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 仙都迷失之蝶 > 夜阑珊灯如昼(上)

夜阑珊灯如昼(上)

灯市火树银花,烟火如昼,车水马龙,人山人海,笑语喧哗。青石桥旁,溪流之上,成百上千个莲花水灯煜煜生辉,水光潋滟,倒映出市集热闹非凡的景象。

    一男孩与一女孩坐于菩提树下。微风徐来,绿簇轻摆,红巾摇曳。

    男孩九岁,衣着华丽,女孩十五岁,衣着朴素。看来是一主一仆,在水流旁放灯火,火光隐隐约约照着他们俩稚嫩俊俏的脸庞。

    小少爷手里拿着还没有点亮的水灯,若有所思地说︰“阿苗今年及笄了吧?” 

    阿苗说︰“怎么说?” 

    小少爷摇头搔首,吞吞吐吐道︰“阿苗有心上人吗?” 

    阿苗被这话问得云里雾里的。她挤出个微笑,说︰“又在说什么胡话?不要再说要娶我这样的傻话!” 

    小少爷瘪瘪嘴,一副委屈的样子,一句“为什么”还没说完。

    “我不可能嫁给比我小四岁的小鬼,况且尊卑有序,不要总是不假思索地立誓了好吗?” 

    关于被丫鬟叫“小鬼”这一回事,小少爷赖雨泽也是全然不在意。他从小听话懂事,个性十分温驯,府中谁都可以欺负他,只是谁都不忍心。不过要是被老爷发现就糟了,免不了一番责罚。

    “其实我想了很久了!我想以后,都由我来保护你!”说到动情处,小少爷手里的莲花小灯都被捏皱了。

    这时,一条蓝白色的巨龙从天而降,粗三尺,不知其修,倏地游过他们面前,把两人隔开。

    小少爷吓得面色惨白,灯也掉了。嘴边还挂着那句︰“由我来保护你” 

    巨龙又猛地起首,向天空飞去,它的躯干撞倒百余户房屋,披毛扬起千里风沙。百姓惊叫连连,东躲西藏。

    眼看龙的利爪向小少爷伸去,阿苗来不及思索,一个虎扑将他扑倒在地。虽然自己的背部被抓出深深的伤痕,但也总算保住了小少爷的命。

    巨龙兴风作浪了一番,一声箫声响起,那飞物应声而去,在暗夜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阿苗趴在小少爷身上,血流满地,昏迷不醒。小少爷环抱着她的背,哭嚎道︰“救命啊!谁来救救阿苗!快来救人啊!” 

    四周鸦雀无声,过了很久,小少爷嗓子都喊哑了。一个老妪从巷子中探出头来,接着,一个屠夫把板门一块一块地取下,木楼的窗一扇一扇被打开,人们探头探脑地打探着外面的情况。

    渐渐地,四周传来嘈杂的声音,一群人拥上前去。小少爷用微弱的声音说︰“救救她” 

    好端端的,怎会有巨龙出没?莫不是得罪了天神,天神降罪放出恶龙,施难人间?百姓们议论纷纷。不知是哪儿来的谣言,竟说阿苗是祸国妖女,要把她的头颅砍下来,祭祀天地,以泄神愤!有市侩小人聚集起来闹事,要求赖家交出阿苗。

    好在赖老爷是个明达事理之人,不受谣言鼓动,又念在阿苗护主有功,赖老爷顶着压力救治阿苗。

    阿苗背上有三道抓痕,每道足足有一寸长,露出白骨,触目惊心。赖老爷揭开纱布,已经有些新长出的皮肉了,可这乌黑色的龙毒始终消散不了。

    赖家是药行里的巨头,赖家的继承人又是世代名医,如果来赖家都医不好的人,那即使是华佗再世也无力回天了。

    赖老爷闭上眼,叹了口气,虽是对小少爷说但眼楮始终没离开这个可怜的女孩。他说︰“泽儿,不是我不救她,为爹真的无能为力啊!” 

    小少爷有些慌乱无措,道︰“怎么可能?爹不是神医吗?这世上没有爹治不了的病!”

    赖老爷摇摇头,道︰“阿苗若是还有什么心愿,爹一定量力而为。” 

    说完,他起身离开。

    小少爷急了,直接跪倒在赖老爷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爹是听了乡亲们的话,认为阿苗是妖女,故意不救她的对不对!?阿苗也是为了救我才这样的,她要是妖女,我也是妖人了!要不然把我也祭祀天地好了!” 

    赖老爷看小少爷这般难过,还是决定告诉他实情。他说︰“阿苗中毒了。我从医四十载,从未见过这种毒,也为见过类似的毒。这恐怕是龙的体毒。世上每个生灵,一草一木都有毒,人类也是,只是毒性强弱各异。龙是上古神兽,千年来第一次在人间显灵。龙毒无人可解。” 

    “无人可解?连爹也救不了阿苗吗?”小少爷回头看向阿苗。

    “龙毒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要是有人借此事大做文章,说巨龙带来了瘟疫,后果不堪设想。赖家几百口可能也会因此遭殃。” 

    阿苗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她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赖老爷的话也听得七七八八了。

    看到阿苗已经醒了,小少爷乖乖地蹲在床前,一脸愁容。赖老爷也自行离开,让他们叙旧。

    阿苗往常看见小少爷总是先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这次也是一样。虽然她面色惨白,嘴唇也看不出一点血色,但笑容却如同往日一样温暖。

    “为什么做出一副苦瓜相?害我以为自己再也好不了了一样!”阿苗故意用俏皮的语气说。

    “不会的,阿苗不会死的!” 

    “” 

    小少爷意识到自已说漏嘴,连忙把自己的嘴捂上。

    “没关系的,我都知道了。听到说自己命不久矣,虽然有些惊讶,但内心却异常平静。就好像做梦一样,无论昨天,还是七年前” 

    阿苗的身世并不光彩。她是青楼女子的孩子,八岁以前她连自己父亲是谁都不知道是谁。母亲年老色衰,只能在青楼里做一些后勤杂役。年幼的她受了不少欺负和委屈。

    后来有一些契机,使她得以逃出青楼。在那之后,她当过乞丐,进过贼窝,唯一支撑她的念头就是︰活下去。

    几经辗转,她被赖家救下。不巧赖夫人大病去世,她便做了小少爷的贴身丫鬟,一直对小少爷照顾有加。对小少爷来说,阿苗不仅是他童年的玩伴,更是他的依赖。

    “我不想阿苗死,都是我的错!”小少爷双手捏紧,强忍住泪水。

    “没关系,能当赖家的丫鬟不知道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呢?我已经很满足了”阿苗虽然这样说,但眼泪却止不住地往外流,好像身体比她提前知道死亡的悲伤。

    “我不会让你死的!” 

    小少爷抹着眼泪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他一定要找到龙毒的解药!

    赖老爷没有办法,不一定赖家的少爷就没有办法了!赖雨泽可是被世人称为医药界的旷世奇才,他修订过药典,还改良前人的药方。

    几日,小少爷整日整日不回家,把自己埋在药房藏书阁内,决定自己找出医治龙毒的药方。他翻遍了平时所读的所有医书药典,没有找到一丝丝关于龙毒解药的记载。

    他无精打采地走出药房,一个乞丐老儿上前讨饭,小少爷素来心慈,这次也赏足了乞丐老儿饭钱。拿了铜钱的老头非但不走,还眯着眼楮,上下打量着小少爷。

    “您还有什么事吗?”小少爷说,但还是提不起劲儿。

    “这位贵人可是因为龙毒而困扰?” 

    “龙毒?您是怎么知道的?” 

    乞丐眯眼笑着,灰色的皮肤挤出了几道深深的褶子。

    他道︰“真龙下凡千年难遇,但先人对龙的描述十分详细,可见几千年前龙和人在人间共同生存。” 

    小少爷恍然大悟,他自言自语道︰“几千年前,龙和人生活在一起,难免会被龙抓伤中毒,那就一定有关于龙毒的记载。只是会记在什么书上呢?山海经类似的古籍里应该有些蛛丝马迹吧?” 

    小少爷回头,发现乞丐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大喊道,却猛然从书案前惊醒,原来是一场梦啊!可是那梦也太逼真了!难道是遇上了神仙指点?

    小少爷猛地想起什么,翻出所有关于龙的神话古籍,贪婪地读了起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翻到了有关龙毒的记载。

    前几位药材倒是常见,甚至可以说是普通,普通得让人生疑。可最后一味药材,小少爷前所未见,闻所未闻。他用手轻抚古书左面的白描图,身体细长,两对棒状触须,双翅合拢于背上。

    “这是什么?蛾子吗?” 

    小少爷将手缓缓向下移,来到图的左下角,上面写着︰蝴蝶。

    “蝴蝶是什么?飞蛾的意思吗?虽然相似,但任然有些差异。是远古的昆虫吗?说不定是飞蛾的祖先,现在已经灭绝了,”小少爷合上书,内心闪过无数疑问,“可是用蝴蝶翅膀当药引未免也太奇怪了吧!?这种神话古籍里的话又真的可信吗?” 

    小少爷把龙毒解药的事告诉了阿苗,阿苗却说出了出乎意料的话。

    她说︰“我想试试这药。” 

    “可我还不确定药引”

    “找没找到也无所,如果是毒药,吃与不吃对我而言都没有差别。” 

    几天后,阿苗身上的毒斑奇迹般地消失了,身体也渐渐好转,只是后背留下了三条触目惊心的伤疤。

    药方的事,无人提及,赖老爷也以为龙毒是自然消散的。

看网友对 夜阑珊灯如昼(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