸷青年未必扛得住。越是这样,越要想办法搞啊。胖子的身份无疑就是最好的办法。胖子明白了。卫菲菲却又开始抗议,为什么自己不能去啊?等胖子带着林秋然走向他的豪华座驾,小·护士不说话了。电动车带三个人确实有点挤哈……她听话的没入人丛不见了。胖子带上林秋然,忍不住又回头:“那你怎么办?”“我已经定位了他,自然有办法摆脱。”肖凌继续飞奔,发动三句真言超凡者游戏|第29章 就是看你的车好,才偷的吗!

看网友对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txt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