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西方蜘蛛1910年故事到1937年12月

西方蜘蛛1910年故事到1937年12月

  1910年西方蜘蛛,英国探险家到中缅丛林探险,见一位老僧盘坐的身体慢慢升空,在丛林上空飘一圈,才慢慢地落到地上。


  1921年西方蜘蛛;北京西城发现8具3米高的史前人类骨骼,


  1933年西方蜘蛛;一艘法国考察船在南海发现一座从没见过的小岛,半月后消失。3个月后在50公里外再次发现


  1934年西方蜘蛛;营口在暴雨之后,村民发现了芦苇塘里龙的尸体,它的头上还长有两只带杈的角


  1936年西方蜘蛛;江苏射阳发现巨蛇西方蜘蛛,信子有2米长西方蜘蛛,昂起头比电线杆子还高,头比大水缸还粗


  1937年12月西方蜘蛛,南京保卫战中,川军团二千余人在南京东南部青龙山地区全部失踪今天讲的故事大约发生在80年代中,具体的时间已经不确定了,和之前的几个故事一样都快如尘土般随风而去,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让人嘘唏不已,感触良深。


  厦大自建校以来历经多次的变化,才有今天的面貌,这80余年来人非物也非,已不复当年的样子,特别清晰的印象是东边社的拆除,芙蓉湖的改造,勤业宿舍的翻新,科学楼的夷平,还有一到六九月就落英缤纷的凤凰花道的消失,一切恍若昨天西方蜘蛛。


  就是这样一个娱乐贫乏的时代,厦大人每周却有一个共同的节日,在那天他们可以拖家带口邀朋唤友蜂拥而去看电影,放映的地点就在如今的建南大礼堂,影片虽然乏味,但依然深深吸引了这些平日里无闲暇娱乐的人们,他们中的许多人今天已经在散落在国家的各个角落,为祖国的建设贡献自己的知识力量,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记得那时的情况那时的风景那时的故事。


  想象一下:那是个怎样的盛况阿西方蜘蛛?全校几千人都朝一个方向涌去,路上随时会碰见熟人,停下来打个招呼或是一块搭肩同行,多么热闹!


  想起这些就让人不禁感慨万分:时间如流水,抽刀断水水更流,它就这么匆匆地去了,当你想去奋力抓住它的时候,它已经在远方目所不能及。


  那年去重庆玩,朋友带我去见了一个姐姐。那时候我19岁,这个姐姐比我大四岁左右,正在上大学。姐姐姓白,名字很好听,叫白语,长得也很漂亮,但很可惜,语姐的右腿生下来就是瘸的。但这一点也不影响语姐的美丽。


  语姐请笔仙却与众不同。我们请笔仙都是两个人,两只手反握着笔,但语姐却只是用一只手的大姆指和食指轻轻的夹住笔的顶端,笔就开始自己写字。我说是笔自己写字是有原因的,我自己也试过像她这样握笔写字,也能写,但是下笔轻重不一,而语姐不但能写字,而且速度非常快,字体居然是一手非常漂亮的行书。而平时语姐写的字都是小揩。当时我觉得很神奇,但觉得只要练习,应该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可是语姐说,她请的这个笔仙不是一般的笔仙,而是有四个。这四个人与她前世很有渊源,但这世只有她再世为人,这四个人放心不上,于是便一直跟随着她。我问语姐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语姐说小学有一次考试做卷子时,却突然发现好多自己不会的题目全部都做出来了。后来通过笔仙告诉她,她才明白自己与这四个笔仙的缘份。


  程老头生活中有两件大事:一是照看儿子,二是照看死人。每天他伺候儿子吃喝拉撒,到了夜晚,他给儿子服两片安眠药,等儿子睡着了,他就去上班。死人自然好伺候,不吃不喝不打不闹西方蜘蛛。


  他脑袋里煮成了一锅粥,四周冷风嗖嗖刮个不停。愣了半晌,他才战战兢兢关死太平间里的日光灯,躲进自己值班的小屋。刚进小屋,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这敲门声把程老头的三魂六魄敲去大半,他颤抖地问:“谁?”


  “我!”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程老头定了定神,打开了门。


  刘玲的嗓子和她人一样美,普通话说得又标准,被分到了学校团委主持广播室,工作很清闲,一天只有三个播音时段,早操、午间和放晚学之后,偶尔还插播学校的几则通知。闲着的刘玲如同一只花蝴蝶,成天在学校里飞来飞去,忙碌的吴光胜难得和她说上话。


  吴光胜对刘玲早已暗生情愫,可他面子薄,一直没敢主动表露。


  吴光胜从一楼的办公室向五楼迈去。一至四楼,是高一和高二年级的教室,五楼其实只有两间房,一间是刘玲的团委办公室,另一间就是广播站。两边的工作人员,都只有她一个。


  广播站的门是虚掩的,吴光胜随手一推,门就开了,门一开,扑面而来的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有部功放机,吴光胜在隐隐约约的光线中,突然看到屋里还站着一个人,不由得一哆嗦西方蜘蛛。


  


看网友对 西方蜘蛛1910年故事到1937年12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