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红高粱小说最新章节

红高粱小说最新章节

红高粱小说了为我的家族树碑立传,我曾经跑回高密东北乡,进行了大量的调查,调查的重点,就是这场我父亲参加过的、在墨水河边打死鬼子少将的著名战斗。我们村里一个九十二岁的老太太对我说:"东北乡,人 万千,阵势列在墨河边。余司令,阵前站,一举手炮声连环。东洋鬼子 魂儿散,纷纷落在地平川。女中魁首戴风莲,花容月貌巧机关,调来铁 耙摆连环,挡住鬼子不能前!!!"老太婆头顶秃得像一个陶罐,面孔都 朽了,干手上凸着一条条丝瓜瓤子一样的筋,她是一九三九年八月中秋节那场大屠杀的幸存者,那时她因腿上生疽跑不动,被丈夫塞迸地瓜窖 子里藏起来,天凑地巧地活了下来。老太婆所唱快板中的戴凤莲,就是我奶奶的大号。听到这里,我兴奋异常。这说明,用铁耙挡住鬼子汽车退路的计谋竟是我奶奶这个女流想出来的。我奶奶也应该是抗日的先锋,民族的英雄。

    提起我的奶奶,老太太话就多了。她的话破碎零乱,像一群随风遍 地滚的树叶。她说起我奶奶的脚,是全村最小的脚。我们家的烧酒后劲 好大。说到胶平公路时,她的话连贾起来:"路修到咱这地盘时哪… 高粱齐腰深了!!!鬼子把能干活的人都赶去了!!!打毛子工,都偷懒磨 滑!!!你们家里那两头大黑骡子也给拉去了!!!鬼子在墨水河上架石桥!!!罗汉,你们家那个老长工!!!他和你奶奶不大清白咧,人家都这 么说!!!呵呀呀,你奶奶年轻时花花事儿多着咧,你爹多能干,十五岁就杀人,杂种出好汉,十个九个都不善!!!罗汉去铲骡子腿!!!被捉住零刀子剐啦!!!鬼子槽害人呢,在锅里拉屎,盆里撒尿。那年,去挑 水,挑上来一个什么呀,一个人头呀,扎着大辫子!!!" 

奶奶和王文义的妻子,像两只飞翔的大鸟,在非常空虚的大气里,极端充实地移动。奶奶换上了一件深红上衣,头上的黑用梳头油抹得乌亮。王文义的妻子精悍短小,手脚利索。余司令招兵买马时,她把王文义送到我家,让奶奶帮着说,留下王文义当游击队员。奶奶一口答应。余司令碍着奶奶的面,就收留了王文义。余司令问王文义:“你怕死不怕?”王文义说:“怕。”他妻子说:“司令,他说怕就是不怕,日本飞机把俺的三个儿子全炸成了碎块。”王文义天生不是当兵的料,他反应迟钝,不分左右,在操场练习步伐时,不知道挨了任副官多少揍。他妻子帮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在右手里握着一节高粱秆,听到向右转的口令时,就往握着高粱秆的手这边转。王文义当兵后没武器,奶奶把我们家那支鸟枪给了他。汽车飞快地驶近,增大,车头前那两只马蹄大的眼睛射出一道道白光,轰轰的马达声像急雨前的风响,带着一种陌生的、压迫人心的激动。父亲是平生第一次看到汽车,父亲猜想着这种怪物是吃草还是吃料,是喝水还是喝血,它们比我家那两头年轻力壮的细腿骡子跑得还要快。月亮般的车轮飞速旋转,黄尘飞腾。渐渐看到车上的东西了。临近石桥时,汽车慢慢减速,黄烟从车后漫过车头,朦胧地遮掩着第一辆车上二十几个穿杏黄色衣服、头上扣着乌亮铁帽子的人,父亲后来知道了铁帽子名叫钢盔。——一九五八年大炼钢铁时,我们家的铁锅被征收走了,我哥哥从钢铁堆里偷回一个钢盔,吊在炭火上烧水做饭。父亲凝视着在烟火中变换颜色的钢盔,绿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伏枥老马的悲壮神色。中间两辆汽车上,装着小山一样高的雪白口袋,最后一辆汽车上,跟第一辆车一样,站着二十几个头戴钢盔的日本兵红高粱小说。


    她们走上弯弯曲曲的墨水河堤,顾不上看堤坡上盛开着的黄花和堤外密密匝匝的血红高粱,一个劲地往东赶。王文义妻子受惯了苦,奶奶享惯了福。奶奶汗水淋淋,王文义妻子一滴汗珠也不出。

    刘罗汉大爷是我们家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的人物。关于他与我奶奶之 间是否有染,现已无法查清,诚然,从心里说,我不愿承认这是事实。 道理虽懂,但陶罐头老太太的话还是让我感到难堪。我想,既然罗 汉大爷对待我父亲像对待亲孙子一样,那他就像我的曾祖父一样;假如这位曾祖父竟与我奶奶有过风流事,岂不是乱伦吗?这其实是胡想,因为我奶奶并不是罗汉大爷的儿媳而是他的东家,罗汉与我的家族只有经济上的联系而无血缘上的联系,他像一个忠实的老家人点缀着我家的历史而且确凿无疑地为我们家的历史增添了光彩。我奶奶是否爱过他,他是否上过我奶奶的炕,都与伦理无关。爱过又怎么样?我深信,我奶奶 红高粱小说


看网友对 红高粱小说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