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 仙都迷失之蝶 > 夜阑珊灯如昼(下)

夜阑珊灯如昼(下)

新皇登基,拜巫师克琴为国师。国师法力无边,呼风唤雨,挥剑成河。

    赖老爷承袭祖辈靖国公一爵,在朝廷享誉殊荣,但多处干预新政,新帝忌惮之。

    赖老爷高风亮节,为人谦卑,实在没有短处可揭。新帝便邀国师做法,唤一头巨龙兴风作浪,在民间引起骚动,让赖家成为众矢之的,好借刀杀人。

    真龙显灵事出蹊跷,在人间闹出不小的风波,加之受人鼓吹,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一发不可收拾。

    皇上很快下令捉拿赖家百余人口,将其贬为庶民、奴隶。将阿苗,赖老爷,小少爷游街示众。由于灯会期间禁止杀生,便下令于灯会结束后的第一日斩首示众,祭祀天地。

    沉重的镣铐将他们的手脚禁锢住,他们穿着松垮的白色囚服,披头散发,人影憔悴。穿过百姓们的咒骂声,冷眼像热铁一样烙在他们身上,让他们无处遁形。

    男子一袭白衣,手持羽扇,从阁楼的观望台纵身跃下。带队的狱官纷纷行礼,尊称他︰国师。

    他缓缓转过身来,鬼魅一笑,他道︰“好久不见,云空!” 

    本以为克琴国师是一个丑陋猥琐,满脸褶子的中年男人,哪曾想竟是一位明媚秀目,风度翩翩的少年公子。

    他直勾勾地看着小少爷,眼里有一丝嘲讽,又有一丝怒气。他道︰“看看你,怎么过得如此狼狈?看吧!即使你什么也没做,那些人任然会唾弃你,辱骂你。更讽刺的是,他们都是你曾经出手相帮的人。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你注定就是贱种!” 

    赖老爷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卑鄙小人,颠倒黑白!祸国殃民的毒瘤!” 

    克琴皱眉,歪着脑袋,定定地看着辱骂他的中年男人,眼里充满了厌恶。他道︰“让他闭嘴。”

    狱卒拿起佩刀,插入赖老爷腹部,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鲜血溅得到处都是。克琴平静地拿出手帕,擦拭着脸上的鲜血,他面无表情,任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

    全场被这恶心的一幕吓呆住了,但忌惮国师位高权重,法力高强,大家便忍气吞声,不敢多言。

    回过神来,小少爷嘶声力竭的哭吼着,阿苗捂住小少爷的眼楮,默默地流泪。

    狱卒提起小少爷的领口,将他拽到木笼边,狠狠的打了他两巴掌。细嫩的皮肤上留下了鲜明的五指印,嘴角渗出鲜血。

    克琴眉头一皱,羽扇一挥,将那个狱卒打得飞出几里之远。

    他缓缓靠近小少爷,强大的气息压得小少爷喘不过气。

    他薄唇轻启,对着小少爷耳语︰“你让我回想起许多往事呢。我们很快还会再见面的。” 

    小少爷恶狠狠地盯着他的脸,咬着牙从喉咙发出沉闷的吼声。

    夜幕降临,透过监狱后墙狭小的窗口,可以看见夜空中燃烧烟花。通亮的火光给人一种身处白昼的错觉。

    小少爷和阿苗被关押在同一间牢房中,他经过白天的丧父之痛,一言不发。

    他们在阴冷潮湿的牢房里相互依偎着。

    “你相信轮回吗?”阿苗说,“我相信的哦!离去的人不会永远离开,他们会变成风,变成雨,变成空气,变成另一种形式陪在我们身边。” 

    “为什么?为什么我感觉不到。” 

    “闭上眼楮,用心感觉。” 

    小少爷听话的闭上了眼楮,阿苗从背后紧紧抱住他。他睁开了眼,阿苗也松开了手臂。

    “谢谢你。我们也会再见的对吧?”小少爷说。

    “嗯,下一次人们放烟花的时候,记得想起我。” 

    阿苗从脖子上取下藏好的护身符,上面串着一颗猛兽的牙齿,她把它放到小少爷手中。

    她说︰“这是我从小带到大的护身符,我每次化险为夷,都怀疑是它的作用。包括连被龙抓伤都能奇迹般地活下来。现在送你了。” 

    “那你怎么办?” 

    只见阿苗面色苍白,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小少爷赶紧把护身符放回阿苗手里,但让阿苗推脱了。

    她说︰“龙毒的解药还缺一味药引对吧?就算有这护声符,我也活不了。像我这样的人,也根本不配活这么久。” 

    “阿苗不要这么说,我求你了。” 

    阿苗不听劝,自顾自的说︰“小少爷想听故事吗?我只知道一个故事。” 

    小少爷点点头。

    “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女孩,住在一栋富丽堂皇的房子里。房子里住满漂亮的女人,但她们过得并不快乐,她们不快乐的时候便处处刁难这个女孩儿,诬陷她,处罚她。后来这个女孩跟着一个自称是她父亲的男人离开了那栋房子” 

    阿苗没在说话,愣愣地想事情。

    “然后呢?” 

    “然后女孩过得很快乐。只是男人最后死了,女孩又开始流浪。然后,然后遇见了一家好心人,收留了她。” 

    小少爷躺在阿苗的怀里,眯着眼楮,快要睡着了。

    他说︰“我知道了,这个女孩就是阿苗” 

    灯会的最后一晚,烟火彻夜未歇。

    到了祭祀大典,阿苗和小少爷被押上断头台,百姓的辱骂声和欢呼声不绝于耳。

    忽然天色大变,乌云密布,狂风四起,六月飞雪。

    刽子手,狱卒,布衣百姓,全都定在原地,像木偶一样没有生气。

    克琴见状况不妙,将阿苗一掌击倒在地,广袖一挥,带走小少爷不知去向。

看网友对 夜阑珊灯如昼(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