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吟咏风歌最新章节

吟咏风歌最新章节

吟咏风歌用了三天时间来接受她穿越的这个事实,本以为迎来死亡的终结,睁开眼却来到一个精致华美古色古香,与她生活了二十年的现代社会完全不同的陌生世界。

夜色如墨,大多是人都已沉入了梦想,但是我,此刻还在房梁上趴着,警惕的感觉这四周的气息。什么?我是小偷?请不要侮辱我,我当然不是一个小偷,事实上,我的职业是一个在所有涉及到古代宫廷戏中都会提到,但从未被人好好描写过的——暗卫。

    是的,我就是一个武功高强的,神秘莫测的,来无影去无踪吟咏风歌


她站在华丽厚重,打磨的极好的水纹祥云盘龙铜镜前,再一次仔细地打量自己。镜中倒映出一个小女孩的身影,十三四岁,白色皇袍包裹着纤小的身躯。有着玲珑的杏眼挺翘的鼻,形状优美却不带血色的唇,尖削的面孔太过苍白。应该还未及笄,流云般的黑发并未挽起,而是用白玉发环分出两束垂在胸前,其余的头发自然披在身后。这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但单就面孔而言,只怕长大后离倾国倾城还有一段距离。只是那眼中清清淡淡的光,唇畔庸慵懒懒的笑,却让她有了一种欲语却不明的清雅华贵之气。


您身上穿的是云州的云霞锦,每年只产十丈,只有皇族中人才有资格穿,伺候她的侍女曾这样对她说。


您束发的发环是苍山古玉,为天下玉主,可辟百毒,伺候她的侍女曾这样对她说吟咏风歌。


是的,您是吟风皇朝的女帝陛下,伺候她的侍女曾跪在地上很认真很恭敬的这样对她说。


女帝吗?政治斗争会很复杂吧,跟严重的心脏病比起来哪个更好一点呢?手习惯性的抚上胸口,这心脏跳动的很有力呢,她现在是健康的呢,前世最渴望的东西之一,她现在拥有了吧?


那么,就这样用这健康的身体,好好活一次看看吧!

九月秋高,风歌城中的树叶已变得金黄,映着即将西坠的夕陽反射出金灿灿的光芒,将风歌装点得有如黄金之城。位于风歌城中虎雀商市的长醉楼,此时正是生意最繁忙的时刻。老板娘红绡一边打理着店面上的生意,一边小声吩咐着伙计要格外伺候好临窗的那位客人。


要说为何要特别注意那位客人,要先从这老板娘红绡说起。红绡夫家本姓凌,但丈夫早死,不到二十就成了寡妇,接管了夫君开办的一家小小酒楼。这红绡生的眉目风流,身段窈窕,更酿得一手好酒。她密酿的“求长醉”远近驰名,引得不少酒客闻名而来,加之做生意的手腕高超,硬是将一间小小的长醉楼打理的井井有条,生意兴隆。


今日下午,长醉楼来了几位客人,是一个白衣少年带着一男一女两个仆人。红绡在市井间混迹已久,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样便看出这少年绝不是普通人。那少年眉宇之间稚气未退,但风姿意态却已卓然不凡,虽穿着普通的青布长衫,却掩不住一身的高贵优雅,自在风华。随他而来的两个仆人,男的面貌俊秀,女的清秀柔美,也是极出色的人物,但是在那少年身边一站,却完全被那少年的风华掩了下去。再见那丫头竟然从袖中掏出一方兰州丝帕擦拭桌上的茶具,要知道这兰州丝品是仅次于皇家特供的云州丝,允许在民间流通的最昂贵的丝织品,而她竟然用来擦茶杯,便知道这少年必是巨贾高官家的公子出来游玩,因此便格外的上了心。


这白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微服出游的吟风女帝夜月色。她挑了一张临街靠窗的桌子坐下,点了一壶碧螺春,随行的沧海月明便站在身边伺候。


此时的月明正掏出丝帕,讲桌上的茶具全部细细擦了一遍,然后才将茶水注入杯中,然后恭敬的对夜月色说:


“小姐,茶已好了,请小姐用吧。”


夜月色看着杯中碧绿的茶汤,脑中却想这如今身在宫内的萧凌天。自风神祭之后,两人的关系有了一种微妙的变化。萧凌天似乎在有意无意之间宠着她,虽举止言行与平常并无大不同,但已不再有让夜月色感觉到危险的恶意。而夜月色一边有些贪恋萧凌天微微的温暖,一边畏惧着自己青涩的感情,不知该如何是好。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要在情根深种之前逃出宫去,自由才是最重要的,那危险的爱情还是远远离开比较好。


真的是有些宠她呢,她昨日向萧凌天提出要微服出来游玩,软语相求之下他竟然答应了,只是一定要带上沧海月明,想必是一半保护一般监视的意思吧。于是今日午时一过,夜月色便带着他二人出了皇城,微服游玩来了。


她没有去上次去过的龙雀商市,而是选了普通商家聚集的虎雀商市。在这商市中逛了一阵子,大概看了看普通百姓的吃穿用度,了解了一下物价。因想着酒楼茶肆之间是了解风土人情最好的场所,便选了这家店面不是太大却干净整洁的长醉楼休息。


她来的时候人并不太多,随着天色渐晚,前来喝酒吃茶的客人也多了起来,慢慢的所有桌子都已坐满了,只剩她这张桌子只坐了她一人。想搭桌的人也不是没有,但感觉到他们主仆三人那悠悠然之间拒人于千里的冷淡气势,便识趣的不再打扰。偶有不长眼色的想凑过来,也在沧海和月明那几乎可以杀人的眼神下退却。她觉得这样太过引人注目,便让沧海月明一同坐下,但被他们恭敬却十分坚决的拒绝了。


林挽衣踏进这长醉楼时,看到的便是这幅情景。坐得满满的客人正在吃酒喝茶,高声谈笑,窗边的那桌却只坐了一个白衣少年,身后站着两个仆人伺候。那少年眼神清冷,静静的看着那满室热闹却游离在外,一下子便显出了鹤立鸡群的味道来。


与他同来的叶秋白此时也将眼光投向了夜月色那桌。他与林挽衣是多年不见的挚交好友,难得林挽衣来到帝都,便请他来尝尝这长醉楼独有的佳酿“求长醉”。来的晚了些,看来只能与那少年搭桌了。只是那少年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她身后的少男少女却是呼吸绵长,眼中精光内敛,看来不但会武,而且还是高手。想来这少年必是哪家身份尊贵的小公子,不知他介不介意和人搭桌。


叶秋白径直来的夜月色面前,不理会那两个仆人锐利的眼光,向她一抱拳。


“这位小兄弟请了。”


什么意思?夜月色没见过这场面,便微微偏过脸,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看着眼前的人。金色的陽光照在她白玉般的面上,反射出淡淡的光晕,让叶秋白看得呆了一呆。


林挽衣看见那少年清秀俊美的面容,猛然想起风神祭的那个晚上,那盈泪的双眼,原来是她。


此时叶秋白已回过神,便继续说道:


“不知这位小兄弟可否行个方便,让我二人搭个桌吟咏风歌?”


夜月色打量着身前二人,俱是年轻俊朗的少年公子,气质温文,倒也是人中龙凤。说话的男子穿着天青色长衫,身后的男子穿着淡蓝色长衫。不知为何,夜月色觉得那穿蓝衫的男子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难道是朝中大臣?


林挽衣见她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看着自己,便微笑着说道:


“小兄弟好久不见了,令兄没有同来么?”


令兄?哥哥?她脑中猛地闪过风神庙中的场景,那微笑着向她伸出手的男子。


“怎么?挽衣你认识这位小兄弟?”


“见过一面而已。”他笑着对叶秋白说吟咏风歌。


看网友对 吟咏风歌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