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域 > 大雨逃命

大雨逃命

大雨下的夜晚,一个被斩一臂的中年男子,断臂处虽然简易的包扎,还是不断的有鲜血流出,一手拉
着一个八,九岁的孩童,背后背着一个五,六岁的稚子,吃力的四处奔跑躲藏,中年男子无力的跑到一棵

大树下,放下背后的稚子,露出痛苦疲累的表面跟那名八,九岁的孩童说道:"大少爷,你赶紧带二少爷
走,我用这条残命拖住他们一时",八,九岁的童子想了一下摇摇头说道:"铭叔,就算这样我跟小弟也走

不掉的",后方大笑声起,十几条人影立即出现在三人前,一名歪嘴细眼,下巴处留有一戳小山羊胡的中
年男子,不屑的笑说道:"骆元铭,这个孩童都比你有见识,知道跑不掉,你修为被废,一臂被斩,拿什么来

拖住我啊",骆元铭恶狠狠的看着说话的人咬牙切齿的说道:"陆刑峰,你仗着你是凌天门的大长老诬陷
我杨家与魔族勾结,连合附近大小门派灭我杨家",陆刑峰一脸正气的回道:"杨程 仲,勾结魔族,血魔教

副教主,炼屠天,我儿查知被杨程仲以魔功杀了灭口,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骆元铭"呸"了一声说道:" 
我杨家行医,炼药,家主及夫人更是行善乡里,这附近有谁不知,要不是你那个好色的儿子看上我

家夫人,要强行带走,我家主也不会出手伤他",陆刑峰听了大怒吼道:"我听你放屁,行医炼药,有那么
好的身手,一掌碎心,可怜我儿还是炼体九层将来门内特意要栽培的人,今天说什么都没用,杨程仲

与炼屠天的书信往来大家都看过,没什么好说",这时陆刑峰身后走来两人,一名满头白发,灰袍的老
者,一名中年妇人,

为被废,又断了一臂,杨家这两个小儿还懵懵懂懂,是否可以少作杀戮",陆刑峰听了"啍"声道:"陈老
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花婆子带来的人只是跟我凌天门的人冲来冲去,根本没动手,是不是

跟杨程仲及魔族有往来啊!",陈姓老者跟那名中年妇人直说没有就退到后方不敢说话,那名八,九岁
的孩童站起身往陆刑峰走过去,骆元铭急忙要拉没拉到,大喊: "少爷别过去",要冲上前拉回,被陆刑

峰弹指罡风打回大树处,吐了好几口血,那名八,九岁的孩童站在陆刑峰前五歩对陆刑峰眨了眨眼,陆刑峰
像是在玩弄猎物般,双手在背,慢慢蓄力,还一脸和蔼可亲的问道:"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啊?",那名八, 

九岁的孩童回说:"我叫杨牧",陆刑峰大笑,准备动手,杨牧手中拿出一颗白色的玉珠,陆刑峰看了问
道:"这是什么",杨牧丢下玉珠在地上说道:"我爹练的是这上面的功法,不是魔功",说完慢慢的往骆元

铭那退去,陆刑峰捡起玉珠像捡到宝一样直端看,骆元铭看杨牧退到他能够抓到的范围,赶紧把杨牧
拉回来,杨牧靠在骆元铭耳边,小声说道:"铭叔准备走",骆元铭瞪大眼睛看了杨牧一眼,一手紧紧抓着

那名五,六岁的稚子,直直盯着陆刑峰,陆刑峰拿着玉珠左右看突然两眼瞪大,玉珠爆炸,骆元铭抓着那
名五,六岁的稚子,往后跑,后面杨牧跟着,只听到陆刑峰痛苦惨叫吼道:"妈的,小混 蛋,拿唐门霹雳子骗

我,断我一臂",陆刑峰身后众人上前围在陆刑峰周围,陆刑峰像疯子一样大吼道:"都围过来干嘛,去给
我抓回来,我要活的,特别是那个小混蛋,我要活活扒了他的皮,给我去抓,抓不到有你们好看,给我去抓.." 

陆刑峰吼到最后还吐了几口血,这几口血是被气的,谁也想不到一个八,九岁的孩童天真的想要证明
自己的父亲修练的不是魔功,却是如此算计一个练气八层的高手,陆刑峰赶紧吞了一些药,原地调息

骆元铭抓着那名五,六岁的稚子跟杨牧来到一条大河边,大雨的关系水河水位高涨,水流相当湍急,


叔是死是活就看这小舟了",骆元铭看到后面追的人越来越近,咬牙背起稚子,拉着杨牧跳上小舟,杨
牧,马上抽出腰间的小刀,割断小舟绑在岸上的麻绳,小舟载着三人快速流走,岸上赶到众人对小舟

吼叫,有几个身手比较好的沿岸飞掠追着小舟,准备跃上,杨牧拿出弹弓摸着腰间小袋子里不多的
霹雳子,一道白影飞来,杨牧眼明手快,用弹弓打出霹雳子撃落,哀嚎声落入湍急的河中渐渐远去,第


二个身影飞近,一样被杨物撃落,小舟渐渐远去,骆元铭松了一口气无力摊坐,开口问:"大少爷,这是
夫人给你的",杨牧点点头,骆元铭想也是,夫人是唐门的二小姐,自然有这东西,只是不明白为什么

逃出来时是给大少爷而不是给自己,杨牧这时像是知道骆元铭在想什么似的说道:"娘亲给我时, 
说这只有四颗,叫我小心使用",骆元铭看着杨牧,眼光一闪,回想起当初在杨府杨程仲跟他说过的一

件事,杨牧三,四岁就能识字,且家中医书等也都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再想到逃出时杨程仲跟他说相
信杨牧可以带着他们逃走,且刚刚连陆刑峰都被他废去一臂,骆元铭不禁摇摇头,这个大少爷平就

喜欢看书写字,出门也非常乖巧,他在有修为时探视过大少爷是个无法修练的平常人,二少爷杨宣
资质还不错,怎么会是这样呢?大少爷出生后,夫人就带着大少爷说要回娘家坐月子一年后返回
,也没什么异常,骆元铭想着想着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杨牧叫喊都无法叫醒,漂流了一夜

,小舟被大水冲到了一处岸边,杨牧赶紧抓着岸边的杂草让小舟停下,骆元铭依然昏迷不醒,杨牧拉起
系在小舟上的断麻绳爬上岸,拖着小舟到岸边的一棵小树处,把小舟固定好,急忙叫杨宣上岸,赶

快到四周捡些树枝,石块,杨牧脱下上衣,绕过骆元铭两腋,奋力将他拖上岸,杨宣捡了一堆树枝跟
石头回来,杨牧马上叫杨宣脱掉上衣,把自己的上衣跟杨宣的上衣装入树枝石块,放回小舟里远看像

两兄弟躺在小舟一样,杨牧再收取小舟上的麻绳,一脚把小舟撑离岸边,让小舟继续往下漂流,看小舟
离去,杨牧把麻绳从背部绕过骆元铭两腋,咬牙拖拉着骆元铭,手拉着杨宣离去,杨牧找到一个隐密的

小山洞,三人在里面休息,杨宣年纪很小看骆元铭昏迷不醒,抓着杨牧的内衣角稚嫩的口语问道:"大
哥,骆叔还要睡多久?",杨牧蹲下安慰似的拍拍他的头说道:"放心有大哥在,你去骆叔旁看着他,大

哥去找些药草马上回来,大哥不在骆叔就靠你了,你千万不能离开他身边知道吗?",杨宣点点头就走
到骆元铭旁乖乖的坐在那边,杨牧走出小洞,拿了一些树枝遮掩洞口,小心的在四周找寻可用的药草

,以他在医书上看过的知识,跟帮骆元铭把脉的情况,杨牧心理知道骆元铭现在非常的不乐观,流血过
多血气不足,修为被废元气大损,还染上风寒,断臂处也渐渐坏死化脓,再不处理骆元铭活不了多久的

大半天的时间,杨牧就急忙跑回到山洞里,快速的将手里的一些草药分类好,拿了一块石板跟一颗小
石教杨宣如何磨碎草药,自己抓取了一些到骆元铭身旁用力拧出汁液滴到骆元铭嘴里,动手解下骆

元铭断臂处包扎的布条,一股腐臭味就飘散出来,杨牧抽出腰间小刀跟,小袋子里的一包金针,熟练
的用金针封住断臂处各大穴位,用小刀刮剃坏死化脓处,杨宣奋力抱着磨药的石板到杨牧旁,杨牧看

着他对他挤出一个亲切的微笑说道:"小弟长大了,拿这个布条到旁边 那个水洼洗干净",杨宣得到
杨牧的赞许高兴的拿着布条去搓洗,杨牧则开始帮骆元铭上药,杨牧上药到一半,听到他遮掩在洞口

的树枝有被拿开的声音,加上杨宣停下了手边搓洗马上发觉不对,拿起小刀冲到杨宣前护着他,进到
这阴暗洞里的是之前为杨牧他们求情的那位陈姓老者,洞里很小,陈姓老者蹲下看着杨牧拿着小刀

指着他,杨宣被他紧紧的护在身后,陈姓老者看了躺在地上的骆元铭惊讶脱口道:"金针封穴",在看看
四周的草药及骆元铭断臂的伤口处理,心惊这八,九岁的孩童能有这能力,冷静下来后,挥手射出一块

青石玉牌嵌在洞顶发出淡淡的青光,再挥手地长出现几瓶玉瓶,麻布衣,肉干跟银两,随即开口道:"老
夫归元宗陈师孟,我时间不多接下来要讲的事依你的聪慧应该能明白",看着杨牧没有将手中的小刀

放下叹了口气再道:"有炼神级的大能出来了,上面这块玉牌能够躲过神识的搜查,范围差不多是
这个小洞,如果你们能躲过这次,这些药跟银两你们会用到,我出去后会破坏这里的地貌,我能作的
就这么多了"


看网友对 大雨逃命 的精彩评论