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寻妖下载寻妖全文阅读(云无常),寻妖的结局,寻妖全本,完结 > 寻妖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寻妖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如此美事,把个凡俗中人羡慕的心口滚烫,浑身发痒,恨不能即刻陆地飞升,痛痛快快过一把做神仙的瘾。纵是明知成仙之事虚无飘渺,但仍是前仆后继乐此不疲。而在这千百年来几经锤炼,修道升仙之所犹以峨嵋,昆仑,崆峒三处为最。

    其间又曾传说各派修道之士曾多次大动干戈,至于原因嘛?说的好听些是以应天劫,说的实在些却是众人为了争夺生存空间而大打出手。毕竟天地间灵气聚集之地,只有极有限的所在。是故时至今日,三大门派气象已是日渐凋零了。而且各派门人都称因已应四九天劫,大魔障业已渡过,为恐日后有人习得剑术为祸天下。所以自此后只传技击武艺,上乘心法及剑术再不相传。

    传来这样的消息,却实在是天下修仙之士的噩耗,众人心灰意冷,自此后已是鲜于有人投入门下以偿那成仙的心愿了。

    杜王镇,洞庭湖西南八十里,位于沅江以西,镇子不大却已有近千年历史了。至于杜王是谁至今业已无从考证了,只能从镇南门那高大却又斑驳不堪的石门坊上依稀可看出这里曾有过的辉煌。

    入夜,月冷风清,现下已是初秋时节,虽谈不上冷,却也很有几分凉意了。银白的月光把个整座镇子打成了苍白色,犹如披上了一层薄霜一般。一阵秋风扫过,打着漩子将地上的梧桐叶和泥沙一并卷起,呼啸着而过,竟很有些寒风萧瑟的意思。

    此时已是近四更天了,整个镇子里除了偶有更夫出没外,本应无人在大街上了,但此刻却有一条人影在路中央缓缓而行。就见那人一身的短衣劲装打扮,虽是在昏暗的夜色下看不清来人的相貌。但依旧能从其身形辨别出来人是个年青人。且行动间身手甚是矫捷,虽只身势前探缓缓而行,但一动一静均具气势极有法度。

    那人渐行渐近,银色的月光已经照到他的脸上,已可清楚分辨其身材长相。虽算不得十分英俊人物,却也是剑眉星目,称的上是眉目清秀,笔直的鼻梁更显出年青人才有的的英气勃勃。只是他此时脸上神情凝重,脚下的步子也迈得极缓。当行至离镇南门石坊下不远处,少年却是止住了其脚步,微作停顿后,即见他身体忽地前倾,当下左足微一点地,也未见他作势运劲,整个身子却已腾空蹿起,向着石坊下逸然飘去。

    只教人奇怪的是,他身体虽是离地腾空而起,但势头却不迅捷。自离地面后却是久久不见其落下,在只空中好似一朵乌云一般,缓缓向前飘落。他这一纵跳地好远竟足有六丈。直飘至石坊前三四尺处,才悄无声息的落了地。着地之后,少年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方踱了几步来到石门坊外。举起头来眼望着天上的一轮明月,静静的好似是在想着什么心事,其脸上却不时露出懊恼、凝重的神情。

    稍待一会儿,远处传来了四更天的梆子声。少年人闻声当下深深地吸一口气,只将真气运及全身。此刻的他,其先时的脸上张厉的神色已然是渐渐平息了下去。当周身真气运行至二周天后,就见其身体略微作势一抖,竟闻其周身骨节一串噼噼叭叭地响声,虽其声极是轻微,但却是连绵不绝,半日不息。

    直待那年轻人将真气行的第三周天后,方才张开双眼。此刻的他已是神完气足,双眼充神,只一开眼即是目露精光,在月光下黑黑的眸子犹如一波寒潭秋水一般。此时的他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劲道,无一处不是精力,已然做好最佳的准备。

    当下就见他深吸得一口气,足下运劲一点,就向着南门外荒野之地飘去。此时他飘动的身形与先前石门坊下纵跃时一模一样,仍是一般的行地极慢,照这样下去,估计就是再过一个时辰也不见得能行得多远。何况像他这样施展轻功,需耗费极大的体力与内力,时间稍长一点,势必不能持久,如此地奇怪的举止着实让外人琢磨不透。

    就这样,少年人一路飘移了竟足有半个时辰,此类异人行径如放在寻常老百姓眼里,自然是惊世骇俗,让人看了又惊又怕。但稍有点眼界的武林人士却可看出这少年却是在修炼一门武艺,看似是在操练轻功,实则是在修炼一种独门内功。如要做到他这般只在空中缓缓飘动,需得将全身的劲道,拿捏的分毫不差,体内阴阳二气必得要调和的十分均匀,不能有半点失衡,倘若差错了半点,身子势必要从空中栽了下来。如要做到眼前这少年人一般的境界,不花个十年苦功夫,是绝办不到的。

    而此刻这少年人,外头的样子虽看上去十分雅致,犹如一朵闲云只在夜晚的天空中浮动,可内里却已是汗湿重巾,胸腹之间的真气早已乱作一团,仿佛随时都要炸了开来一样,可他此去的路程,却才只刚刚过了一半而已。

    少年人心里清楚,自己全身的劲力已然是差不多要用尽了,现在的他只是在挨命而已。可另一方面,他心里却又十分渴望这样的煎熬,他所修炼的内功有着极大的缺陷,而其自身的资质,又不是上上之选。是故在平日里他拼命在外功的修行上下功夫,已期能够弥补自己资质和内功心法上的不足。当年授他武艺之人就曾对他说过,自已所学已是不全,纵是悉数传了给他,也只能是个半调子,照此下去反而误了他。所以才只传了他下盘的功夫,已适应本来就不全的心法。

说话间人已出屋子,云师兄出了屋子之后,却未在校场内等候,而是走到了先前经过的花园内,趁众人还没出屋,园内花匠又忙碌之际,舒张一下刚刚剧烈运动过后的身体,他半夜下来未曾有过片刻的停歇,虽在清晨所做的子午练气功夫有宁神去疲的作用,但终究半夜里往反镇内外一次,体力消耗极巨,先前因练功时间过长而一路的急赶,使的今日比往常更疲乏些。而此时他所处的花园内,一园的花香草绿更有着清晨特有朝露清新之气,闻在体内特别解乏正合他意。

    这时从园外小角门又走进一人,也是一身短装打扮的年青人,一溜烟地跑到云师兄的跟前口中道:“云师兄早。”那云师兄看到年青人道:“小四子,这会子你怎么跑到外面去了,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这早就起床?”

    那师弟笑着说道:“今天不是师弟我起早了,却是师兄你来晚了,我因不喜欢吃伙房做的猪食。今儿特意早起,到姚家巷口吃何家老豆腐花。本来还想请师兄顺便在来路上也喝一碗,却没想到半天也没见师兄来,我看天色不早了只好回来,没想到师兄倒走到我前里去了。师兄今儿是走的那条路啊,我怎么没看见呢?”

    云师兄恐他追问下去,当下笑道:“你哪里是想请我吃早饭,想我帮你会帐倒是真的。定是你只顾贪吃,没看见我从你身旁走过。再加上我也没料到你今日会早起,两下里一错都没看见对方怕是有的。不过你今日定是有事,不然的话老何的豆腐花再好吃,也请不动你的大架,令你早起啊?”

    小四子听了也笑道:“哈哈,知我者师兄也。”说着话四下里看了看,继而对着云师兄说道:“不瞒师兄说,我今儿早起是有事,而且是为着见师兄早起的。”云师兄听了,奇怪道:“哦?这是怎么回事,你有什么事要起大早见我?”

    那小师弟说道:“昨儿,我和杨世宏,郑大钧喝酒的时候听他们说,咱们这次要参加今年的金光大会了,所以特来告诉云师兄一声。”“能参加金光大会是好事啊,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巴巴的一早和我说这个。


看网友对 寻妖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