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入狱妖舟最新章节

入狱妖舟最新章节

半生缘(十八春)  第六章,你待会儿跟他谈谈就知道了。曼璐道:我倒是要跟他谈谈。我见过的人多了,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决不会看走眼的。顾太太因为曼璐现在是有夫之妇了,所以也不反对她和曼桢的男朋友接近,便道:对了,你帮着看看。正说着,曼璐忽然听见曼桢在楼梯口和祖母说话,忙向她母亲使了个眼色,她母亲便不作声了。随后曼桢便走进房来,开兹门拿大衣。顾太太道:你要出去?曼桢笑道:去看电影去。不然我就不去了,票子已经买好了。姊姊你多玩一会,在这儿吃饭。她匆匆地走了。世钧始终没有上楼来,所以曼璐也没有机会观察他。顾太太和曼璐并肩站在窗前,看着曼桢和世钧双双离去,又看着孩子们学骑脚踏车,在-堂里骑来骑去。顾太太闲闲地说道:前些日子阿宝到这儿来了一趟。阿宝现在已经在曼璐那里帮佣了。曼璐道:是呀,我听见她说,乡下有封信寄到这儿来,她来拿。顾太太道:唔。……姑爷这一向还是那样?曼璐知道一定是阿宝多事,把鸿才最近花天酒地的行径报告给他丈母娘听了,便笑道:这阿宝就是这样多嘴!顾太太笑道:你又要说我多嘴了──我可是要劝劝你,你别这么一看见他就跟他闹,伤感情的。曼璐不语。她不愿意向她母亲诉苦,虽然她很需要向一个人哭诉,除了母亲也没有更适当的人了,但是她母亲劝慰的话从来不能够搔着痒处,常常还使她觉得啼笑皆非。顾太太又悄悄的道:姑爷今年几岁了,也望四十了吧?别说男人不希罕小孩子,到了一个年纪,也想要得很哩!我想着,你别的没什么对不起他,就只有这一桩。曼璐从前打过两次胎,医生说她不能够再有孩子了。顾太太又道:我听你说,乡下那一个也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曼璐懒懒地道:怎么,阿宝没告诉你吗,乡下有人出来,把那孩子带出来了。顾太太听了很诧异,道:哦?不是一直跟着她娘的吗?曼璐道:她娘死了,所以现在送了来交给她爸爸。顾太太怔了一怔,道:她娘死了?……真的?……呵呀,孩子,你奶奶一直说你命好,敢情你的命真好!我可不像你这样沉得住气!说着,不由得满脸是笑。曼璐只是淡淡地笑了一笑。顾太太又道:我可是又要劝劝你,人家没娘的孩子,也怪可怜的,你待她好一点。曼璐刚才上街买的大包小裹里面有一个鞋盒,她向母亲面前一送,笑道:喏,你看,我这儿给她买了皮鞋,我还在那儿教她认字块呢,还要怎么样?顾太太笑道:孩子几岁了?曼璐道:八岁。顾太太道:叫什么?曼璐道:叫招弟。顾太太听了,又叹了口气,道:要是能给她生个弟弟就好了!咳,说你命好,怎么偏偏命中无子呢?曼璐突然把脸一沉,恨道:左一句命好,右一句命好,你明知道我一肚子苦水在这里!说着,她便一扭身,背冲着她母亲,只听见她不耐烦地用指尖叩着玻璃窗,的的作声。她的指甲特别长而尖。顾太太沉默了一会,方道:你看开点吧,我的小姐!不料这句话一说,曼璐索性呼嗤呼嗤哭起来了。顾太太站在她旁边,倒有半晌说不出话来。曼璐用手帕擤了擤鼻子,说道:男人变起心来真快,那时候他情愿犯重婚罪跟我结婚,现在他老婆死了,我要他跟我重新办一办结婚手续,他怎么着也不答应。顾太太道:干吗还要办什么手续,你们不是正式结婚的吗?曼璐道:那不算。那时候他老婆还在。顾太太皱着眉毛觑着眼睛向曼璐望着,道:我倒又不懂了。……嘴里说不懂,她心里也有些明白曼璐的处境,反正是很危险的。顾太太想了一想,又道:反正你别跟他闹。他就是另外有了人,也还有个先来后到的──曼璐道:有什么先来后到,招弟的娘就是个榜样,我真觉得寒心,人家还是结发夫妻呢,死在乡下,还是族里人凑了钱给她买的棺材。顾太太长长地叹了口气,道: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有个儿子就好了!这要是从前就又好办了,太太做主给老爷弄个人,借别人的肚子养个孩子。这话我知道你又听不进。她自己也觉得这种思想太落伍了,说到这里,不由得笑了一笑。曼璐便也勉强笑了笑,道:得了,得了,妈!顾太太道:那么你就领个孩子。曼璐笑道:得了,家里已经有了个没娘的孩子,再去领一个来──开孤儿院?母女俩只顾谈心,不知不觉地天已经黑下来了,房间里黑洞洞的,还是顾老太太从外面一伸手,把灯开了,笑道:怎么摸黑坐在这儿,我说娘儿俩上哪儿去了呢。──姑奶奶今天在这儿吃饭吧?顾太太也向曼璐说:我给你弄两样清淡些的菜,包你不会吃坏。曼璐道:那么我打个电话回去,叫他们别等我。她打电话回去,一半也是随时调查鸿才的行动。阿宝来接电话,说:姑爷刚回来,要不要叫他听电话?曼璐道:唔……不用了,我也就要回来了。她挂断电话,就说要回去。她祖母不知就里,还再三留她吃饭,她母亲便道:让她回去吧,她姑爷等着她吃饭呢。曼璐赶回家去,一径上楼,来到卧室里,正碰见鸿才往外走,原来他是回来换衣服的。曼璐道:又上哪儿去?鸿才道:你管不着!他顺手就把房门砰!一关。曼璐开了门追出去,鸿才已经一阵风走下楼去,一阵香风。那名叫招弟的小女孩偏赶着这时候跑了出来,她因为曼璐今天出去之前告诉她的,说给她买皮鞋,所以特别兴奋。她本来在女佣房间里玩耍,一听见高跟鞋响,就往外奔,一路喊着阿宝!妈回来了!她叫曼璐叫妈,本来是女佣们教她这样叫的,鸿才也不是第一次听见她这样叫,但是今天他不知为什么,诚心跟曼璐过不去,在楼梯脚下高声说道:他妈的什么东西,你管她叫妈!她也配!曼璐听见了,马上就捞起一个磁花盆要往下扔,被阿宝死命抱住了。曼璐气得说不出话来,鸿才已经走远了,她方才骂道:谁要他那个拖鼻涕丫头做女儿,小叫化子,乡下佬,送给我我也不要!她恨死了那孩子,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的演出。孩子的妈如果有灵的话,一定觉得很痛快吧,曼璐彷佛听见她在空中发出胜利的笑声。自从招弟来到这里,曼璐本来想着,只要把她笼络好了,这孩子也可以成为一种感情的桥梁,鸿才虽然薄情,父女之情总有的。但是这孩子非但不是什么桥梁,反而是个导火线,夫妻吵闹,有她夹在中间做个旁观者,曼璐更不肯输这口气,所以吵得更凶了。那女孩子又瘦又黑,小辫子上扎着一截子白绒线,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她,她真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她把她带回来的那只鞋盒三把两把拆散了,两只漆皮的小皮鞋骨碌碌滚下地去,她便提起脚来在上面一阵乱踩。皮鞋这样东西偏又特别结实,简直无法毁灭它。结果那两只鞋被她滴溜溜扔到楼底下去了。在招弟的眼光中,一定觉得曼璐也跟她父亲一样,都是喜怒无常。曼璐回到房中,晚饭也不吃,就上床睡了。阿宝送了个热水袋来,给她塞在被窝里。她看见阿宝,忽然想起来了,便道:你上次到太太那儿去说了些什么?我顶恨佣人这样搬弄是非。阿宝到现在还是称曼璐为大小姐,称她母亲为太太。阿宝忙道:我没说什么呀,是太太问我──曼璐冷笑道:哦,还是太太不对。阿宝知道她正是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就不敢言语了。悄悄的收拾收拾,就出去了。今天睡得特别早,预料这一夜一定特别长。曼璐面对着那漫漫长夜,好象要走过一个黑暗的甬道,她觉得恐惧,然而还是得硬着头皮往里走。床头一盏台灯,一只钟。一切寂静

看网友对 入狱妖舟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