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初恋男孩 > (一)楔子

(一)楔子

我叫"郑序仙",家人、亲戚、邻居、小时候玩伴都叫我小名"小丽",今年15岁。从小爸妈就分居了,一直和爷爷奶奶大姊住在一起,爸妈偶尔会回来看看我们。
我住的地方很乡下,属于屏东的一个小村庄,我的悠闲步行到火车站是5分钟,那是只有慢车(区间列车)才会停靠的小站。从那里往前望可以看到一片绿油油的稻田,在那的后方则是一片绿叶衬着小小红通通的蕃茄园,我国中时曾跟奶奶姨婆在那里帮忙摘采熟了的蕃茄,头戴大草帽顶着金色烈阳,两腿酸麻得很累人,所以娇弱的我只去帮忙过一次而已。
农田里有个休憩的小木屋,站在那里休息纳凉时,发现一列列的火车跑进了像是一幅田野的风景画里,最是吸引我目光的。我上下学会特别走通往那间小木屋的小路,可以偶尔驻足凝望。
我住的爷爷奶奶家是一间三合院,跨过正门门槛是一间客厅,两旁是卧房,右边是爷爷奶奶睡的,我和大姊睡左边。两间卧房都有很大的木板床,睡前都还要铺上薄床垫,爷奶床前靠近窗户放的是电视,我和大姊这间则是书桌。从正门出去,经过爷奶卧室的窗户,那边是一间独立的厨房,里面有间浴室。家的附近,道路的两旁,种植了很多的芭蕉。
我常透过木制窗门看着门前空荡荡的空地发呆,因为我想念儿时玩伴,那些邻居小孩会来找我和大姊玩游戏。像是捉迷藏(踢罐子)、红绿灯、一二三木头人、跳绳踢毽子等。若是下雨天,大家会挤在我和大姊的卧室玩大富翁、扑克牌捡红点等。
大姊足足大我六岁,才貌兼具,会玩会读书,还会烧一手好菜,跟我差异颇大。她很聪明,成绩总是拿第一,轻松自在,我挤在十名内还是拼命挣扎着。大概因为年纪比较大,所以她是这里的孩子王。
小时候玩伴人数并不多,隔着一条马路对面的陈姓兄妹,和住在隔壁的齐家兄妹,以及住在斜对面的王姓男孩。我们年龄相近,实在很巧,我们三个女孩都同龄,除了王姓男孩与我们同龄,另两个男孩则大我们一岁。
记得是我小四时,齐家兄妹搬来后,我们才开始玩在一起的,是大姊带头的。
常常一起玩的我们,记忆中从没有吵过架,很开心很愉快,我们总是笑容满面。
玩游戏时,不经意发现齐家男孩喜欢追逐着我,而我也是最先想到的是他。
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开心的玩在一起。才短短两年半... 
小六刚放暑假时,妈妈带我去台南外婆家住了十多天,回来后一切都变了。听大姊说:齐家兄妹的爸爸车祸死了,他们妈妈带他们回奶奶家住。
记得那天下午1时许,齐家男孩突然在我卧房窗口喊我: 
「小丽...。」
我出去看。

「怎么了?」
「妳坐几点的火车?」
「下午2点半。」
「嗯。...」
看他好像有点依依不舍,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不解的看着他,见他不说话了,就给他一个微笑,然后进卧室继续整理行李。
没想到,那是我们最后的儿时记忆。有点感伤的对话... 
儿时玩伴的聚会,齐家兄妹从此缺席了,大家显得意兴阑珊。
暑假过完就要进入离家最近的高中。
命运真的很爱捉弄人,齐家兄妹和我们竟然读同所高中。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想当然尔以为可以回到像以前一样开心的日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后他变得像个熟悉的陌生人,变得难以理解? ㄋ

看网友对 (一)楔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