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超级母舰全部文章 > 第五十九章 忌惮最新章节

第五十九章 忌惮最新章节

第五十九章 忌惮 聂云说的很随意,但是楚潇潇作为商业天才,可是知道聂云这句话的分量的。 楚氏既然想要与日耀集团在钢铁贸易行业展开竞争,集团的情报部门自然早就对这一行业做了详细的调查。 目前兔子国是全世界第一钢铁生产大国,产量占据了世界钢铁总产量的一半左右,而由于国内铁矿资源匮乏,每年都要从国外进口巨量的铁矿石原料,其中80%以上来自袋鼠国! 作为铁矿第一出口国的袋鼠国,依靠着垄断铁矿资源每年从兔子国赚取惊人的利润,让国内的钢铁生产企业十分被动,大量的利润被原材料商攫取。 如果能够以如此低的价格冲击兔子国市场,将会打破袋鼠国的铁矿垄断地位,对兔子国来说,绝对是堪称战略性的胜利! 更别提聂云还需求大量的钢铁! 由于经济放缓,如今国内大量生产过剩的钢铁每年都要大量倾销到国外。 2017年,全世界50%的反倾销调查是针对兔子国的出口钢铁!这让兔子国在国际上十分尴尬。 如果能够不限量的进行这种买入铁矿卖出钢铁的贸易,就能够同时解决兔子国国内的两大问题,意义非凡! 当然,楚潇潇现在对聂云的贸易体量还无法确定,因此无法评估影响,但光是价格一项,就让她立刻意识到这中间的惊人价值。 “你确定按照市场价的一半出售?这恐怕连开采成本都不够吧?”楚潇潇坐正身体很认真地问。 开采成本?我有那东西吗? “你放心,我什么时候说过大话?” 楚潇潇想了想,还真没有,上次你说要卖核燃料,二话不说就是一保温瓶! 相对那种东西来说,铁矿石对聂云的组织应该只能算是“小生意”吧? “不过这些铁矿没有产地证明,没问题吗。”聂云道。 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其他国家的出口证明,这些就属于走私品! “这个没问题,我们现在是军工企业,可以通过军方让政府特批!这种对兔子国大有好处的事情,他们巴不得你给的货越多越好!” 两人花了不到半个小时,不仅将给军方的订单敲定,还又定下了另一笔大单,效率不可谓不高。 当楚凤喊两人吃饭时,听楚潇潇说了事情经过之后,她也是呆愣了许久。 困扰楚氏的两个问题,一个是海关进出口资质,一个是供应商问题,没想到聂云竟然用了两笔交易就给轻松解决了。 若是聂云的铁矿和钢铁订单真的如他所说上不封顶,那么国内那些供应商不用招呼,就会对楚氏趋之若鹜!很快,楚氏就能成为国内所有钢铁企业的香饽饽。 而相对楚潇潇,楚凤的经验更加丰富,眼光也更加老辣。 钢铁这种东西是基础建设的核心材料,聂云用几乎一半的价格向兔子国倾销铁矿,将导致兔子国基建成本的大幅降低! 相当于降低了国内几乎所有企业的生产成本,这将提升国内产品在国际中的市场竞争力,对国家的经济拉动作用是立竿见影的! 这么大量的廉价铁矿究竟是从哪里开采的?聂云和他身后的组织在楚凤眼中越发神秘了 夏城市公安局。 “局长!刀疤等人的口供拿到了!不过”汇报的手下欲言又止。 “说!”刘国东皱眉。 “事情的大体经过和之前的情报并没有太大出入,另外据刀疤的手下交代,是一个神秘人预付了十万给刀疤,让他抓住聂云逼问一些事情,答应事成之后付剩下的十万。 至于神秘人的身份,对方很小心,连刀疤都不知道!” “哼!藏头露尾!”刘国东心里对神秘人的背后势力已经有了猜测。 有如此财力和动机的,除了日耀集团还能有谁! “另外,不久前疑似伤残的刀疤和那名混混去了镇上的医院,那里的医生却对此束手无策。 没有任何外伤,他们的右臂却都失去了知觉,镇医院连问题出在哪里都查不出来,十分古怪,随后,又发生了一件更加诡异的事情!” “什么事?”刘国东来了兴致,对聂云的手段,他也是十分好奇。 “刀疤和他的手下们回到他们的据点之后不久,刀疤竟离奇地全身瘫痪,症状和高位截瘫十分相似!现在刀疤整个人已经痴傻了,嘴里还在不断叫着——‘恶魔’!” “嘶!”刘国东瞪大眼睛倒抽一口凉气。 恶魔吗?如果真是那个聂云做的,那这种手段的确称得上一句恶魔! “高位截瘫?!你确定他身上没有受过什么外伤或者重击?” “已经让专业的医师看过,绝对没错!” “那聂云当时在什么地方?” “虽然不清楚他当时在哪里,但是那处据点中的混混足有十来个人,没有一个人看到聂云出现过,他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明!” “这”刘国东觉得自己今天一天听到的消息足够让他惊讶一年! 他低头想了想,立刻吩咐道:“目标看来比我们想象的危险,拥有未知的手段,马上通知下去,正在寻找聂云的警员,找到目标后不要擅自行动,立刻通知我,绝对不要和对方发生冲突!” “是!局长!那副局长那边?” “哼!不用去管他,恐怕他们也已经收到消息,正头疼着呢!”刘国东笑的有些幸灾乐祸。 “什么?你说你找的人被废了?” 韩奕这两天被韩祥生禁足在家,原本就心情不好,此刻又听到一个坏消息,让他更加烦躁了。 “怎么回事,对方背后的势力出手了?” “不,并没有,只是事情有些诡异” 那名手下当即将打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韩奕越听眉头皱的越紧。 “你是说,他就一个人,就把那刀疤废了,而且还吓的他精神失常了?” “是的少爷,千真万确,我已经找了好几个人反复确认过,并且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似乎警方那边也在调查这件事。” “你有没有暴露身份,留下什么尾巴?”韩奕隐隐有些不安。 “绝对没有,我一直是电话联系那个刀疤的,他连我的面都没有见过!” “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不要再去碰那个聂云!” 面对能伤人于无形的聂云,韩奕的确是有些忌惮了,在还没有摸清楚对方的虚实之前,他是不敢再出手了。 挥退了手下,韩奕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皱,“聂云” 刀疤事件搅动的风云完全没有影响到聂云,至少没影响到他的食欲。 “呜呜,阿依,侬坐得史载泰皓齿乐!”聂云嘴里塞满了菜肴,含糊不清地对楚凤道。 “呵呵,好吃就多吃点,阿姨做了很多,来,再来一碗!”楚凤笑着给聂云又盛了一碗。 “妈,你怎么尽给他夹菜盛饭,到底谁是亲生的!”楚潇潇有些吃醋了。 “你要是能吃的像人家这么香,我也给你夹!”楚凤瞪了眼楚潇潇。 楚潇潇闻言无语地看着聂云旁边已经堆得老高的菜碟,要不是楚凤紧急又做了几个菜,这满满一桌子还不够聂云一个人吃的! “饭桶!”楚潇潇小声嘀咕一句,筷子刚要伸向自己面前菜碟中仅剩的一块红烧肉,它唰的一下就不见了。 楚潇潇脑门上蹦出一个井字! 聂云咽下嘴里的红烧肉,他舔舔嘴唇在餐桌上扫了扫。 “唉潇潇,帮我把那边那盘狮子头递过来一下!” 楚潇潇:“”

看网友对 第五十九章 忌惮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