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小说作文故事 > 最后的王公最新章节

最后的王公最新章节

  最后的王公此刻她躺在他身边,嗅到熟悉的气息,所有往事恍然在目。在日本的这些年里,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他,每每提笔,想要写一封信给他,又觉得胸口像有重石,压迫住所有的机灵,只觉得头脑混乱,毫无头绪。一封信,不知道如何问候,是否抱歉或怎样感恩。于是篇章和语句变成了一些零散的词汇,又更被拆散成混乱的笔画,那些笔画被连接起来,有了弧度和轮廓,变成了一个人的样子,他的头发眉毛眼睛鼻梁,还有薄薄的可爱的嘴唇。她没有给他写过一个字,却在安静的课堂上,热闹的酒馆里,和自己寓所的书桌上画了无数张他的脸。但是不像,一点都不像,每一张都不像。越是仔细地回忆他,越是认真地描摹,就离他越远。如今她终于在他身边了,看着这张朝思暮想的脸,想要伸手去碰一碰,摸一下,到底还是没有胆量,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刚才并不好。做爱做得像找不到合适话题的叙旧,两个人都带着足够的热情和认真,但是没有激情,因而干涩无趣。从前她是他的小宠,哪怕不和谐,哪怕总有点疼,却有着亲昵的舒适和温柔的虐待的快感,而今她长大了,是企图迎合的,反而不那么自然,那么让人欢喜了。这夜里的叙旧便草草收场。他们沉默着,明明不愿承认,但已经相互确定,时光流转,他们不再是从前的小王爷与她的明月了最后的王公。


  他起床,穿衣,并不打算在此过夜。坐在床畔,背朝着她说:“打算出门转转,还是找些事情来做?此刻她躺在他身边,嗅到熟悉的气息,所有往事恍然在目。在日本的这些年里,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他,每每提笔,想要写一封信给他,又觉得胸口像有重石,压迫住所有的机灵,只觉得头脑混乱,毫无头绪。一封信,不知道如何问候,是否抱歉或怎样感恩。于是篇章和语句变成了一些零散的词汇,又更被拆散成混乱的笔画,那些笔画被连接起来,有了弧度和轮廓,变成了一个人的样子,他的头发眉毛眼睛鼻梁,还有薄薄的可爱的嘴唇。她没有给他写过一个字,却在安静的课堂上,热闹的酒馆里,和自己寓所的书桌上画了无数张他的脸。但是不像,一点都不像,每一张都不像。越是仔细地回忆他,越是认真地描摹,就离他越远。如今她终于在他身边了,看着这张朝思暮想的脸,想要伸手去碰一碰,摸一下,到底还是没有胆量,便放弃了这个想法最后的王公。


  您且给个话儿阿,晚上若是不待客,我把牌子挂出去阿。二十多桌儿老客定位的,我要么差人,要么打电话去告诉人家换时间。”


  “你跟我要话儿,我跟谁要去?”鹿儿指着自己鼻子问堂倌儿,“您看我是问楼上那位王爷啊,还是问小日本子阿?”


  堂倌儿凑上来,紧着鼻子拧着脸地抱怨:“这是不让人做买卖了。外面里三层外三层被日本人的车围着,一楼大堂还坐了一层,这都什么意思啊!\"


  鹿儿老板往外推他:“你可仔细小声说话了。嗨……围就围着吧,咱就一陪着人伺候人的,楼上那个单枪匹马地对着这么多人,估计比咱们遭罪呢。”


  鹿儿老板和堂倌儿行至一楼,黑压压坐了二十多号人,各自严肃正坐,鸦雀无声,穿的都是便服,看那形容长相,姿态仪表,都是日本军人无疑。鹿儿老板心里害怕,中国翻译过来理直气壮地命令道:“换热茶倒上啊!修治先送了南  一回家,一直没有找到车子,他于是打算自己徒步走回公寓。这是个没有月亮和星星的晚上,天气并不冷,云层却压得很低,捂了一场大雪在里面。偶尔经过某个路口,他看见几个穿着破旧棉袄的汉子围着火说话,没干透的柴火爆破的声音噼噼啪啪,汉子们也粗声大气,有时大笑,见他经过看一看,朝着他说句什么话,他听不懂。他来到这里已经半年了,从来没有因为听不懂别人说话而觉得不快,今天却缺乏耐心和好脾气,眉头紧紧锁着。


  修治先送了南  一回家,一直没有找到车子,他于是打算自己徒步走回公寓。这是个没有月亮和星星的晚上,天气并不冷,云层却压得很低,捂了一场大雪在里面。偶尔经过某个路口,他看见几个穿着破旧棉袄的汉子围着火说话,没干透的柴火爆破的声音噼噼啪啪,汉子们也粗声大气,有时大笑,见他经过看一看,朝着他说句什么话,他听不懂。他来到这里已经半年了,从来没有因为听不懂别人说话而觉得不快,今天却缺乏耐心和好脾气,眉头紧紧锁着。


  几天后,彩珠  直睡到下午才醒过来,可能是前一晚上着凉了,只觉得头晕脑胀,后背酸疼。她喝些茶,吃了几口点心,让丫环在浴盆里放了水,泡出满头大汗,觉得筋骨舒坦些了便起身穿衣,化了妆出门。出门的时候,又是夜里了。


  彩珠没有用王府的车  子,走到巷子口叫了人力车,告诉拉车的去南关教堂附近的一个小门小户的院落。酱紫色的木头门虚掩着,她进去了便从里面插上,园子里摆着好几盆牡丹和茉莉,花儿开得正好,姹紫嫣红,幽香环绕最后的王公。


  正房亮着灯  ,西洋音乐声从里面穿来,彩珠推门进去,看见一人正在摆筷子。桌上有四碟小菜,一蛊热汤,半壶佳酿,那人摆了两副碗筷,见她进来,抬头笑笑:“还喝得下去?”


  彩珠将颈上披风的带子解开,那人过来替她收了衣服,挂在衣架上,又替她抚平肩上一个褶皱,动作是熟悉而亲昵的最后的王公。


看网友对 最后的王公最新章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