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南海十四郎明日恩典

南海十四郎明日恩典

在南海十四郎的网志之中,看到一个留言,那个人也是一个病人,他说他患了脑癌,医生叫他做手术,但最终决定权在那个病人手中,生存机会只有五成。


这不是虚构出来的故事,而是真实的情况,他问南海十四郎的意见;从字里行间之中,看得出南海十四郎答得非常小心,因为她也不知道怎样做。


最后她的建议是:如果他年纪有番咁上下的话,就不如不做,玩多一段时间算了。


我看到这段留言,觉得非常难过, 这又令我想起了另一些事,是一位朋友告诉我的。我听后也得到启发,一生一世都会记住。


他有一位要好的朋友梓然,从少玩到大,认识了差不多二十年。梓然工作稳定,又有一位要好的女朋友,还准备在短期内结婚……




这一天,风光明媚。阳光普照,正是去郊游的大日子。梓然想着天气这样好,今天就不如驾车到郊外吧!他的女友淑芬热烈地附和着,因为梓然为了工作,已有很多个月没有陪淑芬到郊外了。


正当他们准备驾车出外时,梓然觉得很头痛,他也不知道原因;平日他的身体非常健康,今天的情况属于非常少有。于是他们临时取消当天的郊游,然后马上找医生检验一下;医生检验过后,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只着梓然做脑部扫描,看看情况怎么样。


"头痛是很常见的事情,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吧!只不过你说头痛得厉害,就检查一下买个安心而已。"医生神色轻松,安慰着梓然。


"那好吧!" 梓然也知道事情并不会怎么严重,他有很多朋友都是定期偏头痛的,只是他不知道为何这次发生在他身上罢了。




过了两个星期之后,报告出来了,情况和医生及梓然预料的不同,报告结果显示梓然患的是脑癌。如果做手术的话,存活机会只有五成;如果不做手术的话,半年内存活机会是零;如果不做手术的话,就是死刑已定,半年后执行。


梓然想了很久,和淑芬也商量了很久。最后他的决定是,他不愿意这么快就离开这个世界,他很不舍得淑芬,他还想要有自己的孩子,他还想要闯一番事业,最重要的,是他还只有不到三十岁;所以,他决定接受手术。


替他操刀的,不是一个陌生人,而是另一位他从少玩到大的好朋友国梁,而国梁是一位脑科医生,负笈英国留学,专修的是脑科;所以梓然绝对信任他。




到做手术的当天,梓然被推进手术室。临麻醉前,他望了四周一眼,心想:这样也好,如果手术失败,我就会毫无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如果手术成功,那么我在恢复知觉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梓然闭上双眼,然后麻醉师替他打麻醉针,他很快就没有知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梓然觉得全身乏力,头也很痛;他第一个念头是:我不是离开了这个世界吗?他想像很多小说里说的一样,大力的咬自己的手臂一下;不过别说咬手臂了,就连抬起手臂也没有力气。于是,他咬了自己的舌头一下,发觉有轻微的痛楚,他知道他重回这个世界了。


梓然睁开眼睛,虽然四肢乏力,仍忍不住赞他的这个脑科医生朋友。梓然用沙哑的声音道:"怎么样?看来你在医学院学到的东西真没有白费,救了我这个好朋友!"


国梁望着他,不发一言,他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梓然追问道:"怎么,是否出了什么问题呢?"


国梁道:"对不起,小梓,我帮不了你。" 然后双脚跪在地上,抱头痛哭;身边的护士也跟着啜泣起来;在宁静的手术病房之中,声音显得格外刺耳,也有很大的回音。


这时反要梓然倒过来安慰他。他道:"别哭国梁,别哭,一切也不关你的事,你也想医好我的,对不对?到底发生什么事?"




国梁看到麻醉师将麻醉针注射到梓然的身体上之后,就看到梓然望了他一眼,然后双眼很快就闭上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医好你的!" 国梁用鼓励的眼神对梓然道。


看到梓然闭上双眼后,国梁就开始为他动手术。因为脑部手术是一个非常大的手术,时间通常都要十个小时或者以上;而梓然又是国梁最好的朋友,所以国梁早一晚非常早睡,想着第二天一定要用最精神,最好的状态,用自己过去数年学过的知识及脑科手术经验,去亲手治好这个最好的朋友,想想也觉得有很大压力,整晚也差不多睡不着,这点国梁是没有告诉梓然的。


手术的开始,是要将梓然的天灵盖分开,才可以看到脑部所长的瘤有多大。人的头骨很硬,开天灵盖的时候发出的声音非常惊人,那种像是劳力士手表出厂前打磨精钢904L 表带的声音,让他有点不忍;平日的病人他都不觉得怎么样,但现时躺在手术间的,是他最好的朋友梓然,所以他的心里非常难过。


"不要想那么多了,做手术要紧!国梁,集中精神!" 国梁对自己道。


打开了天灵盖之后,他看到梓然的脑部组织,他心中倒抽了一口凉气!人的大脑本来是很复杂的东西,再加上那个瘤,形成整个头部的面积有点巨大。他僈慢地用手术刀小心将表面的组织拨过一旁,以便看到那个令他的好朋友梓然受着生命危险要胁的脑瘤。一看之下,他显得相当无助,颓然坐在地上;还好这手术室内只有麻醉师及护士,否则给院长见到,一定会被取消脑科医生的资格。因为这样子说了出去,什么医生的专业守则都没有了。


国梁,麻醉师及护士都相对无言。虽然麻醉师及护士都不是医生,但一起做过了那么多手术,也大概知道是什么一回事。


脑部的瘤太大了,国梁根本不能将它动上一分一毫!国梁看到这个瘤,比他预期中的还要大,结构还很紧密;大概是有一个哥尔夫球那么大吧;稍一切割,一定会将其余的脑部组织切断!这个瘤就像是树根一样,和脑部的组织紧密地结合一起,大有" 同归于尽" 的感觉。




他脑海之中不停的想了多个方法,一心要将他多年来学得到的知识都应用在这个手术之中,他只知道,他一定要救活这个朋友,无论用何种方法,都一定要救活这个朋友!


他有三次已经拿起手术刀,准备切割下去了。但心里则不停想着,如果有百分之一的机会碰到其它脑部组织的话,他最好的朋友就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甚至没命。


原来大脑的组织是很严密的,所以神经线非常多,而且脑部分成不同的部份,有大脑,小脑,后脑,还有海马体;不同的部份掌管不同的人体功能,他只要碰到其中一个脑的其中一条神经线,或不小心割破一个手指甲那么大的伤口的话,他的朋友可能会失聪,失明,手脚不能动弹,甚至即时死亡。


想到这里,刀就放软下来了。


这堆瘤就好像是对国梁示威一样,随着梓然的脑袋一开一合地跳动着;国梁看着它很不顺眼,但就是没有勇气用手术刀将它分开来。


到了第四次,国梁鼓起勇气,用坚定的双手,一只手用钢条固定梓然的头部,另一只手则拿着手术刀,用缓慢但坚定的速度,向着梓然的脑袋逐吋接近。


刀锋已经触及梓然的脑袋了,不过还只是表层;他脑海中想起,这是海马体,是连接左脑及右脑的部份。如果他不小心割断了海马体的话,左脑和右脑就没有办法连结,梓然的长期记忆就没有了。


他完全没有勇气再加强力度将刀切下去。过了一会,他的双手开始软化下来;他慢慢的将手术刀举高,刀及支架慢慢地离开梓然的脑袋。


"如果我不切除这个瘤,梓然还可以多活数个月,是用他的生命作赌注呢?还是让他开开心心的活过这数个月?" 他心里很不安。


到最后,他放弃了。他将梓然的脑部组织拨好,然后一针一针地帮他缝合,眼泪已经顺着他的双眼滴下。有几滴眼泪,就这样跌落在梓然还未缝合的脑袋上。




"既然这是上天的决定,那我就认命吧!" 梓然满脸笑容道。


"到现在你还可以笑得出?" 国梁很为梓然的心情惊讶,因为梓然已经被宣判死刑。


"没有关系的,人终虽一死,差在迟与早而已。" 梓然态度仍然乐观。


离开医院后,梓然和淑芬商量,他决定要做一场最高兴的丧礼。他们四周张罗,找自己喜欢的棺木,找一块自己喜欢的墓地下葬。


他甚至连自己丧礼上的歌曲都拣好了,就是"明日恩典"。他特意送给他的女朋友淑芬,他会一生都陪伴着她,帮她渡过一切难关。


看网友对 南海十四郎明日恩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